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尾声(二)

    “纲手大人,纲手大人!”

    静音在旅馆的木制走廊上奔跑着,一边打开了房间的门,叫着在房间里面正在睡觉的纲手。

    “大事不好了,纲手大人!”

    顾不上正在睡觉的纲手,直接把她从睡梦中摇醒。

    “什么啊,是静音啊,一大早就在这里吵吵闹闹,再让我睡一会儿不行吗?”

    纲手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窗外才刚升起来的太阳,脸上的神色微微不满起来。

    “现在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吧?”

    “怎么了?刚才一直叫着大事不好……世界末日了吗?”

    纲手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正要躺下来,睡一个回笼觉。

    “请认真一点,纲手大人,村子发生大事了!”

    静音脸色严肃,拉着纲手的手臂,不让她躺下。

    纲手皱了皱眉:“我说你啊……”

    看到静音无比认真的脸色,好像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纲手稍微清醒了一些,并未直接询问静音发生了什么大事,而是站起来,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纲手大人,您做什么?”

    “在这里等我,我出去买份报纸。”

    “报纸?这个时候……”

    还不等静音开口,纲手的身影已经从外面的走廊上消失了。

    静音只好无奈叹了口气,在房间里安静等着纲手买报纸回来。

    并未让静音等候多久,大约几分钟后,纲手拿着一份报纸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一走进房间之中,就朝角落里的柜子走去,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纸片。

    “这是纲手大人前一阵子购买的彩票吧?看这个做什么?”

    静音一脸不解的神情。

    “这对我来说,可是预言吉凶的神器。”

    纲手面色肃然的回应了静音一句。

    随后她拿起彩票,对照着报纸上刊登的中奖数字,身体僵硬下来。

    “全?全中!?”

    静音瞪大了眼睛。

    看到彩票的数字和报纸上刊登的中奖数字完全吻合一致,跟随纲手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纲手中了这么大的奖励。

    因为纲手平时和中奖这两个字,实在是无缘相逢。

    “我大概知道你口中的‘大事不好’,是什么级别的糟糕消息了。”

    纲手苦笑一声。

    对她来说,中奖了就意味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旦中奖金额越大,就意味着事情越加糟糕。

    “价值一亿五千万两的中奖金额,还真是大祸临头了啊。”

    纲手叹息了一声。

    “纲手大人……”

    纲手摆了摆手说道:

    “算了,事情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说吧,村子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纲手做好了村子里发生坏事的心理准备了。

    只是,她想不出来村子里能有什么坏事发生。

    总不可能是云隐村攻破火之国东部防线,直接入侵到木叶本部了吧?

    “大蛇丸大人叛逃了。”

    静音深呼了一口气,将大蛇丸叛逃的消息告诉纲手。

    这个消息已经在各大国传播开来,只不过她们现在正在休假,而且混迹在偏僻小国之中,所以得到这个消息的时间要稍晚一些。

    静音说完之后,有些担忧的看了纲手一眼。

    毕竟大蛇丸是纲手从小到大的友人,更是一起曾经出生入死的同伴……这件事发生,对于纲手的打击可想而知。

    果然,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纲手,脑中嗡嗡一片,里面一片空白。

    “你、你说什么?大蛇丸……他叛逃了村子?开什么玩笑……”

    并非是纲手不相信,而是这种事情,实在是令她难以置信。

    突然间,心口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刺痛不已。

    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让她回想起五六年前的那一次背叛。

    自己一直以来信任的学生,也是这样突然背叛了村子。

    现在的大蛇丸也走上了这条道路……让纲手很想亲自去质问一下大蛇丸,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是理智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缘故。

    大蛇丸那种家伙,不可能无缘无故背叛村子,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千真万确,纲手大人。大蛇丸大人他拿同村的忍者做人体实验,谋害了诸多无辜者的生命,事情揭发之后,就从村子里逃走了。现在他已经和白石前辈一样,是危险无比的s级叛逃忍者了。”

    静音也是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

    “该死!大蛇丸那个混蛋,究竟在干什么?”

    纲手拳头毫不犹豫在地面上打了一拳。

    咔嚓一声,整个旅馆的地面开始震动起来,一道夸张无比的裂口延伸向院落里的墙壁,直到墙面也干脆利落的分成了两半,还是没有停止延伸。

    静音吞了吞口水,这种力道拳头要是打在人体上,直接会被一拳打死吧。

    “猿飞老师呢?他为什么任由大蛇丸离开村子?”

    纲手此刻眼睛里盛满了怒火。

    “火影大人……听说他在拦截大蛇丸大人的时候……受伤了。”

    “那个老东西!”

    纲手愤怒的大吼起来,静音也被纲手此刻怒火燃烧的表情吓住了。

    生气到如此程度的纲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初白石背叛木叶的时候,也没有生气到这种地步。

    “那个,纲手大人……”

    静音想要劝阻纲手冷静下来,但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劝阻纲手。

    “他要是想阻拦大蛇丸的话,大蛇丸怎么可能把他打伤,逃出村子?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大蛇丸叛逃的缘由姑且不论,怎么看人体实验这种事,都不像是大蛇丸的谨慎作风。

    最令纲手发怒的是,是大蛇丸打算背叛木叶,老师猿飞日斩的优柔寡断。

    他难道不知道大蛇丸一旦逃出火之国,会让木叶蒙受多么可怕的灾难吗?

    大蛇丸和白石不同,他可是木叶真正的高层。

    他的知识,技术,以及情报,都会给木叶带来巨大的损失。

    被大蛇丸打伤,无力阻止……怎么看都像是在推卸责任,他可是木叶的火影啊。

    面对叛逃如此严重的事情,怎么可以因私废公?

    静音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在纲手的怒火之下,身体连连颤抖。

    好恐怖的杀气!

    这一瞬间,静音仿佛在眼前看到了尸山血海一样。

    终究是三忍,即使平时大大咧咧,认真起来绝对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尤其是在这种盛怒的情况下。

    “我们走!静音!”

    “走?去哪里,纲手大人?”

    “随便,只要不是火之国就行了。”

    见到自己祖父留下来的村子,被糟蹋到如此地步,纲手只感到了无穷的冰冷包围自己,窒息到无法呼吸的地步。

    她知道,木叶的暗部,很可能已经在找她的路上,传达三代火影的命令,让她即刻回村。

    大蛇丸叛逃,唯有让同为三忍的她回到村子里,才能稳定村子里浮动的人心,镇压一些不满的声音。

    因为她是初代火影的孙女,木叶最为纯正的火之意志继承人。

    两次忍界大战,为木叶拯救了无数人生命的医疗忍者,对木叶医疗体系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可以说,她的影响力,才是三忍之中,最强大的那一人。

    “诶?这样真的好吗?村子现在很需要纲手大人的帮助吧。”

    “我倒是想,但我现在回去什么也做不了,只会让木叶越来越乱而已。眼不见心不烦。”

    纲手苦笑摇了摇头。

    她害怕自己回去,会忍不住直接和老师猿飞日斩对着干,甚至以千手一族的影响力,裁决掉根部这个非法暗部部门。

    即使不能裁决根部,也要对根部做出巨大限制,不能让团藏自由行动。

    而这些事情,恰恰是他的老师猿飞日斩,最不愿意去执行的策略。

    团藏犯了如此众多的错误,依旧能够稳居高层之位,她的老师猿飞日斩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做不到这些的日斩,她此刻回到木叶,也只能对这个名为恩师的老人妥协罢了。

    “唉,水门他去世的太突然了……”

    纲手说到这里,眼神也落寞下来。

    如果水门未死,现在的木叶可能会是另外一番局面吧。

    她已经能够猜测到,团藏率领他的根部,如今一定在木叶里再次飞扬跋扈起来。

    少了水门的镇压,仅凭她那位垂垂老矣的老师,是不可能压制住团藏的。

    过去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明知道回去毫无作为,反而会被人当做枪使……

    至少最后的尊严要保留下来。这就是纲手此刻的想法。

    “水门前辈他……我听说九尾暴乱那件事,好像和白石前辈有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听到纲手提到水门,静音反而想起了白石。

    纲手则是摇了摇头,并未多说什么,九尾暴乱,这件事疑点太多,可能和自己那位学生有所关联吧。

    “快点走吧。待会儿暗部来了,就很难走脱了。”

    纲手干脆利落带着包裹,招呼静音一声,向着门外走去。

    至于那张中了大奖的彩票,就留给这家旅馆的主人,当做她破坏旅馆的修理费了。

    ◎

    “纲手……不打算回来吗?”

    坐在木叶医院药剂部门主任办公室的浅美真澄,得到了来自卡卡西传达的情报。

    暗部寻找三忍之一的纲手无果,纲手似乎刻意避开了木叶暗部,眼下不知所踪。

    不难看出,纲手拒绝回村的态度异常坚决。

    至于这里面有什么缘由,浅美真澄就不太了解了。

    不过,她在意的只是纲手是否会回到木叶这件事,现在确定纲手不会在这时返回木叶,着实令她松了一口气。

    现在正是她布局木叶医院,以及整个木叶忍者系统‘网络’的关键时刻,若是纲手在这种时候返回村子,以纲手的身份和影响力,重新执掌木叶医院不难,木叶医院这边的计划可能会有所耽搁下来。

    纲手拒绝回村,她才能有机会有机可趁。

    她在木叶布置的联络网,始终是太过脆弱了一些。

    木叶医院由她来负责,暗部已经有卡卡西,接下来要布置的地方还有很多。

    情报部,拷问部,忍者学校,结界部等部门,都要不断的安插人手进去。

    虽然这么说,但安插人员其实很困难。

    白石离开木叶之时,在木叶布置的间谍,其实并没有多少,身居中上位的,包括她和卡卡西在内,目前只有四人。

    而他们四人,没有一人可以接触到木叶真正核心的机密。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浅美真澄恢复了平时那副淡漠的表情,对门外的人说道。

    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男性医疗忍者走了进来。

    “浅美主任,这是这个月的药物使用情况。”

    他把一大叠的文件放在浅美真澄面前的办公桌上,态度恭敬说道。

    “辛苦你了,待会儿我会回来处理。”

    “浅美主任这时要出去吗?”

    医疗忍者惊讶问。

    浅美真澄点了点头。

    “嗯,出去散会儿步,很快就会回来。”

    对于此,男性医疗忍者也没有怀疑什么,只要能够在工作时间内完成药物使用的统计工作,作为医院里主任级别的浅美真澄,平时的工作确实可以宽松一些。

    离开了木叶医院,浅美真澄要去见一个人。

    这个人并非是白石亲自在木叶安插的下属间谍,而是她在上一年,四代火影即位之前,就在木叶之中挖掘出来的人才。

    说是人才其实是高估了,因为在她看来,对方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其实都非常普通平凡。

    但正因为这种普通平凡的性质,他才能在间谍这方面,发挥出比较出色的才干。

    这或许是他身上唯一的闪光点了。

    走向提前说好的汇合地点,那是一片靠近公园,比较僻静的树林里面。

    平时只有忍者学校里面的学生,会来这里玩忍者游戏。

    在树林的一片空地上,一个留着五角星发型的男人,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你太紧张了,难道还无法习惯这样的事情吗?”

    浅美真澄到来这里之后,没有发出一点脚步声音,站在了男人的背后,这句话冷不丁在男人的身后响起。

    男人也被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看到了浅美真澄那张熟悉的面孔,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浅、浅美小姐……”

    男人有些吞吞吐吐,看到浅美真澄略有些不悦的脸色,眼睛里似乎有杀气闪动着,连忙改口说道:“浅美大人。”

    浅美真澄这才脸色缓和下来,却依旧没给男人好脸色看:“给你这么长时间考虑,你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为我真正办事吗,春野?”

    姓春野的男人苦笑着说道:“是个人都很难立马下定决心吧?”

    因为浅美真澄交给他的任务,不能说对木叶不利,但肯定是别有用心。

    比如让他收集身边人的情报,将他们的性格、能力、爱好等等信息,全部一个不漏的探听出来。

    他是底层忍者,加上还算开朗的性格,所以即使二十多岁了,还是一个中忍,人缘还是有的。

    浅美真澄认为即便是这种程度的家伙,迟早有一天也会派上用场,所以就用一些手段,让他屈服了。

    “别忘了,是谁当初在医院里,救了你的妻子,让她们母女得以平安。”

    “……”

    姓春野的男人脸色阴晴不定起来,最终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只要不对她们出手,我会听从命令的。”

    “如我所料,你果然是个顾家的男人。”

    顾家吗?

    男人嘴角微微苦涩。

    他妻子在生产的时候,遇到了极为罕见的医疗事故,是眼前这个女人,保下了他妻女的性命。

    本来应该感激她的,但是这个女人也借助这件事,对他实施了控制。

    他自己倒是不要紧,可一想到在家里嗷嗷待哺的妻女,会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威胁……只能屈服于这样的傀儡命运。

    “只要你老实工作,组织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妻女的赡养费,全部会由组织进行报销。”

    “是。”

    还能怎么办呢?

    他只是一个木叶村里微不足道的中忍,平时可以吹嘘的地方,就是在于比较不错的人脉了。

    也正是因为人脉这一点,他才会被这个女人盯上,成为她手中的一枚棋子,而且还是无法反抗的那种。

    至于组织……他根本不知道浅美真澄究竟是什么人。

    也不知道组织究竟什么,里面有多少人,力量几何,对木叶的渗透到了什么程度。

    他只知道一点,组织的财力很惊人,必然不是随随便便就成立起来的闲杂组织。

    而且,对他这种底层的小人物来说,只需要听从命令就行了,其余的事情并不需要考虑。

    从男人手中接过了一封未启的档案袋,里面都是男人辛辛苦苦几个月,收集起来的情报。

    这些木叶忍者信息,并不是实力高强的忍者,都是最底层的中忍和下忍,甚至还有一些普通路人。

    “收集忍者的信息我倒是明白,为什么连那些村民的信息都要收集呢?”

    男人不解的看向浅美真澄。

    “那些村民也许不是忍者,但他们的丈夫,妻子有可能是忍者。必要时候,他们也会成为组织的眼睛。”

    浅美真澄稍微解释了一句。

    “春野,你可以回去了。我会根据这份情报,在木叶挖掘一些能够使用的人才。到时候,由你来进行联络。假如失败了,你应该明白后果的。”

    男人脸色微变,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目送男人离去,浅美真澄轻轻哼了一声,将放在胸前的厚框眼镜戴上,朴素的脸上微微冰冷。

    “这家伙,看来还需要严格调教一下才行。”

    她很清楚,男人并未对她进行完全的屈服,还有背叛的风险。

    虽然她可以在对方背叛之前,立即解除威胁,但想要重新找到一个监视木叶下层的合适人选,就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了。她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春野兆,希望你能识时务一些吧。”

    ◎

    “白石老师,什么事这么开心?”

    进入实验室中,琳就看到白石正面露笑容拿着一份卷轴阅览,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白石见到琳走了进来,没有隐瞒说道:“从木叶那里传来的情报,真澄在木叶医院比我想象中做的更要出色一些。她和卡卡西一明一暗,可以说是完美配合。”

    大蛇丸叛逃,纲手未回木叶,对白石而言,这是喜上加喜之事。

    不管大蛇丸叛逃木叶的理由是什么,都意味着木叶的实力进一步削弱了。

    仔细想一想,白石都有些心惊木叶这些年以来的各种变化。

    自从他的老师旗木朔茂自杀之后,木叶感觉像是被什么诅咒了一样,几乎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

    四代火影战死,大蛇丸叛逃,纲手拒绝回村,志村团藏似乎在暗中谋划什么,三代火影影响力再度变弱,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控制住木叶的大部分声音了。

    这对他安排在木叶的间谍而言,是千载难逢扩张势力的大好时机。

    而浅美真澄也没有浪费这样的大好机会,向木叶各个阶层伸出了自己的獠牙,完美完成了他布置下的任务。

    “真澄?木叶医院?难道白石老师说的是浅美真澄前辈?”

    琳将白石口中的关键词串联起来,很容易联想到自己在木叶时,认识的一位木叶医院的医疗忍者前辈。

    “没错。”

    琳认识浅美真澄,白石不觉得意外。

    “她也是白石老师这边的人吗?”

    “当初和她遇上,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而已。不过她的确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医疗忍者,在我还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止一次受到过纲手老师的表扬了。”

    “照这样说来,木叶的医院和暗部,都有白石老师您安插进去的人手吧。真是有够夸张的。不知道木叶其余部门是不是也被渗透了呢?”

    琳为白石在木叶的布局暗暗心惊起来。

    在暗部任职的卡卡西姑且不论,以浅美真澄在木叶医院的表现,此刻很可能在木叶医院里,身居高位了。

    “还早着呢,卡卡西进入暗部,只是一个意外之喜。因为我当初在木叶的职业关系,所以在木叶医院里面安插人手比较方便。当然,忍者学校也是如此。”

    至于其余的拷问部,情报部等重要部门,则是没有合适的人手安插。

    “这样一看,木叶对鬼之国的威胁已经差不多解除了。”

    “还没有全部解除,木叶远比你想象中要强大。木叶真正的主力,其实在那些忍族身上。他们才是木叶最强大的一股力量。三忍强大,也只是三个人,而那些忍族,却是成群结队。”

    白石摇了摇头。

    木叶力量削弱是事实,但也不能太过小瞧现在的木叶。

    初代火影留下来的班底太过坚实,木叶这栋大厦,崩塌绝不是一朝一夕间就能完成的。

    但以后的一些行动,确实可以放肆一些,不用太顾及木叶的感受了。

    “说起来,与尾兽沟通的术式修炼怎么样了?”

    白石放下手里的卷轴,开始询问琳修炼禁术的进展。

    “我来也是为了告诉白石老师您这件事,经过这几个月的修行,与尾兽沟通的入见里见之术,我已经初步掌握了。”

    琳微笑回答。

    这也意味着,她随时可以进行完美人柱力的修行。

    白石听后,也是满意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下个星期正式开始吧。我会让带土和漩涡一族的忍者,在一旁协助你。”

    琳在进行完美人柱力修行的时候,她体内的尾兽力量,很可能会出现暴走失控的糟糕情况。

    带土和漩涡一族的忍者,到时可以用万花筒写轮眼和封印术,避开尾兽暴走的风险。

    “我知道了。”

    琳轻轻撩了下耳边的发丝,微微笑着。

    “另外,要做好长期和尾兽搏斗的准备,让尾兽屈服,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太过困难了。三年时间,你觉得自己能做到吗?”

    “三年吗?”琳呢喃自语,随即眼睛里露出坚定的色彩:“我会努力克服的。”

    “有信心就好。根据我的推断,使用了这个术,和尾兽搏斗时间越长,成功可能性就会越低。如果在三年之内还无法战胜体内的尾兽,完美人柱力的修行,就会以失败告终。”

    白石并未说谎。

    任何禁术使用起来,都是存在风险的。

    三年,是琳最佳修炼完美人柱力的修行时间。

    一旦错过了这个时间,就意味着琳与完美人柱力告别。

    “接下来的几年,鬼之国会逐渐对外展开扩张的趋势。若是那个时候你能成为完美人柱力,也会在这个计划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是白石十分关心的地方。

    以鬼之国如今的体量,其实已经相当饱和了。

    想要继续壮大的话,就只能对外进行扩张,触及那些既得利益者阶层的利益。

    起初会是一点的矛盾,然后由于制度和技术的差距,衍生出更大的矛盾,加剧冲突,最后就是战争降临,重新对利益展开分配。

    变革,从来都不是所有人和平友好的坐在一起,享受着安宁的下午茶会,而是一场血与火的试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