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继承人

    “我这边已经全部清理掉了,你那边如何?”

    森林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望着周围地面上倒下的大量忍者尸体,绫音正通过远程用的便携式无线电通讯器,询问琉璃那边的情况。

    这种便携式的无线电通讯器,经过鬼之国军方的改良,不仅体积更小,便于携带,而且由于鬼之国各个地区都暗中布置了接收器,所以,只要在鬼之国境内,都可以通过这种无线电进行实时通讯。

    在实时交流情报这方面,比起木叶奈良一族的感知忍术更加便捷。

    除非是一些特殊无法用口语描述的情报,否则大部分情况下,用无线电联络就可以展开合作战略了。

    忍者的战斗中,情报分析和共享,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历次忍界大战,也证明了这一点,先手取得情报的忍村,在战场上更加所向披靡。

    “我这边还有两处,可能还要半天时间。”

    琉璃清冷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本体位于鬼之国地界的另一端,但现在毫无阻碍的和绫音进行通讯,在通讯技术方面,鬼之国已经不再局限于忍术这一种单一的手段。

    只要将接收器边界忍界,进行全忍界范围内通讯,理论上也是可以做到的。

    这对于鬼之国的忍者部队,可以优化出很多不同于忍者传统的新型战术。

    “没问题吗?”

    绫音笑了一声。

    “你以为我是谁?这种小喽啰顶多能让我热身一下罢了。”

    剿灭潜伏进入鬼之国境内,企图展开破坏计划的地下黑市忍者,便是绫音和琉璃两人的任务。

    对付地下黑市这些实力残次不齐的忍者,并不是什么难事,绫音和琉璃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浪费在分派兵力,和寻找地下黑市忍者的路途上。

    如果对方集中起来,使用全部力量的话,半分钟不到就可以把潜入进来的地下黑市忍者,一口气尽数消灭掉吧。

    相比于鬼之国已经正规化的忍者部队,不懂得忍者团体战术的地下黑市忍者,有着绝对性的劣势。

    何况,带队还是鬼之国的两位最高战力。

    绫音对此也没有发声,知道琉璃那边的情况后,她就知道潜伏进入鬼之国的地下黑市忍者,已经不足为虑。

    切断了与琉璃的通讯,绫音指挥着周围的鬼之国忍者,开始打扫战场,处理后续工作。

    ◎

    绫音在消灭了自己负责的那部分地下黑市忍者后,就第一时间返回了紫苑城。

    和无职一身轻的琉璃不同,作为鬼之国日向一族族长的她,现在也肩负着鬼之国警备部队队长的任务。

    消灭潜入鬼之国境内捣乱的地下黑市忍者,本来也是属于警备队辖管的范畴,对付这群暗中的老鼠,还不需要出动军队。吸收了军方很多优秀忍者的警备部队,里面也不乏精英忍者,对付赏金猎人已经足够。

    毕竟维护鬼之国境内安全的警备部队,虽然总体实力不如军队,但也足以使用武力稳定鬼之国内部的治安。

    绫音回到家准备换身衣服,再去警备队那里工作。回到家之后,发现白石正在家里休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进行

    “今天回来有点早呢,白石君。”

    “工作提前结束了,所以现在比较悠闲。你那边已经解决了吗?”

    白石放下报纸问道。

    “解决了,琉璃那边应该还需要一点时间,大概明天回来。”

    “辛苦你们了。最近国际环境有些不平静,雨之国那边已经彻底打起来了,说不定也会波及到波之国那边。”

    看似两个不同的国家,在地图上,两个国家的位置,也间隔很远。

    理论上,即使雨之国那边再怎么混乱,也和波之国无关,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

    因为雨之国内乱的导火索,是大国在幕后操控,其中就有火之国。

    而波之国也同样是火之国的邻国,火之国即使近些年有些衰弱,但幕后同时操控两个小国,这种力量还是拥有的。

    五大国底蕴深厚,尤其是人脉网覆盖面极为广阔,周边小国早已被他们埋下数不清的钉子,以备战争之需。

    从这一点来说,鬼之国算是起步较晚了。

    不过,鬼之国采取的扩张政策,和现有的大国模式有本质上的不同,招揽的目标主体也是大国忽略掉的底层平民,这是属于大国完全空白的地方。

    因此,即使鬼之国起步较晚,要追赶上大国也不是什么难事。

    底层平民的力量强弱取决于是否有组织性,这一点至关重要。

    大国与贵族轻视平民,这一点白石十分清楚。

    因为毫无组织性的平民,确实是一群毫无反抗之力的羔羊,会被各个击破,不足为患。

    鬼之国想要成为组织平民阶层的核心国,任重而道远。

    “白石君是在担心一姬那丫头的情况吗?”

    绫音知道一姬前往了波之国,并且打算在那里建立鬼之国的前哨站,为未来的战争做准备。

    但波之国毕竟毗邻火之国,出于国际平衡的考虑,火之国不敢明目张胆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但暗地里一定会破坏鬼之国在波之国的行动。

    “是啊,一姬的人身安全我倒是不怎么担忧,我只是担心她会误判形式,导致下手的顺序上出现问题。她现在在波之国的行动,只能说是可圈可点吧。”

    通过卡多对他的汇报,白石对一姬在波之国的部署一清二楚,算不上多么出彩,但目前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失误,手段和招式还是太过拘泥于常规形式。

    “虽说是天才,但毕竟是小孩子呢。反正你也做好了后手不是吗?”

    绫音笑了笑说道。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场对于一姬的考验。

    可是考验失败,将会是无数的波之国民众牺牲,这可不是什么一场考验就能够轻描淡写盖过的事情。

    她清楚白石的为人,绝不会在人命关天的事情这样粗心大意,让一姬前往波之国,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个诱饵和陷阱。

    真正的后手,还蛰伏在水面之下,等待时机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总要看看她这几年学习的底子如何,只是接下来,我这边可能不会太轻松了,这次事情牵扯进来的势力有点多。”

    现在的白石,也只能算是忙里偷闲。

    有些事情,一姬是没办法自行做主的。

    比如孤岛的商人联盟,又比如火之国高层,这些都是一姬没办法用个人的纯粹武力对付的庞然大物。

    所以,一姬在波之国展开的一系列措施,基本都在白石的预料之中。看似自身占据了主动,但其实一直都处于被动的防守状态,从未占据在主导优势上。

    到了这个地步,国与国之间的实力较量才是根本,战争和政治,都是谋夺胜利的手段。

    “也就是说,接下来,你要亲自出手喽?”

    “嗯,之前和你们用无线电通讯过了吧,孤岛那边的商人联盟必须解决掉。想要在火之国那边打开一个缺口,孤岛的商人联盟是关键。”

    现在的火之国宛如一块牢不可破的磐石,让白石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因为这次的对手不是木叶那样的纯粹军事组织,而是火之国的最高权力者火之国大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对付起来比火影还要棘手的存在。

    到目前为止,白石也没能发现对方的破绽,所以他才放纵一姬在波之国尽情施展她的谋划,为的就是找出火之国大名步骤中的失误部分,撕开火之国外层的防护膜。

    “你有准备就好,我去警备队那里工作了,晚上可能不会回来吃饭,彩今晚的作业就拜托你督促了。”

    已经换好衣服的绫音,从二楼走下来,对白石说道。

    “这样是不是对彩太严格了?”

    白石这么问道。

    “虽然未来的日向一族族长不一定需要他来继承,但既然他拥有不下于我的忍者天赋,这么浪费掉可不行。不要求他能快速超越我,起码也要拥有自保之力才行。”

    绫音瞥视了白石一眼,对他说道。

    “这样吗?我知道了,本想着今天难得有空闲,带他和飞鸟晚上出去放松一下,看来计划泡汤了。”

    白石笑着耸了耸肩,拿起报纸正好遮住自己脸庞的程度,没有对绫音这番话发表更多的评价。

    绫音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对白石这样的放纵行为不是特别满意,但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在绫音离去后,白石将手里的报纸再次放下,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窗户面前,望着窗外的天空,久久未发一言。

    陷入某种思索之中,气氛陡然间沉闷下来。

    ◎

    木叶。

    黄昏,空无一人的道场上。

    掌击的声音不断发出,小小的身影,对着道场上的一根木桩,调整步伐与呼吸,不断将软绵绵的手掌打在木桩上。

    虽然还未到上学的年纪,但身为日向族长宗家次女的花火,已经能够熟练身体的部分查克拉,将日向一族代代相传的柔拳,打得像模像样。

    看似柔绵的掌击,才是柔拳的精髓所在。

    对于能够直接进攻人体内部经络系统的柔拳,柔拳本身的力量并不需要多么强大,接触到敌人的身体,就可以轻松击败敌人。

    就在花火进行柔拳的修炼时,道场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花火停止对木桩挥掌,看向道场的门口,一道高大威严的身影出现在那里,正是日向一族现任族长日向日足。

    他穿着闲暇时的灰白色便服,白色的瞳孔扫视了道场一眼,一眼便发现在对着木桩进行柔拳修炼的花火。

    “一个人在这里修炼吗,花火?”

    日足看向花火,威严的目光有所柔和,对她出言问道。

    “是的。”

    花火点了点头,毫不畏惧和日足的眼睛对视。

    “注意点时间,不要修炼过度,可以适当的放松休息。”

    日足语重心长说道。

    还不等花火开口,日足继续说道:“正好,你现在也热身完毕了,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拜托我?”

    花火歪了歪头,有些疑惑。

    日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门外的侍从,声音传了过去:“让夏将雏田带过来。”

    “是,日足大人。”

    侍从是日向分家的上忍,听到日足的吩咐后,恭敬退了下去。

    看着日足和侍从的对话,花火似乎猜到了什么,隐藏在心口,没有说出。

    不多时,随着日向分家上忍过来的是两名一大一小女性。

    年长的女性是日向分家的中忍,大约二十岁的样子,名字叫做日向夏,由于性格温柔,也不擅长战斗,便一直留在族中,成为照顾这一任日向一族族长长女雏田与次女花火的女仆。

    而年纪较小的正是雏田,是族长日足的长女,也是未来要继承日向一族大统的宗家大小姐。

    “日足大人。”

    作为雏田女仆的日向夏对着日足鞠了一躬,以示尊敬。

    日足摆了摆手,目光扫向雏田。

    感受到父亲威严的目光,雏田有点忐忑不安的低下头,也低声开口:“父亲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功课做完了吗?”

    日足问道。

    “还,还没有。”

    雏田语气软糯糯的回答。

    “只是低年级生的你,作业应该不多才对。”

    “是的。”

    “换句话说,放学后过去的这两个小时里,你还没有把作业完成,作为宗家的长女,有点不像话。我在你这个年纪上学时,早已把作业写完,把时间集中在柔拳修炼上了。”

    日足威严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那个,日足大人,雏田大人她……”

    向前走出一步,准备替雏田辩解的女仆日向夏刚要出口,就被日足冷冷打断:

    “你不需要为她辩解,夏,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这是宗家的事情。”

    “……是。”

    日向夏身体颤抖了一下,不再说话。

    看着身体同样在颤抖的雏田,那唯唯诺诺的可怜模样,让日足眉头紧皱起来。

    “雏田。”

    “在、在!”

    雏田慌乱应了一声,声音也稍微大了些。

    “让我来检验一下你最近的修炼成果,看看你的柔拳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请指教。”

    雏田深呼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走到道场的中央,准备接受考验。

    但是等了一会儿,道场的中央只有他和花火两个人,让雏田疑惑起来,询问日足:“父亲大人,您不上场吗?”

    即使雏田这么问,日足也没有上场的打算,而是十分稳重的站在那里,面带威严说道:“这次我不打算亲自动手检验你的实力。这次你来和花火对练,我负责在旁边观看。”

    “和花火对练?”雏田脸色微微发白,看了看身体比自己还要瘦弱许多的花火,艰难说道:“可是,父亲大人,花火还没有上学,而且她才刚刚开始接触柔拳……”

    雏田想不明白为什么日足要小三四岁的妹妹花火和她对练,这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达到对练的效果。

    一来花火的身体太过弱小,二来刚接触柔拳的花火,对于柔拳肯定不怎么熟练。

    若是失手打伤了妹妹,自己一定会内疚万分。

    “别小看花火,虽然花火接触柔拳的时间没有你长,但我认可花火的天赋。忍者不能用常理去判断,太过轻敌,吃亏永远是自己。”

    日足告诫雏田。

    但雏田听后,也只是将信将疑,不相信花火能成为自己的对手。

    “姐姐,让我们正式开始吧。”

    雏田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花火已经站在了对立面,摆好柔拳的架势,小小的脸蛋上已经像日足那样,充满了严肃感,目光认真的盯着雏田全身上下。

    “等等,花火,我不想伤害你。父亲大人,请您”

    雏田手忙脚乱的后退一步,向日足求救。

    “开始。”

    日足不理会雏田的喊声,冷冷的宣布战斗开始。

    在日足声音落地的瞬间,花火就抬起手臂,身体飞快的冲到雏田面前,甩出臂膀,对着她的胸口打去。

    雏田匆忙之下应对,身形显得十分狼狈,但也堪堪躲过了花火的攻击。

    但花火的攻击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继续逼近,柔绵的掌势铺天盖地的笼罩向雏田的身体,让雏田不得不还手反击,脸上不知不觉间流下了冷汗。

    好快!雏田惊讶于花火出掌的速度,更重要的是,花火在施展柔拳时,熟练程度完全不下于她。

    虽然日足不止一次夸赞过花火的天赋,但雏田并不认为花火会是自己的对手。

    如今见到花火正式出手,她才知道如果自己不认真应对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花火击败。

    目睹已经彻底交上手的雏田和花火姐妹两,日足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脸上始终保持着严肃的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作为女仆的日向夏却用十分担忧的看向比试的雏田与花火姐妹,她很清楚雏田的性格,和性格坚韧的花火不同,雏田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是十分怯懦且自卑的。

    这样的对决,对雏田来说十分不利。

    可是这是族长日足安排的对决,身为女仆的她,只能站在场外当一个看客,无法上前阻止。若是逾越自己的本分,宗家的人就会毫不犹豫触动她额头上的笼中鸟,令她痛不欲生。

    果然不出日向夏的所料,随着战斗的进行,雏田脚下的步伐已经开始紊乱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在花火的穷追猛打之下,快速落入了劣势。

    “喝啊!”

    花火眼疾手快,伸出脚绊在雏田的脚跟后面,随后软绵绵的一掌落在雏田的腹部,毫不迟疑的一击,将雏田的身体打飞出去,翻滚在道场的地板上,让她发出轻微的痛叫声。

    因为花火在最后一击控制了力道的缘故,所以雏田也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之后用药酒擦一擦就没事了。

    看着倒在地上,还未从败局中回神的雏田,花火淡淡扫了她一眼说道:“是我赢了,姐姐。”

    雏田头低得更低了,喘着气,从地上慢吞吞站起,没有说话,似乎接受了自己的败局。

    “雏田大人。”

    日向夏走到雏田的身旁,替她掸去衣服上的灰尘,查看她的伤势。

    “你这样保护她是不行的,夏。雏田是宗家的长女,未来要继承日向一族的家业,结果现在败给比自己小的妹妹,作为年长的姐姐,真是太不像话了。”

    日足叹了口气,语气中饱含着浓浓的失望。

    “对不起,父亲大人……”

    雏田也知道自己让日足失望了,低着头道歉。

    “连正面战斗的决心都没有,你不该只有这种程度,我对你很失望,雏田。如果你再这样懦弱下去,为了日向一族的未来,我会重新考虑一下宗家的继承者,花火现在比你更合适。”

    虽然这种话语十分残忍,但日足还是说给了雏田听。

    失去宗家继承者的身份,那就意味着雏田要被打上分家的印记。

    而雏田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身体颤抖的更加激烈了,呼吸也更加急促。

    她目睹过那些被宗家惩戒的分家之人,痛不欲生的面孔,在宗家面前跪地求饶的样子,至今都让她难忘。

    她不明白家族为什么要分宗家和分家,也不明白分出了宗家和分家,为何还要在分家的额头种上残忍的咒印……但这是日向一族自古就有的传统,确保了日向一族正统的延续,是最为正确不过的统治方式。

    这是父亲,还有那些长老们对自己的教导。

    一切都是为了日向一族的延续,所以要让分家的忍者种上咒印。

    “我、我会努力的,父亲大人。”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日足,雏田只能给出这样的保证。

    “不,你还是没有明白,自己输在了什么地方。过分的仁慈,会让自己陷入地狱,这就是一族的命运,也可能会成为你的命运。回去之后好好想一想自己的立场,日向一族需要的不是软弱。”

    日足冷酷的话语,让雏田有些喘不过气来,更加不敢抬头和日足对视。

    就在气氛压抑到冰点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道人影单膝跪在门外,对着日足恭敬说道:

    “日足大人,团藏长老前来拜访。”

    “我知道了,让团藏长老稍等,我马上就到。”

    日足转过头回了一句。

    “是。”

    人影从门外消失。

    “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夏,雏田和花火就拜托你了,对了,雏田的作业监督她完成,没有完成,不要给她吃晚饭吃。”

    日足思考了一下,对日向夏吩咐道。

    “是,日足大人,我会照顾好两位小姐的。”

    日向夏听从命令回答道。

    “麻烦了。”

    日足说完,转身离开道场,去和团藏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