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会晤

    被白石叫破了身份,自来也也没有尴尬,只是笑了笑,开始转移话题:

    “真是厉害,我的这个术,不要说感知忍术,就算是白眼也很难看穿。白石小子,你的感知忍术果然不一般,难道能够看穿更本质的灵魂存在吗?”

    自来也仿佛是在确定什么情报一样。

    自来也对于妙木山的隐藏秘术十分自信,他用这种招数,曾经潜入了很多堪称忍界绝地的地区,收集到很多重要情报。

    然而,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如此直接的察觉到踪迹。

    不过,自来也也没有感到气馁,他本来也没有打算一直隐藏下去。

    能够再次这样的面对面的交谈,也是他心中所愿。

    对于自来也的试探,白石直接选择了无视,只是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寒暄的话,就不必了,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吧,自来也大人。接下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看在纲手老师的面子上,我最多给你一分钟时间。”

    “好歹过去也是同一个村子的同伴,只给一分钟时间,是不是有点太过绝情了?”

    自来也半开玩笑的开口。

    只不过,他的玩笑话,换来的是白石的冷场反应。

    自来也叹了口气,打感情牌果然是没什么用的计策,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自来也还是感到失落。

    接着,他收拾好了这份失落的心情,以认真的眼神看向白石三人,试探开口:“白石小子,鬼之国和火之国之间,真的没办法进行和谈了吗?要知道,你的这番举动,很可能会引起第四次忍界大战的爆发。”

    这句话是在语重心长的告诫白石,让他不要前往雨之国进行会谈。

    “已经过去了十五秒,自来也大人,你还有四十五秒的时间。”

    白石淡淡的看向自来也,对自来也所说的话,依旧不为所动。

    “就真的不能够认真考虑一下吗?如果会谈上出现了意外,忍界便会爆发战乱,鬼之国也会卷入其中,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自来也脸色严肃,拳头死死握紧,紧紧盯住白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

    “如今你的身份已经不再是叛忍,鬼之国也成为了大国们所认可的强大国家,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忍界造成巨大影响。我希望你能够从忍界和平的角度进行考虑事情,现在收手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

    听到自来也的这番话,白石轻轻吐了口气,并且目光直视自来也说道:

    “呼……本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你多少会成熟一点,没考虑到你还是坚持这种固执己见的想法,这个是我最大的失策。”

    “和我的固执己见无关,我只是希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

    自来也严肃看向白石。

    “那什么又是大局为重?木叶的大局为重吗?我现在代表着鬼之国的国家与民众利益,木叶和火之国的立场,那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相反,如果你能够一开始就说服火之国大名府,不要介入雨之国的内战,事情也不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你现在才说这些,是不是有些迟了呢?”

    白石反问道。

    自来也则是苦笑道:“我一开始的确尝试过劝阻大名,还有猿飞老师,但是失败了。”

    白石微微哑然,琉璃和绫音也是一脸不知道对自来也说什么才好的样子。

    “换句话说,你制止不了自己人引发的祸乱,就跑过来制止我这个敌人,来取消这次的会谈是吗?”

    自来也脸色难堪的点了点头。

    白石凝视自来也这张略显难堪的脸庞,上面出现了不少的皱纹,叹息说道:“自来也大人,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有些话,不适合我这个后辈反过来教导你。既然一个国家的高层,决定了某项对国家有利的政策,那么,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理应该给予全力支持,而不是在一旁拖国家的后腿,制造反对言论。你这样的做法,不仅让我这个敌人看不起,就连火之国大名,也会对你心生不满,你的这种做法,甚至于会让火之国大名质疑你对木叶和火之国的忠诚。到时候,那就是两头都不讨好了。”

    自来也脸色微微一怔,眼中闪过瞬间的迟疑,但很快又坚定下来。

    这件事自然也考虑到了,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贯彻自身和忍界和平为贵的理念。

    因为这是他的命运!

    见到自来也这个表情,白石就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基本上等于白说。

    于是,他不想再和自来也在这里浪费时间。

    能说的话,他已经全部说了。

    既然自来也不认可,也不愿意从自我的世界里清醒过来,那么,白石自然没有继续和他交谈下去的必要。

    “等等!我还有话没说!”

    见到白石三人继续向前,自来也大声喊叫,想要让三人停下。

    “已经够了,你的这番言论没办法打动我,我也不想听你这套所谓的和平言论了。你可以当我不是个和平主义者,对火之意志,还有妙木山预言出来的命运,丝毫不感兴趣。总之,不要来我这里宣扬你的理念。这次我不想节外生枝,你就好好寻找你的预言之子吧。”

    说不上是怜悯,还是嘲讽,白石用瞬身术从原地消失。

    琉璃和绫音对视了一眼,也跟上了白石的脚步,没有留下来和自来也交谈的欲望。

    “可恶!还是失败了……”

    自来也不甘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迟迟没有上前阻拦。

    光是白石一人,就不是他一人能够对付得了的,加上实力可能还在白石之上的另外二人,即便是召唤出妙木山的两大仙人,对战局也改变不了什么。

    直觉告诉他,他要是在这里动手,一定会被白石三人杀死!

    因此,自来也只能眼睁睁的不甘目视三人离去,无力改变这样的事实。

    下着雪的荒野上,白石三人已经远离了自来也所在的位置,他们所在的地点,距离雨之国已经很接近了。

    “身为三忍,刚才说的那些话,实在是不成体统过头了。看着曾经敬仰过的忍者,变成了这种德性,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绫音开口惋惜说道。

    曾几何时,尚还是木叶忍者的她,也曾尊敬过三忍之名。

    三忍不仅仅是木叶火影之徒,还分别获得了忍界三大圣地的传承,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之中,大放异彩,可以说是木叶基石也不为过的重要砥柱。

    已经叛逃的大蛇丸自不必多做评价,但今日所见到的自来也,却令绫音有点大失所望。

    绫音无法将现在的自来也,和过去的那位三忍之一,使之联系在一起。

    “确实,像这种天真的笨蛋,忍界中可以说是独此一家吧。好歹也是木叶曾经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取得胜利的最大功臣之一,没想到会以木叶忍者的立场,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有够天真的。”

    琉璃认可点了点头。

    介入雨之国战场,为此,鬼之国可是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最终才促成了这次的会谈,怎么可能因为自来也的几句话就放弃。

    琉璃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来也这个人,该说是天真,还是该说是无谋呢?或者这两者都有。

    不过,自来也的事情和琉璃无关。

    她随即将自来也的事情抛之脑后,觉得没必要在这种人身上浪费力气。

    在三人保持高速的飞驰下,雪景很快换上了雨景,三人已经来到了雨之国的边境。

    白石转头看向了绫音一眼,绫音明白的点头。

    “到这里分开吧,那边交给我了。”

    说完,绫音身影一闪,脱离了队伍,从白石眼中消失。

    “她一个人过去没有问题吗?对手是五影之一,还有所属的护卫队与暗部上忍。她的招式,可不太适合对付多人。”

    琉璃目视绫音离去的方向,轻轻偏转着头问道。

    “没关系,土将军和水龙神也跟着一起过去了,这下子意外因素全部都排除掉了,接下来,这边就可以好好进行会谈了。总之,先去和找雷影他们汇合吧,他们那边应该等急了吧。”

    “好。”

    既然白石考虑好了一切,琉璃也就不再反对。

    ◎

    雨声连绵。

    路边旅馆的檐廊下,有一个空间很小的休息区,只能容纳下五六人的样子,用来给过路的旅人休息。

    四代雷影双手抱胸,坐在檐廊下面的长椅上,正闭目养神,胸前敞开的衣衫,装束十分清凉,但他却丝毫不受外界寒冷的空气影响。

    在他的左边,站立着一名左眼戴着黑色眼罩的中年男子。

    穿着云隐的忍者制服,气质沉稳,耐心站在檐廊下,和四代雷影一同等待着什么。

    这个中年男子名为土台,曾是云隐三代雷影的廷臣,具有十分罕见的熔遁血继限界,即使在如今的云隐之中,也是实力一等一的上忍级忍者。

    在四代雷影右边,是云隐年轻一辈的上忍,希和达鲁伊。

    和土台这位三代雷影时期就是云隐的肱骨之臣不同,他们二人是四代雷影亲自从村子青年一代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上忍。

    不仅对雷影忠心耿耿,实力在云隐的青年上忍中,也是首屈一指,深受四代雷影信赖。

    不同于希略显得认真的性格,达鲁伊则是一边挠头,一边无聊的看着檐廊的上面,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顺着檐廊滴落下来的雨滴,保持这种发呆的姿势。

    就在这时,希的神情微微一动,他作为雷影队伍里的感知、医疗、幻术能力并存的辅佐功能型忍者,释放出去的查克拉明显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开口对四代雷影说道:“雷影大人,他们到了。”

    闭目养神中的四代雷影,猛地睁开眼睛,炯炯有神亮着。

    “终于到了吗?真麻烦,竟然让我们等了这么久。”

    达鲁伊抱怨了一句。

    “也没有多久吧,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好了,达鲁伊,别一脸没有干劲的样子,小心给雷影大人丢脸。”

    希笑了笑说道。

    “是是,抱歉,我就是没有干劲。”

    达鲁伊摸了摸后脑勺,嘴上虽然说着没有干劲,但脸上却做出干劲十足的样子。

    平时在自己人面前懒散就算了,在外人面前必须保持云隐上忍该有的派头。

    四代雷影从长椅上站起,朝着远方看去,有两道人影在雨幕中快速穿梭,很快在他们一行人面前站定。

    “你们来迟了。”

    四代雷影轻哼了一声。

    “抱歉,不凑巧的在路上碰到了木叶的自来也,稍微耽搁了点时间。”

    白石没有隐瞒的向雷影等人解释了一句。

    他的这番话,让四代雷影一行人微微诧异。

    “自来也?那位木叶三忍吗?他的出现,会不会对这次会谈造成影响?”

    四代雷影没有开口,一旁的土台敏锐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出声询问。

    白石看了土台一眼,镇定说道:“放心,事情已经解决掉了,一个木叶三忍,不会对这次的会谈造成任何影响。”

    白石的话,让土台心神一凛。

    “我记得在上一年的风之国战争中,那位三忍曾是白石阁下您的手下败将,您说把事情解决掉了,该不会是将……”

    虽然促使这次会谈成立的是鬼之国,但是土台可不愿意雷之国和云隐村被鬼之国拿去当枪使。

    这种时候杀掉木叶三忍,绝非是明智之举。

    “土台上忍想多了,我说的解决,只是用道理让自来也知难而退。我和各位一样,都不会在这种时候节外生枝,使得会谈上横生变故。”

    白石的说辞,让土台稍微安心。

    他就怕白石一个失误,将那位三忍不小心杀死,那必然会使得接下来他们与木叶的会谈彻底崩盘。

    “既然自来也无法对会谈造成威胁,那就不用搭理他了,现在开始启程吧。”

    四代雷影一锤定音。

    其余人没有意见,向着会谈地点奔去。

    在路上,土台稍微落后四代雷影等人,和白石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前进,小声询问:“白石阁下,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白石轻轻抽动了下鼻子。

    “不用客气,土台上忍,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关于这次会谈,雨隐村也会加入吗?”

    土台显得很是在意这个问题。

    “不会,我和雨隐村的首领佩恩,已经提前商量过了,在会谈中,雨之国将谈判权交给了我们鬼之国,雨隐不会出席这场会谈。”

    白石将这件事如实相告。

    土台了然点头。

    “也就是说,白石阁下您知道雨隐村的新任首领佩恩是什么人了是吗?”

    “难道土台上忍你很在意这件事吗?”

    白石不答反问。

    “是的,雨隐这位佩恩首领,在和火之国的较量中,只出过一次手,但却给人留下了一种神秘而强大的深刻印象。只用一击就将庞大的雨之国大名府摧毁殆尽,在忍界中,我想没有多少忍者可以做到这一点。因此,我认为这位佩恩首领,很可能又是一个和山椒鱼半藏一样的雨之国领军人物。他的态度也不能够完全无视掉。”

    土台这样分析道。

    他并不否认自己,对雨隐首领佩恩的身份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能从这么短的信息中,就可以分析出雨隐村的潜在力量,贵村的情报系统,还真是出人意料。”

    白石赞叹道。

    “哪里,和鬼之国相比,云隐其实还有诸多不足。比如说那种和飞行忍具配对的强力炸弹,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之后可以对我方进行售卖吗?即使贵一点,我国也打算引进一些。火之国与木叶的力量太强大了,我们国家需要引进这种强力的武器,来保证国家的领土安全。”

    土台笑着说道,将话题转移到鬼之国开发的炸弹武器上,并提出购买的意思。

    白石转过头,用不大却很清晰的声音回答:“没问题,开门做生意,客户越多越好。具体的事宜,会谈之后进行商谈如何?”

    “那就这样说定了,希望我们双方的关系,可以一直友好的保持下去。”

    “嗯,这种事我也是求之不得。”

    白石笑着点头,与土台十分融洽的进行交谈。

    至于双方话语中有几分诚意,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一国的军事力量,如果总是依赖于他国,那么,这个国家在国际上,必然处处受到限制。

    军事力量的强弱,等同于这个国家在战争中的素养如何,而战争又是政治的延续。军事和政治,从来都是不分家的。

    如雷之国这样对军事发展十分热衷的国家,绝对不会将战争的主导权让给鬼之国,并且依赖于鬼之国的进口武器。

    那么,目的就只剩下了一个。

    破解鬼之国的武器,制造武器工厂,达到自我供应,将战争主导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根据鬼之国云游巫女所收集到的情报,最近很多国家都涌入了不明身份的忍者,开始暗中收集各国技术人员的情报信息,这是哪一个国家在幕后主导,答案显而易见。

    不过,雷之国想要对鬼之国构成威胁,短时间内还暂时做不到。

    风之国一战,鬼之国隐藏起来没有使用的力量,比外人想象的还要多。

    无论是带土的时空间万花筒写轮眼,还是琳的完美人柱力之力,都很好的隐藏在暗中,没有选择动用。

    唯一暴露过多的地方,就是琉璃的万花筒写轮眼之力。

    但也正因此,他的很多能力才得以隐藏,就已经迫使风之国屈服了。

    会谈之后,比起五大国,要更加小心的是晓组织,更准确的说,是长门。

    一击就毁灭了雨之国的大名府,没有伤及一人,也没有破坏更多的土地,波及到雨之国都城的街道,刚好将大名府的领地全部囊括。如此可怕的破坏力,如此惊人的查克拉控制力,让白石心中警觉。

    尽管很多人都猜测那是某种强力的禁术所导致,需要复杂的前提条件才能触发,但白石更愿意相信,那只是长门的随手试探出来的结果。

    轮回眼的上限,对白石来说,依旧是一个未知之数。

    到底是在向不安分的火之国宣告雨隐并非没有一战之力,还是在以火之国为掩护,真正的目的是对鬼之国进行示威……在白石看来,这两种可能性都有。

    到黄昏的时候,其实如果不看钟表的话,这种阴气沉沉的糟糕天气,基本也分不清是入夜,还是黄昏时间了。

    白石和雷影等人进入了雨之国的一座主城中。

    这是除了雨之国都城外,比较知名的一座大城了,也是会谈的地点所在。

    但即便是雨之国的主要大城市,也绝称不上什么繁荣。

    街道上人影萧索,路边的乞丐也是随处可见,店铺三三两两开着,店主也是无精打采坐在店里,偶尔会有几个客人光顾。给人的感觉,和乡下的村镇没有丝毫区别。

    随着雨之国内战的爆发,国内多是以干不了的老人和孩子居多,很多雨之国的本土商人也是远离故土,被迫前往他国谋求发展。

    一派萧条而灰暗的雨国景色。

    见到这样的景色,无论是白石还是雷影,都是视若无睹的样子。

    也许心中会产生同情,也会存在所谓的恻隐之心,但在怜悯他国之前,他们拥有自己国家的立场,不会在脸上轻易表现自己的态度。

    穿过不知是闹市,还是贫民窟的街道,白石一行人到了领主所在的府邸。

    这座领主府邸,在支付了租金的情况下,临时被鬼之国拿来征用,担任会谈地点的重要角色。

    鬼之国的军方忍者,也提前在这里布置了严密的警戒线,防止闲人打扰会谈的正常进行。

    本来白石也考虑过在雨隐村展开会谈,不过这个想法刚刚诞生,就遭到了长门的严词拒绝。

    因此,在雨之国大名府毁灭的前提下,只能退而求其次,从另外的大城中选择会谈地点。

    来到这座城领主府邸的正门前,白石和四代雷影就看到了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提前一步抵达正门,在三代火影日斩的身旁,跟随着三个人。

    木叶两位顾问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以及上忍班长奈良鹿久。

    可以说,能够聚集的木叶高层,除了根部领袖志村团藏之外,已经全部汇聚一堂。

    足见木叶和火之国,对于这次会谈的重视。

    “好久不见,火影阁下,让您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听到白石关切般的嘘寒问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双方的关系有多么密切。

    日斩知道即使心中怨恨,脸上还是要大度一笑,表示不在意这点远途奔波,千万不能让外人看扁了他身为火影的气度。

    “两位顾问长老,我们算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吧,远道而来辛苦了。鹿久上忍也是。”

    白石也对转寝小春、水户门炎和奈良鹿久三人表示了慰问。

    作为会谈的发起人,哪怕知道接下来的会谈会十分激烈,但面子还是要做足。

    “无妨,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忍者,这点路程还是不在话下的。”

    转寝小春代表回应,面色平淡和白石交流着,仿佛毫不介意白石和琉璃的存在,哪怕他们二人曾是木叶通缉的S级叛忍。

    “这样就好,好了,各位都请进去休息吧,正式会议会在晚上九点以后进行。”

    白石笑着说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希,达鲁伊,土台,我们进去。”

    四代雷影和木叶众人并没有什么需要叙旧的地方,叫了三人的名字,当先一步迈入府邸。

    “是,雷影大人。那么,火影阁下,白石阁下,我等先失陪了。”

    土台微微鞠躬一礼,随后跟上了四代雷影的脚步,前往府邸中暂时休憩,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他们也感觉到有些疲乏。

    在雷影等人进入府邸后,白石再次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外面寒冷的空气,让他十分不适应。

    “几位不进去修整一下吗?”

    白石咳嗽了一阵后,出声问道。

    “啊,我们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办,白石阁下好像感冒了,我觉得快一点进去取暖比较好。如果病情严重,说不定会让会谈无法顺利进行。”

    鹿久察觉到白石感冒的事实,以合适的理由,催促白石和琉璃快点进入府邸里面休息,不会让人起疑。

    “没关系,我是医疗忍者,会控制好自己的病情。”

    这一点,让在场的人,都是有点无语。

    正因为是医疗忍者,在这种时候感冒,才会让人觉得他这番话,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不过,既然是鹿久的好心,白石也不好意思拒绝,点了点头说道:“外面的空气确实有点冷,琉璃,我们进去取取暖吧。几位最好也不要在外面待太长时间,我已经让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不要忘记享用。”

    “谢谢提醒,我们知道了。”

    白石微微点头,带着琉璃从正门进入府邸。

    刚踏过门槛的位置,白石的脚步忽然停顿了下来。

    他的这番举动,引起了日斩几人的注意。

    还不等日斩开口询问,白石就略作思考了一下,转过头对日斩笑道:“进门时,我才突然想起来,有一件事忘了跟火影阁下说那就是风影阁下已经不会来了哦。”

    “什……”

    水户门炎错愕了一下,还不等询问,就看到转寝小春的警告眼神,立马住嘴。

    没有在意水户门炎的惊愕表情,白石继续说道:“我不太喜欢不请自来的客人,所以,我提前让人去请风影阁下喝茶了,不会让不相干的人打扰到会谈进行。如果火影阁下是打算在这里等候风影阁下到来,那么,我觉得这件事大可不必。您觉得呢,火影阁下?”

    在白石看来,木叶的这种做法,完全是多此一举。

    真以为叫上了风影一起,就可以在会谈上,减轻一下压力吗?

    为了促使这个会谈的成立,他已经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甚至还不惜以重利拉拢了土之国和水之国的两国大名,怎么可能让风影这时过来,在会谈上扰乱?

    尽管一个风影不足为虑,但白石为了确保会谈的顺利进行,一切意外因素,都要提前排除在外。

    说完这句话,白石头也不回,迈着沉稳的脚步进入府邸。

    望着白石那不拖泥带水进入府邸的身影,日斩觉得自己脸上的从容表情,这下子彻底维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