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三十四章 引导

    “偶尔坐在这里听雨也是一种极致的享受呢。”

    位于中心高塔顶层的某个房间里面,外面的雨水朝着窗户倾斜涌来,有节奏的传来啪嗒啪嗒,拍打窗户的声音。

    披着及腰的黑色长发,有着紫色眼影的俊美男子,坐在一张宽松柔软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茶杯,从他说话的神情来看,他本人此时显得十分惬意。

    “大蛇丸先生悠闲喝茶的样子,也同样很少见。”

    坐在大蛇丸对面的长门,坐在制式相同的松软沙发上,看着此时大蛇丸悠闲喝茶的姿态,发出少有的感慨。

    “别这么说,即使是我有时候也需要暂时停下手里的工作,劳逸结合,好好享受一下悠闲的时光。而这个村子又是一处难得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地方。”

    外面连绵不绝的雨水,冲刷走了世间的一切喧嚣和污浊,不自然的,就让人感觉到心神安宁下来。

    大蛇丸苍白到诡异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平静说道。

    “是吗?但对于这个村子以及国家的人来说,最渴望的,还是得到充足的阳光。”

    长门叹息了一声,笑容之中多少透着一点无奈之意。

    对于不经常住在这个国家的人而言,的确会抱有一种猎奇有趣的心态。

    但是对于在这个国家生存了一辈子的人而言,整天面对这种反常的天气,就未必是称得上幸事了。

    也因为这种反常的天候,雨之国很多区域都无法进行种植,对于国民十分重要的粮食必须从国外进口。

    从接手雨隐村的那一天起,他每天都在为粮食短缺这个问题烦恼不已。

    大蛇丸听罢,笑而不语。

    正如长门所言,这种让他感到心情安定的天气,对于雨之国的国民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相反,雨之国之所以如此贫瘠,难以发展起来,也和这种反常的天气有关。

    一个很难种植粮食的国家,在食物的生存问题上一旦被国外势力卡住脖子,就会在国际外交中处处遭到外人限制。

    直到现在,雨之国也没办法将这个问题彻底解决。

    如果连生存问题都变得难以解决,更不用说往后的发展道路了。

    除非,可以逆转雨之国的天气。

    但据大蛇丸所知,目前以人类的技术和力量,根本无力改变一国的气候问题。

    哪怕强如长门这种拥有轮回之眼的强大忍者,也同样办不到改变一个国家的天候。

    “比起这个,与鬼之国的交易完成了吗?千叶白石,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大蛇丸在喝了口茶后,出声问道。

    长门微微点头,语气里也透露一丝认真之色。

    “算是初步完成了交涉,毕竟这个时候,鬼之国气候已成,我们这边却有点准备不足,单方面撕毁约定,对于组织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面对传统的五大国,长门拥有一定的对抗勇气。

    这是因为,晓的一切都是隐藏在暗中进行,而不是摆在明面上。

    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只要小心布局,完全可以利用双方情报的差异,将那些尾兽一一捕捉成功。

    但是面对鬼之国,长门就没有这份底气了。

    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鬼之国在暗中积蓄了多少力量,对于晓组织,鬼之国又了解到了哪一个地步。

    如果在应对传统五大国的时候,将已经成为第六大国的鬼之国也卷入进来,长门便知道,捕捉尾兽这一行动,鬼之国会是最大的变数。

    “这种考虑只是基础,但这种约定,我想长门你也明白,鬼之国不主动针对组织,肯定有另外的打算。比如在暗中推波助澜,让晓组织在捕捉尾兽行动上更进一步,在必要的时候,主动曝光晓组织的一切,引发晓组织和几个大国的矛盾。”

    大蛇丸意有所指。

    这种手段,在国与国的外交之间,并不是什么难以揣测的事情。

    只不过,鬼之国恰好抓到了晓组织的弱点,即使知道鬼之国在利用这件事,挑拨组织和大国的矛盾,作为晓组织成员的他们,也不得不跳入这个陷阱。

    “这种问题,我也思考过。所以我才觉得千叶白石是个很可怕的家伙,明知道尾兽的力量如此强大,却还是不理不问,一直忍住不发……大蛇丸先生,你觉得千叶白石手上,是否掌握着某种应对尾兽的绝对杀招呢?”

    长门的猜测在大蛇丸看来不无道理。

    一头尾兽的力量有待商榷,但是复数的尾兽,再加上十尾的躯壳,那就不是将尾兽的力量,叠加起来这么简单了。

    在外道魔像的催化作用下,尾兽会由量变产生质变。

    然而鬼之国却一直在这件事上,表现得不怎么积极,对于晓组织的行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度干涉。

    这次捕捉二尾行动,之所以和鬼之国发生冲突,也只是因为云隐突然介入,让鬼之国临时改变了战术策略。可想而知,在鬼之国一开始的计划中,他们是打算是谋算木叶村,而非针对云隐。

    这在常人看来,是十分不合理的事情。

    但结果是这种不合理的事情,恰恰发生在鬼之国身上,难免让长门生起警惕之心。

    “这种隐藏的手牌,一般都不会对外进行公布,就如同我们手上掌握的底牌一样,到时候只能看哪一方的手牌,更具有威慑力了。现在已经两头尾兽到手,接下来只剩下七头尾兽……重点应该放在三尾,七尾,还有八尾的人柱力身上。”

    三尾和八尾都是忍界中极为罕见的完美人柱力。

    前者是雾隐村的四代水影,后者是云隐四代雷影的义弟,要对付这二人,绝非什么容易之事。

    而七尾人柱力野原琳,归属于鬼之国,想要对其下手,只怕比前两人更加麻烦棘手。

    “复苏十尾,并不一定需要尾兽全部的查克拉,在过去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时候,白绝已经从野原琳身上,截取了一部分七尾查克拉下来,进行保存。不过,九尾的力量是重中之重。”

    说到这里,长门目光扫向了大蛇丸。

    如今木叶九尾人柱力,已经从木叶忍者学校毕业,在旗木卡卡西率领的小队中担任下忍。

    而旗木卡卡西,他记得和大蛇丸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

    “九尾的存在的确有点特殊,它的查克拉强度,和其余的尾兽有所不同。”

    大蛇丸点了点头。

    他研究过很多头尾兽的查克拉,发现这里面九尾查克拉的自我意识最为强烈,查克拉中蕴含的恶意,也最为浓郁。

    尾兽量级的查克拉,只是一个模糊的等级概念,但并不是适应于所有的尾兽,也不意味着所有尾兽的查克拉量,是同等量的。尾兽之间,也存在强弱诧异,就如同忍者一样,有着强弱的等级概念。

    九尾历来被称之为尾兽中的最强存在,其查克拉自然要超出其余尾兽一截。

    在初代火影留下来的手札中,也提及过尾兽中最为凶悍的是九尾,它的强大力量,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尾兽之间的平衡。

    在忍村初建的时代,归功于漩涡一族的封印术,除了木叶,其余忍村并不具备镇压与封印九尾的能力。

    九尾的人柱力载体,所要选择的品质,也必须要超过其余的人柱力,才能充当封印九尾的容器。

    从连续三代,封印九尾的容器都含有漩涡一族的血脉来看,足见九尾的强大与可怕。

    对于这一点,大蛇丸并不否认。

    “不过,这一代的九尾人柱力,我倒是认为不足为虑。”

    说到这里,大蛇丸又话锋一转,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

    “从情报来看,确实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培养人柱力的周期,要比一般的忍者要长许多。就连引发体内的九尾力量,也需要依靠强烈的情绪刺激,才可以做到。本身不具备主动控制九尾力量的意识,这一点,要落后于其余人柱力太多了。”

    长门如数家珍的说出这些情报。

    也意味着,他逐字逐句看过了关于九尾人柱力的详细情报,并且从中分析出这样的重要信息来。

    “所以,最具威胁的还是以上那三位人柱力。虽然九尾的力量最强,但人柱力拖了后腿也就构不成威胁,放到最后捕捉,也完全来得及。”

    大蛇丸这样笑道。

    “是因为和旗木卡卡西的约定吗?”

    长门眼中波动了一下。

    “这个时候冒然掳走九尾人柱力,只会让卡卡西在木叶的境地变得尴尬,惹得三代目的针对。在没有完成他想做的事情之前,他还不彻底算是我这一边的人。”

    大蛇丸说道。

    “能将他拉拢过来最好不过……如果他和千叶白石没有过多牵扯的话。”

    长门那不带有情绪的轮回眼中,划过一道亮光。

    大蛇丸挑了挑眉头,没说什么反驳的话,他也很想知道,卡卡西和千叶白石之间,究竟有没有什么牵扯。

    虽然卡卡西身上的表现,目前一切都显示正常,这些年也兢兢业业为他办事,为晓组织输送很多关于木叶的重要情报,但事关重大,无论是他还是长门,都不敢太过肯定。

    一旦和千叶白石这个名字牵扯在一起,即便是卡卡西,他的阵营归属,也会变得可疑起来。

    “这件事,我来进行安排的。”

    说到这里,大蛇丸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目光扫向一旁。

    长门的视线也汇聚在那里,一名白绝从地板之中钻了出来,对着长门嘻嘻笑道:“长门大人,鼬和鬼鲛带着那个叫做飞段的新人回来了。您要现在去见一见对方吗?”

    听到白绝的传讯,长门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算了算时间,鼬和鬼鲛确实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带着新人来到雨隐汇合。

    和蝎、迪达拉的任务不同,鼬和鬼鲛的任务,是招揽组织的新人,进一步补足组织的战斗力。

    “待会儿我会过去招待,蝎和迪达拉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长门问道。

    “那边的事情已经摆平了,他们二人正带着二尾向着总部这边返回。大约两三天之后,就可以回到这里了,进行对二尾的封印了。而且,在他们的背后,还跟着一条尾巴。”

    “尾巴?”

    “是木叶的自来也,他再次盯上了组织的成员。不过好在迪达拉拥有空中的行动能力,加上我在路程中进行刻意干扰,总算是摆脱了对方的追踪。”

    白绝回答。

    长门对此静静思考了片刻,语气平淡说道:

    “既然没有对我们的行动造成实际性的干扰,就暂时不用管他,目前还不到对付木叶的时候。对方再怎么说,也是和大蛇丸先生齐名的三忍,就算是我亲自出手,也存在失败的风险。”

    “……”

    白绝想要吐槽,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不过,他也清楚长门和自来也之间,有着一段十分复杂的纠葛。

    比起所谓的对自来也出手,可能存在的失败风险,白绝更倾向于长门,还未在内心之中,做出对自己恩师狠下毒手的决断。

    这让想要迫切看到师徒相残戏码的白绝,感到有点扫兴。

    大蛇丸坐在一旁安静的喝茶,仿佛对于长门和白绝之间的话题不感兴趣。

    自来也……这个名字,曾几何时是如此亲切。但是如今在口中念叨,却是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或许正因为对这个名字的主人太过熟悉,才会觉得这个名字变得无比陌生。

    以至于连记忆中那个承载了他无数珍贵回忆的村子木叶,印象也开始模糊,慢慢从自己的脑海中褪色,变得苍白。

    大蛇丸那一双看向窗外雨景的蛇瞳,深邃而幽暗。

    ◎

    波之国。

    夜晚,万籁俱寂,在鸣人三人在达兹纳家睡下的时候,卡卡西照常起来,向着树林之中走来。

    借助月光的打量,便看到自来也出现在林间,等他到来。

    “自来也大人,关于那个组织的跟进情况如何?”

    卡卡西一来到这里,便向自来也问出这个关键性问题。

    面对卡卡西毫不留情的提问,自来也苦笑着回答:“半路上跟丢了,他们的反侦察能力十分厉害,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被他们发现的。”

    “连自来也大人您也没办法吗?”

    卡卡西皱着眉头。

    “虽然难以置信,我的潜伏能力,已经算是木叶最为出色的那一个了,但依然是失败了。只要躲藏在妙木山的蛤蟆里面,理应该不会被人注意到才对。”

    自来也说到这里,也有点无奈。

    上一次躲藏到妙木山的蛤蟆体内,被人揭穿,还是面对千叶白石的时候。

    这次跟进这个危险的神秘组织,也是同样的道理,对方拥有的反侦察能力十分出色,让自来也颇有种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这么看来,这个组织的危险性,还要在预料之上啊。”

    卡卡西叹了口气。

    “没错,本来我打算找到他们的老巢,看看能否将二尾人柱力从他们手中救下来,然后逃跑。但现在的话,我需要回去和老头子认真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应对这个组织了。既然确定了他们组织的行动目标和尾兽相关,就不能够等闲视之了。”

    自来也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察觉到这件事的棘手。

    “我这边也会让天藏吩咐,叫那些外出的暗部仔细留意这个组织的痕迹。”

    卡卡西点了点头。

    自来也没有反对,有着暗部的配合,他的工作量也会降低许多。

    “这个组织的事情先不谈,鸣人这边如何了?”

    自来也朝着不远处的民居房看去,鸣人正在里面休息。

    “白天大战了一场,他们三个小子都已经疲累不堪,现在还在那里休息。不过成长也显而易见,他们三人联手干掉了云隐的特别上忍,虽然有着运气的成分,但在我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接下来九月份的中忍考试,应该会大放异彩吧。”

    卡卡西肯定说道。

    “是吗?虽然在这个年纪时,当初的水门已经能够单独对付上忍,不过战争年代的情况有些特殊,忍者们更有危机感,不能够混为一谈。鸣人能在这种安逸的环境下,做到这一点,看来未来有希望追上水门。”

    听到卡卡西这么说,自来也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云隐忍者盯上鸣人,这件事他十分清楚。

    毕竟把这个消息,故意泄露给波之国本岛上的云隐忍者知晓的,正是他和卡卡西。

    之所以这么做,为的便是尽快给鸣人一些危机感,对他进行磨砺,让他快速变强,以此来应对忍界未来错综复杂的局势。

    “我没猜错的话,水门老师临死之前,是打算将一切都赌在鸣人身上吧。”

    卡卡西说道。

    自来也明白这是卡卡西的试探,也没有否认,而是点头说道:“这件事,我也是听蛤蟆寅说的,他替水门掌管着封印九尾的钥匙。十二年前,水门临死之前,交代了蛤蟆寅很多事情,其中把未来的希望赌在鸣人身上,也是水门亲口遗留的字句。”

    “水门老师这么做是否太过草率了呢?”

    卡卡西承认鸣人作为忍者的天赋,确实十分出色,但想要在短时间内成为木叶之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人物,这绝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这些年的各种舆论和歧视,还未从大人们的固有印象中消失。

    毕竟能够理智思考的人,终究是少部分。

    人言可畏,卡卡西很清楚这种流言的威力。

    哪怕一开始不是真的,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酵之后,也会变成真的。

    这就是流言的可怕,一把残酷的无血之刃。

    鸣人在木叶的道路,十分坎坷艰辛。

    面对卡卡西的质疑,自来也也露出极为复杂之色。

    “这种事,其实我也有点怀疑。可是,既然水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想必他也有这么做的道理吧。而且,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人柱力的潜能非常强大,就在于是否能够得到正确的引导。而无论是引导人柱力,还是引导忍者,重要的都是对心灵的拷问。如果无法将鸣人引上正确的道路,最终只会变成千叶白石、大蛇丸之流,走到一条万劫不复的邪恶歧途上。”

    鬼之国成为第六大国,这件事的好坏,自来也无法去评价。

    但是蓄意挑拨战争,之后又以压迫他国,破坏忍界和平的根基,以此来奠定鬼之国成为第六大国的基础,这件事在自来也心中始终是一根刺,这几年也常常为此耿耿于怀,感到歉疚不安。

    在他看来,无论是千叶白石还是大蛇丸,都是同一类走上歪路的忍者,为了自身的利益而不择手段,迟早有一天,会给忍界带来巨大无比的灾厄。

    而前者的危害性要远远大于后者,因为大蛇丸只能在暗地里东躲XZ,没办法见到阳光。千叶白石却截然不同,他能够光明正大在国际上搅弄风云,无人遏制。

    对方的魔爪,迟早有一天会伸向其余大国。

    “自来也大人的意思是……”

    卡卡西语气微微一顿。

    “我打算接手对鸣人的教导,教他如何应用尾兽的力量。必要的时候,我会将他带到妙木山,学习仙术。”

    并非信不过卡卡西,而是鸣人的身份太过于特殊,加上卡卡西的精力有限,队伍中不止鸣人这一个具有潜力的优秀种子,有时候肯定会忙不过来,顾此失彼。

    “原来如此,传说中的仙术吗?如果鸣人能够学会仙术的话,在短短几年之内,确实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卡卡西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自来也这么说,肯定和三代目有所通气,在相信他,还是相信自来也的问题上,这个问题,卡卡西心中有着自己的评价标准。

    存在于他内心中的那根刺,这就意味着,无论三代目对他再怎么表示亲近,多么信任有加,在他们两人之间,始终存在着一条无形的隔阂,无法剔除。

    “抱歉,卡卡西。”

    自来也脸上露出歉意。

    “不用在意,自来也大人,其实您没有主动要求,我也考虑这么做。其实白天和云隐上忍战斗的时候,鸣人看到佐助和小樱陷入危机时,情绪短暂受到了强烈刺激,主动泄露出了体内的九尾查克拉。现在还好,只是泄露一点,可我担心再这样下去,鸣人会再次受到同样类似的事情,导致查克拉泄露更多,然后演变成暴走的情况。那样的话,我可能也会束手无策。”

    卡卡西认真说道。

    自来也思考了一下,认真点了点头。

    卡卡西所说的的确是一个问题,好在妙木山掌握着鸣人体内的九尾封印钥匙,由他这个妙木山的正统契约者亲自教导鸣人,才是最佳选择。

    他希望鸣人未来能够成为已逝的弟子水门那样的人物,以火之意志为立身的根本,一直奔着火影这个目标前进,永不放弃。

    “那么,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安定下来,那就不需要我在这里亲自坐镇了。接下来波之国的事情由你来安排吧,鬼之国的军工厂损毁,已经不足为虑。我现在要立即返回木叶,向老头子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关于那个组织的事情,也需要进一步确认。”

    “我明白了,请慢走,自来也大人。”

    卡卡西看着自来也渐渐离去的身影,直到自来也的身影从视野中消失,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