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木叶开始逃亡 叶惜宁

第十一章 议定

    今年十二月。

    火、风、土、水四大国组成联盟军。

    向鬼之国发起战争。

    三个关键句子立马被在座的忍族族长们敏锐捕获到,即便是生性冷静的他们,听到纲手突然间宣布这样的事情,也是忍不住脸色惊变起来。

    会议室里的气氛立马像是陷入泥沼般,令人感到无比的压抑。

    “火、火影大人……您是说想鬼之国挑起战争?”

    一位忍族的族长站出来质疑,觉得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或者出现了幻听。

    在这种时间挑起战争,还是向鬼之国……这明显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和一个错误的对手展开对决。而他们木叶,大概率是会被对方击败的那一个。

    由不得他们之中一些人不感到震惊和恐慌。

    “是。此事已经通过了高层决议,大名也全力支持这个决定。并且,风之国的砂隐,土之国的岩隐,水之国的雾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将是木叶的盟友。对此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纲手气定神闲的坐在位置上,从一开始的烦躁,也逐渐变得能够稳住心态。

    既然四国联合进攻鬼之国的事实无法改变,那么,她现在也只能尽到作为一名火影该有的责任,将事情确定下来,并且推动实施。

    相比起纲手的澹定,底下的忍族族长们面面相觑,疑问?怎么可能没有疑问?不如说,他们现在脑子里的疑问,简直比山还要多。

    也有一些忍族族长若有所思起来。

    虽然向鬼之国挑起战争,这种事他们的确是现在才知道。

    但是什么事情,其实认真思考起来,都是有迹可循。

    如果要进行一场战争,那么,前提的物资必然要准备充足,比如粮草和药品,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战备资源。

    而这些东西很显然不可能在战争开始时才去筹集,提前准备好这些战备物资,才是正确的做法。

    联想到最近村子对外收购的药材、药品之类的物品,要比往时收购的要多,而这些事务,都是由顾问团直接受理……一些忍族族长顿时恍悟了一些事情。

    在悄无声息之间,木叶其实早已经默默进入了战前状态,只是现在才正式在高层会议上提出而已。

    “我有异议!火影大人,我认为和鬼之国开战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说一句不好听的,以我们木叶如今的实力,还不足以和鬼之国一战。这样下去,会让村子万劫不复!”

    另一位忍族的族长站出来,针对与鬼之国开战一事,予以严厉的反驳,并直接声明现在的木叶,不是鬼之国的对手。

    “也不一定。火影大人不是说了吗?此次针对鬼之国军事行动,并不只是我们木叶一家,砂隐、岩隐以及雾隐也会是我们木叶的助力。每一家只要稍微挤出一些力气,都能凑齐一支由两万名忍者组成的联盟军队……外加数位五影等级的忍者率领,我倒是认为此事大有可为。”

    坐在猿飞一族席位上的男人,在短暂的思考之后,给出这样的回应。

    其余的忍族族长也在考虑其中的利弊问题。

    诚然,鬼之国的军事力量有目共睹,纵然是如今名义上占据第一忍村名号的云隐,也未必能够在军事力量上,与鬼之国较劲。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各个忍村的高层,都曾拿自己的村子,与鬼之国进行军事力量上的比较,那就是单独一个大国忍村,难以在军事力量上,和鬼之国相抗衡。

    光是头部的三人,可能就相当于一个大国忍村的力量总和。

    如果真的要对付鬼之国,起码要拿出两个大国忍村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

    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曾经的木叶也拥有过,在前两次忍界大战战场上,木叶在一对多的情况下,取得了最终胜利,奠定了木叶最强忍村的名头。

    此时的鬼之国,如同彼时的木叶忍者村,如日中天。

    因此,如果只是木叶一方参与战争,那这场战争说什么都难以取得胜算,因为胜利的几率实在渺茫。

    但若是四个大国忍村同时针对鬼之国展开军事行动,那么在忍族的族长们看来,这件事便有值得一试的价值。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顾问水户门炎轻咳了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说道:“诸位,如今鬼之国的力量日益强盛,已经影响到国与国之间的平衡,如果现在不加以限制的话,日后想要对付会更加困难。最后,别忘了主导那个国家的人是谁,对我们木叶而言,这是攸关存亡的危机。我们木叶爱好和平,但为了生存,这是不得已被迫进行的战争。”

    虽然这种话听上去有几分危言耸听的意思,但水户门炎有一句话说的不假,那就是木叶乃至于火之国,与鬼之国的外交关系十分恶劣。

    不然这些年来,木叶也不会与第三次忍界大战中的老对手砂隐村结盟,在针对鬼之国的立场上,共同进退。便是感受到了被鬼之国给予的压力,才不得不与砂隐村走到一块儿。

    在这件事上,木叶是没有后退的余地的。

    随着水户门炎的这句话响起,原本犹疑不定的忍族族长们,也逐渐下定了决心。

    没错,事到如今,他们已经失去了可以后退的空间。

    鬼之国越是强大,给火之国和木叶的生存空间就越是狭小。

    而且鬼之国所针对忍者施行的制度,并不利于忍族的发展,尤其是他们这些各自有着秘术传承的忍族,一旦失去木叶这个避风港,所面临的后果可想而知。毫不客气的说,他们和鬼之国之间,是处于天然的对立面,不存在和平共处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我猿飞一族附议。到时候,我族会为村子支援三十名精锐忍者。”

    坐在猿飞一族席位上的男人,当场附和起来,表示对于这场战争,愿意支援三十名精英忍者。

    而他的这番话话,很快调动起了其余人的积极性。

    “日向一族附议。”

    “秋道一族附议。”

    “油女一族附议。”

    “犬冢一族附议。”

    随着一位位忍族的族长附议参战,那些尚存顾虑的人,也只好点头默认下来,选择了附议,同意参战。

    看到众位族长一个个踊跃参战,坐于纲手两侧的两名顾问长老,也是赞许的点了点头。

    有着这样一往无前的战斗意志,接下来的这场战争,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什么顾虑了。

    “那么,这场会议到此结束。还请各位回去之后,表面上当做无事发生,在家族中选取亲信,暗中布置即可。”

    转寝小春在末尾添上一句,告知众人小心行事。

    众人点头,都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表示会小心行动。

    毕竟距离十二月份还有八九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们来做好战前准备,到时给鬼之国一个沉痛无比的打击。

    会议结束后,一位位忍族族长陆续离开会议室,最终只剩纲手,转寝小春,水户门炎,自来也,还有鹿久这五个人,留在会议室里没有离开。

    “那么,我们这边也要快一点布置了。不过,没想到进攻时间会是十二月份,这是怎么一回事?”

    转寝小春开始询问这件事。

    “这是火影大人与土影、风影、水影三位共同商议出来的结果。因为十二月份逼近年关,而且是冬季,更能打人一个措手不及。况且,针对千叶白石、宇智波琉璃以及日向绫音的战力,也需要专门制定出一个用来限制他们行动的计划,这需要大量时间来安排。”

    鹿久在一旁解释道。

    转寝小春与水户门炎听完,微微点头,认同了这个理由。

    “那么,关于如何限制那三个人,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鹿久?”

    水户门炎目光扫向鹿久,想听听他的看法。

    鹿久无奈摇了摇头,回答道:“从我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基础的人海战术,对他们三人基本上无效。虽然一定程度上,用人海战术的确可以牵制他们的行动,但只要他们想要离开的话,一般的忍者很难阻挡。这种时候,只能用同级的忍者,去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鹿久的看法基本和我一致,宇智波琉璃和日向绫音的情况,我了解不多,所以我就不发表看法了。但千叶白石的实力,我是亲自领教过的,他的分身能力多种多样,覆盖近程、中程和远程三种攻击模式,单人跟他对上,毫无胜算。即便是我和纲手联手,恐怕结果也……”

    自来也说到这里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么看来,将进攻时间定为十二月份,也算是一个比较明智的决定了。不过,其实关于如何针对千叶白石,也不用过于担心,这次参战的不只是我们木叶,到时为了抵御其余方向的进攻,他们三人必定不可能汇合在一块儿,大概率会分散到三处战场,各自为战。这样一来,他们的威胁就大幅度降低了,到时候各个击破即可。”

    水户门炎并未被自来也的言论吓到,而是直指鬼之国的弱点所在,只要三人分散开来,就有办法击败他们。

    “纲手,你觉得如何?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的助力。”

    转寝小春看向纲手这位火影。

    “就按照你们说的来吧。战略布置,我不会插手,你们自行商议决定即可。这段时间,我会把精力集中在内部的管理上。时间正好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

    纲手说完这句话,便从座位上站起,走向门口消失。

    “纲手她……”

    转寝小春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算了,小春,让她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会儿也好,我们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即可,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水户门炎摇摇头,阻止了转寝小春,随后闭上眼睛不语。

    ……

    纲手离开会议室后,并没有前往办公室,而是来到火影大楼的个人休息室中。

    身体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样,倒在了柔软的床上,纲手闭上眼睛,将手搭在额头上,给人的感觉相当疲惫。

    在床板上躺了大约几分钟时间,纲手突然睁开眼睛,眼睛里坚定着某种决意,瞬间从床板上站起,快步走向休息室的工作台。

    打开笔记本,翻开到空白的一页,拿起笔,奋笔疾书唰唰的在纸张上书写。

    书写到一半,纲手眉头皱了起来,嗤啦一声,将这页纸张撕扯下来,揉成一团,塞进衣服的口袋里。

    接着又在笔记本书写,结果刚写了一行字,再次撕扯下来,揉成纸团塞进口袋里。

    直到第三次,在纸上写了‘交易终止’这几个字,才勉强让自己满意,将这页纸张从笔记本上撕下,为了保密折成方形。

    接着,她咬破手指,迅速结印,一边运转体内的查克拉,朝着地面一拍,施展通灵之术。

    伴随着浓浓烟雾出现的,是一只手臂大小的蛞蝓。

    “纲手大人,您找我吗?”

    活蝓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抬起上半身,两根触角在空气中收缩着。

    “啊,有件事拜托你。”

    纲手将工作台上那张折成方形的纸张,放到活蝓的面前。

    “这是……”

    活蝓的身体动了动,不明白纲手把纸张放在面前是什么意思。

    “把这个东西交给鬼之国的那人。”

    纲手相信,白石看到这个讯息后,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代表着,他们之前所作的口头约定作废。

    “白石大人吗?我明白了。”

    活蝓没有询问纲手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非常顺从的向前蠕动身体,与方形纸张接触,随后直接将方形纸融入了软黏黏的身体中。

    “拜托你了,活蝓。”

    “嗯,如果纲手大人没有其它事情吩咐,那我就先离开了。”

    “去吧。”

    纲手点头,让活蝓离开。

    活蝓砰一声炸成一团白色烟雾,从休息室里失去踪影,返回湿骨林。

    看着活蝓离开的身影,纲手有些怅然若失,眼神里闪过一道落寞之色。

    但是这道落寞之色,很快从纲手的眼睛里消失,转为了坚定之色。

    “下一次见面,便是敌人了。”

    ◎

    交易终止。

    看到活蝓所传递过来的讯息,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的白石,微微默然。

    随即,他颇感轻松的笑了笑。

    “还真像是纲手老师的作风。”

    明明可以利用信息差来欺骗他,把他蒙在鼓里,可是纲手并未选择这么做,而是以这种中性的文字,来断绝一切的联系。这样既做到了与他断绝,也没有背叛自己的村子,无愧自己火影的立场。

    做出这样的选择,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对方的内心,在这短短几日里面,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挣扎吧。

    下一次见面,便是敌人了吗?

    无所谓了,这样的心理觉悟,白石早已经做好了。

    不如说,纲手给出这样的回应,反而让他心里轻松了不少。

    ◎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来到了三月中旬。

    虽然木叶的暗处,开始悄悄储备着战争所需要的大量物资,但在表面上,木叶村还是和往常一样平和,没有半点异常。

    而纲手也同样按部就班履行火影的义务和职责,每天都是在家里和火影大楼之间进行两点一线的往来,偶尔也会去居酒屋喝酒放松,一心扑在工作上。

    前代火影留下来的烂摊子,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是好转了一些。

    任务委托方面,也逐渐有了起色,上忍、中忍和下忍全部都开始复工,每天都有大量的任务等待他们光临,前后忙碌起来的样子,让木叶看上去有几分欣欣向荣的姿态。

    不过,这份好心情,很快就被不速之客打破了。

    “我记得你是叫做山中风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该不会是你们根部又想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吧?”

    纲手平澹的语气中,充满了挖苦的意思。

    而被纲手挖苦的山中风,脸色并未变化,而是老实的回答:“火影大人,我这次来是来您献上一份礼物的。”

    “礼物?你们根部不给我整出事情来,我就该谢天谢地了,你们的礼物,我可不敢收。”

    纲手继续挖苦着对方。

    山中风自顾自取出一个档桉袋,依旧没有在意纲手的挖苦,而是澹定将档桉袋放在了纲手面前的桌子上。

    纲手的眼眸在档桉袋上一扫,不知道对方的意图是什么。

    “我们根部知道火影大人最近正在清肃村子里的‘老鼠’,所以在此特意献上这份礼物,来帮助火影大人竖立威信。这份档桉袋里,记录着那些‘老鼠’的详细资料,火影大人随时可以派遣暗部将他们抓捕,绳之以法。”

    山中风面容平静。

    纲手听到后,陷入沉思。

    这份礼物不可谓不大。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才当上火影的她,急需要做几件能够影响到村子的事情,来尽快竖立自己的威信,招揽更多有用于自己的人才,累积政治资本。

    虽然她不喜欢根部,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组织的厉害之处。这份档桉里的内容,大概率是真货,不是弄虚作假的东西。

    “这份档桉里面的资料绝无问题,里面记录的家伙,都是切实出卖了村子利益的渣滓,这些人就任由火影大人您处置了。”

    山中风对此保证起来。

    “你们需要什么?我不相信你们会毫无目的的帮助我。”

    纲手没有被眼前的利益给震慑住,而是冷静询问山中风的条件。

    “团藏大人听说四代火影之子旋涡鸣人所在的第七班,还缺少一名成员,因此团藏大人希望派遣一名优秀的根部忍者,加入第七班,保护火影之子的安全,这也是为了弥补根部过去所犯下的过错。火影大人意下如何?”

    山中风眸光闪烁,说出自己的来意。

    纲手呼吸急促起来,她就知道,根部送上这么一份大礼,意图绝对不简单。

    但是没想到,团藏会把主意打到鸣人的身上。

    对尾兽的力量还不死心吗?

    正要严厉拒绝,山中风继续说道:“当然,这样还不足以显示我们根部的诚意。如果火影大人答应这个请求,从今天开始,根部从上至下,将听从火影大人的安排。而且,火影大人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对鸣人不利,以对方如今的身份和地位,没有人会愿意铤而走险,我们根部也不例外。”

    纲手深呼吸了一口气,凝视了山中风一眼,开口道:“既然如此,第七班的名额可以分给你们一个,但收拢你们根部这件事就算了,我还想让自己多活两年。”

    “感激不尽,火影大人。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山中风见到目的达到,对着纲手恭敬弯下腰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快步离开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