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言归正传

第二百四十七章 血染仁皇阁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北野的风第二百四十七章血染仁皇阁九荒城,雪鹰老人的家宅。

    气氛有些冷凝,便是霄剑道人、大长老这般超凡境高手,也隐隐感觉有些不自在。

    听林素轻说完那些话,又到后院,去见那几个落难之人。

    吴妄的表情一直很平静,平静到仿佛没什么事发生。

    但小灯与耳鼠,下意识避开了吴妄身周十丈范围;

    沐大仙收起了此前嘻嘻哈哈的模样,抱着短剑站在角落中,小小的身子环绕着凌厉的气息,显然也有些气愤难平。

    睡神也自床榻上起来,在远处凉亭溜达,一幅坐看好戏的模样。

    雪鹰老人和三鲜老道也被此事惊动,虽到了吴妄身侧,跟着吴妄走来走去,但都是大气不敢喘。

    尤其是三鲜老道,他修为稍低,此刻能清晰感觉到吴妄身周时隐时现的威压。

    事情似乎又有所转机……

    林素轻引着吴妄前来,对那几个妇人道:

    “各位姐姐莫怕,这是我家少爷,也在仁皇阁任职,你们受了委屈可直接说出来。

    少爷自会为你们做主。”

    “大人,我们没什么冤屈!”

    后院一处暖阁中,那几名妇人抱着那两名孩童,跪在吴妄面前,面色煞白地颤声喊着:

    “我们都没有什么冤屈啊大人!”

    “大人,我们只是、只是觉得东南域有更好的营生,来东南域讨个生活。”

    “我们对仁皇阁没有半点怨言,完全没有半点怨言!”

    吴妄挤了个难看的笑容,略微矮身,用仙力将几人搀扶起来。

    他笑道:“各位不必如此担惊受怕,我名无妄子,你们可能听过我的名号,就是那个人域小金龙,我身旁……小岚?小岚?”

    “我在。”

    泠仙子的嗓音自窗外传来,窗扉打开,她含笑对那几名妇人微微颔首,露出少许温暖的笑意。

    她道:“玄女宗弟子泠小岚,见过诸位。”

    那几名妇人神情一动,惊疑不定地看着吴妄。

    吴妄继续笑道:“几位大姐,你们真的不必怕我,我是听闻你们遇到了什么事,前来帮你们一把。

    你们也知,人域很大,仁皇阁也有诸多分阁。

    虽总体而言,人域很平稳,但总归会有人心险恶之处,总归是有贪心贪婪之辈。

    你们将冤屈对我讲出来,我若是能帮你们伸冤,自不会袖手旁观。

    放心就好,在人域,只有几个人能压住我。

    你们莫非还不信任咱们陛下吗?”

    那几人对视一眼,依旧是在说,他们并无冤屈。

    前后安抚了大概半个时辰,这些妇人总算开口……她们叹气的叹气、啜泣的啜泣,有一名妇人心志坚韧些,对吴妄说起了自己一行的遭遇。

    生怕吴妄不信,她将事情说的十分详细,从那年那月去她家中传信送抚恤灵石的仙兵是谁,到他们在仁皇阁某处分阁停留了多久,见了谁、说了什么话,甚至每餐饭食,都说的十分详细。

    她们几人有修为在身,渐渐的也算稳固了道心,不断补充着此事的具体经过。

    半个时辰后。

    众人自此处暖阁走出。

    吴妄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带着笑意,不断倒退、对几人道:

    “几位在此地好好休息,若是不想回人域,我托人在这里帮你们安置家业。

    你们同行之人的尸身,我已经派人去搜寻了。”

    待木门关合,吴妄笑意迅速收敛,慢慢站直了身体。

    一层仙力结界,已将此处完全遮蔽。

    “她们说的是真是假?”吴妄突然问。

    霄剑道人低声道:“无妄,可否让我去处置此事?你亲自过问,有些不妥。”

    “她们说的是真是假!”

    吴妄继续问着,表情突然有些狰狞。

    “主人,她们的心声与话语吻合,”鸣蛇在旁道,“妾身为凶神久矣,辨别此事自不会出错。”

    “嗯,我知道了。”

    吴妄应了声,随后便没了下文。

    他仿佛有些愣神,凝视着院中的布置,看着那假山,那凉亭,那低矮的院墙,还有那远处走过的人影。

    屋檐的冰棱化开,化作点点雨水,带着一声‘叮咚’,落在浅浅的水洼。

    几株细竹伴着微风晃动着竹叶,那一抹翠绿与青色,突然有些扎眼。

    “道兄你说。”

    吴妄突然问:“人域散出去了那么多炎帝令,人皇之位,是不是早就应该内定了?”

    霄剑道人一怔,他有些不明所以。

    泠小岚自侧旁而来,注视着吴妄,轻声道:“从门内长辈的话语来看,其实是有后备人选的。”

    “那就好。”

    吴妄点点头,“道兄,仁皇阁你熟,带鸣蛇去抓人,与此事相关的都抓一起。”

    霄剑道人轻轻叹了口气,笑道:“贫道当真是怕了你,你既心意已决,做你兄长的也不能多说什么。

    放心,不会漏了半个人。”

    “主人,”鸣蛇道,“此前有两名真仙来了九荒城,他们似乎就是在寻找这几对母子,尚未走远。”

    “抓了一并带回去,我没到你面前,任何人不可接触他们。”

    吴妄袖中飞出一道流光,落在鸣蛇手中,却是他刚得了还没到半年的副阁主令印。

    鸣蛇将此物收起,对吴妄低头行礼,随后径直朝九荒城大阵之外遁去。

    霄剑道人立刻追了上去,面色阴晴不定,又禁不住咬牙骂几句无耻之徒。

    “少爷,”林素轻在旁有些忐忑的小声道,“是不是,给你招事了……”

    “这算什么招事?应该说,还好你问出来了这些。”

    吴妄温声笑着,淡然道:

    “今日咱们就回返人域,三鲜前辈跟我一起吧。

    稍后我会亲送前辈归来,也绝不会强迫前辈做任何事。”

    三鲜道人沉吟几声,略微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道:“凡事还是要多衡量些,莫要急躁,你能走到今日这一步,也着实不容易。”

    “嗯,多谢前辈提醒。”

    吴妄拱拱手,转身看了眼屋内。

    他仿佛听闻,期内有个孩童在小声问了几句什么,却相顾无言,只能踏步前行,离了此地。

    那孩童问的却是……

    “娘,他们也是坏人吗?”

    ……

    两日后,仁皇阁东南第三分阁。

    该分阁处于一座大城中,这两日不断有仙兵奔走,一名名仁皇阁之人被抓去了此处分阁,将这座大城都搅的有些混乱。

    一时谣言四起。

    有人说,此地是发现了十凶殿最后的总殿;

    也有人说,是仁皇阁变了天,新起的势力要清算另一势力。

    少不了的便是‘内部小道消息’,说是谁谁惹了谁谁,以至于牵连太深,分析的头头是道。

    不少修士闻讯而来,在此地看个热闹;

    大批人域高手暗中抵达了此处,其内多多少少都跟仁皇阁有些关联。

    分阁正殿殿前,上百人被仙索捆了,分成三堆堆在一起。

    此地氛围一片肃穆,大批仙兵将殿前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半空中,霄剑道人身着玄青长衣,背负双手、静静而立,两鬓长发时不时随风舞动,那超凡境之上的道境威压凝成了‘生人勿近’四个字。

    在正殿门前,那穿着金纹黑裙的凶神鸣蛇,淡定地坐在一张圈椅中,修长的双目中满是冰冷,周围十多丈都没有半个仙兵。

    “报”

    有流光飞射而来,化作一名传令仙兵,拱手呼喊:“无妄副阁主的船已不过三百里!”

    “知道了。”

    霄剑道人微微挥手,那仙兵低头退去。

    他如释重负地一笑。

    说到底,无妄依旧是给了仁皇阁部分高层一些机会,若无妄当日回返,事情就没了任何缓冲的余地。

    但让霄剑道人不解的是,到了这般时刻,那几个高层竟还没决定推哪个替罪羊出来,反而一门心思……

    想在他这里捞人。

    真当无妄是熟悉了仁皇阁内部人情世故的圆滑之人?

    或许,在他们眼里,这事并不算严重。

    但事情严重不严重,看他师父刘阁主的反应就知道了他回来忙碌了两日,抓了这么多仁皇阁各地分阁的官员,师父都没问半个字。

    甚至半天前还有人来问他,为何找不到刘阁主的踪迹。

    又过半个时辰。

    吴妄的楼船缓缓驶入此城的大阵。

    总归是有人坐不住了,再次到了霄剑道人面前,那却是一位副阁主带着两位高阶执事,对霄剑道人一阵说情。

    那王谏副阁主低声道:

    “霄剑,这事还是私下处置,若是传扬出去,对咱们仁皇阁的声威,那是极大的打击。”

    “我只是按无妄副阁主的命令办事。”

    霄剑正色道:“无妄副阁主已经进城,您不如去找他谈谈。”

    “这,”王谏眉头紧皱,“无妄副阁主年轻气盛,做事容易冲动,很多事都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

    可霄剑,你在仁皇阁日子不短……”

    “抱歉,贫道修的是剑道。”

    霄剑略微仰首,体内竟有铮铮剑鸣之声,“若遇不平事,拔剑为苍生。”

    “你!”

    王谏面色一变,显露出自身道境。

    霄剑却是含笑摇头,手中把玩着吴妄的令牌,似在说,都是副阁主一级、命令互抵。

    正此时,一声锣响自城内各处回荡。

    只见北面天空飞来数只飞梭,护城大阵随之关闭,那飞梭中飞出道道身影,径直落向场内。

    却是刑罚殿专职的差役,以及十多位刑罚殿高阶执事。

    他们刚一落地,拿起此前霄剑道人准备的名册,立刻开始呼喊一个个姓名,不等那些被捉之人回应,就有差役向前,将他们压去侧旁。

    很快,三堆人分成了十二堆,每个高阶执事审讯一堆,场面热闹异常。

    那王谏目光无比复杂,自空中注视着这一幕的他,此刻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于是,这位副阁主凑到霄剑道人身前,低声道:

    “霄剑,我跟你透个底,这件事若是这么查下去,东南这一片,怕是都要换人。

    仁皇阁没有任何准备,你让其他人怎么想?你让那些为仁皇阁做差的人怎么想?

    不说其他,下面这些人就算做了些错事,但他们本身对人域也是有功劳,也是有贡献的嘛,你说抓就抓、说审就审,此不为动乱之根源哉?”

    霄剑道人轻吟一二,道:“呐,无妄副阁主回来了,您去找他谈就是了。”

    王谏眉头紧皱,还想对霄剑说什么,霄剑却已转身凌空踏步,径直赶到了那楼船之前。

    楼船停下,悬浮于城中高楼之上。

    其内先是飞出两排仙兵,又有十多道身影凭栏驻足。

    不少眼尖的修士,已是捕捉到了泠小岚的身影,一声声‘天衍圣女’在人群中来回传递。

    那居中站着的青年道者,扭头对身侧之人说了几句什么,随后翻身跃过栏杆,身形直直落下。

    他长发随风飘起,面容无比冷峻,修身的黑袍肃穆且威严,那双平静的眼眸下,似乎藏了火星。

    他即将砸落在高楼之上,身形却唰地向前飞驰,自空中掠过重重楼阁,闯入了仁皇阁分阁正殿正前。

    有修士高呼金龙之名,殿前众仙兵齐呼‘拜见副阁主’。

    鸣蛇早已起身站在一旁,吴妄已安稳地坐在了那木椅上。

    “审。”

    只是一个字,却仿佛蕴着莫名的力道。

    刑罚殿众执事、差役动作更为迅速,将刑罚殿近年来新增的百般‘武艺’尽数施展。

    诸如‘单人轮流小套间’、‘神魂监察测谎法器’、‘心神冲击咒’,虽非酷刑,但效果却相当不错。

    两个时辰后,夜色正浓,分阁正殿前灯火通明。

    几名刑罚殿执事一同前来,在吴妄面前支支吾吾说了几句。

    一人道:“殿主,后面可能会牵扯出总阁中人……”

    “查。”

    吴妄面无表情地道了句,口吻虽清淡,但不容旁人有半句反驳。

    几人对视一眼,各自明了,转身匆匆离去。

    天将拂晓,鸡鸣阵阵。

    不少仙兵都有些瞌睡,而持续了一整夜的审问终于告一段落,一叠玉符落在吴妄面前,吴妄细细看过,抬手揉揉眉心。

    吴妄道:“哪个叫米钟?拉出来。”

    立刻有仙兵向前,将那名浑身颤抖的天仙境老者,拽到了正殿台阶之下。

    那老者抬头看了眼吴妄,又立刻低下头去,高呼:“副阁主!冤枉啊副阁主!”

    “东海之上,战死将士遗孀,是你派人害的?”

    “没、没这回事副阁主!副阁主您莫要听小人谗言!”

    “鸣蛇。”

    “是,主人。”

    鸣蛇抬手轻抖,两名身着黑衣、半死不活的真仙砸落在这老者身旁。

    这名为米钟的老者额头满是虚汗。

    “是你害的?”

    “副阁主,我、我只是一时糊涂,被人求到了我这,我担心仁皇阁名声受损,才初次下策!”

    “被人求到了你这?”

    吴妄轻声呢喃,慢慢站起身来,抬手一招,将一旁仙兵的长刀握入手中。

    而后,浑身神力震荡,道道星光汇聚。

    一股不输于天仙境巅峰高手的威压,自吴妄身周缓缓荡开。

    那米钟,此刻早已被禁锢了元神。

    “换句话说,能求到你这,敢来用这件事求你的,肯定是你熟悉的之人,对吗?”

    吴妄像是在说着家常。

    “那这些人将你视为保护伞,将你一个这么大的分阁阁主,看做是亲生父母的孝敬。

    那些本该在人域被人称赞、被人敬重的将士遗孀,还不是你害的?”

    “副阁主,属下、属下……你要做什么!”

    米钟抬头看去,突然失声呼喊。

    他只见,吴妄面露凶光,那双眼向外突着,其内满是血丝,手中长刀刀刃已蕴满神光。

    米钟定声道:“我好歹领正七阶……”

    吴妄一步踏前。

    “无妄子!”

    一旁有人高声怒斥:“你敢胡来!”

    鸣蛇秀眉一竖,乾坤中出现层层涟漪,将那名要爆发的副阁主直接压下。

    吴妄举起手中长刀。

    一股股星光凝成锁链,将米钟禁锢在原地,一根锁链勒住这老者的嘴角,将他拉的向后仰身。

    吴妄淡然道:“我是坏人。”

    刀光斩落。

    一颗头颅抛飞而起,其内鲜血溅起数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