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柯学捡尸人 仙舟

第639章 胜利在望

    两人玩命抡着铁棍,一路追击。

    然而近在咫尺的那个“知道太多的侦探”,却每一次都好运地躲了过去。

    随着江夏不断靠近大门,涟兆次郎和他同伙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他们狠了狠心,做好了追出室外灭口的打算时,江夏却脚下一绊,不小心撞在半开着的大门上。

    门被他撞得咔哒关紧。

    这唯一一扇没锁的大门,是朝内开的。

    如今,名侦探逃跑的路被他自己堵上,他终于迷茫地停下了脚步。

    涟兆次郎心里一喜,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他喝了一声,用力挥动铁管。铁管卷着风声,重重砸向江夏的脑袋。

    然后,随着砰一声闷响,被江夏抬手握住。

    刚刚把墙砸出了一道浅坑的铁棍,落在江夏手中,竟然像一根小孩玩的塑料棒,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这种和预计完全不符的情况,让两个追杀者同时一怔。另一个同伙的武器虽然没被抓住,但他本来就身材瘦小,胆子也小,如今,握着尚未挥下去的半截铁管,惊疑不定地停住了动作。

    下一秒,门忽然咔哒一声。

    两人循着响动,仔细一看,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江夏突然反锁了大门。

    “……?”

    ……

    江夏若无其事地收回了垫在掌心的傀儡黏土。

    然后感受着追了自己一路的两团杀气,心情颇佳地回过了头。

    很快,涟兆次郎和迫田雄看到他伸手入怀,好像想取什么东西,但途中又突然想到某些事,放弃了动作,转而一用力,把铁棍从涟兆次郎手里抽了出来。

    “……”涟兆次郎手心猝不及防地一空,他感受着棍子被硬生生抽走的摩擦痛,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没空多想,他本能地一把抓过同伙的铁棍,再次抡起……

    邦——

    “啊——!!”

    赶在他下挥之前,江夏手中的铁棍很顺手地横扫过来,一棍敲在他小臂上。

    涟兆次郎手中的水管旋转飞出,哐当掉落。他被小臂上的剧痛榨出一头冷汗,痛苦地握住了胳膊。

    没等从那阵刺痛中缓过来,领口忽然一紧。紧跟着,在旁边胆小同伙的惊叫声中,涟兆次郎眼前一花,被一把掀翻在了洋馆的地板上。

    “做不能见光的事之前,要先把门关上。”头顶传来一道平和的声音——他们的灭口目标像一个遇到愚蠢学生的老师一样,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常识。”

    “???”

    ……

    知丰大学,情侣湖旁边。

    服部平次和一群警察,循着剧本中的提示,找了一会儿“妖怪的鼻子”可能代指的地方。此外,还找校工借来了渔网,沿着湖边的石块,死马当作活马医地捞着。

    但除了网上来一些无辜的小鱼小虾,其他什么都没能找到。

    服部平次去桥洞那里看了看,又找了几块形状特殊的假山石,同样没有发现。

    他微带烦躁地抓抓头发,一边在心里复盘着剧本中和“阿贞”相关的部分,一边围着湖绕圈。

    走着走着,他脚步渐慢,最终彻底停了下来。

    旁边的远山和叶,往前走出几步,忽然感觉身侧少了一个人。

    她回过头,疑惑地看着突然停下的服部平次:“怎么了?”

    “总觉得……”服部平次眺望着湖泊,抬手比划了一下,“很眼熟。”

    “眼熟?”远山和叶以为他是在指桥上的人。

    她眯眼看了看那里,发现是个漂亮的女学生,顿时不太高兴地蹙了蹙眉:“不认识!”

    “不,我不是说人眼熟。”服部平次,靠直觉支离破碎地措着辞,“是这个角度的湖……嗯?!”

    他忽然想起来了,啪一拳锤在手心,微带激动地说:“我明白了,是刚才那个拍戏的洋馆!——里面有一幅画,就是从这个角度描绘的湖泊。”

    那幅画为了贴合洋馆的风格,笔触和颜色都偏向夸张。但是结合假山、树还有桥,依旧能勉强看出它的原型就是这个角度的情侣湖。

    “另外,剧本里‘阿贞’的台词,是‘夏天这里有妖怪栖息,不过不必担心,强大的失误也会存在弱点,这只妖怪的弱点是鼻子’——

    “从这里看过去,没法看到桥洞,也没有其他太像鼻子的部分。此外季节也对不上,现在是深秋,树木枯黄,但剧本里却说‘夏天’,也就是说,那条线索指的很可能不是这片湖本身,而是洋馆——洋馆里那幅画的主色调是绿色,它才是真正的线索所在!”

    服部平次一边语速飞快地推理着,一边因为破解了谜题而心情很好。

    对一个高中生侦探来说,解谜当然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在遇到江夏的情况下,成功自己解谜,而不是在思索到一半、正推理得上头时,被江夏迎头浇灌一盆正确答案……这事他能和工藤吹一周。

    “去那栋洋馆看看。”服部平次快步跑向洋馆的方向,同时对远山和叶说,“你去叫警察。”

    远山和叶应了一声,本能地取出了手机。

    紧跟着,忽然想起来旁边正好就有一堆警察。她刚按下了两个“1”的手指僵住。

    然后无事发生般退出通话界面,小跑着去找湖边正在打捞物证的警方。

    ……

    服部平次跑到一半,忽然想起洋馆的门锁着——他刚才从鬼屋离开时,看到剧组结束了拍摄。剧组带着设备离开时,校工锁上了门。

    于是他脚下一拐,先顺路去找了一趟校工,想借洋馆的钥匙。

    ——洋馆里,藏着死者努力留下来的线索。找到它,应该就能破解这场命案,并揪出藏在命案背后的更大的案子。

    然而借钥匙的事,并不顺利。

    “钥匙已经被借走啦。”

    管理员大爷乐呵呵地喝了一口茶:“江夏刚才来过——对了,你知道江夏吧,那个很有名的高中生侦探。”

    说着就想掏出珍藏的案件剪报集,给这个看上去有点冒失的高中生科普。

    不过途中,管理员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盯着服部平次愣了一下,突然开始哗啦哗啦翻着剪报集:“诶,你的颜色很眼熟,你该不会是……”

    边说边抬起头,然后顿住。

    ——大阪的高中生侦探根本没听他多说,此时已经快步跑远。

    少一更应该没人发现吧……

    咳咳,第二更明天补。

    明天尽量凑个五更,今天太忙了(っ╥╯﹏╰╥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