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江南说书人

第743章 北方屏障

    本来朱富贵的意思是,德瓦士兰这种鼻屎大的地方,大明是没有必要亲自插手的,丢给南唐当藩篱也无不可。

    反正在中华朝贡体系中并不存在“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这一说。

    讲究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我附庸的附庸,当然还是我的附庸。

    所以南唐作为五华之一,收那么一个两个小狗,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毕竟盎撒五眼中也并不都是澳大利亚这样的臭鱼烂虾,也是有身为五常的带嘤,本身还自带一票小弟。

    甚至就算是澳大利亚这种国家,在大洋洲内部,对于除新西兰外的那些南太平洋岛国那也是颐指气使,不当人看,一副唯我独尊的嘴脸的。

    所以,作为大明最亲近的属国,楚、唐等国迟早也是会成为中低等强国的。

    当然,上限不可能超过无核带嘤。

    别看南非这地方纬度适宜,资源丰富,有王霸之姿。

    但那是和谁比的。

    若是和一般的国家比,那确实是一块潜力无限的地方。

    和环太平洋大明第四帝国相比,那就是米粒荧光罢了。

    所以朱富贵不怕他收狗。

    但问题是,就李老弟目前这情况,自己狗粮都不够吃,哪有养狗的能力。

    别说李老弟养不了,左老弟之前在阿富汗尝试养狗,结果那些伪军被当地阿訇的卫队按在地上揍,实在是烂泥巴扶不上墙。

    毕竟类似倭朝越这样好狗不是那么好找的,大明爸爸已经捷足先登了。

    所以这一次,德瓦士兰直接向大明天子朝贡,南唐只是做个中间商,捞点好处罢了。

    对于布尔人来说,向一个异教徒帝国称臣纳贡无疑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毕竟大明的刺刀还没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正如蒙古可汗的弯刀没有架在罗斯人的脖子上时,他们一个个都是英勇的战斗民族一样。

    小比勒托利乌斯放弃部门主权,加入大明朝贡圈的决定遭到了许多反对的声音。

    甚至有一个本就鼓动要加入英国殖民地管理的布尔议员,甚至将“向亚洲皇帝磕头”比作“给予黑人公民权”一样的侮辱。

    结果这位议员先生第二天外出游说朋友的时候,一匹受惊的夏尔马挣脱缰绳,将他撞翻。

    这种被称作“温和的巨兽”的重挽马体重有一吨,蹄子有簸箕那么大。

    踩在议员先生的肚皮上直接爆浆,画面老惨了。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这位议员先生的死充满了阴谋的味道,但是小比勒托利乌斯总统还是以马上就要进入雨季,尸体容易腐烂为由,在四小时内走完了讣告、追悼会、发丧、火化、下葬的全部流程。

    小比勒托利乌斯之所以急于加入大明的朝贡圈,甚至甘冒大不韪,在奴隶主议会自治制度的背景下,公然搞暗杀行动,自然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因为英国人的宣战书抵达了。

    客观来说,我大英还是讲究绅士礼仪的。

    从来不搞不宣而战这么没品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对布尔人宣战,他们准备提前32分钟,比第一次明法战争中大明早一分钟向布尔人提交宣战书。

    而且,老丘吉尔为了显示由自己长子这个印度总督发兵攻打德瓦士兰的合法性,这封宣战书是从伦敦先发电报到加尔各答,再由加尔各答派人前往比勒陀尼亚递交的。

    这一来一回需要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所有的流程都是预先安排的。

    加尔各答特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新老板已经失踪,他赶在舰队抵达前,便从德班要塞离开了。

    因此,即便客观上南唐的出现让英国方面已经无力再向布尔人发动进攻,甚至只要布尔人反明,他们还有可能提供援助,但那封充满傲慢措辞,以及露骨的利益剥削的宣战书,还是如期抵达了小比勒托利乌斯的办公桌前。

    小比勒托利乌斯当然被英国人表现出来的,毫不加掩饰的野心、贪婪,以及无耻所震惊了。

    震惊之后,便是深深的恐慌。

    历史上,布尔人能够在布尔战争中给予英国人重创,这是由多种客观因素造成的,其中包括了“国际社会”源源不断的援助。

    包括物资和志愿军。

    对于如今的德瓦士兰来说,战胜英国远征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必须寻找盟友,或者说保护国。

    大明自然是唯一的选择。

    而且成为大明的朝贡国,就意味着大明就不会吞并德瓦士兰了。

    这对于夹在两大世界顶级列强之中的弹丸小国来说,无疑是非常关键的保证。

    当然,小比勒托利乌斯想尽办法打听到了大明帝国的种种过往。

    朱富贵陛下一言九鼎的良好信用记录,也给了他很大信心,甚至不惜用巨马撞死聒噪的家伙。

    不换思想就换脑袋,哪怕是没见过世面的布尔乡巴佬,从政久了也能无师自通起来。

    ·

    对于朱富贵来说,承认德瓦士兰朝贡国地位,等同于放弃了南非西北部的山区。

    那里虽然是山区,不适合粮食生产,也没有港口,但是有着世界第八大钻石矿和第七大的金矿。

    要说朱富贵不眼馋,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像墨西哥那座全世界最大的银矿朱富贵也没有直接吞下一样,把控这些关键资源,并不一定需要吞下土地。

    代理人,跨国公司,买办,大明有一百种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不会落下什么口实。

    当然了,汤肯定还是得给布尔人留一口的。

    毕竟保留德瓦士兰共和国对于南唐有重要战略意义。

    他将成为南唐这个华人国家的北方屏障,或者叫炎黄之盾。

    至于说这面盾牌阻拦的是谁,自然是某个擅长零元购的种族了。

    朱富贵敢保证,但凡这些布尔农场主还在,什么狗屁“黑命贵”运动就永远不可能在南唐这块属于华夏人的土地上发生。

    除此之外,另外一件促成朱富贵收狗的事件,便是英国人与祖鲁人结下血盟这件事了。

    朱富贵实在是想不通,历史上与英国人先合作,后对抗的祖鲁人,怎么这一次这么坚定地站在大明的对立面上?

    直到他看到了李老弟重金收购到的祖鲁公主与驸马的画像,朱富贵才明白了,这位大英侯爵为了帝国实在付出了太多。

    这些祖鲁人的画确实狂野而抽象,但精髓还是能展现出来的。

    这位祖鲁公主给朱富贵的感觉怎么说呢……

    早些年,朱富贵在网上冲浪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类似“娶了她,你可以少奋斗一百年.jpg”的图片。

    而这位祖鲁公主,像极了那些图片上非洲酋长女儿的标准长相了。

    朱富贵不得不感慨,艺术这种东西,果然是来源于生活啊!

    总之,这一次祖鲁人与英国人血盟,也让朱富贵彻底下定决心,要彻底将祖鲁人和其他班图人全部赶出瓦尔河以南,哪怕是采用比较激进的方式。

    他电令李老弟,谕旨道:“爱卿务必要以恢复三宝公公苗裔土地为第一要务,要专心一致剿灭鸠占鹊巢的恶匪。”

    甚至已经返回西域的左季高也专门发电文给老友道:“贤弟须大胆放手,杀伐果决,勿虑身前身后名,圣上必不失雨露天恩,望贤弟勿要再失良机!”

    自此,南唐-德瓦士兰VS英-祖鲁的军事集团正式确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