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 雪色香槟

第二百九十四章 灶厨

    和观众一众笑闹过后,沈常乐回归正题道:“其实刚说起来这过新年,应该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个喜事,毕竟它放假嘛。”

    “还真是。”候振道。

    沈常乐故作郁闷的长叹了一口气道:“但是这大过年的,我却是碰见了一个不怎么愉快的事。”

    “哦?那您给详细说说,也好让我们开心开心。”候振一下子来了兴致道。

    沈常乐:“你这话说的就是缺德,说自己尴尬的事情,让观众们高兴???我疯啦???哪有神经病干这事啊???世界上就没有这种人!!!”

    候振:“………………你好意思吗?你抓起来后台所有的捧哏的,你见哪一个人不是说自己尴尬的事情,让观众们高兴。”

    “咱们是说相声的,干的就是这份差事,悲伤、尴尬留给自己,欢乐送予观众朋友们。”

    “好好好好好!!!”

    “说得好!!!”

    “侯爷大气!!!”

    台下的观众纷纷叫好,相声热烈。

    然而沈常乐却是撇了撇嘴道:“得了吧,那不是咋俩,那是你,你们捧哏的。”

    “大家都知道,我们逗哏的只说别人不说自己,我们是快乐留给自己,再分一半送予观众朋友们,至于剩下的悲伤…………诶再打包好送你家去。”

    候振:“……………………这话我TND还真没法反驳”ψ(`)ψ

    沈常乐一脸得意道:“本来就是,行了不说不开心的了,咱们换一话题,哎呦过年前我趁侯老师不在家去了趟侯老师家里…………哎呀候振老师那个闺女沈丫丫那个可爱呀…………”

    沈常乐刚说道开心的地方,直接被候振推了一把:“去!!!我还真就受不了这个气了。”

    “沈常乐今天你听好了,你要是今天不说你家的事,这买卖咱们以后就不干了!劳资不伺候了!!!”

    沈常乐:“………………”(皿)

    候振:“………………”(▼皿▼#)

    台下一片安静,候振表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代入情感了,那是相当的沉浸其中啊。

    这也导致台下的观众,一下子都不知道该笑还是不该笑了,全场寂静了两秒钟后。

    沈常乐先开口冷静道:“侯老师,您是说您要是不干了…………再也不回来了?”

    “是!反正我没有云字我也不怕的!”候振道。

    ………………

    沈常乐沉默了两秒钟道:“好!大过年的正好开箱,今天还赶上候振退出,三喜临门!!!”

    “来观众朋友们,现在由我给您各位伺候一段单口相声!!!”

    “停!!!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怪舍不得你的,我不走了。”候振瞬间变脸,一把抓住沈常乐的衣袖深情道。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沈常乐看着候振一脸无辜的摊手道:“本来我就开个玩笑,今天就是讲我家的故事么,你说说你非要着急打岔,还要退出。”

    “对怪我怪我,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能就逮住我们家说。”候振笑眯眯道。

    沈常乐道:“你这么一打岔还得重说,这大家大过年的送礼物无以为报,侯老师您给大家磕一个吧?”

    “从哪来啊,那太早了。”候振道。

    沈常乐道:“那比哪来?你得提个醒。”

    候振道:“不愉快的事啊。”

    沈常乐接着道:“嗯是,大过年的遇到了一个不太愉快的事情,就前两天,徳芸社那张鹤仑你熟吗?”

    候振点了点头道:“挺熟的呀,不就刚才出场的哪个。”

    沈常乐道:“对就他,前两天张鹤仑给他爸爸举办了一个寿宴,两岁大寿哎呀这个好啊…………”

    “劳驾,劳驾两岁大寿?这小点了吧???就算是敛财咱们也没有这么过分的啊。”候振一脸尴尬道。

    沈常乐道:“两岁大寿嘛,不是他爸爸,他爸爸也是帮忙的,刚刚老两口给张鹤仑生了一个弟弟,两岁了。”

    候振道:“哦…………孩子两岁了,那也不能叫大寿啊?”

    沈常乐道:“反正是这么个意思,张鹤仑跟我那是好兄弟,一听有事我得去,不过这个去了可就犯难了。”

    “怎么了?有什么犯难的?”候振好奇道。

    沈常乐道:“我们这么好的关系,去了那不可能腆着脸位置上一坐等着吃饭吧,得帮忙啊,但是我这也没结过婚不知道的你说说。”

    候振道:“想帮忙那简单啊,去了帮忙代东招待客人,安排座位不都行嘛。”

    “哎呦,这我可来不了,我这人吧脸盲,认识的人少,再说了大家都不认识我也不知道安排的哪啊。”沈常乐道。

    候振想了想道:“哦…………那这样你去收份子钱,做记录不就行了嘛。”

    沈常乐眼睛亮了一下道:“诶这主意不错,我这人别的不爱就爱钱,这收钱一天都不嫌累啊,这工作适合我,而且我手快。”

    “手快…………怎么你还想摸两张是怎么着?”候振道。

    沈常乐道:“数钱啊,收了钱你得数好钱然后记账啊,哪家那户谁谁谁交了多少钱,得给人记清楚了。”

    “哦…………那是那是!”候振道。

    沈常乐道:“当天去的人特别多,收的钱也特别的多,一天事,我整整在家算了三天啊,眼圈就跟那熊猫似的!”

    “那是够辛苦的。”候振道。

    沈常乐一脸气愤道:“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就这么辛苦算了三天,把份子钱交给了张鹤仑父亲,他…………他竟然说我不地道!”

    “这为什么骂你不地道啊?”候振道。

    沈常乐气愤道:“张鹤仑父亲说我没昧了他的钱,你说说这事,我整整算是三天啊!”

    “那你偷偷昧了吗?”候振道。

    沈常乐装作没听见道:“观众朋友们你们是不知道啊,三天没睡觉,哎呀我那个眼圈黑的,连眼白都熬黑了…………”

    “你昧了?”候振道。

    “唉我就这么辛苦,最后就连个好话都没有。”沈常乐继续装没听见。

    “你老实说份子钱收了多少?”候振好笑道。

    沈常乐想了想道:“二十一万五千八。”

    “记得够清楚的,那你给张鹤仑他爸多少。”候振道。

    沈常乐低下头略有略有一些心虚道:“五千八…………”

    “好家伙,就给了个零头啊???那打死你都不冤!!!”候振无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