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吨吨吨吨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超A(7000+)

    “星…星盗?”普吉大师花了差不多5分钟才消化完这个词。

    等他终于彻底接受自己被一群来路不明,意图不明的星盗们绑架,不对,是解救的事实时,臭肉的烧烤大餐都已经端上餐桌了。

    岳霖几人包括卢陵在内根本就没有人关心普吉大师能不能接受,每个人都在大快朵颐大口吃菜。

    烤制焦香撒上辣椒面,用手轻轻一撕就能使茄肉和茄皮分离的烤茄子。

    焦香酥脆,一盘撒孜然和辣椒面一盘撒白糖,白糖撒在滋啦作响的五花肉表面结成一层薄薄的糖衣的臭肉招牌烤五花肉。

    火候正好,肉质紧实,简单的撒些粗盐粒和孜然就美味无比的烤小排。

    腌制时间不太够,但肉块够大的烤肉串。

    臭肉自来到蔚蓝星后就再也没有从事过本职工作,放弃厨师这个职业一心钻研他并不擅长的表演,现在好不容易回归厨房,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各位老大满意。

    最关键的是要烤出好吃的烤肉方便自己第一时间偷吃。

    啃了好几天废牙的蔚蓝星军校的大饼,再吃臭肉烤出来的烤肉,就算是一向不太重视口腹之欲的卢陵也觉得此时没有什么是比吃饭更重要的了。

    “臭肉,还有茄子吗?再烤两盘茄子出来,这全是肉也太腻了,除了茄子之外没别的蔬菜吗?”左柯拿出团长的气势,一声大喝。

    普吉大师被吓得抖了抖。

    “老大,冰箱里的其他蔬菜这几天都放坏了,只有茄子是好的。”臭肉高喊。

    “我包里还有点蔬菜,我拿去给臭肉。”陆嫣虽然没怎么吃烤茄子,但也觉得烧烤大餐只吃烤肉略有些油腻,起身走向厨房。

    路过普吉大师的时候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左柯连吃两个茄子,十根大肉串,三串五花和半盘排骨才停下来,对正在和粘在茄子皮上的丁点茄肉殊死搏斗的岳霖说:“老岳,我算是发现了,这游戏里没了谁都不能没了臭肉。”

    岳霖:?

    岳霖选择不理他们星盗团唯一但可以更换的团长,继续和面前的茄子搏斗。

    陆嫣从厨房回来,手上还拿着跟香蕉边走边吃,想必是给臭肉蔬菜的时候的意外之喜。陆嫣去厨房的时候满脑子只有背包里的蔬菜,没关心站在他们边上跟罚站的小学生一样的普吉大师。

    她回来的时候看到了。

    出于最基本的礼貌,陆嫣客气地问道:“普吉大师,要一起吃点吗?”

    普吉大师:?

    这年头…星盗绑人的待遇这么好?

    作为一个自幼生活在联邦星域,土生土长的联邦公民,普吉大师和大多数联邦公民一样,对新到的认知都来自于各项报道。

    也因此他对星盗的认识还停留在残暴,凶狠,目无法纪,高壮,五大三粗,没文化,烧杀劫掠这种普通人对星盗刻板印象上。

    虽然大多数星盗的确如此。

    “我…你们…各位…”普吉大师作为一名被幽禁在军校底下两年之久的武器大师,在短短一个小时内经历了被闯入,被解救,被挟持,被交易,被莫名其妙带上星盗船,被无视,又被注意到,此刻大脑一片混乱,各种诡异但又似乎有些合理的想法直往他脑子里钻。

    “普吉大师您别这么拘谨,站着多不好过来坐着和我们一起吃。我们星盗团虽然规模不大,但厨师的手艺是一等一的好,您爱吃五花还是排骨?”岳霖也不是故意忽视普吉大师,实在是他刚才一脸震惊,迷茫又无措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他还没能接受需要一段时间。

    正巧那时候臭肉的第1批烤肉已经上桌了,岳霖几人便边吃边等普吉大师接受现状,结果一吃起来就把人忘了。

    “是谁雇你们过来绑…带我上船的?”普吉大师用词非常谨慎,也不敢真的走到餐桌边坐下,就在原地站着。

    “没有人顾我们,我觉得也没有人知道您是被囚禁在蔚蓝星军校那个雕像的底下,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陆嫣道。

    “没错,我们是抢军校的时候顺便把您救出来的。”左柯点头。

    刚觉得自己稍微有些搞清楚状况了普吉大师又迷糊了。

    见普吉大师再次陷入迷茫,卢陵只能放下手中的肉串空出嘴来,花两分钟时间简短解释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顺便邀请普吉大师坐过来一起吃饭。

    “原来如此……”

    普吉大师一脸感慨,他因为一个阴谋被毁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囚禁在军校底下两年之久不见天日。现在突然被一群星盗绑出来,他还以为是陷入了一个更大的阴谋,没想到居然真的只是巧合。

    “大师,蔚蓝星军校武器库和展览馆里的那些机甲武器,是不是都是从你那里抢的呀?”陆嫣好奇地问道。

    普吉大师缓缓点头,又摇头:“我自从两年前被骗到军校去帮检查武器后就一直关在地下,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如果刚才你们拿出来的太格剑是从展览馆里抢到的,那军校应该是把我家中珍藏的那些精品武器全都抢去了。”

    “可惜你们只抢出了那堆武器和太格剑,我其实还有几把未卖出的……”

    普吉大师话还没说完,陆嫣,左柯和卢陵就不约而同的把自己背包里拥有姓名的武器掏出来放在桌上。

    昼,太野和重锋。

    “对了,其实刚才在展览馆里面我就想问你们两个,但那时候情况太紧急我就没问。”岳霖看着桌上的长鞭和长剑顿时想起来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你们两个打架的时候怎么不用昼和太野剑,反而用之前我从刘老师那里买的武器。”

    玩游戏只用差武器,不用好武器,这种情况岳霖还是第1次见。

    陆嫣摸了一把昼,无奈地道:“我也想用这根鞭子呀,这根鞭子的质感摸上去比你买的那根好多了,可是……”

    “可是没用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根鞭子甩起来就跟普通的鞭子一样,完全没有机甲武器的感觉。”

    “我也是。”卢陵道。

    四人齐齐看向普吉大师,需要制作者给他制作出的质量似乎有些问题的武器一个解释。

    普吉大师看了看卢陵和陆嫣,又看了看昼和太野剑,问道:“请问你们的精神力等级是……”

    “E级。”陆嫣强行把自己归为E级。

    “F级。”卢陵实话实说。

    普吉大师有些吃惊,显然是没想到看上去地位很高的解救他的星盗的精神力居然如此低。

    “那就正常了。”普吉大师道,“这几把武器都是我的得意之作,是我用其他客人找我定做A级机甲武器剩余的材料打造的。用的都是些边角料,稀有材料的占比不高,不需要A级精神力就能使用,但也需要B级的精神力,二位的精神力……”

    话虽没说完,但也能让大家理解。

    装备是90级的,玩家只有40级,怎么可能用得了。

    “那我们岂不是没戏了。”陆嫣有些不舍地又摸了一把面前的鞭子,“好不容易抢到了这么好的武器结果用不了。”

    “没事,至少你还有一把能用的鞭子,属性比左柯的锤子要好。”岳霖安慰道。

    “普吉大师方便透露一下,你为什么会被监禁在蔚蓝星军校底下吗?”卢陵问道。

    “当然可以,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我知道的也不多。”

    “早在四年前,中心星域最大的售卖机甲武器的极光商会找到我,想定做一把特殊的机甲武器,我当时接下了这笔生意,花了两年时间打造出他们想要的A级武器。”

    陆嫣有些不明白:“既然您都把武器造出来了,为什么他们还要监禁您?”

    普吉大师叹了一口气:“就是因为我造出来了,他们才要监禁我。”

    “两年前,我把定做的武器交给极光商会的人让他们验货。武器交付没多久,极光商会的人联系我说他们的人在使用武器的时候,武器出了些问题需要我去解决,地点就约在蔚蓝星军校。”

    “我和蔚蓝星军校的校长一直颇有交情,这些年我一直像他们学校提供廉价的机甲武器做支持。当时我没有怀疑就去了,然后就被囚禁在地下。”

    “所以……他们其实是想让您造别的武器是吗?”岳霖好像有些明白了。

    “是的。”普吉大师点头,“我也是被囚禁后才知道,极光商会在4年前找了整个联邦星域所有知名武器大师定做相同的武器,经过筛选后选中了我。论实力我不是最强的,中心星域有不少武器制造水平在我之上的武器大师,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挑中我。”

    “他们让您造什么?”卢陵问道。

    “具体是什么极光商会的人并没有告诉我,他们只给了我一份A级机甲武器图纸,提供海量稀有材料,要求我根据图纸造出完美无缺的武器。”

    “完美无缺的武器?”四人异口同声。

    “根据我的猜测,他们应该是想造超A武器。”

    “超A?”四人皆一脸迷茫。

    普吉大师倒也不隐瞒,可能他觉得这种东西就算告诉星盗们也没关系。

    “超A这个概念在我当年读军校的时候就提出了,顾名思义就是超越A级。”

    “我不知道你们星盗中有多少A级精神力,又有多少S级精神力,但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S级精神力的战士的稀有度。超A最开始提出的时候,是虫族势力扩张的最快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我还在军校就读,联邦军队S级精神力的战士只有9名,整个联邦范围内超过10年没有出现新的S级精神力,虫族那边却在源源不断孵化高级虫族。战事紧张到六大军校的学生还没毕业就得派到前线上,各个学院的院长和老师更是一年有半年都在前线,上课都得轮班。”

    “就在那个时候,精神力研究院迫于压力研发出了一款可以提高人们精神力水平,甚至可以提高C级以下精神力等级的药剂。 A级精神力的战士喝下那款药剂后短时间内精神力得以提高,远高于普通的A级又低于S级,所以被称为超A。”

    听到这里岳霖不禁朝左柯看了一眼,他怎么觉得这款药剂的作用听起来那么像魔术贴的超级加强版。

    “在那款药剂的帮助下,联邦军队诞生了大量超A战士,很快就在和虫族的战争中转劣为优。为了配合那些超A战士,我们这些制作机甲武器和机甲的学生也都开始跟着老师一起研发超A武器和超A机甲。”

    “还没等超A武器和超A机甲取得进展,药剂的副作用就出现。所有长期服用药剂的人都开始出现严重的副作用,轻则精神力受损,精神力降级,重则发疯,发狂,暴毙死亡。精神力研究院不得不试着改良药剂,但成效甚微,后来虫族撤退联邦大获全胜,那款药剂也被联邦政府列为一级禁药永久封禁,超A机甲和武器的研发自然也不了了之。”

    “可是……后来不是出现了和这款药剂作用有些相似的魔术贴吗?蔚蓝星的地下街市就有的卖。”岳霖道。

    “魔术贴的出现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当时那款药剂刚研发出来的时候我还只是一名军校学生,魔术贴上市的时候我都已经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了。”

    “有关魔术贴的来历我也知道一些。虽然那款药剂在战争结束后被联邦政府列为一级禁药,但精神力研究院的一部分研究员并没有放弃改良药剂,他们找到了一个商会,借助这个商会的财力继续研究药剂。”

    “是极光商会吗?”陆嫣追问。

    “应该不是。”普吉大师摇头,“极光商会只贩售机甲武器,在机甲武器的生意上是龙头老大,但在中心星域算不上顶尖商会。既然你们知道魔术贴想必也知道魔术贴的作用,魔术贴的禁封原因其实和那款药剂一样。哪怕研究了几十年,那些研究员也只能做到降低药剂的剂量以减轻副作用,根本无法消除药剂对人的致命伤害。”

    “所以…现在那些研究员已经研制出了没有副作用的药剂,想要再次制造超A战士,才会在武器制造大师中选中您,把您监禁起来制造超A武器。”岳霖懂了。

    “真相如何我也不知道,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普吉大师并没有下断言,“包括他们让我制造的其实是超A武器,也只是我通过图纸和材料做出的猜想。”

    “我并不觉得那款药剂的研发能够成功,当年精神力研究院是迫于形势压力,不经过长期测试直接将药剂投放使用,那款药剂从制作出来就是失败的。魔术贴更是证明了药剂的失败,距离魔术贴被禁封不过10年,我并不觉得新的研究员能在10年之内研制出成功的药剂。”

    “精神力本就是无法提升的,百年前精神力研究院抓了那么多原始星球没有喝改造剂没有精神力的土著做研究,花了百余年都没能找到提升精神力的方法。这些年精神力研究院对精神力的研究也没有进一步提升,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就研制出如此伟大的药剂。”

    作为4个来自原始星球的土著,岳霖4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普吉大师还想继续往下说,正要张口的时候突然觉得气氛突然变了,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也不敢再往下说了。

    “那…您造出超A武器了吗?”岳霖试图转移话题。

    “没有。”普吉大师倒是诚实,“他们给了我一份近乎完美的图纸,远在同类A级图纸之上,又在S级之下,但超A武器不是光有图纸和材料就能造出来的。”

    聊到根据图纸造武器岳霖就有话要说了,虽然以他的水平只能做点成功率不高的F级手枪,连机甲武器都算不上,但他有理论知识。

    还有一些疑问。

    “有一件事情我其实一直都不能理解,既然图纸是一样的,为什么机甲师和武器制造师根据相同的图纸造出来的机甲和机甲武器是不同的。而且不是有一点不同,是完全不同。”

    “因为每次制作的时候对图纸的理解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我造不出超A武器的原因。”

    普吉大师此时也不管岳霖几人能不能听懂,直接开始教学模式:“不是每一个机甲师和武器制造师都是优秀的绘图师,绘图师需要高超的绘图天赋。绘制A级乃至S级图纸的时候,绘图师需要将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图纸中,因此顶尖的绘图师对精神力的要求甚至比机甲师更加严苛。”

    “ A级精神力的机甲师可以造出S级的机甲,但S级的机甲图纸只有S级的绘图师才能绘出。绘图师在绘图的时候要将精神力注入图纸中,因此每份图纸都是独一无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图纸比机甲和机甲武器本身更加珍贵。”

    “同理,我们这些负责制作的人在制作武器和机甲的时候,也需要通过自己的精神力去理解绘图师注入在图纸中的精神力。武器和机甲的制作周期很长,这么长的制作周期注定不可能每次制作的时候都能有相同的理解,因此每把武器每架机甲都是独一无二的。”

    “机甲和武器的品质好坏,与图纸的质量和制作者的发挥密切相关。”

    “如果是这样,绘图师亲自制作的武器和机甲,质量不就远高于其他人制作的。”岳霖道。

    “可以这样说,但不是每个绘图师都有高超的制作水平,绘图天赋和制作天赋往往二者不可兼得。就像现在在混乱星球的卡大师,他是公认的最顶尖的机甲师,他就从不绘图。”

    “我知道卡大师,可你们为什么都叫他卡大师不叫他全名,他全名是什么?”左柯有些好奇。

    “卡大师名字只有一个字,就叫卡。”

    众人:……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岳霖接着问,“前段时间我们从某个可能和联邦军队有些关系的商船上劫了一批货,那批货里有一份A级机甲图纸和十几块稀有材料。”

    “我们刚抢到东西就被联邦的巡逻舰盯上了,他们好像能定位图纸和材料,一直对我们穷追不舍。您知道他们是怎么定位的吗?”

    “那些图纸和材料你们扔了吗?”普吉大师问道。

    “还在我们这。”

    普吉大师懵了,开始担心起自己的生命安全:“那你们是怎么……”

    “用了一点小方法让联邦的人检测不到,但那只能把图纸和材料放到一个特定的地方不能取出来。”

    普吉大师还有点懵,心想这年头的星盗居然这么厉害,有如此高超的他都搞不明白的技术屏蔽联邦的定位。

    “应该是精神力监测,图纸和材料上应该附着了某位联邦军队高层的精神力。”

    “精神力还能想附着就附着?”左柯惊了,“这不是星际背景吗,怎么设定跟修真小说一样?”

    普吉大师自动屏蔽了左柯的后一句,道:“ A级及以上精神力可以对物品进行附着,但附着精神力对人的消耗很大。如果你们抢的是珍贵图纸和非常昂贵的稀有材料,联邦军队有可能用这种方法进行监测。”

    “能抹掉吗?”岳霖追问。

    “如果精神力比附着人的精神力更强的话,可以抹掉。”

    得,等于没说。

    该问的都问完了,普吉大师能说的也都说了。

    讲了这么久,桌上原本热腾腾的烤肉都凉了。

    “那…您以后有什么打算吗?”陆嫣对普吉大师这种有本事的平民老百姓还是很有好感的,“我们现在是要回混乱星球,可您好像有些不太适合……”

    “我没开始也没想着能把您抢出来,把您抢上船就是个意外。要不您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比较顺眼熟悉的星球,我们就近停靠一下让您下船,我们也好聚好散。”

    陆嫣的提议其余几人都没有反对,反倒是普吉大师有些犹豫。

    “你们是混乱星球的星盗?”

    众人齐齐点头。

    “那我跟你们回去。”

    众人:???

    让普吉大师头顶问号这么久,这下终于轮到岳霖几个人头顶问号看着他了。

    看得出来左柯很想发言,但以他的语言水平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和普吉大师这种搞技术的知识分子交沟通交流,主要是他也搞不明白普吉大师的脑回路。

    就算是斯哥德尔摩这也不对症呐,他们又没绑架,搞绑架的是极光商会。

    左柯给了岳霖一个眼神,失意他这种关键时刻该轮到你出马了。

    岳霖:……

    “那个……普吉大师,我们能理解你在经过两年的监禁,被信任的朋友背叛,被无情的资本家剥夺后对联邦政府乃至整个联邦社会有不信任,但这也不能代表我们星盗可以信任。”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不能信任,我们混乱星球的星盗还是很讲道理的,尤其我们也很尊敬您这种搞技术的人。”

    “我知道。”普吉大师直接反客为主,“我知道你们混乱星球有两大守则。”

    岳霖:???

    好家伙,混乱星球的两大守则已经出名到这种地步了吗?

    “卡大师是我的学弟,在他没有去混乱星球之前我们俩有些交情。这些年虽然没有联系,但他在混乱星球的事情我多少也听说过一些。”

    “极光商会并不可怕,但他如果要造超A武器,就说明他和那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顶级商会暗中有合作。对于顶尖商会而言,只要我还在联邦管辖的地盘上想找到我易如反掌,无论我能否造出超A武器,只要我还在他们手上只怕有生之年都难以得见天日。”

    “去混乱星球对我而言是最好的选择,我想只要你们把我交给灰烬你们也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就当是我给你们的谢礼。”

    岳霖一时不知自己是该吃惊普吉大师良好的心态,灵活的应对方式,还是该吃惊他这种把自己卖了拿钱给别人当谢礼的高尚行为。

    不管怎么想都是他们赚。

    空手套大师,还能再套一份灰烬的谢礼。

    正好岳霖觉得他的精神力已经可以驾驶更高级的机甲,一个武器大师换一架卡大师亲手打造的C级机甲乃至一架B级机甲不过分吧。

    就是不知道卡大师平时做不做C级机甲和B级机甲。

    混乱星球的商会都没有把机甲武器摆到明面上来卖,就说明混乱星球根本搞不到机甲武器。

    岳霖他们这种千里送武器大师的行为无异于雪中送炭,若是灰烬今年要评一个年度最佳员工团或者年度最衷心旗下小弟团,地球人星盗团绝对当选。

    普吉大师此话一出,不光岳霖觉得震惊又感动,所有人都觉得感动。

    左柯看着桌上已经凉透的烤肉,觉得他们刚才那种让普吉大师饿着给他们讲故事的行为实在是太可恶了,太不像话了,太不为普吉大师着想了。

    但是想想就觉得惭愧。

    左柯一拍桌子,冲着厨房的方向大喝:“臭肉叫你烤点蔬菜,怎么烤这么久都没烤出来,你是不是又在厨房偷吃了?!”

    “快把烤肉和烤蔬菜端出来,人家普吉大师还饿着呢!”

    说完,左柯就掏出早就被他遗忘在背包里的橘子,剥好皮,还贴心地掰成两瓣,递给普吉大师。

    “大师,吃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