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吨吨吨吨吨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这个耽误不得

    游戏时间第176天,岳霖几人的飞船终于驶入进入混乱星球的航道,给这次为期80余天的漫长的星际出差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岳霖几人从混乱星球去蔚蓝星时只用了21天,回来的时间差不多翻了一倍,能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路上,瓜九开错路偏离航道功不可没。

    值得一提的是,瓜九是在偏离航道后的第3天,臭肉去驾驶舱叫他吃饭的时候看了一眼导航才发现走错路了。如果不是臭肉发现了,岳霖几人可能一直要在漫无边际的宇宙里飘着,飘到飞船能源耗尽,虫族大举入侵才会发现自己走错了。

    至于瓜九是怎么在飞船的傻瓜导航系统和雷达都完好的情况下走错路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由此可见,原先呱星盗团还没被屠的时候,瓜大天天待在驾驶舱里不回房间不是没有道理的瓜九这家伙开飞船的时候就得有个人在旁边看着。

    现在,终于到了衣锦还乡的时候了.

    “老大,我们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停靠了!我刚才亲眼看着瓜九驶入正确航道的,这次他绝对没有开错!”臭肉满脸欢喜地从驾驶舱跑到大厅的餐桌旁向岳霖汇报这一好消息。

    岳霖从一餐桌的图纸中抬头,敷衍地点点头,指了指角落里最白的一张纸:“这是你今天的算术作业,十道两位数乘法计算题。如果全对,等会去商会购物的时候给你额外发5000块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臭肉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悲伤还是该高兴,笑中带哭,沮丧中又泛着喜悦地去拿题纸乖乖写题了。

    “你也别把他逼得太狠,像臭肉这种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的星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理从不识数进步到做两位数乘法计算题,已经非常不错了。”普吉大师笑着道。

    经过40余天的相处,普吉大师和岳霖的关系可以说是相当之好。

    两人既是绑匪和肉票的关系,又是共同合作的关系,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师生的关系。在这三种关系的加成下,普吉大师待岳霖就像认识多年的朋友。

    星际航行的前一半时间里,普吉大师一直窝在房间里写写画画很少出来,就算是出来也只是吃饭倒水,休息个三五分钟闲聊两句后便会回到房间继续他的写写画画。

    一直到星际航行进行到37天,普吉大师才结束他的写写画画,捧着厚厚一打因为没有工具无法装订成册的稿纸出来,告诉岳霖这是他在这段时间里尽自己所能,总觉得他觉得有用有意义的武器制造方面很有用的知识。

    没有基础理论,全部都是一些岳霖看不懂的东西和岳霖看不懂的简化稿纸。

    普吉大师会写出这样一份手稿,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时间教导岳霖。星际航行原本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天时间,普吉大师光写手稿就用了三十天,若是真的正儿八经教起来两个30天都不够用。

    一开始普及大师觉得自己写出这样一份他觉得很有价值的手稿交给岳霖,岳霖能领悟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全当感谢岳霖把他解救出来,并且这段时日在飞船上对他的照顾和礼遇。

    谁成想瓜九走错路,一错就是三天,航道都偏到不知道哪儿去了。原本20天的行程一下被拉到40多天,普吉大师就抱着写都写了,反正还有时间多也没事干,不如教点的心态给岳霖上起了课。

    从那以后,普吉大师就把自己从房间里挪到了餐桌边,把餐桌当成书桌,用他这三十几天时间里撰写整理出来的他觉得有用的知识手册开始给岳霖上课。

    让岳霖一下从老师变成学生,大大缩短臭肉的学习时间,令臭肉对普吉大师感恩戴德,每天端给普吉大师的烤肉恨不得雕朵花出来再摆个盘。

    普吉大师年轻的时候在军校里当助教,后来专为老师,一边当武器制造师一边当老师,教了差不多10年书,对于教书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普吉大师的上课方法基本上是讲20分钟岳霖听不太懂的专业知识,再讲20分钟岳霖绝对能听懂的趣事闲话。在这样的教学模式下,岳霖学到了一部分机甲武器的理论知识,同时听到了很多有关中心星域的八卦故事。

    像什么偏远星球来的穷小子,天赋惊人被某个军校的校长看中,毕业后进入军队,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步步高升,最终不幸丧生在虫族口中,登上教科书成为教科书上的英雄之类的故事,不胜枚举。

    可见无论是哪个时代,现实还是游戏,大家都喜欢听这中带有传奇色彩,最终以悲剧结尾的励志故事。

    星际时代的背景下人人都长寿,像普吉大师这种有钱人活个200来岁跟玩儿似的。别看普吉大师看着像个六七十。岁刚刚退休的老头,实际上他已经是个百岁老人,甚至可以保证007的工作时间。

    医学的飞速发展,给了社畜更充分的工作保障。

    最开始岳霖以为普吉大师就是一个孤寡老头,没老婆没孩子,谁叫岳霖从这届挑战赛开始遇到的所有了解对方家庭状况的的NPC都是孤家寡人。

    导致他一度觉得孤家寡人就是NPC的标配。

    结果普吉大师不光有老婆有孩子,甚至亲生爹妈都还在世,在中心星域活得好好的。

    用普吉大师的话来说,家人并不是和他最亲近的存在。无论是妻子儿女还是亲生父母,他都有几十年未曾见过了。

    他这些年亲近的人其实是一直跟在他身边,在他工作室里和他一起制造机甲武器,帮他打下手的两个徒弟。可惜普吉大师被囚禁后,并没能从极光商会的人口中打听出他两个徒弟的下落。

    根据普吉大师的猜测,如果他那两个徒弟运气好,应该会被极光商会的人绑了囚禁起来,没日没夜的制造机甲武器。如果运气不好,可能两年前就被极光商会的人杀了。

    对于极光商会这种差一步迈入顶尖商会的大商会而言,普通的机甲武器制造师杀了就杀了,直接杀了可比花人力物力把人囚禁起来要省事多了。

    “最基本的机甲武器其实就是最普通的冷兵器时代的武器,初学者通常会根据标准的武器模型,按照自己觉得的最佳的符合力学和人体工学的方式绘制图纸。按照这样的逻辑,初学者往往会选择长兵器,当年我还在教书的时候,学生们交上来的第一份图纸往往都是长刀。”

    “这有什么不对吗?”岳霖有些不解。

    “没什么不对的,但机甲和机甲武器往往不需要逻辑,也不需要常识。”

    这个岳霖知道,在他听不懂的第一天普吉大师就说过,但这并不能改变他的不解:“我知道有很多不符合逻辑和常识的武器,因为是制作者意识灵感下制造出来的品质极佳,最终也能找到适合他的人。但这只是少数个例,如果想要制作出优良的武器,遵循所谓的逻辑和常识不应该是大家的共识吗?”

    普吉大师身子前倾,岳霖就知道他又要讲故事了。

    “你知道在机甲被制造出来之前?联邦军队靠什么和虫族战斗吗?”

    “机甲不就是为了和虫族战斗被制造出来的吗?”

    “对,大家都这么说。可实际上从联邦发现虫族,准确的说是从虫族开始入侵联邦地盘,与联邦发生冲突,到机甲被制造出来,中间有长达几十年的时间是没有机甲的。”

    “机甲的诞生是因为联邦创造出了全新的能源物质,也就是现在机甲,飞船以及部分机器人都在使用的核心能源。核心能源是改变联邦进程的发明,在核心能源诞生之前人们甚至没有发现自己有精神力,那时精神力再高也顶多是比别人更聪明一些。”

    “那……那几十年的时间里,联邦是靠什么……”

    “机械军团。”普吉大师注视着桌上的一张简化稿纸,“核心能源诞生之前,是机械的巅峰。”

    “那是整个联邦最高度机械化的时期,机械完全取代了人力,就连军队也只需要少数几个高级指挥官,士兵全部都是机器人,大多数人的工作都和机械相关。”

    “与虫族开战之初,联邦甚至能靠着庞大的机械大军在数量上击垮虫族,以压倒性的优势将虫族打得节节败退。”

    “但虫族这个种族似乎是突然冒出来为了毁灭联邦而诞生的种族,此前从未听说过宇宙中有如此可怕的种族。他们突然一下就出现了,战斗力强,服从性强,繁衍速度也特别快,最关键的是他们有惊人的进化能力。”

    “虫族在不断的进化,很快,再庞大的机械军团也难以对虫族造成致命伤害。曾经属于联邦的星球被虫族一步步蚕食,所有被虫族入侵过的星球都会变成荒星,虫族会啃食星球上的一切东西并且污染它们,让那些星球变成只有虫族能存活的地方。”

    “所以,其实是因为虫族的不断进化,才诞生了机甲是吗?”岳霖问道。

    “没错。”普吉大师点头,“当机械军团无法再抵御虫族后,联邦陷入了一片绝望。当时无数人们觉得世界会因虫族而毁灭,为此崩溃自杀。整个联邦调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研发可能抵御充足的武器,在这种情况下,核心能源被创造出来,机甲也随之诞生。”

    “人们是在机甲诞生后才发现精神力的存在,机甲武器更是在机甲诞生后近百年才形成规范。因为机甲的诞生,人们发现人力远比机械更强大,机械军团不复存在,旧机械也随之落寞。”

    “旧机械?”岳霖还是第1次听到这个词。

    “机甲的出现完全颠覆了人们对于机械的认知,机甲符合所有机械逻辑,同时也不符合所有机械逻辑。精神力的原理更是至今都没能解释清楚,它不符合任何科学认知,可它却真真切切的伴随着机甲的出现而出现。”

    “我记得这段内容当年我读书时的教材上还有,后来被取消了。因为机甲和精神力的出现颠覆了所有以往的认知,当时的学者把机甲称之为新机械,曾经属于机械军团的时期称之为旧机械。不过现在早就没有什么新旧之分,机械系就是机械系,那一段从教材上删掉也正常。”

    岳霖大概有点懂了,在精神力被发现之前,整个联邦都在坚定的搞科学,一切都能用科学来解释。

    结果不科学的虫族出现了,更不科学的精神力也出现了,科技兴国突然一下变成了修真玄幻,当时的人们一时接受不了,强行划了个新旧出来。

    “那研发出核心能源和研发机甲的人简直是创造新世纪的人,他们叫什么名字?”岳霖不由得对这两个猛人生出几分敬意。

    “不知道。”

    岳霖:?

    这种应该永久留在教科书上,被冠以XX之父,XX之母的伟人你居然告诉我不知道。

    “这一直是个谜,当时联邦政府未曾公布,现在更是无从寻觅。大家更倾向于核心能源与机甲不是一个人创造出来的,他们应该是一个团队乃至数个团队,因为某种原因联邦对他们的身份和信息进行保密。”

    “可这些和您刚才说的机甲武器不需要逻辑有什么关系呢?”听了这么久故事,岳霖始终没有忘记最开始的问题。

    “作为机甲武器的出现和机甲一样,也是一个颠覆常识和逻辑的存在。”普吉大师解释道,“似乎所有和精神力扯上关系的东西,都很难用现有的知识,逻辑和常识来解释。”

    “就像我们都知道符合力学和人体工学的武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机甲武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如此。可他们中出现了一些怪胎,他们不符合任何东西,甚至如果你非要用力学和人体工学来解释觉得它们简直是一塌糊涂,但它们就是威力惊人,就是适用于某些特殊人群,就是和他们的精神力非常契合。”

    “就是这些怪胎使机甲武器成为了非常特别的存在。我们在帮其他人定做机甲武器的时候,会尽自己所能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寻找他们所适合的武器种类。有的时候,了解他们的时间甚至和制造武器的时间一样长。”

    “但在这种情况下,所制造出来的武器也不是最好的。”

    “那什么样的武器才是最好的?”岳霖追问。

    “没人知道,最好的武器因人而异。它们和精神力一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没人能解释它们的原理,了解它们的构造。曾经有客人提出想要打造出最适合他们,最完美的武器的时候,我们往往只能告诉客人这个得随缘。”

    “那不是纯靠运气?只要武器质量达到一个合格线,所有武器都有几率成为最完美的武器。”

    “也可以这么解释,但找到最完美的武器也没用,再好的武器都会有损坏的那天,武器越修补只会越差,所以大多数人的追求只是找到一把适合的武器,而不是完美的武器。”

    “也正是因此,在我看来超A武器基本上不可能……”

    普吉大师话还没说完就被左柯的大嗓门打断。

    “老岳,大师,你们两个还在这里闲聊什么?刚才没感觉到吗?飞船都降落了!你们俩都没在这里聊了多少天了还没聊腻呢,在飞船上待了四十几天我感觉我全身骨头架子都快生锈了,还不快点下飞船透口气。”左柯炮语连珠般地说了一大串话,总结起来就三个字。

    到家了!

    听到飞船落地岳霖也很激动,就算是在游戏里,在同一个地方待上四十几天不能出去不能离开也挺难受的。

    岳霖起身准备把桌上散落的纸张收拾一下,舱门就应声而开,散发着自有的香甜的空气系从外灌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清晰可闻的枪战声。

    听得出来,今天有两个星盗团把火拼的地点定在了停车场边上。

    胆子挺大,也不怕战局扩大把停船场给波及了。

    多么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

    在和平的联邦星球生活了一辈子,所遭遇到了最不和平的事情就是被绑到地下囚禁两年,衣食无忧,生命安全暂时不受威胁的普吉大师听到枪声都傻了。

    左柯已经先岳霖一步超舱门走去,边走还边大喊:“老岳你快点收拾,我先下去了。刚才我和陆妹子还有卢陵都商量好了,先去商会买调料。臭肉的辣椒粉,胡椒粉,孜然,还有白糖都用完了,要是有蔬菜水果的话一起买点,这几天的烤肉都没味道快把我憋死。”

    左柯前脚刚离开飞船,陆嫣,卢陵和瓜九后脚就从驾驶舱走出来,见岳霖还在整理陆嫣有些吃惊。

    “岳霖你怎么还在整理,刚才我们都商量好了要去商会买东西,你快一点。臭肉,调味料的清单你列好了吗?我记得盐也没多少了吧,你在那里写什么呢?”陆嫣催促道。

    臭肉扬起没答完的题纸,苦着脸对岳霖道:“老大,我…我没写完……”

    岳霖大惊:“10道题你写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写完?昨天不是20分钟就写完了吗?”

    “我…我刚才一直在听你和大师说故事,没写题。”臭肉把开小差说得理直气壮。

    岳霖:……

    看了眼桌上的纸张,岳霖觉得是事情轻重缓急,人要学会灵活变通。

    左柯和陆嫣说得没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商会把调个料买齐准备销赃,其余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岳霖果断把桌上的纸张全部收进背包里,大方地对臭肉道:“先不写了,晚上回去再写,先去商会买东西,走!”

    说完还不忘转身对普吉大师道:“普吉大师,咱们一起去商会买……”

    话还没说完,岳霖突然反应过来,普吉大师也是他们要销的赃中的一个。

    岳霖当即改口:“看看工作环境如何,如果没问题的话我直接联系商会的人,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给你安排新的工作岗位。”

    普吉大师:……

    吃了四十几天臭肉做的烤肉的普吉大师想了两秒,道:“我觉得我还是先陪你们去买调味料吧。”

    “这个耽误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