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才不是魔女 青空乐章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夜火战歌

    尤贝雷,往昔维尔加的首府。

    咚咚

    沉寂的夜晚,突然,危急而紧张的钟声在城中各处响起,到处都是呼喊的声音,穿行的身影,盔甲和兵器密集的碰撞声在街道上响起,一盏盏辉亮的灯光也在城中亮起,不断来回扫动,照射着天空。

    “快!快!快!”

    在军官的催促下,一位位士兵和穿着风衣的法师从踏板登上飞艇。

    昏暗的夜空下,一艘艘铁灰色的飞艇在指挥下慢慢升起,飞艇的甲板和边沿有着小型的橙红灯光,一闪一闪,按着地上调度员的指示,逐渐排列和错开。

    而随着这数百艘飞艇逐渐升空,远方的情景也逐渐浮现在他们视野中。

    乌云流淌的夜空中,一只只有着金属鳞甲的奇异巨龙在天空飞翔,发出摄人心魄的吼叫之声。

    这些巨龙并没有翅膀,其身形如蛇,但相比蛇,它们的模样要过于威武和狰狞。其身上的鳞甲如钢铁一般,每片直径接近一米,覆盖在身躯之上,而鳞甲上面还有类似倒钩的锋利刺刃,闪烁着危险和锋利的光芒,让人心生寒意。

    它们没有后腿,只有一对不大的前爪,而那双前爪就和身上的鳞甲一般,锋利而坚硬。

    “龙之序列7·霸空烈甲龙,看来雏月议会是拿出了压箱底的精锐了啊。”一位苍老的法师站在飞艇上,看着远方那不断迫近的空中霸主。

    相比那些依靠翅膀飞行的生物,这些巨龙之所以能飞行,依靠的是那身奇异的鳞甲,其内部有着类似反重力的纹络,让它可以借此在空中游动,宛如水中一般。

    舍弃翅膀这样脆弱的部位后,这些巨龙飞行的更加迅捷,而那强劲的身躯也足以撕裂任何天空的敌人。其可以说是速度、力量、防御的完美结合。

    “不愧是追求毫无死角强大的龙之序列,其形态几乎接近完美。”他不禁如此感叹。

    “但这样的生命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而是魔法序列的另一支培养出来的。”另外一位高阶法师靠近飞艇的甲板边沿,看着那择人而噬的凶猛恶龙。

    “他们和东方的王朝接触很多,自然也学习了诸多龙之序列的知识和传承。”

    “但生物终究是生物,不如机械和工具这般可靠,而我们的数量远胜对方。”

    “开火!”

    面对这在夜幕中穿梭,不断迫近的100多只钢铁恶龙,尤贝雷上的500多艘飞艇一齐开火。

    嘭

    一道道气浪和声波扩散,绯金色的昂贵附魔炮弹随着转弹装置压入炮膛,然后在魔晶炮的纹络共鸣中,爆裂的发射出去。

    呼啸的炮弹在空中划过白线般的气流通道,在一片炽烈的火光中直接撞向那钢铁巨龙的身躯。

    钢铁鳞片和血肉翻飞,破碎的弹片镶嵌入模糊的血肉之中,不少霸空烈甲龙身受重伤,但这并没有吓退这些狰狞的钢铁巨龙,反而更加激发了其身体内的血性,其在空中飞行的速度更快了。

    它们于空中遨游,穿梭在一道道绯金的炮弹洪流中,不断靠近那发射炮火的一艘艘飞艇。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个距离较近的飞艇被巨龙撞击破碎,其船身和上面的人员也被两眼血红的巨龙撕裂和咬碎。

    破碎的残躯和钢铁伴随着浓浓的黑烟从夜空倾斜坠下,砸在城中居民的屋顶上,暴起破碎的巨大火光。

    而在残骸的边沿,一位20多岁的年轻法师拖着血迹从墙边缓缓滑下,失去光泽的双眼看着夜空,他的脸庞和身上全是血迹和尘土,而下半身早已不见,只有残留的暗红血肉。

    在其视野中,那漆黑的天幕上,一朵朵橙黄的火光亮起,一颗颗炮弹射出,一艘艘飞艇和巨龙从天空翻滚着坠落。

    渐渐的,这视野中的一切都变得朦胧,意识也慢慢模糊,直到最后,所有声音离他而去。

    夜幕中的一角,一位飞行的女法师看着下方那激烈而残酷的战场,心中唏嘘不已,但作为战争的一方,她并不会因怜悯停手。

    迎着清冷的高空,她深深吸口气,眼眸中闪过一道灼灼的光华,紧接着就是一个个深红火焰彗星在其身边逐渐成型。

    这些彗星每个直径都接近30米,巨大而暗红,表面燃烧的火焰不断舔舐着空气,散发出摄人心魄的热量。

    随着其开始施展法术,下方也有部分敌人发现了高空这陡然亮起的火光。陡然间,一位红发的身影从飞艇中升起,直入漆黑天穹。

    横跨数百米的巨大剑芒闪过,劈开数个盘绕的火球,试图打断这位法师的施法。

    “是你!柯琳拉。”这个红发的女骑士悬浮在空中,身上的盔甲不断流转着银白的纹络,将其身体托起。

    “呀,好久不见了,艾达。”柯琳拉看着这熟悉的面孔。

    ‘红陨’柯琳拉,“锯血剑”艾达,两人曾在霍普兰尔交锋多次,自然是认识彼此。

    “如果没有发生战争,我们或许会成为好朋友吧,但是,遗憾”柯琳拉陡然张开手臂,于空中握紧,那绯红瞳孔在夜色中宛若流光移动。

    而天空那一颗颗散发热量的彗星也陡然压缩,变成狭长的椭圆形,然后如赤红光柱一般射向这名飞空的骑士。

    “银光启示4·断空!”

    艾达穿着的那身银白盔甲以及手中的纹络长剑突然爆闪,随着其劈砍和瞬移,空中闪过数道裂开的空间缝隙,然后又消失。而与之共同消失的,还有那数道激射过来的炽烈光柱。

    作为寒霜联合这边受勋的英雄骑士,艾达身上的这套魔导盔甲,乃是某个专精的法师派系精心打造,附带有各种辅助能力,极大的增强个人的实力。

    闪烁着抵挡和躲避过柯琳拉的攻击后,艾达也开始展开反击,锋锐的长剑不断流转光华,一道又一道破魔的附魔特效加持在剑身,随着其挥砍,在空中划过长而惨烈的光弧,直扫那个游动的女法师。

    刺啦

    淡金色的护罩宛如脆弱的玻璃被电锯轻易切碎,破碎的光粒和能量散落,而那道剑弧携带着不曾减弱的威势继续横扫向那个身影。

    糟!

    柯琳拉心中暗念,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感觉在心中升起,而皮肤上的汗毛似乎也感受到了迫近的寒芒。此时她顾不得太多,本能的伸出右手的法杖阻拦。

    坚固的法杖直接被劈开,而随着那银白的剑弧闪过,鲜血飞洒,一只白皙的胳膊也随之坠落。

    啊

    柯琳拉强忍着剧痛,身形在天空急速向后滑动,险之又险的躲避着艾达的追杀,其生命宛如侧刀下脆弱的蝴蝶。

    又是一道寒芒闪过,柯琳拉勉强抬起左手,一道道浅蓝的法阵在空中浮现,试图阻挡后方艾达的追击。

    但很快这只胳膊上也出现了一道狭长的豁口,血液流逝、疼痛不断刺激着大脑。

    ‘要死在这里了吗?’柯琳拉的意识已经有些昏沉了,心中浮起这样的预感。

    ‘故事中说的都是骗人的,临死前根本不会回想过去的一生,只会有如海水般淹没的疲倦’

    她怀着这最后的一缕思绪坠向大地。

    面对这位交锋多次的对手,艾达并没有就此留情,而是继续补上一道飞逝的剑弧,准备在其摔死前将其切成两片。

    这就是战争,并不因个人那微末的好感和敬佩而改变。

    一道微弱的荧绿光芒将柯琳拉的身躯托住,然后空气中又浮现出绿色枝蔓花纹的圆形护罩,阻拦住急速追逐的银白骑士。

    艾达挥动手中的魔导长剑,三道剑弧闪过,但眼前的这个绿色枝蔓屏障仿佛幻影般,被直接穿过,但那散发的鲜活魔力,宛若真实,并不是虚幻。

    对此,她不得不转折绕过这个绿色的屏障,悬停在空中。

    一位穿着修长风衣法袍的男子缓缓了升起,他身前还有一个漂浮的书本正在不断翻动。而那熟悉的魔力波动,立马让艾达知道,就是他在刚才阻止了自己。

    “‘鸢尾书’图格?”她皱起眉头。

    “没错,是我。”这位法师拦住艾达的去路,而身后的下方,一个个娇小的妖精仙子将柯琳拉托起,慢慢愈合身上那不断出血的伤口。

    “作为柯琳拉的恋人和战友,我不能让你杀她。”他仿佛是在说某个数学或魔法领域里的公式,认真而坦然。

    “那就连同你也一齐消失吧!”

    艾达大喝一声,身上的魔导盔甲也全力运转起来。

    两人再次交战起来,浅绿和银白,来回交锋,而夜空中,那一艘艘铁灰的飞艇和钢铁巨龙,依然在进行着惨烈的战斗。伴随着浓烟和火光,从天空中不时坠落。

    夜幕下的城外,一望无际的漆黑旷野。

    沉闷的鼓声逐渐响起,然后一个个燃烧的火把也随之点起,露出那黑夜中一个个高大的面孔和身影。

    这些两三米高的兽人,穿着钢铁肩甲,手持重斧,尽显荒蛮的勇武之力,缓缓向前,然后露出后方那一个个举着风铃木杖的萨满。

    “那这次,就拜托乌努尔大人了。”一个披着兜帽和长袍的少女在火光中对身旁的萨满说道。

    “荣耀而荣幸,爱拉妮大人。”乌努尔轻俯身体,微微行礼,然后抬头看向那个被战火笼罩的宏伟城市。

    “现在,让我再次颂唱,那征服大地的战歌。”

    “嗷呜”悠长的回应此起彼伏,在荒野上回荡,一个个身穿灰白衣袍的萨满于月下呐喊而高歌。

    苍凉古老的词调随着那粗野的喉咙颂唱,手中的高持的木杖上缠绕着黑红白蓝四色丝线,其中又吊坠着金属铭牌、玉石、骨骼,随着其挥舞相互碰撞,发出清脆而奇特的声音。

    在火光笼罩的荒野上,近千名萨满齐聚一堂,跟随着大萨满乌努尔的指挥,颂唱起古老祭文中的战歌。

    他们抬起右脚,随着战歌的节拍,不断的踩下,发出富有节奏的声音和震动,有一种整齐的美感和韵味。

    [穿越荆棘,跨过毒沼]

    [头戴铁冠的獠牙之王]

    [他扼住毒蛇的咽喉,让其臣服。]

    [越过荒野,翻过雪山]

    [手持巨斧的万兽之王]

    [他将猛犸掀翻在地,让其跪下。]

    [游过七海,跃下峭壁。]

    [脚踩草靴的蛮荒之王]

    [他抓住苍鹰的翅膀,让其引路。]

    [啊,客达伦]

    [万王之王]

    [诸兽之王]

    [他是火焰之子]

    [他是猎人的庇护者]

    [他是万千勇士所追随的永恒之王]

    [而今,他将再次征服大地!!]

    来自古老时光的叹息,其气势随着战歌的颂唱节节攀升,苍凉的呐喊如野火般炸裂,在旷野上扩散。

    而随着这越来越猛烈的节奏,大地的颤抖也越来越剧烈,直到最后

    一道细微的裂缝自旷野上显现,并不断向夜色中的城市蔓延。

    城墙和房屋震颤,不断有砖石落下,发出阵阵的崩解声。

    当裂缝自旷野蔓延向城墙时,高大二三十米的城墙也在撕扯中断裂,同样露出巨大的豁口,而不少在战火中被轰炸的脆弱墙壁,也因此轰然倒塌。

    号角声于大地上响起,一位位全副武装的兽人勇士,手持巨斧,在大地的震颤中向着敌阵前进,于火光寒铁中,进入这座昔日的维尔加首都。

    “杀啊!”

    城中早已戒备的守军也蜂拥赶来,他们在城墙的缺口处,竖立一道道坚实的金属盾牌,于盾牌后伸出一个个黑黝黝的枪口。

    “瞄准!开火。”

    连绵的火光和枪声响起,火光和残垣断壁中,新一轮交锋也在此展开。

    不少身着盔甲的兽人勇士被特制的魔晶枪射穿,打成筛子倒在碎石和尘埃中,但在狂热的战歌中,这些战士毫无畏惧,如汹涌的洪流般,前赴后继的冲向那一个个银色方阵,挥舞手中的战斧,重重劈下。

    “战斗即荣耀,生与死之中,唯有英勇最为崇高。”

    流淌在兽人们体内的,依然是客达伦那骄傲而无畏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