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才不是魔女 青空乐章

第三百零九章林荫中的骑士

    春之三月,翡翠之森的各色鲜花绽放,往日寒冷的北风如今也渐渐微弱,变得和煦温暖。

    通往翡翠之庭的林间道路上,数百骑士组成的队伍正缓缓前行,他们披着宽大的狮鬃披风,身下的战马也覆盖白色布甲,笔直的骑枪有如古典的艺术品,三角的旗帜悬挂在枪尖之下。

    这些骑士腰陪长剑,马鞍上还挂着狮面大圆盾,随着马踏步前进,盔甲轻微的摩擦,发出声响,即便此刻并没有进入战斗状态,但依然让森林中的精灵感到一种勇悍和强大的气势。

    “那是狮鹫公爵,萨流士家族的白狮骑士吧?”

    高高的红杉树屋上,少许几位精灵俯瞰下方的这支队伍,小声的议论着。

    “是的,据说白女王苔丝琳派遣了狮鹫家族的长子,杰兰恩作为使者来拜访精灵女王。”

    “这是打什么注意,难道狮鹫公爵不知道我翡翠之森和东境诸贵族的联系吗?”一位精灵弓箭手不解的问。

    “谁知道呢,或许对方有了什么新主意或想法,能说服翡翠之庭的大人物。”

    “哈~,真是烦心,不管这些大人物的想法了,我先去桔梗花冠了,听说那里最近来了一支冰精灵的使节团,还带来许多有意思的东西。”

    “很漂亮的冰花装饰,还有特殊的雪丝长裙,听我姐姐说可好看了,现在好多贵族女孩都会买一件。”

    “有那么好看吗,我们翡翠之森可是帝国流行的风向标呢,居然这么就拜倒了。”另一位精灵女子不信,她坐在树丫上,身上还穿着白底翠边的蕾丝衣裙。

    “这可说不准,毕竟冰精灵和我们差不多,审美也不会差就是了。”

    “走,去看看吧,最近在家里都有些腻了。”

    “好吧,好吧,这次就陪你去,话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买一架‘飞鸟’呢,这种飞行器最近在森林里见到的越来越多了,有时我也想试试。”

    “那个呀,我想想,我认识一位在商会工作的朋友,她从南方那边进货的,会便宜不少。”

    几位精灵说着,慢慢的将注意力从那支骑士队伍身上离开,然后高高的树冠中轻松穿梭。

    百米多高的巨大红杉遍布林中,树荫下的道路在森林中蜿蜒前进,偶尔翻过如同小山的树根,有时还穿过某棵巨树的下方,路途中常常能看见那建造在巨树枝丫间的小屋。

    其如蘑孤般,看似零散但又聚集的分布,红蓝五彩的屋顶将其区分,装点的很是漂亮,其中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精灵出入,那些翠琉璃的窗户在阳光下反射出阵阵白光。

    “在想什么呢,杰兰恩大人。”

    骑士队伍中,一位身着深蓝铠甲的英俊骑士驾马上前,询问起那位金发而雄壮的男子。

    “没什么,只是感慨精灵果然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这位狮鹫长子抬起头来,露出那如凋刻般的面貌,往日清俊的脸庞如今有了些许胡须,给人一种沧桑和成熟之感。

    “确实,精灵无论是寿命还是观念习俗和人类大不相同,如今帝国内的精灵大多回到森林居住,外面的已经很罕见了。”这位骑士长应和着杰兰恩的话,但随即继续询问道。

    “杰兰恩大人还是有些放不下吗,这次公爵大人的安排是在是太……”

    “好了,不要再说了。”杰兰恩长叹一声,打断这位友人的话语。

    “格雷斯,我们从很小就在一起了是吧?”

    “是的,大人,自10岁来到公爵家中,我和其他一众侍从就伴随您习武和学习。”

    “嗯,我明白的,这是父亲希望我和下代封臣们打好关系,待我成年继承爵位后,你们大概也会成为西境各地的实权领主。”杰兰恩不知为何说起西境上层这些众所周知的安排。

    几乎每代公爵继承人都会在少年时获得一批伙伴,他们都是西境内大贵族的子嗣,其中很多甚至是长子,这些人从小就和未来的公爵一起学习和成长,相互之间培养信任,待到成年,他们各自继承爵位,也能继续保持这种联系,从而让西境内的统治稳固。

    无论是对于作为公爵的狮鹫家族,还是作为封臣的各大贵族,这都是一件好事。

    但是,事情的发展也不会如此绝对。

    随着杰兰恩的成年,他身边的这些同伴也慢慢到了继承家业和爵位的年纪,汇聚在他身边的力量越来越强,而他在西境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越来越大。

    如果是按照昔日的规划或者预想,这个时候老狮鹫公爵已然是暮年,精力和能力大幅度衰退,也会逐渐把权力和事务逐渐让渡给杰兰恩,让他一步步历练成长,培养威望,直到最后继承爵位,成为新一代的狮鹫大公,执掌整个西境。

    但如今出现了意外的变数,那就圣白石刻的魔女,彷华丝琳的复苏。

    魔女被视为灾厄或祝福,命运的变数,这样的传说和外号,不是没有原因的,或许只是她们无心的一个改变,就会带来诸多影响。

    为快速让西境变的强盛,整合力量,彷华丝琳并没有选择当时还是青年的杰兰恩,而是扶持了更有野心和执念的老公爵。

    在魔女的祝福下,这位本应衰老的狮子,再度长出獠牙,恢复往日的雄风,开始一步步实现曾经压抑的想法,并不断角逐帝国那最高的宝座。

    如今在西帝国的上层,甚至有这样的传闻,这位老公爵将要迎娶如今的苔丝琳女王,成为帝国名义上的亲王和实际统治者。

    虽然狮鹫公爵没有承认这个传闻,但也没公开否认,让帝国内部不少人心生摇曳,思考未来站队的方向。

    如果这件事一旦达成,那也意味着狮鹫公爵和苔丝琳女王的孩子将成为帝国的下一代继承人,同时拥有帝国的皇冠和西境的王冠,而这样杰兰恩就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他最好的结果也就是继承西境,但如果这样就意味着分走西帝国大半的领土,那下一代皇帝也就成了笑话和傀儡。

    很明显,为了日后的延续和强大,最为权力掌控者的老狮鹫公爵肯定是不愿意分割王冠的。

    那这时杰兰恩的存在就成为了障碍。

    或许是父子两人相互间慢慢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两年来,双方的交流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冷澹,而杰兰恩的两位弟弟则越来越受到狮鹫公爵的宠爱,如今甚至开始接手部分军团,以培养自己的势力。

    最后,也不知是哪位智者和幕僚,给与了老公爵一个建议,那就是让杰兰恩出使翡翠之森,联合森精灵。

    “这次出使,事实上也是一次分割吧。”杰兰恩回头转身,目光看向身后那一位位威武而严明的白狮骑士。

    这些骑士都是他的心腹或者近卫,如今父亲大方的全部派出,让他们与自己同行,也是为了让他安心,努力达成这次访问的目标,事实上这也是父子间今后最好的安排了。

    这次出行,他将携带苔丝琳女王的旨意,向如今的精灵女王艾琴薇拉求婚,如果可行,今后也就会居住在翡翠之森,作为西帝国和翡翠之森间的纽带。

    这样的结果,等于他主动放弃公爵的继承权,而双方以后也能维持平和的关系,不至于继续分裂下去。

    从利益的角度来看,是相当不错的主意,但是对于个人而言,就难以称上什么好事了。

    杰兰恩虽然没和法馨儿成婚,但事实上他已经对这位女孩积累了很多好感,甚至还曾梦到过他们婚后在一起的幸福生活。

    但不想事情变化的如此迅速,帝国的轰然倒塌和裂变,北境和西境的关系从联合走向猜忌,又再度走向携手,中间几度关系变化,导致他的位置也变得尴尬和难看。

    往日里无人敢嘲讽和议论的公爵长子,如今居然有贵族开始窃窃私语的怀疑和嘲笑。

    嘲笑他没有保住自己的未婚妻,嘲笑这小丑一般的行径,和特雷依家族联姻不成,又跑到翡翠之森中去。

    污名化的谣言和传闻从角落里传开,但又抓不到罪魁祸首,这样事情发生后,杰兰恩很快就明白过来。

    事实上,只要细想一下,西境内谁敢冒如此大的风险,传播这样的事情呢,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

    不会是那些普通的贵族,也不会是那些熟悉的大贵族封臣,那剩下的人选,杰兰恩已经不想猜测了。

    西境内狮鹫家族就是最大的势力,不可能还有比它更为强大的存在了。

    既然不想让我继承这爵位,那又何必留在这让人伤心的地方呢。

    接到出使的命令后,杰兰恩清点自己麾下的骑士,询问往日的同伴,愿意跟上的就一同出发,不愿意的他也不勉强,毕竟他的未来不再光明。

    “格雷斯,你说这次精灵女王会答应这样出格,甚至冒犯的请求吗?”

    杰兰恩挥动缰绳,让胯下的战马小跑前进,和身后的骑士们拉开小段距离以方便和同伴交谈。

    “我不知道,殿下。”格雷斯摇摇头。

    “虽然帝国内的历史记载,曾经的开国之君,红王子亚林凭借自身的口才和英俊容貌,俘获了当时精灵女王殿下的芳心,但在时隔多年后,人们再度回味当时的这次联姻,发现有太多巧合和意外了。”

    “一位普通的人类国家王子,是如何越过森林中众多精灵守卫的阻拦,避开那些精灵贤者的干涉,私下见到外出的精灵女王的。”

    “而那位精灵女王居然也能如此单纯和天真,就答应了这位王子的求婚,而且一众长老和贤者们都没有反对。”

    “甚至在婚礼的现场,有十多位魔女到场,给予祝福,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苍翠帝国崛起历史,现在回望起来,就如传说故事一般,处处充满了惊讶和奇迹。”

    “我们这次出访,虽说是女王陛下的旨意,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女王陛下只是盖章和无奈的签名罢了,真正掌权的还是公爵大人。”

    “父亲当时和我说,到达森林后,自然会有人和我接应,到时对方会告诉我如何说服女王。”杰兰恩摇摇头,他猜不透狮鹫公爵到底准备了什么条件,竟然如此自信。

    虽说他和父亲如今不和,但真要是谈判失败,不只是他丢脸,狮鹫家族也会成为帝国内的笑柄。

    ‘居然向当今的精灵女王求婚,他以为自己是谁?风和月的传说吗?真是笑死人了。’这样的话语恐怕立马会在帝国内传播开来。

    想到这里,一阵郁郁之气积压在杰兰恩心头,往日那豪爽而潇洒的狮鹫长子,如今也变得颓废茫然许多,让身后的从者为之叹息。

    但即便这样,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这位年轻的狮子,毕竟是狮鹫家族内部的矛盾,他们这些做封臣的,有时候不得不谨慎言行,多为自己身后的家人考虑。

    白色的盔甲和披风,狮兽狰狞的大圆盾,那肩侧的长鬃依然威武,这些萨流士家族的精锐白狮骑士,护送着其主人,一步步走向那林荫深处。

    雀鸟飞掠,微风拂动,些许落叶缓缓飘下,枝头上的旧叶和新叶间,朵朵鲜花繁茂盛放。

    翡翠之庭,三色羽花冠。

    鲜花盛放的庭院内,几位熟悉的身影坐在草地间的白布上,中间摆放着几盘珍奇的水果,几个小巧的酒壶放在其中,有的已经打开,飘逸出醇厚芬芳的酒香。

    “要喝一点酒吗,葭兰殿下。”

    一位精灵男子坐在白布上一手捏着酒壶询问,他有着金色的短发,耳侧的红宝石坠子在阳光下闪烁着光华。

    “不用了。谢谢埃珀里翁大人。”洛兰希尔摆摆头,她不怎么喝酒的。

    “葭兰殿下还未婚,就不要勉强她饮酒了,还不如多分我一些,埃珀里翁。”华德林此刻躺在草地间,口中咬着刚摘下的草茎,看着逐渐走向正中的明媚太阳。

    “那这瓶就直接送给你了,华德林。”埃珀里翁神情不变的拿起手侧的酒壶,递给躺在一旁的这位。

    “你们两个呀,就知道喝酒,如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薇丝忒娜走近这片草地,弯身坐在洛兰希尔身边,将头枕在少女的膝盖上,吃起眼前的水果。

    “关于那位狮鹫长子的来意,我已经派人打听清楚了,另外保守派的完成情况我们这边也做了大致了解。”华德林开口说起最近的情报。

    “首先是第一个考验‘陨火之盆与荷露之裙’,这项我们是赢定了。”

    “第二项考验,寻木玉枝与忘却之贝,我们已经有了寻木玉枝,但对方派遣的队伍在出海后似乎也有所收获,很可能也拿到了忘却之贝,所以这项先估算作平局。”

    “第三项,裂云兽角与王谧之风,这项我敢肯定,保守派那边是失败了的,因为他们派了好几拨人进入是泰妮亚,都没能走出来,后来干脆就放弃了。”

    “第四项,叶之诗和星之画,如今叶之诗我们已经补全的差不多了,仅有一小节没找到,除非对方拿出完整的星天绘卷,但这几乎不可能。”

    “所以,即便不看第五项,这场对决也是我们胜利了。”华德林轻松的说着。

    “真要是这么轻松就好了。”薇丝忒娜摇摇头。

    “一切未到结束,总是容易出些变数,目前确实是我们占据优势,但有时也怕出现一些问题。”

    “薇丝忒娜还是很谨慎呢,还请放心,这次我也会出一份力的。”埃珀里翁举起酒杯,对着这位曾经的学姐遥敬一杯,然后饮下。

    “是吗,那我就好好期待吧。”薇丝忒娜低头拿起白布上的一小盏酒杯,也饮了一口。

    对于这位名义上的学弟,她很长时间都看不透对方,尽管埃珀里翁一直以来没有对她表现出什么恶意,但她很难和其他人相处的那般,对这位开放心怀。

    在外人眼中,埃珀里翁无疑是一位有着忧郁气息的画家,平时的言行也是如此优雅近乎完美,相貌俊美而实力高绝,可以说森林中有很多仰慕他的存在,不少人都以模彷他的画风和言行为荣。

    但是薇丝忒娜知道,这位学弟虽然表现的完美无瑕,但这种状况很难说是他心中真实的想法或状态,她是如今少有的知晓这位学弟过往的人。

    埃珀里翁在第一次见到洛兰希尔时,说自己少年和青年时期不堪回首,这句话可不仅仅是表面上如此轻飘,事实上,当时若不是薇丝忒娜老师的援手,这位贤者画家,或许早就死在某个黑巷的角落了。

    美貌的精灵,不论男女,在帝国的地下黑市,可都是极佳的上等货物呢。

    五项考验即将迎来揭晓结果的日期,翡翠之森内,也慢慢变得热闹起来。

    各个花冠,城镇内的精灵们逐渐向着翡翠之庭赶来,甚至天空上也多了不少来自外界的飞艇。

    再过一个月,这次考验的对决就要落下帷幕,而森林今后又会走向何方呢,众人充满的好奇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