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73,送行

    在艾格隆的安排下,先遣队出发的时间就要了。

    因为这是军官们来到岛上之后的第一次对外行动,所以引起了他们极大热情,不光是那些被选中的人兴奋得彻夜难眠,就连那些遗憾落选的人,也对此寄予了莫大的期待。

    他们虽然原本并不相识,但是在岛上彼此相处了这么久以后,他们早已经建立了各自的私人关系,而艾格隆统一赐封为荣誉骑士的做法,更加增加了他们彼此的认同感,也多了几分同志般的情谊。

    于是,在他们出发的这一天,岛上的所有人都整装一新,为自己的同仁们送行。

    在军官们互相告别的同时,艾格隆的堂兄路易,也在和父亲告别。

    此时的路易,穿着一身礼服,透着一股年轻人特有的踌躇满志。

    虽然很遗憾,陛下并没有赋予他指挥全权,但是全权代表波拿巴家族和皇帝陛下的特使身份,仍旧足以部分地满足他的虚荣心,让他真切感受到了自己的权威得到了认可。

    他此刻已经在畅想自己的未来了。

    然而,他的父亲、前荷兰王路易则是一脸的不安。

    “我的儿子,路上小心。”他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叮嘱,“你在那边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会的,爸爸。”路易不耐烦地回答。“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应该怎样保护自己。倒是您,您在岛上要多保证身体。”

    看得出来,路易对父亲心里有些不满。

    在亲王拒绝赞助他们的事业之后,路易一直对父亲心里有点意见,虽然不至于因此父子反目,但是态度却也免不了生疏了几分。

    在路易看来,在家族利益面前,连自己的母亲都慷慨解囊了,结果父亲却一毛不拔,甚至还给他们的事业泼冷水,实在有点丢脸,配不上波拿巴家族的荣光。

    父辈的争执早已经成为了历史,眼下是创造新的未来的时候,结果父亲却选择冷眼旁观,着实也令兄弟两个失望。

    亲王看出了儿子的冷淡态度,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在心里暗暗叹气。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敲门声,打破了这里的尴尬气氛。

    “谁?”路易问。

    “是我。”门外传来了一声回答。

    “陛下?”

    路易很快就听出来了,然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接着他反应了过来,立刻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然后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少年人。

    “陛下……您为什么来了?”他不解地问。

    “来送送你,顺便见一见你的父亲”艾格隆回答。

    “哦,请进!”路易回过神来,立刻把他迎了进来。

    而荷兰王则尴尬地和少年人对视着。

    自从上次两个人吵架闹翻了以后,艾格隆说到做到,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叔父。虽然基本饮食待遇没有亏待过他,不过这跟软禁也没有区别。

    “多日不见,您还好吗?我的叔叔。”艾格隆微笑着问。

    “托您的福,我现在过得还不错。”亲王冷淡地回答,“不过,如果能允许我到处走走的话,那就更好了。”

    被侄子软禁了这么多天,他心里自然也憋闷了一股气,看到侄子的时候虽然没有暴怒,但也是一脸的冷漠,还故意出言讥刺对方。

    “这个岛就这么点面积,您一上来就可以看到几乎全貌了,又有什么可走的呢?”艾格隆装作没有听懂对方的讥刺,“如果您想要散步的话,等您回到大陆上更好。”

    他的回答,让亲王又是一阵惊疑不定。

    “你准备让我走?”

    “是的。”艾格隆点了点头,“我想了想,现在应该允许您离开了现在您走的话,应该没有人会怀疑我们之间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分歧。”

    在和法利亚神父商量过以后,经过了仔细考虑,艾格隆接受了神父的建议。

    他的叔父路易虽然不成器,但毕竟曾经登上过王座,那些原本的关系网还有利用价值,没必要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就把他完全推到对立面去。

    再说了,如果叔侄之间完全撕破脸,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头疼的事。

    软禁了这么久,他也出了一口气,没必要再为难对方了。

    “您……您不是说要我留一两个月吗?”亲王又惊又喜。“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最近您的表现让我很满意,至少没有给我添麻烦。”艾格隆回答,“而且我对路易委以重任,实在不应该再为难他的父亲了。”

    还没有等他回答,他又话锋一转,“不过,作为交换,我也希望您不要给我们添麻烦……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业,而是我们整个家族的事业。”

    “是啊,爸爸,您就安安静静地回去吧,以后也不要再对我们发表任何评论,就安心隐居就得了。”路易也反应了过来,立刻在旁边帮腔,“我们不指望您对我们给予多少帮助,但至少请别再扯我们后腿了!”

    看到儿子也这么说,亲王只能暗自叹了口气。

    他知道,并不是侄子故意让他儿子去冒险,而是他的儿子本来就天性不安分,自己主动想要去冒险。

    所以又能怪他什么呢?

    这大概就是命数使然吧,年轻一代人在把血流尽之前是不会感觉到疲惫的,就如同当年的自己一样。

    “好的,我不会添乱的,祝你们一切顺利。”他颓然叹了口气,“不过,我的儿子,如果你任何时候萌生去意了,都可以来找我,我永远会给你留下一席之地。”

    “好的,爸爸。”路易随口应下。

    “那么,现在没事了,您可以走了。我今天就可以安排一艘船护送您回到意大利,接下来您就一切自有了,爱去哪儿散步就去哪儿散步。”现在,艾格隆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殷勤,完全是一副不耐烦的神气。“请您牢记我们之间的默契您隐居之后什么都不说,不给我添乱;我们也绝对不会来找您的麻烦,更不会要您赞助一分一毫,您尽可以安享自己的晚年。”

    “陛下,我可以再跟您单独说两句话吗?”亲王突然说。

    艾格隆稍微有些意外,不过看着对方恳切的眼神,他还是点了点头。

    路易会意,自己走出了房间,留下了叔侄两个人。

    “还有什么事要说吗?”艾格隆不客气地问。

    “艾格隆,虽然我已经再也不愿卷入到那些是非当中,但是,出于我个人的立场……我的侄子,我还是祝你一切顺利。”亲王似乎还有些激动,所以略微动容地对着少年人说,“我没有给你过多帮助,所以我也不求你给我什么,我只请求你,看在亲人的份上,善待我的两个儿子他们都年轻气盛,太喜欢冒险,天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在等待着他们……”

    “我们每个人都在冒险,我不是上帝,没有办法确保每个人的安全,我相信我的两位堂兄自己也会有所觉悟,他们乐于跟命运搏斗,就跟我一样。”艾格隆平静地回答对方,“当然,我非常感谢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只要他们继续效忠于我,帮助我复兴家族的事业,那我一定会给予他们慷慨的回报,这一点毋庸置疑。”

    接着,他点了点头,准备结束两个人的对话,“好了,我时间有限,就别再闲聊了,您先准备行装吧。”

    “那好,我们一起过去吧。”亲王回答。

    “嗯?”艾格隆有些疑惑。“一起?”

    “我想,你肯定是准备去为那些军人们送行,所以如果我也过去、并且对那些人加以鼓励的话,应该能够更加鼓舞他们。”亲王回答,“从你的立场来说,至少在外人面前,我们的家族最好还是其乐融融,你觉得呢?”

    艾格隆笑了笑。

    如果不是顾忌这些,他又何必浪费精力把叔叔软禁起来呢?

    看来,他的叔叔在一番纠结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进行有限度的合作。

    不过,他所愿意做的,最多也就只到这里为止了。

    当然不花钱的精神鼓励,也是有用的一位家族长辈在这里为自己站台,更加能够明确无误地体现自己的权威。

    “那么,跟我来吧。”接着,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

    此时,在岛上的栈桥边,已经是人头攒动。

    一群穿着军服的人们围在了几艘船下面,一边用满怀羡慕的眼神看着已经站在了船梯边的军人们,一边不住地挥手向对方告别,满怀期待地向他们祝福着。

    就在他们互相致意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骚动。

    “陛下来了!”

    人群一边喊着,一边纷纷让开道路,让少年人轻松地走到了这群即将出发的先遣队员面前。

    为首的是他们的队长卡洛茨-弗朗索瓦-洛佩兹,看到陛下之后,他立刻敬了一个礼。

    “陛下万岁!”

    接着,他注意到了跟在陛下旁边的中年男人。

    “亲王殿下万岁!”机灵的他立刻反应了过来,接着大喊了一声。

    “陛下万岁!亲王殿下万岁!”而其他人也回过味来了,纷纷一起喊了出来。

    虽然早已经听说了前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莅临岛上的消息,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亲王殿下本人。

    他们诚惶诚恐地打量着这位亲王,仿佛他的身上也沾染了些许神性似的。

    毕竟这是拿破仑一世皇帝的亲弟弟,曾经和皇帝一起长大,并且近距离地和他呆了几十年,

    虽然看上去总是愁眉苦脸,但是此刻,前荷兰王却显得气定神闲。

    因为哥哥的关系,他曾经在法国军队当过上校,带过兵,后来当了国王以后更加是见惯了大场面,如今在众人面前,自然也有几分从容不迫的气度。

    他环视四周,微微笑着,然后朗声开口了。

    “诸位,很抱歉,因为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上岛了以后我都在静养身体,没来得及和你们见面不过,今天听说你们中有人即将远征,我也顾不得身体了,我一定要来看一看我们忠诚的勇士。”

    接着,他走到了卡洛茨-弗朗索瓦-洛佩兹面前,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对方则纹丝不动。

    “不错,是个棒小伙……”他大声夸奖了一句,然后喊了起来,“即将远征的勇士们,你们置生死于度外,为了梦想和光荣而战,我祝福你们!请放心,我们所有人都在你们身后,帝国也在你们身后!只要你们能够一直坚持这份意志,我们就必将无坚不摧!”

    接着,他又回头,看向了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军人们。

    “还留在岛上的勇士们,我同样敬佩你们,我相信你们肯定也曾经无比热切地希望自己也是先遣队的一员,很遗憾因为人员有限你们没有成行,不过这丝毫无损于你们的忠诚,等待只是让你们身上的剑磨得更加锋利,等到你们沿着他们开辟的道路利剑出鞘的时候,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亲王又用看向了艾格隆,“我恳求你们像效忠我哥哥那样,效忠我的侄子,为他出生入死,为他贡献一切,因为他值得你们奉献忠诚,他也必将回报你们的忠诚!帝国万岁!”

    “帝国万岁!”

    他的鼓动,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欢呼。

    艾格隆听得满面笑容。

    看来,他的叔叔只在乎钱,不要钱的精神鼓励倒是可以随便给。

    没关系,再小的作用也是作用,他也可以接受。

    至少这说明他的叔叔是不准备给他捣乱了,这也就够了。

    “属于我的时代过去了,但是属于我侄子的时代正在到来,他就是初升的太阳,必将照耀欧洲。”亲王以慷慨激昂的语气喊了出来。

    接着,他向艾格隆张开了手。“我的孩子,有这些勇士相伴,你必将赢得一切!”

    “我的叔父,您也是那个伟大时代的一份子,我将永远尊敬您!”艾格隆也非常恭敬地向叔父张开了双臂。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波拿巴家族的叔侄两人热情地拥抱。

    这到底倾注了长辈的期许和重托?

    旁观者们看着这感人的场面,一时激动得无以复加。

    “这下你满意了吧?”

    亲王在少年的耳边小声说。

    “嗯,很不错。”少年人小声回答,“预祝您未来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