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145,筹谋

    正当埃德蒙-唐泰斯和特雷维尔侯爵在为陛下的事业而面见元帅的时候,远在约阿尼纳的艾格隆,也在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而准备着。

    这一天,他带着海黛以及其他几位重要的官员们一起来到了城郊外,为主体工程竣工举行庆祝仪式。

    在他的强势关注之下,公国的官方投入了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人力和物力,以最快地速度修建这项重点工程,经过他们日以继夜的奋战,这项工程在今天终于初具规模了。

    毫无疑问,为了赶进度,工程当中出现了一些伤亡,不过对艾格隆来说,这都是必要的“损耗”,完全可以接受。

    为工程牺牲的人,被草草地埋葬在了指定的坟场,无人问津也无人纪念,而光荣和功绩,将会属于来希施泰特公爵和海黛殿下。

    艾格隆带着海黛,来到了水渠的长堤上,眼见着水流以平缓的速度,驯服地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床面流淌着,这些水流将会穿过约阿尼纳城,滋养这座未来将会规模越来越大的城市。

    就在他们旁边,有一座石凋的纪念碑,上面用希腊文和法文两种文字,以夸张的颂词,赞颂了他们为城市建设和公国发展所做出的杰出贡献,以便让后人铭记他们的“功绩”。

    海黛心里清楚,这项工程从立项到施工,跟她一旦关系都没有,完全是陛下决定的事情,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为自己的名字能够留在纪念碑上而感到十分开心。

    这里是她爷爷曾经打下的疆土,如今她虽然算不得真正的统治者,但毕竟也是公国的继承人,她当然希望能够“造福桑梓”,至少可以告慰一下爷爷的在天之灵。

    在艾格隆和海黛出席之后,跟在他们身边的仪仗队鸣枪向他们致敬,而在同时,周围围观的民众们也发出了响亮的欢呼声对民众来说,不管他们喜不喜欢他们新的统治者,这项工程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却是实打实的,因此他们的欢呼还是带了几分真心实意。

    虽然年纪尚幼,但是海黛现在已经有了成熟的经验,知道怎样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她面带笑容,矜持而又温柔,时不时地向自己的民众挥手,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女王的气度。

    她现在是个东正教徒,并且已经打算虔信于自己改宗的上帝,她希望自己这个公国能够在上帝的保佑下,长久地存在于世界上。

    哪怕她永远不能实际执政,但是只要公国能够留存下去,那么她就心满意足了。

    海黛沉浸在“与民同乐”的欢快当中,然而对艾格隆来说,这种欢呼不过是生活的点缀而已,他更关注那些更重要的东西。

    他环顾四周,安德烈-达武作为他的亲卫队长,正紧张地站在不远处,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们,不让任何可疑人士靠近,而就在远处,有一群人正在向艾格隆走过来。

    为首的人正是米歇尔-内尹。

    今天虽然只是普通的庆祝活动,但是米歇尔-内尹却宛如在接受检阅一样,穿着一身军礼服,上面还佩戴着艾格隆亲自授予的大十字勋章,闪闪发亮,犹如是骄傲的孔雀一样在这个场合看着他如此打扮,非但不显得威武严肃,反倒让人觉得有点忍俊不禁。

    艾格隆禁不住在心里暗笑了起来。

    米歇尔-内尹已经被内定为接下来的约阿尼纳总督,只是为了避免外界注意到艾格隆和特蕾莎离开的事实,所以不对外公布而已。

    正因为仕途得意,所以现在米歇尔-内尹可谓是意气风发,一扫之前的颓势,又找到了当初的感觉,也想要刻意地炫耀自己如今的地位。

    “安德烈!”艾格隆对安德烈-达武叫了一声,“让米歇尔过来见我。”

    “是!”安德烈立刻领命,然后跑到米歇尔-内尹的面前,告诉他陛下的命令。

    一听到艾格隆召见自己,米歇尔的精神更是一振,他连忙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艾格隆的面前。

    “陛下!您的功绩必将永世在此流传,得到万民的敬仰。”他对艾格隆躬身行礼,然后向他恭维。

    “现在说什么永世流传还太早了,米歇尔,工程还没完工呢,还需要你们继续努力。”艾格隆澹然回答。

    米歇尔-内尹愣了一下,显然惊诧于艾格隆突然的态度冷澹,他心里有些慌,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恩宠”突然又因为陛下变卦而消失了。

    在紧张当中,他顺着艾格隆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海黛,然后恍然大悟。

    该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他记得,上次他被陛下召见的时候,陛下一边告诉他打算让他担任留守总督,一边叮嘱他一定要对海黛保持尊重虽然不能让她真正干涉权力,但是该有的礼数绝对不能少。

    一想到这里,他就后悔不迭,暗骂自己一时得意忘形,居然把这么重要的细节给忘记了。

    为了补救,他又走到了海黛的面前,然后再度恭敬地向这位身高只到自己腹部的幼女行礼致敬。“殿下,我和约阿尼纳人民一样,感谢您为国家所做的贡献,您和陛下的名字将会永远在公国历史上熠熠生辉。”

    海黛有些惊诧,但仍旧保持着应有的仪态,澹然对米歇尔-内尹点了点头。

    “这是我应该做的,先生。您同样为这个国家立下了殊勋,我也一直铭记在心,还请您今后继续为公国贡献您的才能。”

    看到两个人如此对话之后,艾格隆的表情总算变得缓和了不少,给了米歇尔一个‘算你小子懂事’的眼神。

    他留在公国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要在走之前,建立一个足够牢固的权力框架,以便让公国能够在他和特蕾莎走后也顺利运行下去,米歇尔-内尹身为留守总督,自然也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艾格隆之所以强令他必须对海黛低头,一方面是因为他和特蕾莎真的把海黛当成家人了;但另一方面,也是提醒米歇尔,约阿尼纳公国是一个君主国,哪怕他当了代行最高权力的总督,他也必须明白自己的权力到底来源于何方,必须对君主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野心和傲慢是会随时间增长的,如果今天他觉得自己可以怠慢了海黛,那么明天他就搞不好会不尊重自己,艾格隆必须防微杜渐,让他明白真正是谁在统治。

    “米歇尔,你最近还适应新生活吗?”艾格隆重新展露出笑容,然后亲切地询问对方。

    旁人听了可能摸不着头脑,但是米歇尔知道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自从接到了新任务之后,他就离开了自己刚刚兴建的庄园,来到了约阿尼纳城内,就挨着法利亚神父的官邸住了下来,每天都在法利亚神父旁边,看着他主持每一场会议,还时不时询问神父的意见。

    这段时间以来,他对公国上下也熟悉了不少,至少他心里觉得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很适应现在的生活,陛下。”他立刻回答,“法利亚神父的教诲让我受益良多,我之前只把精力放在了带兵打仗上面,现在才发现,我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了……陛下,我接下来会把神父当成自己最好的老师,从他那里学到一切必要的知识。”

    “很好。”看到米歇尔如此表态,艾格隆也放下了心来。

    只要米歇尔-内尹摆正自己的态度,尊敬海黛,听法利亚神父的话,再加上他自己在骑士团内的威望,接下来公国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陷入内乱了。

    艾格隆又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做了一个手势。

    “安德烈,米歇尔,你们跟我来。”

    接着,他带着这两个人,沿着河堤往前走,而他们身后,卫兵们组成了一道隔离墙,挡住了所有人的靠近,一下子给他们三个人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地。

    艾格隆站在空旷的原野当中,看着脚下缓缓流淌的流水,其他两个人因为他不说话,谁也不敢开口,只能静默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少年人的指示。

    “我们流了血,冒了险,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拥有了这一方土地,它完完全全地任由我们来摆布。但是,安德烈,米歇尔,我知道,对你们来说,这里永远不是你们理想中的埋骨之地,你们魂牵梦萦的地方,永远在那里而我也一样。”许久之后,艾格隆终于悠然开口了,“我们在这里是客人,并且永远是客人。”

    “是的,陛下,我也深有同感。”米歇尔-内尹连忙回答。“我们都想跟随您回到法国,除了极少数人之外,谁也不愿意老死在这个地方。”

    “但是现状如此,我们只能等待。我们和王朝之前的力量相差太远了,以至于我们根本承受不起以卵击石的后果,只能等待它在内乱当中轰然倒台不过,很幸运的是,这一切并非是我们的妄想,而是切实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的等待不是无意义的,现在只需要最后一点耐心,就可以得偿所愿了!”

    米歇尔和安德烈对视了一眼,彼此之间都有点心潮澎湃。

    “你们两个人都是骑士团的高层,对几乎每个成员都颇为了解,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个人接下来给我拟定一份名单,人数不必多,但是要最优秀的人选最好要同时兼具忠诚可靠而且勇敢机智,我不指望他们每个人都同基督山伯爵一样,但是至少要有他的几分影子。”感慨完了之后,艾格隆继续下达了命令,“这些人,在你们拟定好名单之后,可以按照单独通知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到时候跟随我一起上路,我们不能聚在一起,所以可以分散行动,等我到了瑞士之后,再听我的指示。”

    安德烈-达武面露喜色。

    “陛下,我明白了!我一定为您办好。”

    作为艾格隆的亲卫队长,安德烈-达武自然也要跟着他一起行动,他心里觉得,带的人越多越勇敢,陛下的生命安全就越有保障,这也是他的本职工作。

    而米歇尔-内尹作为最高长官,想的东西却要更多一些。

    “陛下,这样的人,必定是我们骑士团当中最优秀的军官如果把他们抽调走了的话,公国军队的战斗力必然会蒙受巨大影响……”

    “这一点不用担心。”艾格隆摇了摇头,“接下来我要和我们南边的奥托国王在边境会面,两边正式签订联盟条约,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暂时公国是不会经受任何军事威胁的”

    米歇尔心想也对,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暗暗可惜,毕竟艾格隆把这些最优秀的军官都带走,却只充当他身边的随行人员,属实有点大材小用了。

    但是很快,他又灵光一闪,想到了别的什么。

    谁说陛下一定只是想要让他们当随从而已呢?

    “陛下,您是希望让这些人去那边充任军官的吗?”

    艾格隆笑了笑,对米歇尔-内尹点了点头。

    “米歇尔,看上去你确实有所进步,我对你接下来的职务更有信心了。”

    米歇尔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心里却终于明白了过来。

    陛下打算在边境上秘密组织一支服从于他的小型军队,以便为他接下来的行动服务,如果考虑到这一点的话,也确实需要抽调最精干的人选这下就不算大材小用了。

    米歇尔不知道接下来这些人会面对何种命运,但是,至少他们是在为陛下尽忠了。

    “我会为您办好这事儿的。”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倒是还有另外一个难题。”艾格隆突然皱了皱眉头。

    “您是指什么呢?”安德烈-达武连忙问。

    “守密!一定要守密。”艾格隆既像是对他们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安德烈,米歇尔,你们肯定猜得到,在公国境内一定会有法兰西政府和其他国家布下的眼线,他们未必在乎公国,但是他们肯定在乎我……如果我和特蕾莎有一天一起不见了,然后公国还有不少人也随之消失,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肯定会认为我要去搞新的冒险了!波旁们肯定会加以戒备的。”

    安德烈和米歇尔都陷入了沉思。

    “陛下,我倒是有个主意!”片刻之后,米歇尔突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