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211,两对夫妇

    在众人的注视下,艾格隆稍加思索之后,念出了自己即兴创作的诗篇。

    随着诗歌而涌现出的,是他发自内心的万丈豪情。

    相比于两年前的自己,他已经拥有了很多东西,但是仅仅这点东西是满足不了他的,他还要更多,而且相信自己一定做得到。

    太阳几乎全部隐没到了山峦之下,原本金黄的阳光变成了血红色,这些微弱的光芒落到了少年人的身上,仿佛像是围绕在身边的光环一眼。

    艾格隆昂首眺望着苍穹,器宇轩昂,一瞬间浑身散发出令人震慑的气势,

    不过相比于上次,此时他的手上牵着夏露,倒让他身上的煞气被冲淡了不少。

    矮小的夏露,因为船在微微摇晃,所以紧紧地抱着他的大腿维持平衡,同时她抬着头,碧蓝色的眼睛迷惑地看着这个少年人。

    因为两个人都有一头金发,所以此时此刻倒像是父女一样了。

    艾格隆的豪情慢慢地散发干净了,他回过神来,然后低头看着夏露,越看越是喜欢。

    “美丽的姑娘,你也是来为我祝贺的精灵之一吗?”他笑着问,然后双手把夏露托举起来,让她和自己一起看向远方,“那就记住我的话吧,我们一起去征服一切!”

    接着,他把夏露放了下来,然后带着她一起回到了船舱里。

    身为艾格隆的迷妹,特蕾莎自然是满面崇拜地看着艾格隆。

    “殿下,你果然没让我失望……短短时间就即兴创作了这样的诗篇……”一边说,她一边紧紧地拥抱住了自己的丈夫,“我太高兴了……谢谢你弥补了我的遗憾!”

    她的眼睛里满是激动和兴奋,可想而知,如果不是顾忌有很多人在场的话,她恐怕已经直接亲吻上去了。

    当然即使如此,艾格隆也已经有些尴尬了。

    不过,看到平素矜持的特蕾莎居然为自己的创作而如此失态,艾格隆心里也感觉美滋滋,有一种被人认可的快乐。

    “特蕾莎,这下你可就没话说了吧?”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妻子的额头,“我为了满足你的任性可是拼了命了。”

    接着,他又看向了在场的其他人,“你们觉得如何?”

    作为另外一个迷妹,夏奈尔自然和特蕾莎一样开心,而艾格妮丝则是撇了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却没有说出扫兴的话来看上去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吧。

    至于爱丽丝,那当然是满口恭维了。

    “完美的表现,陛下。作为上次的见证者,我很高兴自己还能有再一次的机会,在几乎同一地点见证您的创作,也正是您,让那个故事得到了圆满的终结……我相信,时光会摧毁很多东西,但是您在这里挥洒的才华,将会隽永不灭,永世流传!”

    虽说她这话说得比较肉麻,但是艾格隆和特蕾莎夫妇自然照单全收。

    “能让你们满意就好了……我倒是要谢谢你们呢,正因为同你们聚会,才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艾格隆笑着回答,“所以,我是为你们而创作的,诗歌自然也是赠送给你们的。”

    “是的,就应该隽永不灭,永世流传!”特蕾莎则兴奋地点了点头,“不光是殿下的诗篇,今天的所有一切都应该被如实而且详细地记录下来,这样才不辜负我们难得的聚会,您说对吗?”

    “我深感赞同。”爱丽丝连忙点了点头。

    “那这样吧”特蕾莎立刻做出了决定,“我回去之后就拿起画笔,趁着记忆还没有消褪把今天的场面都画下来,而夫人,您就和夏奈尔一起,用文字记述下今天的详细经过,我们每个人的表演,尤其是最后殿下创作的诗,您觉得怎样?”

    “这是我的荣幸,陛下。”爱丽丝自然满口答应,“请相信我的记忆力吧,我一定会把今天的一切都如实地记录下来的,我们所有的欢乐和喜悦,所有挥洒出的才情,都不会被遗漏。”

    至于艾格妮丝,大家就心照不宣地漏过去了毕竟她肯出席并且献艺就已经够给面子了,不能要求她更多。

    就这样,在太阳彻底告别人间的那一瞬间,今天的聚会也就此落幕。

    和来时一样,艾格隆用船篙耐心地把船划回到了刚才上船的地方,然后带着女士们一起次第走下了船。

    回到陆地之后,他恋恋不舍地看了船和湖一眼。

    今天果然很尽兴虽说比原计划少了一个人,但是大家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影响,或者说大家更加开心了。

    这时候,安德烈等护卫人员也划船回到了岸边,然后按照预定的计划,护送一行人乘坐马车,趁着夜色赶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农庄。

    因为大家都有些疲惫,所以晚餐不用聚在一起吃了,各自回房间解决,艾格隆终于放下了夏露,然后带着特蕾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一回来,特蕾莎就兴致冲冲地抱住了丈夫。

    “殿下……!”一边说,她一边亲了上去,“今天可真是太开心了!”

    艾格隆理解为什么特蕾莎这么兴奋一方面,她就喜欢看到自己挥洒才华时的样子;另一方面,她本来就是个喜欢浪漫的人,跟自己结婚以后,虽说体面尊荣样样不缺,但是都一直都离群索居,没有多少乐子,此刻终于可以一抒胸臆,自然非常激动。

    为了让特蕾莎开心,艾格隆也热烈地回应着,这对少年夫妻在房间里忘我地亲吻着,彼此倾泻着激情。

    渐渐地,特蕾莎双目迷离满面红晕,显然已经动情了。

    “殿下……”她一边呼唤着丈夫,一边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

    虽说碍于矜持,她没有主动求欢,但是从她的肢体语言里,一切都已经尽在不言中了。

    艾格隆知道自己如果不回应的话,后果一定会很惨烈,但是他想要故意调戏下特蕾莎。

    “亲爱的,你不是要画画吗?赶紧开工吧。”

    特蕾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满面通红地回答,“那种事情明天再做就好了……我们先……先……”

    先干什么,她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自家老婆到底是什么性格,艾格隆心里自然也非常清楚,他知道再逗下去的话,真的要惹她生气了,所以这时候也只能“舍身取义”。

    很快,两个人就彻底坦诚相见,在床单上黏在了一起,共同奔赴人间极乐。

    在艾格隆的卖力表现下,特蕾莎很快就沉迷在了这无边的快乐当中不能自已,平素的矜持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喊得那是荡气回肠;而艾格隆自己,则相对来说还保持着一丝清明,没有完全沉醉其中。

    不是说特蕾莎不好,也不是不爽,而是两个人结婚之后每天朝夕相对,艾格隆渐渐地对她的已经非常了然于心,不光熟门熟路地轻易就能带着她进入状态,甚至还有点“公事公办”的意味。

    也许是因为今天见证了艾格妮丝的表演、印象太过于深刻的缘故,看着身下微微眯着眼睛轻声呼唤的特蕾莎,艾格隆不自觉地突然想到,如果是艾格妮丝的话,她该会是怎样表现呢?

    肯定不会如此顺从的吧?也许她会反抗,会想要抢过主动权,甚至会对自己破口大骂。

    嗯……有意思!艾格隆遐想了一下,突然感觉劲头更足了。

    突然,他又感觉到了不对劲,毕竟在和妻子共赴巫山的时候居然还在想着别人,哪怕他自己也觉得这未免过于人渣了。

    看来,重逢之后,艾格妮丝对他的触动太大,以至于让他的思维都有点受其牵制了。

    这样不好,他很不喜欢那种失控的感觉。

    哪怕他想要得到艾格妮丝,那主动权也应该操之在手,怎么能反而为其所困呢?这太不像是个王孙公子了,简直在给皇室丢脸。

    于是他连忙心虚地收回了思绪,集中精神来满足兴致大发的妻子。

    狂风暴雨渐渐地变成了和风细雨,最后两个人一起来到了至高的绝顶。

    正当艾格隆夫妇在探讨人生真谛的时候,爱丽丝也带着女儿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中。

    不过,相比于其乐融融的两位陛下,她这里要孤寂许多因为她的丈夫,此刻还在床上酣睡。

    爱丽丝收拾好东西、打发好女儿之后,来到了床边,默默地看着丈夫。

    虽说她表情平静,但是从她湛蓝的眼睛里,有些止不住的失望。

    这么重要的活动,结果因为喝酒误事,导致全程错过,这是何等的失态……对家庭,对女儿太不负责任了。

    在她的注视下,埃德加睡眼惺忪,一脸幸福地沉睡着。看上去和往常一样俊美。

    那个浪漫多情的画家曾经夺走了她的放心,直到今天他仍旧如此俊朗倜傥,可是他真的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吗?

    爱丽丝不是个蠢人,相反聪明而又敏感,和枕边人度过了这么久的时光,她心里当然也知道答案可是很多时候,人们并不想要知道,更加不想要面对答案。

    如果答案本身会带来痛苦,人们的第一选择就是回避并且无视它,直到避无可避为止。

    正当爱丽丝沉思的时候,一直沉睡的埃德加忽然有了动作。

    他缓缓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咕哝声,接着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爱……爱丽丝……”看到熟悉的妻子,他顿时安下了心来。“天亮了吗……?”

    爱丽丝看了看迷糊又紧张的丈夫,既无奈又爱怜地摇了摇头。

    “准确来说,天已经黑了。”

    “什么!”埃德加顿时大惊失色,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因为身体还没有协调好所以又跌回到了床上,“今天不是要和陛下聚饮吗?你们没去吗?”

    “我们去了,而且已经回来了”爱丽丝平静地回答。

    她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责备丈夫也没有意义,再抱怨地话只会激化夫妇之间的矛盾,就算大吵一架也无济于事,所以她可以让自己的语气里没有呵责的成分。

    但即使如此,这个回答仍旧让埃德加吓得魂不附体。

    “上帝啊!”他痛苦地抚摸了一下额头,“我怎么会睡了这么久?该死……怎么就喝了那么多!”

    他当然不会想到,陛下居然会让自己的亲卫队长给他下药,再加上酒醉断片之后记忆力本来就很模糊,所以只是觉得是自己没有控制住喝多了。

    懊恼和惭愧让他心烦意乱。

    能够被两位陛下抽出时间亲自招待,可谓是自家难得的殊荣,这么重要的活动,自己居然会因为酒醉而缺席,何等不成体统!

    “爱丽丝……抱歉,我做了件大蠢事!”他大声哀叹。

    他倒不是为自己可能会在两位陛下面前失宠而担心,因为他本来就不关心什么前途和恩宠;但是为自己可能影响了父亲而哀叹,他不愿意让老父失望。

    “现在抱怨这个也没有意义了,你先恢复一下吧。”爱丽丝叹了口气,没有抱怨,而是从旁边拿了一杯水递给了丈夫,“昏睡了一天,你应该已经饿了吧?快点起床吃点东西吧。”

    “谢谢你,爱丽丝……”埃德加连连道谢,然后喝了水。

    接着,他总算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然后慢慢地走下了床穿好了衣服。

    “那今天,是你带着夏露一起去的吗?”接着他问。

    “是的。”爱丽丝原原本本地将今天的所有经过都讲给了埃德加听。

    听到妻子的叙述之后,埃德加总算放下了心来。

    两位陛下既然玩得很开心,那么也就不会在意自己的缺席了。

    而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也是爱丽丝努力为自己补救的。

    在自己猝然以内酒醉而酣睡的时候,爱丽丝先是为自己找好了体面的借口,躲过了‘酒醉失态’的恶名;然后又拉着妹妹和女儿想尽办法讨好两位陛下,在宾主尽欢的欢笑声当中,自己的缺席也就无人在意了。

    短时间内就处理好了这一切,真可谓是指挥若定,而且还能够被眼光挑剔的两位陛下认可才艺,何其难得!

    爸爸几次说过爱丽丝比自己厉害,看来是一点不错。

    如果她是自己的话,爸爸一定会欣慰到睡不着觉吧……

    一想到这里,埃德加不免有些自惭形秽。

    因为他知道自己背着妻子到底做了什么,更因为知道,相比于流光溢彩的妻子,自己虽是金玉其外,但是内中灵魂的腐朽和颓败,却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甚至哪怕接触一下这种光芒,都有一种灵魂在被灼烧的痛觉。

    可即使知道如此,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也是难以改变的。

    埃德加只能摁住了心中的懊恼和惭愧,再度向爱丽丝道谢。“爱丽丝,多亏了你……你帮上大忙了!”

    “何必道谢呢?”爱丽丝微笑着反问,“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女儿而努力,你一时失手,我出手补救不是应该的吗?你若是愧疚,那之后不要再闹出这种事就好了,埃德加……这世上留给我们的机会不多,错过一个尚可补救,要是错过几个,那可就悔之晚矣了。”

    “你说得再对也没有了!”埃德加重重点了点头,“我必须要完成父亲的交代!为了他,也为了我们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