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娘子不是妖 极品豆芽

第267章 滚!

    这是一条古香古色的双桅大船。

    静静停靠在江边。

    船上的灯火处于熄灭状态,若非仔细去看,很难发现江边停靠着这样一艘船只。

    “那就是接应我们的船。”

    高坛主指着江边的船,顺手取出一直口哨,放在嘴里轻吹了几下,发出的柔亮哨声在夜空中颇为清晰。

    很快,船上亮起了灯火。

    甲板上,一个粗布衣裳的大汉举起一盏油灯,挥舞了几下。

    高坛主露出笑容,对陈牧说道:“走吧。”

    一行人来到大船前,对面的几个大汉熟练的架好桥板,船舱内走出一位少女,身材略有些小胖。

    看到高坛主后,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急切的寻找着。

    当瞥见嵇无命后,那双眸子焕发出光彩,紧张的神色也放松了一些,露出了浅浅的舒心笑容。

    “高坛主,辛苦你们了。”

    少女脆声说道。

    “大小姐,幸不辱命,我们把嵇先生救出来了。”高坛主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笑脸。

    他的脸有些长瘦,颧骨高耸,大概也就四十来岁。

    少女笑道:“有高坛主出马,我就放心多了,等这次回去后,我一定向爹爹美言几句。”

    高坛主笑道:“美言就免了,下次这种任务我可再不见。”

    少女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朝着嵇无命走去,在灯光的照耀下陈牧才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皮肤有微黑,模样勉强算是清秀。

    “嵇大哥。”

    少女脆生生的打了声招呼。

    见嵇无命神情疑惑,少女眼里一抹失落闪过,旋即又带起几分期待的表情:“你不记得我了吗?一年前在氓州麒麟山。”

    嵇无命细想了一会儿,眯起眼睛打量着少女:“你是……慕容姑娘?”

    “你还记得我啊。”

    少女笑容顿时开心起来,一双眼眸弯起如月。

    她示意手下将对方身上的铁锁打开,笑着说道:“我一直想着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今日算是真正报答了。”

    嵇无命默然。

    一年前他去氓州寻找救治女儿的一位神医,路过麒麟山时正巧遇到了被妖物袭击的这丫头。

    于是便救了对方一命,没想到今日又见到了。

    而他现在也终于明白……天地会的人为什么要救他了。

    心情莫名有些五味杂全。

    “爹爹!”

    船舱内跑出一个小女孩,朝着嵇无命扑了过来。

    “燕儿!”

    看到女儿,嵇无命平淡的神情首次涌现出了激动之色,他将燕儿抱起,悄悄将手指搭在女儿的脉门上。

    虽然之前有妻子的信为证,但真正探查到女儿绝脉痊愈后,内心还是激动不已。

    当然,这个时候他不会表露出太多的情绪。

    隐蔽的朝着陈牧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后,目光看向船舱外站着的妻子,后者看到丈夫平安,也是一脸笑意。

    “嵇大哥,你的妻女我都救了出来,关于你女儿的病……你放心,我一定会找神医去救治的。”

    显然,这位慕容大小姐并不晓得燕儿的绝脉已经痊愈。

    嵇无命平复下心情,缓缓说道:“多谢慕容姑娘相救,今日之恩,嵇某一定会报答。”

    慕容姑娘微微抿嘴,望着嵇无命俊朗丰神的脸颊,微红着脸:“嵇大哥不必客气,当初若非是你,我可能早就没命了。而且……这一年里我一直想……”

    “大小姐,我们赶紧出发吧,如果被官兵看到就麻烦了。”

    高坛主提醒道。

    慕容姑娘一怔,只好说道:“嵇大哥,我先带你们去东州城吧,到时候再另作安排,如何?”

    “好,谢谢慕容姑娘。”嵇无命点了点头。

    进入船舱,高坛主指着陈牧说道:“大小姐,他就是陈坛主,此次帮我们顺利离开京城。不过他现在的境地也很危险,所以我打算让他先回去躲一会儿。”

    “谢谢陈坛主帮忙。”

    慕容姑娘微黑的小脸满是感激之色。

    陈牧摆手道:“都是自己人,我本以为此次营救嵇无命是天地会有什么大计划,不曾想原来是慕容大小姐还恩情。”

    陈牧内心也是颇为无语。

    之前他和太后都以为天地会如此大费周章的营救嵇无命,必然有大内情。

    好家伙,原来就是一位大小姐为了报恩才营救。

    而且看着大小姐的表情,很明显是喜欢上了嵇无命,所以才动用这么多人冒险去救。

    丫头啊丫头,你都不看看他有老婆孩子了吗?

    慕容姑娘脸蛋一红,歉意道:“倒是给陈坛主添麻烦了。”

    “无妨。”

    陈牧淡淡道。“此次我遇到麻烦,是因为之前的案件。想必最近风头正火的那位六扇门总捕陈牧,慕容大小姐听说过吧。”

    “没听说过。”

    慕容姑娘很实诚的摇头。

    陈牧暗暗呲了呲牙。

    到底怎么回事,哥的大名难道还不够响亮吗?

    陈牧压下心中郁闷,淡淡道:“没听说过就算了,总之现在形势比较严峻,不管是京城也好,东州也罢,大家都要谨慎一些。”

    高坛主表示同意:“没错,尤其最近舵里发生的事情很不好,必须谨慎。”

    慕容姑娘用力点了点脑袋:“我明白。”

    正在谈话之际,船舱里侧的一间小屋内突然出走一位女子,红衣艳丽,如一团火烧在了男人腹内。

    看到女人,陈牧愣住了,瞳孔不自觉收缩。

    “竹儿姐姐。”

    慕容姑娘跑过去拉住红竹儿的手臂,对陈牧说道。“陈坛主,这是我一位朋友,就是她帮我将嵇大哥的妻女接出京城的。”

    此刻的他内心无疑被浓浓的疑惑所填满。

    什么情况?

    红竹儿怎么跟天地会扯上关系了。

    她知不知道我的身份?

    目前知道陈坛主是陈牧的,除了太后他们,便是铁布桩、文明仁和庞统领。

    这三人太后已经暗中警告过,所以不会泄露。

    那阴冥王呢?

    毕竟当时她也知道真实内情,也不晓得曼迦叶有没有给枕边人红竹儿透露秘密。

    “幸会。”

    陈牧一边思索着,一边抱拳行礼。

    红竹儿并未多过看他,粉润的唇瓣勾着魅惑动人的笑意,朝着众人点了点螓首,便转身进入屋内。

    对方的反应,让陈牧暗暗松了口气。

    应该是不知道的。

    一行人随意闲聊了几句,见天色太深便睡下了。

    陈牧毕竟身份特殊,安排了单独的一间屋子给他,正好位于红竹儿的旁边。

    而嵇无命一家人也安排在一座较为僻静的小屋。

    在聊天期间,慕容姑娘数次想要跟嵇无命多聊些什么,可在对方冷淡的神情下,也只能偶尔说着干巴巴的话语。

    这情形让陈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嵇无命那个榆木疙瘩脑袋,估计很难再纳妾了。

    但这样不行啊。

    毕竟这次他的任务是打进敌人内部,如今有慕容姑娘这位大小姐,这件事似乎比想象中要容易一些。

    看来得让嵇无命态度软一点,吓倒人家小姑娘怎么办。

    ……

    夜深。

    繁密的星,如同江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

    陈牧双手撑在脑后,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本来一肚子的计谋在慕容姑娘出现后突然发现,似乎没啥必要了,因为她就是最好的引入点。

    只要让嵇无命拿下这个小黑炭姑娘,一切就会很顺利。

    毕竟现在的嵇无命只效忠于他。

    陈牧深吸了口气,回想起那慕容大小姐见嵇无命的表情,摇头笑了起来,喃喃道:“终归是矜持啊。”

    陈牧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也许是船舱里的缘故,也许是这几天一只有女人陪着习惯了,怎么都睡不着,反而心里急躁的很。

    女人啊女人,一旦离开了你,寂寞也随之而来。

    这一刻,陈牧想夏姑娘了。

    哪怕不能睡,躺在那两座山上当枕头也很舒服啊。

    当然,内心深处还是更想娘子和芷月她们一些,也不知道现在她们在做什么。

    希望平平安安的,别遇到危险。

    又辗转反侧了一阵子,陈牧死活睡不着,睁开眼睛准备去船舱外透透气。

    可睁眼的刹那,差点三魂七魄都散了。

    只见一只巴掌大的蜘蛛缓缓爬在眼前,而蜘蛛上方,则是一只嫩白如玉的小脚儿微微翘着。

    “我尼玛!”

    陈牧猛地从床榻上跳起来。

    盯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内的红衣女人,眼神几欲喷出火来。

    “迦叶给我说了。”

    女人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启,伸手将那只蜘蛛放在光滑的大腿上,慢慢拨弄着,纤细的手指很白很嫩。

    陈牧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果然这迦叶在床上就守不住秘密。

    他坐回床榻上,直勾勾的盯着女人:“你跟天地会是什么关系?迦叶知道你跟天地会有来往吗?”

    “我曾当过这位慕容小姐一段时间的护卫。”

    红竹儿并不隐瞒。

    保镖?

    陈牧呵呵一笑:“杀手也干这一行?”

    红竹儿眯眼笑了起来,笑容魅惑至极:“杀手和护卫其实都是一个性质,一个杀人,一个保护人。只有杀手,才能更好的保护雇主。”

    陈牧说道:“你绝对不是偶然和我相遇的,你肯定有阴谋。”

    红竹儿微微俯下身子,挤开的领口露出了一些风景,可她却恍然未觉,缓缓说道:“有人给了我四万两黄金,让我来找你。”

    “找我?谁想杀我?”

    “不,不是杀你。”红竹儿轻抚着陈牧脸颊,纤细的手指划过对方的喉咙,柔声道。“陪你睡觉。”

    “滚!”

    陈牧只有一个字,很硬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