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娘子不是妖 极品豆芽

第604章 到底谁是黄雀!

    陈牧有些麻了。

    他这一生经历过不少荒诞的事情,但这一次,他感觉眼前一幕荒诞到了极致。

    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找了这么多天,幻想过娘子在任何地方,或者躲起来,或者被抓……

    但从未想过对方是以鬼新娘的方式出现。

    大脑已经彻底无法运转,正常思考。

    声音,绝对是娘子的。

    这张脸,也绝对与娘子一模一样。

    凭借直觉,陈牧坚信眼前这一幕并不是幻境,甚至于娘子身上的气息都那么真实。

    可是

    为什么鬼新娘会变成娘子?

    “很惊讶吗?”

    鬼新娘嘴角微微弯起,但这一次她的声音又变了,变回了之前的腔调。

    脸依旧是娘子的那张脸,却多了几分邪魅。

    陈牧吓得退后几步,一脸惊疑的盯着对方:“你……你究竟是谁?”

    “夫君,是我。”

    女人的声音又变成了白纤羽。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惊慌与疑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你……”

    陈牧彻底懵了。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这是……附魂?

    陈牧走到鬼新娘面前,缓缓伸出手想要触碰对方的脸颊,却听到女人又恢复了鬼新娘的声调:“奴家不是你娘子,你可别随便乱摸。”

    陈牧如触电般的缩回手。

    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对我娘子做了什么?”

    “郎君为何要说这番伤人的话,奴家让你跟贵夫人说话,已经是大发善心了。”

    鬼新娘将掉落在肩头的红盖头叠整齐,放在了陈牧手心里。“郎君掀了盖头,那以后奴家便是你的夫人了,望郎君切莫负了我。”

    陈牧将红盖头扔还回去,气愤道:“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奴家,奴家又去问谁?”

    女人一脸无辜。

    明明一模一样的脸颊,可在鬼新娘这里,却显得无比的冷艳与邪魅,全然没有娘子的温婉可人。

    看着男人铁青的脸颊,鬼新娘叹了口气:

    “我只能告诉你,我可以感应到你娘子,让她与你对话,其他的……我无能为力。”

    陈牧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神。

    女人应该没有说谎。

    刚才白纤羽的声音和语调就是娘子本人,这不会错。

    但这张脸……

    虽然与娘子一样,可并不是娘子的脸。

    所以,鬼新娘说的是真的,她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载体,让白纤羽和他对话。

    可为什么会这样?

    偏偏是鬼新娘可以感应到娘子?

    陈牧皱眉询问:“你的脸是本来就这样,还是你故意变幻成我娘子的模样。”

    可这个问题鬼新娘并没有回答,只是笑着问道:“你现在是打算审讯我,还是跟你娘子对话?”

    “她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只能让她与你对话,仅此而已。”

    鬼新娘很诚实的说道。

    陈牧想了想,道:“让我跟娘子对话。”

    “夫君!”

    下一秒,白纤羽熟悉的声音回来了。

    面对眼前的鬼新娘,尽管长相一样,但陈牧还是很不适应,问道:“娘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我也不知道,可是我能看见你。”

    白纤羽的语气听起来也很困惑。“之前四周黑漆漆的,而且动也动不了,好像有什么东西绑着我,更不能开口说话。”

    四周黑漆漆……被什么东西绑着……

    陈牧心下一沉。

    这么说来,娘子果然是被绑架了。

    幕后人是谁?

    该不会是……

    陈牧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

    他目光闪烁了几下,继续问道:“娘子,那天你登岛之后发生了什么?”

    “登岛……”

    白纤羽的记忆似乎出现了一些恍惚。

    过了很久她才说道:“当时青萝寒毒发作,我和莫前辈去外出打算捕猎,可半路时发生了地震……似乎有一股力量将我和莫前辈分散了。

    也在那时候,我昏迷了过去。等醒来时……我好像在一个阵台之内……再之后我便又没了意识。”

    阵台?

    陈牧脑中线索飞快转动,立即问道:“有没有感受到传送阵释放的灵力?或者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好像……是转送阵。”

    白纤羽语气有些不太确定。“但是我没有看到人。”

    陈牧啪的一声拍打了一下手掌,目光灼然:“有人故意让娘子登上神龟岛,目的便是为了截胡。这岛上肯定有传送阵,而传送的目的地,便是天命谷。”

    “是妍儿姑娘吗?”少司命罕见的开口问道。

    陈牧摇头:“不,天机老人他们想要娘子,没必要耗费这么大的周章,直接等着娘子上门便是。是另外的幕后人,在半路截胡。”

    “可天机老人他们并不紧张。”少女还是不懂。

    既然这么重要的人被截胡了,天机老人韩东江肯定会很着急,为何如此安逸。

    他就不怕白纤羽被人杀害,导致一切被毁?

    “因为他们有嫁魂之术。”

    陈牧沉声说道。“之前妍儿姑娘其实已经对我们说了实话,他们根本不在乎娘子能不能找到。

    只要天命珠还在娘子体内,就可以利用嫁魂之术,强行将娘子本命之魂嫁接到妍儿姑娘的身上,然后进行下一步计划!

    至于他们为何不害怕娘子被杀……”

    陈牧扬起眉头,冷笑道。“能在天命谷眼皮子底下劫走娘子的人,肯定也是天命谷的人。

    而这个人的能力很强,熟悉天命谷的一切。

    除了神女还能有谁?

    韩东江他们其实心里很明白,是神女提前劫走了娘子,所以根本不怕对方会下死手。

    要知道神女也是天命女,一旦她杀了小羽儿,那么自己肯定也会受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韩东江他们不紧张的原因。

    甚至我认为,他们早就想到神女会劫持小羽儿,压根就没想着去阻拦。

    因为,他们还有更大的计划。

    或许让神女半路截胡娘子,本身就是他们设下的一个圈套!”

    听着陈牧分析,少司命脑袋嗡嗡的。

    到底谁是螳螂?

    谁是黄雀?

    为什么这两方人似乎都酝酿着很大的计划,而且都在精心设计,想要对付彼此。

    感觉白纤羽反而不过是个棋子。

    但陈牧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少司命本就不太聪明的脑袋彻底笨笨了。

    “但是……娘子绝对不是被神女劫持的!”

    陈牧眸中迸出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