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娘子不是妖 极品豆芽

第732章 最后一块!

    “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 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 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 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 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

    想要第一时间捕捉作者大大踪迹?快来起■点▼读书评论区

    “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 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 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 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 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所以,现在皇宫里的那个女人是假王后?而真正的王后被关押在一个空间秘境里?”

    房间内,曼迦叶睁大了莹蓝色的动人杏眸,听着面前男人讲述在菡姝宫遇到的情形,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没料到这座皇宫内竟隐藏着如此骇人的惊天秘密。

    也就说,全天下的人都被那女人给骗了?

    好厉害、好狠毒的女人,连自己妹妹的王后之位都要抢,还败坏对方的名声,太可恶了!

    “国王知道吗?”

    曼迦叶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国王一直以来便卧病在床,除了王后之外,大臣们都没办法见到他,你猜他知不知道?”

    陈牧往前凑了一些,无奈说道。

    因为女人心思完全被这个秘密所吸引,对于男人刻意的靠近倒一时没在意,等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对方正挺着鼻子在她的胸口处嗅来嗅去的,像条小狗似的。

    “滚远一点。”

    曼迦叶脸蛋一红,素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把推开对方。

    “天然的醇香……”

    陈牧微眯着眼颇有些迷醉的回味着。

    见女人脸色发黑,他干咳了一声正色问道:“你衣服穿这么单薄,是正在睡觉吗?”

    女人此刻仅仅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衫。

    虽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香肤玉肌让男人饱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