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火锅粉多加醋

第277章 被威胁的锦鲤(补更二)

    “真是一条好猎犬。”夜神宫和泰感叹道。

    随后笑着对上川悠仁说道,“这次的赌局你赢了。”

    他并没有强行要求上川悠仁用弓术射杀猎物,对方能够借用式神完成狩猎,本身也符合狩猎的规则。

    “千叶可不是猎犬,而是我的式神。”上川悠仁笑着说道,下一刻千叶带着小虚出现在上川悠仁身边然后恭敬地递上人偶,“大人,已经苏醒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千叶手中的人偶,即使夜神宫和泰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一只能够咒杀青铜阶妖魔的诅咒之物,而且还不确定是不是极限,在很多时候都可以派上关键用途。

    人偶依旧穿着华丽的和服,不过头顶的装饰有一枚小小的金色羽翼,通过第一次咒杀,上川悠仁已经培养出了新的灵性,这已经是一位新的妖魔了,而且一诞生就以青铜阶妖魔为祭品,虽然还只是黑铁一星,但很快会成长起来。

    上川悠仁轻松地将手中的人偶递给上杉穆,“好好培养她,当然如果你不够强被反噬了也不能怪我,阴阳术本来就是这样。”

    上杉穆神色郑重地接过人偶,虽然他没有超凡之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刚刚夜神宫和泰和千叶的话语中他已经大概明白了,眼前的诅咒之物刚刚轻易地咒杀了一只强大的妖魔。

    认真学习过后,他也知道阴阳师的第一只式神意味着什么,上川悠仁能够为他找到这样一只式神,对他是真的没什么说的。

    “谢谢师兄厚赐。”上杉穆恭敬地接过人偶,小心地用准备好的白布包裹住。

    上川悠仁看向夜神宫和泰,“不知道能不能够借用殿下宝地,我这位师弟最好立刻举行契约仪式。”

    夜神宫和泰哈哈一笑,“当然可以。”

    随后带着众人向远处的宫殿群走去。

    跟在夜神宫和泰身后的人看向上川悠仁的时候多了几分敬畏,这种诅咒之物虽然还不知道具体的作用,但感觉上已经和夜神宫和泰送出去的锦鲤价值上隐隐相等。

    当然如果大家有选择的话,大家还是愿意选择锦鲤的,但并不是说诅咒人偶不珍贵。

    对方这样送给一位入门级别的阴阳师,即使是师弟,也是真正的厚赐了。

    同时他们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乖巧地跟在上川悠仁身后的千叶。

    拥有着空间才能的座敷童子,真是稀有啊。

    对方随意地表现,虽然没有压住夜神宫和泰的风头,但已经有种能够平等和夜神宫和泰交流的感觉,而不是他们这种从属。

    老管家将赌注递给了上川悠仁,七宝盆中的锦鲤露出欢快的神色,作为一只代表着福运的妖魔,她虽然实力不强,但能够轻易感知祸福,如果夜神宫和泰将她送给其他人,对养尊处优的她而言不会是好事,但送给上川悠仁,她已经隐隐有些期待成为对方的式神了。

    上川悠仁将锦鲤从七宝盆中捞出,“以后你就跟着千叶,如果不听话,就炖鱼汤。”

    随后将锦鲤扔向了身后的千叶。

    千叶作为自己的太微星主,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自己的福运之物与其分散,不如统一交给千叶管理。

    太微垣乃帝座之基,主百官升迁,祸福降赐。

    所有人神色都微微一愣,这位江户苍龙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即使是大方的夜神宫和泰也一样,将孕育出山川龙气的锦鲤炖汤,即使豪奢如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不过礼物已经送出去了,夜神宫和泰当然不会过问。

    锦鲤愣神片刻,眼巴巴地看着上川悠仁将自己的鱼缸收了起来,这也是一件顶级的法器,自己原来的居所,现在看来被对方给私吞了。

    不过作为真正的妖魔,锦鲤早已经可以脱离水生存,同时千叶身上同类的气息也让她感到安心,他们这种掌管福运的妖魔,或许是因为天妒的原因,一般而言战斗力都不会很强,甚至生存能力都很弱,但千叶不同,能够以黑铁之身轻易收拾一位青铜阶妖魔,已经让她升起崇拜之情了。

    跟着千叶就跟着千叶,总比你这个吝啬鬼好,锦鲤在心中想到,她一眼就看穿了上川悠仁的本质,同时在千叶身边的空气中游动,露出讨好的意思。

    千叶看了看眼前漂亮的锦鲤,认真地说道,“以后你每天收集的福运如果不过关,真的会被炖汤。”

    锦鲤:( ̄△ ̄;)。

    上杉穆在老管家的引导下进入了偏殿,因为已经提前说好要举行阴阳师的契约仪式,以皇子宫中的资源,很快就布置好了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

    沐浴焚香过后的上杉穆神色郑重地穿过如同云帐般的焚香,走到了结界之中,按照阴阳术教导的仪式,开始勾连起面前的木偶。

    银铃般的笑声在上杉穆耳边响起,周围深沉的宫殿场景褪去,一位少女穿着古典宫装出现在他面前。

    上杉穆脸上带着谈判式的表情说道,“看来你的智慧不低。”

    少女有着白瓷一般的肌肤,五官精致到近乎完美,她靠近上杉穆说道,“上个诞生的灵性被剿灭的记忆还留在我的本体上,我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不能够反抗那位大人,现在就算是杀死你,也只不过被那位大人认为是不可信赖的物品,会被真正的销毁,但这并不意味我会承认你是足以让我侍奉的主人。”

    “怎么说?”上杉穆推了推眼镜,以他的实力不被这种强大的妖魔承认很正常,但只要有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大人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你契约我是一场新的考验,对于你我都是如此,只要我能够成长为价值巨大到上川大人舍不得销毁的地步,就可以杀死你,回归大人的身边,你根本无法理解你和大人之前的差距,那种天空和地面的差距。”

    少女眼神之中带着迷离,从上川悠仁的神域中孕育出来灵性,她最想做的当然是重新成为上川悠仁的式神。

    “我明白了。”上杉穆认真地说道,“那么在你觉得价值大到能够回归师兄手中之前,请认真地辅佐我,对了,你的名字叫什么?”

    “名字啊?”少女手指拖着下巴尖,“莉莉丝如何?”

    说着,她的身影消失,近乎无穷无尽般阴冷的灵力将上杉穆包裹住,“如果你这样就死了,上川大人也无法怪罪我吧。”

    半个小时之后,上杉穆喘息着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意识重新回归到了现实之中,刚刚他的精神经历了难以想象地折磨,各种绝望的实像浮现在脑海之中。

    不过他坚持下来了,至少有个真正好的开始,上杉穆对自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