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末有套房 tx程志

第四六七章割据辽东自立为王

    第四六七章割据辽东自立为王

    其实这些挨打的言官们,此时终于明白过来,这顿打他们白挨了,无论是内阁大佬,还是朝廷重臣,居然没有一个人给他们张目。

    几乎所有人装聋作哑,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不仅仅是崇祯皇帝装作看不起,而是所有人。

    事实上,也不怪所有人都漠视,或者纵容全旭。

    正应了那句话,自作自受。

    明朝的言官制度,开始于那个在传说中历来轻视文官的明太祖朱元璋,朱元璋设立了都察院和六科给事中,专门用于监察中央和地方百官,这个群体的总人数长期保持在二百人左右,为历朝之最。

    朱元璋在制度中明确规定:皇帝临朝时,言官要轮流值日,发现不合理的就要“直谏”,“勿有所顾避”;不分军队百姓、不论制度还是官员,“皆得言之”。如果皇帝受蒙蔽而不自省,朱元璋要求言官“舍身以诤”,不惜批逆鳞、捋虎须!

    为了让言官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朱元璋创造性的给了言官一项极大的权利“封驳”。所有的诏旨和批复的奏章,必须先经六科通过方能执行。

    朱元璋曾对给事中张文辅说,“朕代天下理物,日总万机,岂能一一周遍?苟政事有失宜,岂惟一民之害,将为天下之害!岂惟一身之忧,将为四海之忧!卿等能各悉心封驳,则庶事自无不当!”

    可以说,朱元璋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惜这个制度,在执行的时候,已经变味了。结果,就变成了顶撞皇帝就是直言谏言,顶撞阁臣和各部堂尚书,就是仗义执言。

    结果,这些六科言官们,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歪,咬皇帝,咬内阁大臣,上至内阁辅臣,下至地方官员,世勋、国戚、宗室,至于武将那就不用说了,没有人他们不敢咬。

    偏偏这些言官们,最缺乏的就是一点,他们只是进士进入六科观政,也就是说,虽然是官员,既缺乏庶务,也缺乏见解,久而久之,变成了正事不会干,只会乱捣蛋。

    他们简直就是属疯狗的,没有立场,没有原则,也没有底线,逮着谁咬谁。这些言官背后都有金主,偏偏又油盐不尽。

    华阳社为什么可以影响朝堂,为什么可以延伸影响内阁大臣?就是因为这些言官,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他们成事的本事或许没有,坏事的战斗力却非常彪悍。

    别说是崇祯烦他们,就连首辅周延儒、包括孙承宗他们也讨厌。

    全旭继续道:“陛下,这个婚,臣不想……”

    “退朝!”

    崇祯不给全旭说话的机会,转身就朝后面走去,速度那叫顺溜。

    卢象升朝着全旭抱拳道:“恭喜!”

    “恭喜个屁啊!”

    全旭气急败坏的道:“我哪知道陛下,给我从哪里找个媳妇?卢大人,您消息灵通……”

    卢象升笑眯眯的道:“下朝了,家里还有事!”

    “孙阁老……”

    孙承宗更加气愤:“老夫不知道!”

    “曹公公!”

    “驸马爷,奴婢不敢说!”

    全旭拉住正准备跑的曹化淳“曹公公,给我通传一下,我要面圣!”

    “好!”

    就在全旭在去见崇祯的时候,长长的甬道内,周皇后带着长平公主与太子,她望着小太子道:“烺儿,从今以后,你一定要记住,见到武威侯一定要礼敬有加,从心里去敬重他,你的皇太子的身份在他面前没有多少可以骄傲的地方,现在,你向武威侯行礼,不得敷衍。”

    “是!”

    朱慈烺从来没有见到周皇后会如此严肃,他伸出小胳膊小腿,开始一本正经的施礼:“慈烺拜见武威候!”

    全旭没有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有些好奇的望着朱慈烺:“太子好聪慧,好有礼貌!”

    全旭伸手抚摸着朱慈烺的头,出身皇室是朱慈烺幸运,成为太子更是几世修来的福份,然而,他却是一个末代太子,连死都死得不明不白。

    全旭仿佛想到了什么,望着周皇后道:“皇后娘娘,有时间带着太子和公主去辽东看看,那里和京城不一样!”

    周皇后淡淡一笑。

    其实,她也想出宫走走,只是,规矩就是规矩,皇后想要出宫回个娘家还成,离开京城,群臣肯定会闹翻开。

    “有机会去辽东,我带着你去看看东北熊,还有熊瞎子,也可以去大海上,看看海豚,看看海鸥,看看不一样的景象!”

    朱慈烺莫名奇妙的望着周皇后。

    周皇后望着全旭微微一福。

    全旭道:“皇后娘娘,这是做什么,君臣之分还要不要了,万万使不得。”

    “世事多变,本宫一介妇道人家,虽然不问国事,但也知道,天下不宁!”

    周皇后望着全旭眼睛不住的流泪:“本宫昨天夜里做了一个噩梦,本宫梦到京城一片火海,后宫宫人死伤遍地,烺儿与媺娖……”

    说到这里,周皇后泣不成声。

    全旭的脸色有些凝重,这可以说是梦,也可以说是未来。

    虽然现在崇祯信任他,给他权力,但是,这个君臣和谐,必不能持久,全旭所做的一切,崇祯迟早会知道,到时候,他们就会分道扬镳。

    尽管全旭想着坐山观虎斗,可是,崇祯也会像防着建奴一样,集中精锐大军防着全旭,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

    李自成和张献忠都会横扫天下。

    全旭望着周皇后道:“谁能预料到将来的事情,我们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你说的话我记住了,至于如何取舍,就看陛下如何安排了。”

    接着,全旭的目光落在长平公主身上:“公主,还有太子,我们可以立个约,全旭不死,全家军不亡,刀山火海,我护你周全!”

    朱慈烺转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神不断地在母亲和全旭的脸上转来转去,他发现母亲今天不高兴,很不高兴,他决定今天乖乖地定不能让母亲生气。

    小公主发现全旭一脸凝重,她向全旭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

    全旭跟着王承恩来到崇祯的御书房里。

    此时的崇祯皇帝装模作样的批阅着奏折,全旭朝着崇祯施礼:“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安,陛下,咱们商量一下,我努努力,明年秋收,辽东上缴二百万石粮食,能不能不给臣赐婚!”

    “啪……”

    崇祯将手中的毛笔拍在御案上,瞪着全旭:“不行!”

    “二百万石粮食,加三万匹布帛!”

    “不行!”

    “为什么?”

    “因为国朝不许”!

    崇祯望着全旭认真的道:“当年太祖欲征北元,欲以魏国公徐达为帅,却担心二十五万精锐征北大军不受制,随问计胡惟庸,胡惟庸答曰:联姻。太祖以四子燕王,娶徐达之女为妻,大军成行。”

    全旭笑了笑:“陛下,自古以来,联姻向来不靠谱,汉向匈奴和亲,匈奴照例寇边,唐太宗向吐蕃和亲,嫁文成公主,但,吐蕃攻唐何曾停止。国之大事,岂能为一妇人左右?”

    “你倒是坦诚!”

    崇祯长长叹了口气:“其他事,朕可以答应你,唯有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好吧!”

    全旭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接跟崇祯耍起了赖皮:“陛下,辽东的差事您另选贤能吧?”

    崇祯也气了:“混账,如果还有贤能,朕还用得着你!”

    这倒是大实话,别看建奴被全旭揍成狗,关宁军倒是想趁着全旭的余威捞点军功,关键是他们没占到任何便宜。别看现在建奴只剩半条命,可仍旧比努尔哈赤起兵的时候,兵强马更壮。

    全旭一看此事躲不过了,就望着崇祯道:“若是如此,让臣成婚也行,陛下必须答应臣几个条件!”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婚姻对于女人来说,特别是大明的女人来说,那就是一辈子,可对于全旭来说,大不了,在京城安置起来,他也不差那几口饭吃。

    别说什么朱氏,就是一头母猪,全旭也认了。

    辽东才是他的家,京城,就让崇祯握着当人质吧。

    “第一,臣经营辽东,对建奴不能一味的征讨,现建奴元气大伤,他们若避而不战,臣想要剿灭他们,也不是容易的是,古往今来,对于塞外胡族,战胜容易,剿灭太难,臣欲剿抚并用,希望朝廷不要横加干涉!”

    崇祯想了想,也感觉全旭所说的是事实,大军出征,所费粮草太多,这次是建奴进攻,全旭打了一个防守加反击,取得不俗的战果,如果大军出征,很可能无功而返,劳民伤财。

    他点点头道:“可以。剿灭建奴叛军之事由爱卿独断,朕不过问就是了,但,皇太极必须死,不在赦免之列!”

    “可以,不用陛下提醒,臣也不会饶了他!”

    全旭接着道:“建奴屠戮辽东,老奴将辽东官绅连根拔起了,损失惨重之极,想要让辽东在最短时间之内恢复元气,必须用一些非常手段,非常人才。辽东知县以上官员必须由臣推荐,三年之内朝廷不要往辽东塞人!”

    崇祯的脸色大变:“你想割据辽东自立为王?”

    全旭苦笑道:“我不想割据,我只知道有些家伙让他办事不行,添乱的本事却一流,我可不希望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局势让几个臭虫给弄得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