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主神挂了 李古丁

303,一网打尽!

    无论轮回腕表还是轮回之门,想携带他人穿梭宇宙,降临现世,都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目标人物必须神智清醒,且自愿跟随。

    第二,目标人物必须与轮回者有肢体接触。

    此前十年中,祝玉妍等轮替值守,助倪昆修行,往返大唐世界与现世时,都是由倪昆亲自接送。

    而这一次,倪昆一番操作,令玄五月也满足了这两个条件。

    他先是示敌以弱,在发现混元金斗之后,并没有立刻祭出三宝玉如意,击飞混元金斗若一见混元金斗,就以三宝玉如意相迎,固然可以击飞金斗,免遭修为削弱,可三宝如意段位太高,驾驭不易,发出一击之后,短时间内,便再难以发动第二击。

    当时倪昆的五色神光,正镇压着血煞圣子、元妙华双身,也难以用来刷落其他敌人。

    诛仙剑意发动一次,一口气挑飞番天印、混元锤两大重宝,短时间内也难再动第二次。

    若又急匆匆催动一次三宝如意,则倪昆再无更多大威能手段,奈何不了状态完好的玄五月、御天圣子,最多只能在二人手下自保,勉强维持个不败不胜的局面。

    倪昆当然不愿如此僵持。

    玄五月等人一年没有动静,在通天塔一番打探,得到的消息也是他们一年未曾在通天塔露面。

    再出现时,御天圣子、血煞圣子、元妙华皆已被玄五月降伏,玄五月手中更多了混元金斗这件至宝。

    可想而知,这一年来,玄五月等人正是在忙着收取混元金斗。

    辛苦一年,大功告成,还顺手降伏了御天圣子等人,玄五月再是生性谨慎,此时的心态,也绝对难免会有些飘飘然。

    若不趁此机会将她降伏,等到她心态恢复正常,又把混元金斗祭炼得更加纯熟,血煞圣子、元妙华也养好伤势,那么再想得手,势必困难重重。

    因此倪昆定下战术,先示敌以弱,任由混元金斗将自己摄入浑黄大河之中,再任由混元金斗削去自己近三成的修为,待局面岌岌可危时,方才祭出三宝玉如意,击伤混元金斗,并顺势逃离。

    以玄五月的修为,自然能一眼看出,祭出三宝如意之后,倪昆气息更加衰弱,短时间内很难再催动三宝如意。

    而混元金斗虽也一时威能大损,可玄五月、御天圣子本身都状态完好,毫发未损。

    玄五月再是谨慎,难道还会放弃这大好机会?

    当然要衔尾追杀,务求趁倪昆修为被削三成,气息又复衰弱的机会追杀到底。

    一番追逃,倪昆又非常合情合理地被玄五月一爪扣住肩膀这可不是他示敌以弱,故意中招,而是以他当时的状态,是真的没法躲开玄五月那一爪。

    然而虽状态不佳,无力闪躲,可一切早在倪昆预料之中,中爪之时,已打开虚空通道,并在虚空通道之中,布下了轮回之门,使之与虚空通道融为一体。

    倪昆再一头扎进轮回之门中,直接回归现世。

    战斗状态之下,轮回腕表的【诸界行走】功能无法发挥。

    但轮回之门与轮回腕表不同。

    倪昆集齐七块碎片,融合出轮回之门已有十年。

    十年研究下来,轮回之门能够做到什么,倪昆已然了然于心。

    即使处于战斗状态,轮回之门亦可自如穿梭诸界。

    唯一的麻烦就是,穿梭之后,这门会留在开门地点,无法收取。

    再次返回时,倪昆将原地出现。

    若敌人等在这里堵门,大可以施施然布置阵法、架设陷阱。那倪昆返回之时,自是要一头扎进敌人布好的陷阱之中。

    所以战斗之时,想要用轮回之门穿梭,就得把敌人也一同带过去,才能保证安全。

    而倪昆一番操作之下,玄五月就正好满足了随他穿越的条件神智清醒,一心要追杀倪昆,当然是自愿“跟随”他。手掌又扣在倪昆肩膀上,满足肢体接触的条件。

    如此一来,当倪昆穿过大门,回归现世,玄五月自然也跟他离开了轮回宇宙,来到了现世这起源宇宙、末法绝灵之地。

    玄五月一身修为,也是被轮回之门悉数“没收”。

    混元金斗、番天印等随身法宝,也与倪昆的三宝如意、五行孔雀翎等宝物一起,统统留在了轮回之门中,没有一件随她过来。

    当然就算过来了也没用,没有修为,什么法宝都催动不了。

    此刻。

    倪昆现世所居的别墅草坪上。

    玄五月两手空空,与倪昆相向而立,脸上虽仍然漠无表情,眼中却罕有地浮出一抹慌乱。

    她看得出来,倪昆也变得跟她一样,没有了修为。

    但即使身无修为,以倪昆那高大雄壮的体格,随随便便就能将她扑翻在地。

    更何况,倪昆身边那个妖冶美女,气息绵长,眼神明亮,明显就有一定修为在身。

    血煞圣子、元妙华男女双身,恐怕就是被那妖冶美女打瘫在地的。

    沉默对视一阵,玄五月艰涩开口:

    “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倪昆微微一笑:

    “一点小伎俩,不值一提。”

    玄五月又问:

    “你待如何处置我?”

    倪昆轻笑一声:

    “彼此互为死敌,真仙道主又何必明知故问?”

    说话间,朝玄五月一挑下巴,身边的闻采婷会意,迈开长腿,腰肢款摆地走向玄五月,娇声说道:“姑娘别怕,我下手很轻,不会很痛的……”

    ……

    玄五月自愿“跟随”倪昆,被带到现世。

    御天圣子却留在了原地。

    他本来就不想继续追杀倪昆,感觉风险很大。可惜玄五月自认优势在我,胜券在握,要毕其功于一役,御天圣子受玄五月挟制,只得不情不愿地跟着追击。

    不过追击之时,他是既不曾与倪昆有肢体接触,心里又老大不情愿,自然没有随之穿梭过去。

    于是当倪昆、玄五月皆消失不见后,那恒星深处,一直未曾自然愈合的空间裂痕之前,就剩下御天圣子一人,满头雾水地发呆。

    “去哪里了?怎地两人的气息,一下就消失了?”

    御天圣子正莫明其妙时。

    旁边太阳真火中,忽然走出一个身披黄金甲,背后一领血色披风的光头帅哥。

    正是处女座守护士,玄奘法师。

    玄奘嘴角带笑,看着御天圣子:“施主,一年不见,别来无恙?”

    说话时,御天圣子周围的恒星烈焰中,纷纷走出金甲人。

    算上玄奘,十大黄金守护士竟已悉数到场,将御天圣子前后左右、上下八方所有的方位,统统封堵。

    守护神殿顷巢而出,十大守护士,围剿御天圣子!

    外围还有一个身着红色战甲的少女,手提一条星云锁链,虎视眈眈。

    又有扛着金箍棒的大圣传人金刚,与浑身皮肤呈黄金色泽,双手合什,一脸纯善模样的弗利萨,站在仙女座守护士小龙女左右。

    瞧见这阵仗,御天圣子一颗心霎时间沉到了海底。

    ……

    “说说吧,你们背后那位大能,如何称呼?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神通?”

    现世,别墅地下室,血煞圣子、元妙华男女双身、玄五月被五花大绑,悬吊空中,身上遍布横七竖八的鞭痕。

    闻采婷手持皮鞭,旁边还摆着辣椒油、盐水、电熨斗等各种辅助设备。

    倪昆坐在椅上,跷着二郎腿,一边吸着酸奶,一边问话。

    他并没有让闻采婷打杀玄五月等人。

    只是将他们毒打一顿,打到他们痛不欲生、动弹不得,这才搬进地下室中,动刑问话。

    可惜这几个魔头,骨头都硬得很,闻采婷一通鞭子,将他们抽得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居然一个个都默不吭声,只满头大汗地咬牙死撑。

    好吧,虽然修为都被轮回之门没收了,但他们境界还在。

    以他们的心性、境界,忍受这点肉刑自然毫无问题。

    “你们是担心被那位大能听到?莫怕,祂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我曾经直面过祂的星光,也没见祂将我怎样。”

    倪昆曾在天道根源处,看到那位大能的“星光”,虽然仅仅只是意识视野看了一眼,就遭到那“星光”攻击,多亏超级少女、小龙女施以援手,方才撑了下来。

    但这攻击并非有意。

    纯粹是一种无意识的被动伤害。

    就像太阳本无意伤人,可人偏偏要在正午日头更猛时,去裸眼直视太阳一样。

    这番遭遇,让倪昆对那“星光”的状态,难免有所猜测。

    不过玄五月等人可不知道这一点,纵然倪昆宣称“祂”状态有些异常,他们还是闭口不言。

    倪昆又道:“这里是另一方宇宙,乃是末法绝灵之地,你们大可以放心说出他的机密,他听不到的。”

    玄五月等人还是不肯吭声。

    “何必自讨苦吃?”

    倪昆摇摇头,抬手一指辣椒油,闻采婷舔了舔嘴唇,拿着一个大刷子,饱醮辣油,来到元妙华女身前,毫不客气就将辣油刷到了对方那遍布血色鞭痕的娇嫩肌肤上。

    元妙华女身闷哼一声,浑身一阵颤抖,牙关咬得嘎吱作响,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

    但还是不曾开口。

    闻采婷冷哼一声,又给元妙华男身、血煞圣子、玄五月都刷了一遍辣椒油,可他们一个个都硬气得很,哪怕痛得面孔扭曲,浑身发抖,咬破嘴唇,也不曾言语一声。

    境界还在,心性坚韧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亦是他们清楚,一旦开口,说出机密,那他们便没有了任何价值。

    届时是死是活,就只在倪昆一念之间。

    见几人如此硬气,倪昆也有些恼火。

    他现在修为不在,闻采婷也是修为不深,很多直击元神、摧折精神的拷问手段都用不出来,只用这些低级的肉刑,看来是没法儿让这几个积年老魔开口了。

    “真是的,老老实实回答不就好了吗?非得浪费大家时间。”

    倪昆叹了口气,掏出一把血菩提塞进嘴里,决定先修炼个一整夜,恢复些修为之后,再来慢慢泡制他们。

    【求标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