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可大可小

第六十七章 至尊金卡

    朱达贵跟着廖贻心去结账,冯晓雨马上缠着向佳於说徐雪婷的事。徐雪婷可是学校的校花,跟向佳於一个级别的,主动追求朱达贵,绝对是爆炸性新闻!

    向佳於说:“他们之间的事情,我真的不太清楚,只知道徐雪婷让我把朱达贵约出来。”

    冯晓雨突然眼睛一亮,说:“朱达贵买的这块吊坠,是不是送给徐雪婷的?”

    朱达贵虽说去付款,但还是能感应到这边的情况。他暗暗苦笑,女人到了一起,真的能唱台戏。

    廖贻心问:“先生,请问是刷卡还是扫码?”

    朱达贵拿出了刘诚给的那张至尊金卡,说:“扫码吧,这里有张卡,可以优惠吧?”

    廖贻心看到这张金卡后,诚惶诚恐地说:“至尊金卡?对不起,刚才怠慢了,我马上闭店。”

    她是店长,自然知道这张至尊金卡意味着什么。看到金卡上的“075”编号,她知道这是刘总刚发出不久的至尊金卡。

    刘诚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发给一个年轻人,刚才柳嘉欣还嘲笑别人买不起,差点闹出天大的笑话。

    朱达贵回头看了一眼冯晓雨那边,轻声说:“不必了,我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廖店长,还请你给我保密。”

    廖贻心忙不迭地说:“好的。”

    她知道真正富有的人都喜欢低调,朱达贵在柳嘉欣眼里,连翡翠吊坠都买不起的人,是个真正的低调富翁。

    冯晓雨等朱达贵回来,马上问:“朱达贵,你这吊坠,是不是要送给徐雪婷?”

    朱达贵笑了笑:“保密。”

    柳嘉欣心里有些酸:“这得花掉你几个月的工资吧?”

    刚才向佳於的那句话,将她的希望破灭。朱达贵的吊坠,肯定不会送给她。在徐雪婷面前,她是抬不起这傲娇模样,这一点她有自知之明。

    可不管如何,朱达贵都只是个外卖员,一下子买三万多的吊坠,得累死累活干小半年吧?

    朱达贵问:“钱花了可以再赚嘛,冯晓雨,你的东西买好了吗?”

    冯晓雨涩涩地摇了摇头:“太贵了买不起。”

    她倒是喜欢这里的东西,可最便宜也得六千多,越过五千,她就没法接受了。

    朱达贵笑着说:“今天可是个好机会,可以打八折。”

    柳嘉欣连忙说道:“你可另乱说,我们这里的标价从不打折的。”

    她虽是七福珠宝的店员,可才刚来不久,还没有打折的权力。只有特别熟的老顾客,才能打九五折。

    廖贻心看到朱达贵朝她使了个眼色后,突然说道:“今天你们购物的话,可以打八折。”

    “真的八折?”

    “对。”

    冯晓雨高兴地说:“我买那件干青花吊坠。”

    柳嘉欣不解地望向廖贻心,可对方没有看她。

    八折的价格,向佳於都有些心动。可她还没正式上班,总不能向家里要钱吧?至于让谭华才出钱,她连想都没想过。

    不要说她跟谭华才不是男女朋友,就算是,也绝不能让他买这么贵的东西。以后自己赚了钱,再买件翡翠饰品吧。

    廖贻心马上说道:“你喜欢哪件?”

    “就这件。”

    冯晓雨选好之后,马上去付款,果然是八折。她很开心,今天能捡个便宜。

    “咦,这么大的店,怎么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谭华才离开七福珠宝时,看到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很是意外。

    朱达贵说道:“兴许是搞错了呢,我们不是在购物么?帮人家翻过来吧。”

    柳嘉欣等朱达贵走后,不解地问廖贻心:“店长,为什么给他们打八折?”

    廖贻心问:“小柳,你的这个叫朱达贵的同学是干什么的?”

    “送外卖的。”

    廖贻心惊呼:“送外卖?”

    她从来没想过,朱达贵会是个外卖员。刘诚可是亿万富翁,怎么可能跟外卖员有交集?怎么回事?

    柳嘉欣讥讽道:“他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三万多块钱,至少四个月的工资。”

    廖贻心意味深长地说:“小柳,我建议你以后多和这个同学走动。而且,也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

    柳嘉欣摇了摇头:“他在大学时想追求我,被我拒绝后才自暴自弃去跑外卖。我的目标是五千万身家以上的富豪,跟他最好这辈子都不打交道了。”

    廖贻心好奇地问:“这么说,你们差点成了?”

    柳嘉欣骄傲地说:“我主动拒绝的,毕业后还是要回到现实,我要过的生活,他永远也满足不了。”

    廖贻心淡淡地说道:“你错过了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既然朱达贵要求保密,她自然不能多说。朱达贵穿着朴素,看着不像有钱人,可实力很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低调。

    要知道,刘诚轻易不会给人发至尊金卡,这张编号“075”的卡,应该是刚发的。刘诚能发给朱达贵,绝对是个人物。

    柳嘉欣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是被他的假象所迷惑,今天这三万多万钱,估计是他卡里所有的钱,回去之后,保准心疼得睡不着。”

    廖贻心问:“刚才忘记加他通讯录了,能不能把他的电话给我?”

    柳嘉欣说:“你加一个外卖员干什么?他是个一次性客户,以后不会再来了。”

    廖贻心说:“还是留个电话比较好。”

    柳嘉欣没有再说什么,翻出朱达贵的电话,告诉了廖贻心。

    朱达贵是在冯晓雨帮他选衣服时,无聊看手机,才看到廖贻心请求加好友的信息。廖贻心说得很客气:朱总,我是七福珠宝的廖贻心。

    朱达贵通过之后,廖贻心马上又发了条信息:朱总您好,我是七福珠宝步行店的店长,以后您的翡翠吊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

    朱达贵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好。

    “达贵,你这吊坠准备怎么办?”

    谭华才跟朱达贵坐在服装店门口,女人逛服装店,最好的办法是找个地方休息。他一边深情地望着向佳於,一边说道。

    “等会我试试,不行再让冯晓雨想办法,如果她也不行,就送给我妹妹,到时你给我一半钱就行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