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可大可小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外卖计划(大结局)

    身份的转变,令段伟洪有些尴尬。他看到屈佳毫和布拉格亚,老实地跟在朱达贵身后时,又有些释然。

    布拉格亚是朱达贵的教官,现在成了朱达贵的下属,他都能完成身份的转变,自己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段伟洪是全能特工,也是王牌特工,他研究过这次伦敦的古堡行动,朱达贵几次潜入,马里和几组织丝毫没有察觉,他自问做不到。

    之后朱达贵将几十枚定时炸弹安装在古堡,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事后调查,古堡确实有五十多个点有爆炸痕迹,也就是说,朱达贵不仅把定时炸弹安装到位,而且所有的炸弹全部安装在预定位置。

    段伟洪自问做不到,不要说五十多枚定时炸弹,就算是五枚定时炸弹,他也很难完成。何况还要潜入对方的弹药库,更是难如登天。

    光凭这个行动,段伟洪对他其实就得服气,朱达贵也因此确立了他在情报局的地位。这是一个越级王牌特工,目前情报局还没有哪个特工的行动能力超过了他。

    段伟洪见到朱达贵后,恭敬地说:“朱局长好。”

    朱达贵点了点头:“嗯,辛苦了。”

    朱达贵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段伟洪的尊重,完全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朱达贵在岛国上任后,接见了各地的情报局负责人。这其中,也包括柳嘉欣。

    两人见面时,柳嘉欣虽提前调整了心态,真正见到朱达贵时,她还是很吃惊。她现在可不是辛苦,而是调查局的调查员。可朱达贵,却走上了这条道路。

    柳嘉欣缓缓地说:“没想到我们是以这种方式见的面。”

    朱达贵微笑着说:“这说明我们还是有共同理想的。”

    柳嘉欣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也是情报局的人。”

    “你负责枧头的情报网,工作开展得如何?方婧雅是调查局的人,你可得特别小心。”

    “枧头有两名情报员,有四个替我们工作的线人……”

    柳嘉欣回到枧头后,当天晚上就与方婧雅见了一面。国内是调查局的地盘,她们见面还是很方便的。

    柳嘉欣一见面,马上就说道:“朱达贵现在是情报局亚洲分局副局长,连段伟洪、屈佳毫都成了他的手下。”

    方婧雅喃喃地说:“半年的训练,简直变了一个人。”

    朱达贵在国内时,是个幸运儿,不管做什么事都很顺利。现在看来,他并不是幸运,而是真有这种实力,只不过隐藏得很好,让人觉得他只是幸运罢了。

    柳嘉欣突然说道:“对了,我在朱达贵那里发现了一个名字:马曌,航空22院九所,不知道这个代号还是真有这个人。”

    方婧雅诧异地说:“马曌?”

    柳嘉欣说道:“对,那个‘曌’字很奇怪,回来后我还特意查了字典,才知道这个字跟‘照’是同音,是武则天自创的字。”

    方婧雅说道:“我查一下,叫这个名字的很少,我以前都没听说过个字。”

    方婧雅查了之后,发现航空22院九所,还真有一个这样的人,还是个高级研究员。这人的名字和单位出现在朱达贵那里,说明对方跟柳嘉欣一样,也是为情报局服务。

    此事性质非常严重,方婧雅马上向贺国平报道,我国航空领域出现间谍,还是高级研究员,那还得了?

    等方婧雅回到总部后,贺国平马上将她叫到办公室。

    方婧雅看到贺国平一脸严肃,轻声问:“贺局,查实了吗?”

    贺国平沉吟道:“初步调查,应该是真的。”

    根据他们的调查,这个马曌应该在几年前出国学术交流时,被M国情报局策反的。马曌的老婆和儿子,都拿到了绿卡,并且在M国购置了豪华别墅,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

    方婧雅问:“怎么办?”

    发现马曌的身份后,就不急着抓人了。必须将他的上线揪出来,同时还要侦查他的情报网,还触角深入了多少。

    贺国平说道:“马上成立专案组,你负责技术支持,对他进行全面监视。”

    方婧雅感慨道:“这次柳嘉欣立了一大功。”

    要不是安排柳嘉欣潜伏在情报局,并且担任枧头情报组的组长,不可能得到这样的情报。

    贺国平说道:“这可不是柳嘉欣的功劳,你觉得身为情报局亚洲分局的副局长,会犯这等低级错误吗?我认为,朱达贵是知道柳嘉欣暗中为我们做事的。”

    方婧雅诧异地说:“故意为之?这怎么可能?”

    贺国平说道:“怎么不可能?朱达贵从来就深深地爱着这个国家,爱着这片土地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不管他在弗吉尼亚训练了多久,他的内心绝不会改变。M国觉得改变了他的信仰,这怎么可能呢?”

    方婧雅疑惑地说:“可他现在是情报局亚洲分局的副局长。”

    贺国平缓缓地说:“不要说他是亚洲分局的副局长,就算他是兰利总部的副局长,也改变不了他的内心。M国人还让他回亚洲工作,殊不知是给自己掘了坟墓。”

    方婧雅突然说道:“贺局,朱达贵不会是你掌握的外勤吧?”

    贺国平说道:“昨天向佳於收到朱达贵从岛国寄来的护肤品,里面夹着一张微型存储器,里面有大量资料。其中,还有一份朱达贵制定的‘外卖计划’。”

    方婧雅不满地说:“向佳於?他为什么不给我寄护肤品?”

    贺国平说道:“你的身份情报局已经掌握了,向佳於的身份很隐秘,让她转交更方便。这个外卖计划,将由他‘发展’你为情报局的特工,而实际上,则是与他建立安全联络的通道。你需要向情报局提供一些我国的情报,而朱达贵则会把情报局的资料,源源不断传过来,他以后将由你单独联络,向佳於是你们的联络员。”

    向佳於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她其实早被调查局秘密招募,之前陪着朱达贵和沈诗雅等人去云南,在西双版纳、大理、腾冲的表现都很出色。

    从云南回来后,向佳於就成了一名真正的调查员。

    方婧雅为难地说:“我岂不成了背叛者?”

    贺国平说道:“表现上是如此,你是朱达贵发展的间谍。实际上,朱达贵将正式为国家服务。他手里有大量情报局的机密档案,需要一条安全可靠又高效的通道才能传回来。以后,你可能还要牺牲个人情感,与他结为夫妻,相互配合和掩护对方。这次找你来,也是代表组织正式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换其他人。”

    方婧雅毫不犹豫地说:“只要是工作需要,我服从组织安排。”

    她心底其实有一个声音,这个计划可以接受。上次得知自己没能及时帮助朱达贵,导致他母亲被绑架,她其实很自责。

    “明天,向佳於和谭华才会去岛国旅游,朱达贵会招待他们,并且与他们一起回国。你在办完马曌的案子后,就要去枧头执行‘外卖计划’。”

    “我感觉自己也成了外卖员。”

    “我们都是外卖员,他们送的是快餐,我们送的是安全和对祖国的忠诚。”

    方婧雅突然问:“贺局,朱达贵把存储器藏到化妆品里,为什么没有被发现呢?”

    所有的进口产品,都会严格检查,存储器里有芯片,不应该查不出来。

    贺国平解释道:“存储器被一种特殊物质包裹着,可以逃避现有的一切仪器检查。”

    朱达贵一直在等着贺国平的回复,他用灵力把存储器包裹起来。现在朱达贵的灵力外放,已经超过了四十八小时。在灵力的保护下,那套护肤品只要不拆开,不可能被检测到。

    况且,朱达贵用灵力一直护送着那件快递,等过了海关才放心。

    谭华才给朱达贵发了信息:“达贵,听说你是岛国,明天我跟佳於过来玩,你要地陪。”

    朱达贵马上回复:“一定陪好你们。”

    这是他与贺国平约好的行动暗号,向佳於来岛国,说明调查局同意了自己的计划。他与向佳於见面后,会详细讨论行动的细节。

    朱达贵知道,这个“外卖计划”将为调查局在情报局打开一条通道,以后情报局在调查局面前,将再无秘密可言。

    朱达贵手里掌握着M国情报局安插在我国的上百名间谍资料,这些人的档案原本都存在总部。很多人都是以纸质档案的形式,保存在最安全的地方。为了绝对保密,都没有给他们建立电子档案。

    哪想到,朱达贵的灵力无孔不入,他在兰利总部三点五公里内,就能轻易看到这些资料。

    这些潜伏在我国的间谍,还不能马上抓捕,除了要保护情报来源外,也是想趁机给情报局传递一些假情报。

    暴露了的间谍,几乎没有危害性可言。

    早上,朱达贵迎着朝阳,亲自开着车子去了机场,他已经给谭华才和向佳於安排好了酒店。

    一个月后,“外卖计划”正式启动,朱达贵随后也回了枧头。不久之后,他又回到赛田,在情报局的支持下,参加赛田朱氏家族的族长竞选,并且顺利担任族长。

    这虽是一个民间职务,但能大大提升朱达贵的影响力。朱氏家族有几千亿的资产,还有十几万朱氏族众,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这对朱达贵搜集国内情报非常有利。

    半年之后,朱达贵与方婧雅在岛国订婚。

    同月,情报局亚洲分局的局长心脏病突发,新来的局长,刚到岛国就死于车祸,情报局局长约翰,任命朱达贵担任亚洲分局局长。

    一年之后,朱达贵与方婧雅结婚。婚后一年,方婧雅产下一子。五年后,朱达贵担任情报局行动处长,十年之后,担任情报局副局长。

    此时,朱达贵在调查局已经掌握了好几名“潜伏者”,有些“暴露”之后,他就会安排在M国“政治避难”。之后取得M国身份后,再安排他们为情报局工作。

    十五年之后,朱达贵竞选情报局局长。与他同时竞选局长的几位副局长,接连出现“意外”,最终朱达贵脱颖而出,成为情报局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局长。

    朱达贵每天的工作,首先是去总统府,向总统报告今天全球发生的重要事件。M国总统每天第一件事,就是与朱达贵商量,听取他的报告。

    没有朱达贵的情报,M国总统的工作都不好安排。

    二十五年后,朱达贵准备竞选M国总统。他有情报局的全力支持,朱达贵自身也成立了几十家企业,他的资产早就过了千亿。在M国竞选总统,有钱最好办事。

    朱达贵不断在各个州发表演讲,向民众推销他的治国方略:要让M国永远成为世界强国,要大力打压其他国家,特别是那些对M国的影响力有威胁的国家。同时,他还承诺提高社会福利,促进就业。

    几套组合拳下来,朱达贵在47岁那一年,真的成了M国总统。

    在发表全国电视演讲后,朱达贵接到了来自我国领导人的电话祝贺。在电话那头,除了领导人外,还有已经担任调查局长的贺国平。

    贺国平微笑着说:“从外卖员到总统,恭喜你。”

    朱达贵意味深长地说:“以前我是外卖员,现在也是外卖员,以后依然还是外卖员。以前是为枧头人民服务,以后要为更多的人服务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