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系统泛滥成灾 木羽澜风

第五百三十章 过去的意识(两章合一)

    “但大部分人类还是善良的,是不是?”白火骷髅问道。

    项北飞迟疑了下,点头道:“是。”

    “那么我仍然相信人类。”白火骷髅看上去十分乐观地说道。

    “是!人类帮了我们很多!”另一侧一个断了手的小骷髅也用火焰说道。

    其他骷髅也纷纷表态,但他们掌控火焰说话的时候,语言就没有白火骷髅那么娴熟,但已经很努力把话说标准了。

    “至少我目前为止,包括你在内,见过的八个人类态度都很友善!”白火骷髅说道。

    八个人类,那还真是不少了。

    项北飞倒是很好奇其他人类是谁,他琢磨了下,自己一家子应该是都来过这里了,那么剩下的几个又会是谁?

    “对了,火祖是什么时候来的?”项北飞问道。

    “三十四年前!”白火骷髅道。

    “这年是按你们的算法吗?”

    “不,是按照九州的算法,这个地方白天黑夜和九州是一样的,都是火祖教我们的。”白火骷髅说道。

    项北飞摸着下巴,思考着爷爷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爷爷身上有很多秘密都还未弄清楚,系统有问题,失去了记忆,有强大的实力,守护着堠,寻找着所谓的答案……

    在项北飞的记忆中,爷爷一直是个乐观生活的老头子,从未对生活失去希望,但他也从来没有表现出特殊的能力来。

    那么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项北飞很想要去弄清楚这一切。

    “火祖他在九州出名吗?”白火骷髅问道。

    项北飞看着爷爷的雕像,摇头道:“九州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但不少人知道他。”

    九州很多人知道“项清德”这个名字,是因为项北飞的缘故,整个九州大部分人都知道项北飞是跟着他爷爷长大的。

    “那你是不是也认识他?他在九州是不是也是一位大人物?”白火骷髅问道。

    沉默了片刻,项北飞才说道:“他是我爷爷。”

    白火骷髅惊了下,问道:“你是火祖的孙子?”

    “是。”项北飞道。

    许多骷髅也都面面相觑,他们眼窝的火焰似乎都猛地燃烧了起来。

    白火骷髅眼窝的火焰燃烧得尤为猛烈,他惊了半天,才粗声粗气地说道:“我得证明一下。”

    “你想怎么证明?看照片?”

    项北飞取出手机,自从来到域外荒境,他就很久没有用手机了,都保存在小黑的气泡里,这里也没信号,加上很多干扰,电子产品不好使。

    不过开机还是行的,有电没电无所谓,有小黑就够了。

    他把手机相册调出来,把自己和爷爷的合照展示出来。照片里是自己刚刚收到梁州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爷爷特意拿着他的录取通知书与他合影。

    照片里的爷爷满脸高兴,神情充满了喜悦和骄傲,双手拿着录取通知书,比项北飞还激动,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那兴奋劲仿佛是他自己考上精英大学一样。

    白火骷髅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是火祖!”

    一群骷髅都围了上来,对着手机上的照片指指点点。项北飞又给他们展示了关于爷爷的视频,他拍的视频不多,大部分是从孔大明的店里截取的监控,不过上次小黑倒是拍下了关于他和爷爷吃饭的视频画面。

    可是很快有个骷髅急切地问道:“你为什么把火祖关在这里面?”

    “火祖,您没事吧?他把您关起来了吗?”另一个骷髅敲着屏幕问道。

    “快放他出来!不然我跟你拼了!”

    项北飞最开始遇见的紫火骷髅急切地说道。

    “不对,你怎么也被关在盒子里?”

    另一个红火骷髅看了看手机又看着项北飞。

    “呃……这是个好问题。”

    项北飞哑然失笑,他都忘记了手机对于这群骷髅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群骷髅一直都生活在这片山脉,没有办法离开巳堠的范围,不清楚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对于九州也局限于部分认知,对于手机这种烂大街的科技压根不了解。

    更别说里面拍出来的照片和视频栩栩如生,比刻在石碑上的简易图片要形象得多。有几个骷髅甚至还伸出手急躁地去点击屏幕,想要敲碎手机,去把里面的火祖救出来,但他们手上都是骨头,屏幕不起作用。

    项北飞简单地给他们介绍了下照片是什么,末了,还用手机给紫火骷髅录个视频示范了下,然后把视频画面递给这群骷髅看。

    “啊!我也被关起来了!”

    紫火骷髅看见照片里的自己,抱紧了双臂惊呼着后退了好几步。

    项北飞揉了揉额头。

    真是个单纯的憨憨。

    他又解释了半天,总算让这群骷髅知道了手机是什么。

    白火骷髅激动地看着手机里项清德的照片,道:“我在三十一年前见过他,没想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他真是一位伟大的人。”

    半晌,他又道:“不过火祖说了,如果有人类来到这里,都要接受他的测试。”

    “什么测试?”项北飞问道。

    “我不清楚,那测试不是针对我们,他让你进入到这块石碑中,我们从来没有进入过。”白火骷髅敲着石碑说道。

    项北飞打量着石碑,石碑是系统凝聚而成的,但是里面有一道玄妙的阵纹波动,他才发现那是一个潜藏的意识,极为强大又狠隐蔽,如果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

    “是爷爷的意识?”

    他眼前一亮,目前自己太需要答案了,如果是爷爷留下的意识,他必须去和爷爷谈谈。

    项北飞立即把手搭在了石碑上,把自己的灵力沿着石碑涌向了那道意识,紧接着他眼前闪过一道光芒,自己已经被拽入到另一片世界之中。

    眼前是一片火红的世界,四周滚烫的岩浆在沸腾着,冒着炽热的气息,烤得人很难受,便是项北飞也感受到了这股火焰的威胁。

    他很清楚,这不是真正的岩浆,也没有达到外面堠灵的岩浆那种能够吞噬灵力的程度,但巳堠的岩浆对于项北飞而言还能够抵抗,然而在面对这些精神力凝聚出来的岩浆面前,他完全没有能力地抵挡!

    这股岩浆不是堠灵,却是比喉咙还要恐怖万分!

    那是摄人心魂的绝对力量,让项北飞动弹不得。

    “何人!”

    一声敦厚凝实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如同惊雷落下,声浪滚滚,直击人心,令项北飞窍魂都是微微一颤,精神甚至都变得不稳。

    “好强大的精神力。”

    项北飞心中暗惊,这股恐怖的精神力,甚至比天通境的骆老都要强大!

    随后,他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灰衣长袖,麻布黑裤,穿着一双朴素的黑色布鞋,朴实无华,与寻常老人并无差异,站在一绺胡须有些凌乱,头发花白,左边鬓角有几根白发不安分地翘着。

    但这老人气质却是极为凌厉,身材高大伟岸,站在那里仿佛就是一片天,让天地都黯然失色。

    不是项北飞的爷爷,又能是谁?

    项清德的眼睛清亮而深邃,与之对视就仿佛在透过他的眼睛看着浩瀚星空,项北飞只是对上一眼,就有些许地失神。

    他赶紧凝聚自己的精神力,抵抗着那股强大的压迫,让自己清醒一些。

    “是我,项北飞。”

    项北飞有些头疼,这个意识只是三十多年前的,那时候项北飞连个细胞都不是,爷爷哪里认得自己。

    “项北飞?”

    项清德琢磨着这个名字,随后想起了什么,伸手一挥,一把将项北飞拽了过去,拽到了跟前,神情肃穆地望着项北飞,道:“你为何会叫这个名字?”

    “如果我说,我是您孙子,您信吗?”

    项北飞指着自己左边翘起来的那一绺头发,示意了下。

    项家人的基因有点强大,项天行同志的左边鬓角也有一缕不安分翘起来的头发,爷爷也是,项北飞也有,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你是我孙子?”

    项清德看着项北飞那绺头发,眉头微微皱起。但这头发显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他只是盯着项北飞在沉思着。

    “你的灵力和我所认知的不一样。”项清德说道,“如果你是我孙子,你应该传承的是我的功法,那么灵力的气息也应该和我一致。”

    “这就说来话长了。”

    项北飞伸出手,他的灵力在掌心总凝聚而出,随即分化成为了一黑一白两道火焰。

    “前提是您有教我才对。”项北飞说道。

    “我不可能会不教自己的后辈相应的功法。”

    项清德盯着项北飞掌心中的灵力,半晌他的眼睛亮起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直直地扫向项北飞。

    项北飞心里一凛,这种情况像极了是来探查他的记忆,他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九州的,有些秘密不能被发现。

    当下他便将自己的脑中记忆死死地守住。

    但是项清德并没有尝试去探向他的记忆,那道金光落在项北飞身上,很快就散开。

    紧接着项清德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没有系统!”他诧异道。

    项北飞警惕起来。

    没有系统这件事,目前知道的,只有骆老一人,但骆老是自己根据不羁的事情推测出来的,爷爷是怎么怎么知道?

    “汪汪!”

    小黑在项北飞肩膀上也诧异起来。

    “这只小狗很特殊。”

    项清德的目光落在了小黑身上。

    项北飞和小黑都是微微一愣。

    他竟然看得见小黑!

    要知道小黑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对于常人来说,一直都是隐形的,它可以选择自己是否被看见,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它并没有选择让项清德看见自己。

    然而项清德却一眼就看出了小黑的不凡。

    这让项北飞和小黑都觉得奇怪。

    项清德则是打量着项北飞,眼中越发地诧异:“你真是我的孙子?”

    “我不明白。”项北飞反问道,“没有系统就能确认我的身份?”

    项清德一身威严的气息散了下去,手里出现了一张照片,他对照着项北飞的样貌,又看着照片里的人,许久眼中才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你真是我的孙儿。”项清德呢喃道。

    那是一张照片。

    项北飞十五岁的照片,青涩,稚嫩,神情冷傲,眼神中充满着叛逆。

    如今的项北飞成熟了许多,虽然与照片中的少年相去甚远,但样貌的轮廓还是认得出来。

    “他们留下来的?”项北飞问道。

    “是,他们告诉我,我有了一个孙子叫项北飞。”项清德打量着自己的孙儿,眼中难得有了一丝慈爱。

    “你长这么大了。”他似乎很想多看项北飞几眼,又走近了一步。

    “他们可真是称职。”项北飞不咸不淡地说道。

    项清德迟疑着,半晌又问道:“你来到这里,所以我已经不在了么?”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问道:“为何这么问?”

    “你看样子对很多事情都不清楚,那我应该是出事了。”项清德叹了口气,随即又坦然一笑:“生死这件事,我看得也淡了,能把你照顾这么大,也值了。”

    “我就是来搞清楚这件事的。”项北飞没有直接说明白,“我需要答案。”

    “我给不了你答案。”项清德摇头道。

    “那至少告诉我,您为什么走到了这里!那时候的您,准备去做什么?”项北飞问道。

    “我留下的意识有限,无法给你那些答案。”项清德道。

    “那您能给我什么?”项北飞问道,“我父母的事情?他们来这里寻找答案,为什么而去?域外荒境的尽头是什么?”

    “域外荒境的尽头……”

    项清德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半晌他神情变得坚定:“你不能去那里,很危险,我不会让你去。”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项北飞问道。

    “你得先打败我。”

    项清德身上的气息猛地提升了一个档次,身上再次出现了磅礴而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气息朝着项北飞压来,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高山坍塌下来,轰然而下。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他没有退缩,也没有胆怯。

    嗡!

    一黑一白两道灵力从他身上盘旋交错而出,环绕在他周身。

    “我是来寻找答案的。”

    他的拳头上猛地亮起了火焰,一拳朝着那道恐怖的威压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