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系统泛滥成灾 木羽澜风

第六百七十四章 年纪

    一个叫“无锋”的人,发动了共谷之乱?

    共谷,这个地方,项北飞并不陌生。

    无锋,他也很熟悉。

    因为他手里就有一把名为无锋的断剑!

    是巧合么?

    项北飞没有办法确定。

    共谷,是他从老巨灵那里听说的。

    老巨灵和清德道人在涯角空域这里认识,清德道人也有两块板砖,老巨灵的嗅觉非常敏锐,曾经在共谷闻到过第三块板砖的气息。

    当时老巨灵得知清德道人失忆后,就说了一句:难道是他在共谷出事的吗?

    难道说这个无锋,是他的爷爷?

    项北飞自己都没有办法确定了!

    爷爷来这里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鹤云方不知道项北飞在想什么,他也根本没有将项北飞与那个凶名远扬的“无锋”联系在一起,只是继续把话说完。

    “那一战天昏地暗,参战的同道至今都不愿意提及当初的事情,后来道宫总算是镇压了他,但代价极为惨重,随即道宫下达了命令……”

    鹤云方说到这里,停下来,迟疑着该不该说下去。

    倒是一旁的鹤青盯着项北飞,清冷地把话说完:“任何种族,如果有在涯角空域看见人类,都杀无赦!”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抬起头,问道:“你们想动手吗?”

    鹤云方和鹤青父女俩对视了一眼。

    “我不会对你动手。”鹤云方摇头道,“于情于理都不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出手的。”

    “你呢?”

    项北飞看着鹤青这个女孩。

    鹤青明显是个天之骄女,实力和修为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强大。

    “她也不会。”

    鹤云方伸手把站在自己前面的鹤青推开,又严厉地看了眼她,告诉她别做出冲动的事情。

    鹤青沉默了片刻,倒也没有动手,而是说道:“我不会,但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你既然刚来涯角空域,那么请你以后不要在外面说起自己是人族,主要原因是对你自己不利如果非要提及,请不要告诉别人你救了我父亲,或者说,不要告诉别人,你认识我们鹤族。”鹤青冷静地说道。

    “小青,说话别这么没礼貌!”

    鹤云方严声制止自己女儿的话。

    “爹,我只是实话实说。他救了您,所以我不会对他动手,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这件事也关系到我们整个鹤道种族,如果让道宫的那些执法者知道我们收容了一个人族没有上报,后果是什么都不用我说。”

    鹤青坚持自己的看法。

    提到道宫,鹤云方脸色一白。

    道宫乃是涯角空域一个极具威严的组织,乃是无数种族中的高手组成的。他们对人族发出了追杀令,其他种族若是敢不从,就等于是与所有种族为敌。

    鹤族在涯角空域并不是什么强大的种族,这样的严重后果,仅凭一个小小的鹤道院,是根本承受不起的。

    但鹤云方仍然沉声道:“我鹤云方行得正坐得端,并非是什么忘恩负义贪生怕死之辈!一个种族出了个邪恶之徒,不代表这个种族所有都是恶徒!小青,我从小就教导你这些道理,你难道忘记了吗?”

    鹤青抿着嘴唇,没有反驳。

    “其实你女儿担心得不无道理,鹤道友不需要太在意,这与忘恩负义无关。放心,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不会给你们鹤族带来什么威胁。感谢道友能够告诉我这些,告辞了。”

    项北飞摆了摆手。

    “等下”鹤云方连忙说道,“没谁知道你的存在,不急这一时,你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先了解这个地方的情况,省得在外面太过吃亏,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项北飞微微一笑:“不用了,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还请留下吧!”

    这个时候,鹤青倒是开口了。

    “嗯?”

    项北飞眉头一扬。

    “别误会,我只是尊重我爹的教导而已。”

    鹤青面色沉静地说道,“你刚来涯角空域,连息壤都没有,如果就这样出去,会很吃亏。你可以留下两天,我会把在涯角空域该注意的事情都和你解释下,至少一些势力范围你需要弄清楚,然后你要去什么地方建造自己的领地,我会送你去。”

    鹤云方在旁边说道:“当然,如果你愿意留在我们鹤道院静修的话,我也会给你提供一个住所,你可以在这里修炼多久都无所谓。只要不暴露自己身份,没什么问题。”

    “爹”

    “这件事我能做主!”鹤云方坚持道。

    项北飞思忖了下,关于共谷、道宫以及涯角空域的势力分布等事情,他确实需要更多的信息。

    至于去午堠这些地方,他反而不是很着急了。

    因为他现在就在涯角空域,如果项天行那两位一直都顺着堠走的话,那么他们必然也在这里!

    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弄清楚发动共谷之乱的那个“无锋”究竟是不是他爷爷。

    “行,我就打扰两天。”项北飞道。

    “不打扰,里边请。”鹤云方倒是相当热情。

    鹤青也没有再说什么,侧身让开了路。

    鹤道院是个很清悠的地方。

    因为息壤土地有限,所以很多地方都被充分利用了起来,这里的布局就像是一个仙家世外桃源,山峰凹凸有致,在山崖的每个角落里时不时都能够看见一些小白鹤探头探脑,飞来飞去。

    鹤道院并非所有鹤族人都很强大,也存在许多还没有完全蜕变成人的小鹤,只要没有完全掌控“鹤”这条天道,成为永生境,身上或多或少就会带着鹤的特征。

    鹤云方是鹤道院的现任族长,他们这个种族比较弱小,平常也算是与世无争,偏安一偶,项北飞一路走来,就没有看见第三个完全蜕变成人的鹤族高手。

    “我还以为你们鹤族永生境应该不少,但好像没见到几位。”项北飞说道。

    “哈哈,其实我们也还好,族里也是有十来位长老的,只不过啊,他们都退隐潜修去了。其实我也想潜修,我们这里都是轮流当族长的,只是这段时间轮到我。”鹤云方笑道。

    “咦?族长还能轮流?”项北飞觉得很新鲜。

    这族长之位,象征着一个种族的威严,也是权利和地位的象征,这个位置放在哪里都是要争破头脑去抢夺的。

    正常来说,一个家族,有无数分支,这大伯二伯三叔四叔,生了一大堆堂哥堂姐堂弟堂妹,谁不得盯着族长之位,好给自己的孩子多争取一点修炼资源。

    居然还能轮流当?

    鹤云方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族长之位就像是个烫手山芋,整天要忙着到处跑,和别人交易修炼资源,哪里阵法出事了,就得去维护。这后辈吵个架,还得出面调节,必要的时候还得负责教导后辈,或者出去置办家族产业……修炼到永生境的我们,寿命都是无限的,要是无休止地一直当下去,迟早也会腻的。”

    项北飞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

    永生,也有永生的烦恼。

    即便是涯角空域,也绝非是所有修道者都能够踏入到永生境,有很多终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够到达天通境,寿命自然是有限的,需要那些永生的长辈来引导。

    这要是无休止地当族长下去,十年几十年还好,要是上百年上千年,谁都忍不住。这里的岁数算法,和九州也是一致的。

    不得不说,真是大开眼界了。

    “所以我们鹤道院是轮流当族长的,一般就是当个五百年然后就卸任,该接任的接任,该修炼的修炼,除非事关重大,否则大部分都在潜修,家族里只留下两位永生境处理事务即可。”

    他说到这里,顿了下,苦笑道:“我这才担任三百多年,还得坐两百年的牢哪!”

    在他眼里,当族长,与坐牢没区别。

    “不过我最近正在考虑提早退休。小青天赋是我们族里目前最高的,她刚出关不久没几天,我才发现她修为都已经超过我,等我把一些事情安置妥当,我就把族长之位传给她。”

    鹤云方谈论起自己的女儿,满脸自豪。

    自己培养的孩子,修为比自己还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怎能不高兴?

    “爹,有些话没必要说。”鹤青轻声道。

    “没事,你有出息,在外人面前,当爹的总得炫耀炫耀不是?炫耀都不让我炫耀,我这个爹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鹤云方哈哈一笑,并没有把项北飞当外人,又道:“不瞒项道友,我这女儿只花了不到两百多年就踏入永生境,又花了不两百年就踏入到永生中期,今年还没五百岁咧!是个黄花大闺女。”

    “爹!”

    “你经常闭关,动不动就是闭关几十年,都不出去交流交流,人情世故也不懂,你不修炼的空闲时间,加起来有二十年吗?说你黄花大闺女,难道错了?”鹤云方朗声笑道。

    鹤青抿着嘴,似乎是因为项北飞在场,她没有搭腔。

    项北飞揉了下额头。

    五百岁的黄花大闺女啊!

    这得多寂寞啊。

    但正常来说,对于涯角空域的他们而言,五百岁确实不算太大,因为土地有限,在虚空里乱跑没意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

    出关时间都不到二十年,其实可以算是她的真实年龄。

    “话说回来,我对人族不太了解,不知道你们修炼的天赋,冒昧问一句,项道友今年多大了?”鹤云方试探地问道,但很快又道:“当然若是不方便说也没事。”

    项北飞迟疑了下,说道:“不到……一百岁吧?”

    “什么?你这么年轻!”

    鹤云方愣了下,十分吃惊!

    不到一百岁竟然就踏入到永生境?

    鹤青也停住脚步,看向了项北飞,目光有些存疑。

    “你不到一百岁?”鹤青问道。

    项北飞算了下自己的年龄,点头道:“是,今年还不满一百岁。”

    “嘶!”

    鹤云方难以置信地看着项北飞,倒吸了一口气。

    他自然是看得到项北飞的外貌很年轻,但实际上外貌不代表什么,永生之人只要愿意,把自己外貌变得多年轻都没问题。

    可谁能想到项北飞居然不到一百岁!

    “人族的天赋有这么强大吗?不到一百岁就能够修炼到永生境?”鹤青仍然持疑。

    “也不是,我们人族天赋也有高有低,我只是运气好。”项北飞道。

    “运气好?这是天赋啊!你这天赋得有多逆天啊!九十多岁就能修炼到永生境,都没听说过!”鹤云方十分震撼。

    “九十多岁?我没那么大。”

    “你难道不是九十多岁?”

    鹤云方认为项北飞提到自己“今年未满一百岁”,言外之意应该是九十多岁。

    项北飞摇了摇头。

    “你难道八十多岁?”

    鹤云方再次一惊!

    八十多岁的永生境人类!

    这可是前所未闻!

    项北飞笑着摇头。

    “也不是?难道……难道你……你七十多岁?”

    鹤云方越来越震惊!

    人族有这么恐怖的天才?

    “怎么把我想得那么老呢?”项北飞无奈道。

    “也不是七十多岁!那你究竟多少岁?你别告诉我,你不满五十岁!”

    鹤云方提高了声音。

    修炼不到五十年能够达到永生境?

    谁信啊!

    这个时候,一边的鹤青有些不耐烦了,她手中亮起了一道白光,一道黑白相间的羽毛闪烁而出。

    “能让我确定一下么?”鹤青道。

    “确定什么?”

    “我们鹤族人属于长寿之族,天生可以测定别人的真实年纪,虽然这个年纪比较鸡肋。你说自己的年纪不到一百岁,空口无凭,无论你说自己多少岁,我基本都不会相信。我只拿事实说话,省得我爹他一惊一乍的,也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戏弄我们。”

    鹤青淡漠地晃动着自己手中的羽毛。

    “行吧。”

    测个年龄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鹤青轻哼一声,手中的羽毛化作一道光芒,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后她牵住了项北飞的手,一道奇异的光芒瞬间没入到项北飞的身体之中。

    “咦?”

    项北飞眉头一挑。

    五百岁的黄花大闺女居然牵自己的手!

    鹤青并不理会项北飞在想什么,她仍然不相信项北飞所说的关于自己年龄的事情,表情很冷漠。

    鹤云方也紧紧地盯着那根羽毛,他实在好奇,也想知道眼前这个人族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到一百岁。

    渐渐地,鹤青忽然一怔,她的目光从冷漠逐渐变成了讶异,紧接着就是一脸震惊!

    “你才二十三岁!”

    一直都比较淡定的鹤青这次再也无法保持高雅的面容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什么!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的永生境?”

    鹤云方完全愣在了原地,直接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