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教主的退休日常 云山青

第五百七十二章 命案?

    次日上午,醉仙楼。

    大厅之中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那过往的客人要上一壶清茶和一碟话梅,正与同伴高谈阔论。

    阿嚏!

    而正当他们聊的高兴之时,一个喷嚏声突然传来。

    寻声看去,只见王野在柜台当中捂着鼻子。

    显然,方才那个喷嚏正是他打的。

    “不是…”

    听到了王野打喷嚏,一旁的阿吉开口说道:“老财迷…”

    “你这一上午打了九个喷嚏…”

    “你有完没完啊!?”

    言语间,阿吉的脸上写满了嫌弃。

    “你个小王八蛋!”

    听到了阿吉的言语,王野脸色一变,开口说道:“你当老子愿意打啊!?”

    “这玩意他忍不住不是!?”

    这一番话说完,王野又打了个喷嚏。

    “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

    看着王野打喷嚏的样子,阿吉开口说道:“你经常逛窑子身体虚…”

    “很容易就被那孤魂野鬼上了身,你偏偏不信!”

    “你要是用那至阳之物一试,绝对是…”

    “打住!”

    不等阿吉把话说完,王野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言语:“你当我不知道你小子想什么呢?”

    “你是不是又想说童子尿浇身上就能好?”

    “告诉你,这事门都没有!”

    此时,王野看着阿吉,脸上满是坚决。

    “你看看,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阿吉开口说道:“这又不是非得用童子尿浇到身上…”

    “我可是听郭先生说书讲过,那金华府东阳县的人就用童子尿煮鸡蛋…”

    “吃了以后…”

    “吃你个鬼!”

    不等阿吉把话说完,王野抬手就是暴栗。

    此时的看着阿吉,开口说道:“你小子他娘的是真敢开口啊…”

    “还他娘的童子尿煮鸡蛋…”

    “老子现在怀疑就是你在背后憋着劲的骂老子!”

    “不然老子能一个劲的打喷嚏!?”

    此时王野看着眼前的阿吉,一掌脸上满是怀疑的神情。

    “天地良心!”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此时的阿吉怪叫一声:“老财迷,你打喷嚏这事情和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哦?”

    此言一出,王野的眉头一挑,开口说道:“你怎么证明啊?”

    “还用证明!?”

    闻言,阿吉的胸膛一挺,开口说道:“我们在背后骂了你多少次了…”

    “你一次喷嚏都没打过…”

    “这说明你打喷嚏和我们在背后骂你没什么关系!”

    言语间,阿吉显得理直气壮。!!!

    此言一出,王野的双眼的瞪得溜圆。

    我特么…

    原本还以为阿吉这孙子能拿出什么东西来证明自己。

    接过来闹了半天,就他娘的是这个这!?

    “你个小王八蛋!”

    想到了这里王野开口骂了一声。

    此时的刚准备动手。

    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娘咧,可是累死我了!”

    听闻此言,王野转头望去。

    正看到赵捕头大步走了进来。

    一边走还一边说道:“王掌柜,一碗肥肠面一碟子话梅,再来一斤羊肉!”

    “上快点,这忙了一上午,可是累死我了!”

    言语之间,赵捕头给自己倒了碗水,一仰头一饮而尽。

    “怎么了赵捕头?”

    看着赵捕头的模样,王野凑了上来:“瞧您这意思,最近金陵城里有案子呗?”

    话里话外,王野的脸上写满了玩味。

    “嗨,王掌柜,你是不知道啊!”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赵捕头一拍大腿。

    旋即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就你们店隔壁街的张婶子,她男人投井死了!”

    “不是,赵捕头…”

    赵捕头此言一出,一旁的阿吉凑了过来:“你这是那年的老黄历了?”

    “张婶子他男人投井死了多少天了…”

    “你怎么才想起来?”

    言语之间,阿吉的脸上写满了不屑。

    “他男人是早就投井死了…”

    听到了阿吉的言语,赵捕头看了看周遭的客人。

    在确定没有人关注之后,低声道:“可你知道他为什么投井吗?”

    “不是路过乱坟岗子鬼上身吗?”

    此时,一旁的阿吉开口打岔道。

    “狗屁的鬼上身!”

    阿吉此言一出,赵捕头开口说道:“她男人是被人害死的!”!!!

    此言一出,王野和阿吉相视一样。

    旋即看着赵捕头,开口道:“害死的?!”

    “那可不?!”

    闻言,赵捕头开口说道:“她男人是死于一种叫做五内焚的剧毒!”

    “此毒药吃下去屁事没有,但若是掺在酒力立刻就成了毒药!”

    “毒发的时候五脏六腑如火烧一般,想要喝凉水…”

    “她男人就是这么投了井的!”

    言语间,赵捕头显得十分的认真。

    “可以啊赵捕头啊!”

    听到了赵捕头的言语,王野开口说道:“这几日不见,你这断案的能力见长啊!”

    “居然还能从死人的身上看出这么东西来!”

    “看来神捕大人私底下教了你不少东西啊!”

    说着,王野还拍了拍赵捕头的肩膀。

    “嗨呀,神捕大人日理万机,哪有心思教我?”

    闻言,赵捕头摆了摆手,开口说道:“这都是棺材铺的老张看出来的!”

    “说起这老张真是厉害啊!”

    “明明是上门送棺材,结果就看了一眼尸体就看出来是中毒死的…”

    “结果我让仵作这么一验尸体,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赵捕头不由的点了点头。

    “那既然知道是中毒死的了,那凶手抓住了吗?”

    看着眼前的赵捕头,王野开口问道。

    “没有啊!”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赵捕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们这里现在只知道死者是被毒死的…”

    “但是对凶手一无所知啊!”

    说带此处,赵捕头的脸上满是无奈。

    “看看,不知道了不是?”

    看着赵捕头的模样,一旁的阿吉开口道:“要我说,凶手很可能就是赵大哥!”

    “赵大哥!?”

    此时,赵捕头一脸的懵逼。

    “那不可咋的!”

    闻言,阿吉一拍大腿,开口说道:“那张婶子的男人一死,赵大哥天天上门去给张婶子干活…”

    “也不知道干的什么活,反正进去就不出来了…”

    “原本张婶子那连煞白煞白的,如今却是无比的红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