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教主的退休日常 云山青

第六百二十章 渡化(五合一)

    次日傍晚,醉仙楼。

    阿吉坐在大厅之中,双眼一个劲的朝着外面乱瞅。

    其模样忧心忡忡。

    仿佛在担心着什么一般。

    “阿吉,你小子看什么呐?”

    看着阿吉的模样,王野开口说道:“从刚才开始就看到你小子坐在这里乱瞅…”

    “脖子还伸这么老长…”

    “要给你身上沾点鹅毛,扔到水里都看不出你和大鹅的区别…”

    “掌柜的这话应景…”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一旁的陈冲开口道:“正好今天杀了只大鹅,鹅毛我也没扔…”

    “我这就取过来给阿吉糊上…”

    说着,陈冲转身就准备朝着厨房走。

    嘶!

    看着陈冲的动作,阿吉深吸一口气。

    他一把抓住了陈冲,开口道:“陈冲,我算是发现了…”

    “你小子那点脏心眼是越发明显了…”

    “原先还知道藏着掖着点…”

    “如今你他娘的是越发的不知收敛了…”

    “还糊鹅毛,你咋不糊呢?”

    此时,阿吉看着陈冲一个劲的瞪眼运气。

    “我又没有扯着脖子往外看…”

    对于阿吉的言语,陈冲肩膀一耸,开口道。

    “嘿!”

    听到了陈冲的言语,阿吉脸色一变。

    他深吸一口气,对着陈冲开口说道:“我这不是关心那小丫头片子行不行嘛…”

    “这都出去老长时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那采花贼能上钩吗?”

    言语间,阿吉的脸上变颜变色,还有着些许泛红。

    “你确定是关心采花贼?”

    看着阿吉脸上的神情,陈冲眉头一挑,开口道:“我怎么看你的样子…”

    “倒像是担心白姑娘呢?”

    话里话外,陈冲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玩味。

    此言一出,阿吉的身躯一僵。

    他看着陈冲,开口道:“我这是担心那小丫头片子波平如镜,采花贼看了无动于衷…”

    “让咱们在这里干等…”

    “再说了,大家在一起朝夕相处,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吗?”

    “放你的心吧!”

    听到了阿吉的言语,王野摆了摆手,开口道:“这小丫头片子的打扮可是我亲自参谋的…”

    “不说艳丽无双也绝对是风情万种,是男人看了就动心…”

    “这采花贼绝对一钩一个准!”

    说到这里,王野的脸上写满了自信。

    为了把白露菡打扮的尽可能妩媚撩人。

    王野可谓是煞费苦心。

    甚至把在怡红院嫖到失联的叶凌舟都揪了出来。

    两个人在一番合计之后,才决定了白露菡的着装打扮。

    对于此番勾搭采花贼,他有着绝对的信心。

    看着王野脸上自信的神情,阿吉刚想要说些什么。

    而就在此时,白露菡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白露菡的模样之后,众人不由的一愣。

    此时的白露菡粉面微红,云鬓高挽。

    一袭素色衣衫罩于轻纱之下。

    将其欣长干练的身材勾勒的曼妙无比。

    尤其是她的胸前,可谓是峰峦如聚,极为亮眼。

    每走一步都在剧烈的晃动。

    一看就是个粉面含春婀娜无比的少妇。

    让人看上一眼再难把目光挪开。

    按照王野的想法,是想要让白露菡穿的露骨一些。

    但是遭到了叶凌舟的阻拦。

    按照叶凌舟的原话就是,这采花贼之所以采花。

    就是因为窑子无法满足他了。

    穿的太过暴露根本无法吸引他的目光。

    反而是那种粉面含春,身材勾人的少妇才能激起采花贼征服的想法。

    这一番话听得王野的是一愣愣的。

    若不是知道叶凌舟的出身。

    王野甚至怀疑城内的采花贼就是他本人!

    “回来了?”

    看到白露菡回来,王野赶忙迎了上去:“感觉怎么样?”

    “老财迷,你真别说啊!”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白露菡颇为兴奋的说道:“你是干这个的…”

    “给我弄得这一身真是绝了…”

    “这出去转悠了一圈,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看,眼睛都看直了!”

    说着,白露菡从胸口取出两个水袋,直接放在了桌上:“就是这两个玩意太累赘了…”

    “一点都不舒服…”

    就在白露菡取出水袋之后,其胸前的衣衫迅速干瘪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不由的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一张脸上写满了兴味索然。

    这小丫头片子模样虽说生的不错…

    可惜是个平胸…

    尤其是萧沐云。

    他摇了摇头,开口道:“真可惜…”

    此言一出,他忽然觉得一阵阴寒之感传来。

    转头看去,却发现萧云凡和林韵寒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仿佛在等着自己继续说下去。

    咕噜…

    看到这一幕,他咽了口口水。

    紧接着话锋一转,继续道:“还是没有把这采花贼钓出来!”

    “诶,小兄弟此言差矣…”

    此时一袭布衣的赵捕头开口说道:“这凡事都有个过程,这采花贼盯上女子之后…”

    “都是先观察,再跟踪,等到了地方之后再布迷魂香下手…””

    说到这里,赵捕头还抽动了两下鼻子:“什么味啊?还挺香…”

    噗通!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其身躯一软,直接倒在地,当时没了知觉。

    迷魂香!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头猛然一惊。

    倒不是震惊赵捕头突然晕倒。

    而是惊讶于他的演技。

    为了防止采花贼用迷魂香熏翻众人。

    王野他们按着萧沐云所说的方法,到回春堂炮制了迷魂香的解药。

    并提前吞服下去。

    而赵捕头在闻到异香之后瞬间就栽倒在地。

    还装的如此之像…

    这等演技也是没谁了…

    短暂的惊愕之后,众人一个个捂着脑袋佯装中毒。

    紧接着都学着赵捕头的模样栽倒在地。

    仿佛真的是被迷魂香熏翻了一般。

    嘿嘿嘿嘿…

    就在众人倒下之后不久,一连串低沉逼仄的笑声传来。

    同时,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顶上没有半根毛发,双目布满红丝,眼珠突出,形如恶鬼!

    看到这男子之后,萧云凡夫妇不由的一愣。

    原因无他,只因这采花贼不是旁人。

    正是他们追寻的通天鬼!

    此时他们二人才知道,怪不得在五鬼门之中遍寻此撩无果。

    弄了半天,此撩居然在金陵采花!

    就在萧云凡夫妇暗暗惊讶之际,这通天鬼的目光落在了白露菡身上。

    其脸上露出一丝比鬼还难看的笑容,开口道:“这个小娘子我可是跟了一路…”

    “终于被我跟到了…”

    “正好,让鬼爷我解解馋!”

    说着,通天鬼就准备动手。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目光落在了白露菡的胸口,脸色不由的一变:“胸呢?”

    “刚才看着还波涛汹涌,如今怎变的波平如镜!?”

    此言一出,倒在地上装晕的所有人心头一动。

    一个个差点笑出了声。

    就在此时,通天鬼发现了桌上的水袋。

    他双眼一转,整个人恍然大悟:“不好,此间有诈!”

    说着,他纵身一跃就准备离开这里!

    “通天鬼,既然来了还想走!?”

    就在此时,萧云凡夫妇一跃而起,开口道:“老老实实留下吧!”

    随着这一番言语,萧云凡内力一引,客栈的大门瞬间关闭。

    同时,他身形变幻,带出道道虚影。

    直接挡在了通天鬼的面前。!!!

    看到萧云凡挡在自己身前,通天鬼的脸色一变:“风姿千影,来去无踪…”

    “你是浩气轩门主萧云凡!”

    “正是!”

    此时萧云凡冷哼一声,开口道:“通天鬼,你五鬼门已然被我诛杀殆尽…”

    “尽早交出我儒门圣王图录,我便给你一个坐牢的机会!”

    “如若不然,我要你命丧当场!”

    “圣王图录?”

    听到萧云凡的言语,通天鬼冷哼一声,开口道:“想要,便凭本事来拿吧!”

    此言一出,通天鬼身子晃动,已窜到萧云凡跟前。

    他二话不说,举掌便打。

    登时间一股雄浑的阴寒掌力迎面而来。

    萧云见他身法快捷出手凌厉,不敢大意,当即举掌挡格。

    轰!

    却听一声闷响传来,两人各自退开三步,才站住身形!

    尤其是萧云凡,他看着眼前的通天鬼,双眼之中绽出一丝惊愕。

    这通天鬼的方才一掌轰出,居然能够与他平分秋色!

    这等实力,相比于其他四鬼高出不止一星半点。

    “这就是浩气轩门主的实力?”

    对拼一掌之后,通天鬼丑陋的脸上露出一抹轻蔑:“如此功力也不过尔尔…”

    “久闻萧云凡的爱妻林韵寒秀外慧中,生的也是俊俏至极…”

    “此番我先杀了你,再好好尝尝她的滋味究竟如何!”

    说道此处,通天鬼猩红的舌头还舔了一下嘴唇,一眼看去满是挑衅之意。

    “放肆!”

    听到了通天鬼的言语,萧云凡眉头一皱,瞬间与其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醉仙楼大厅之中劲风阵阵,掌影纷飞。

    十数招下来,萧云凡居然从通天鬼的身上讨不到丝毫的便宜。

    “嚯,这通天鬼的武功不弱啊…”

    此时,阿吉看着眼前的一切,开口说道:“萧门主这招招凌厉,居然在他身上讨不到丝毫的便宜…”

    “岂止啊!”

    阿吉开口同时,一旁的陈冲开口道:“通天鬼自始至终气息平稳,恍如古井一般,了无波澜…”

    “这两个人的武功应该相差不远…”

    “行了,你管他相差的远不远呢…”

    听到了阿吉和陈冲的言语,王野开口说道:“这两个人打起来了,咱们也赶紧挪挪地方吧…”

    “免得一会把咱们也牵连进去!”

    此言一出,在地上装晕的众人齐齐点了点头。

    开始悄悄的朝着柜台方向挪动。

    “不是…”

    在挪动的同时,王野看着一动不动的赵捕头,开口道:“老赵怎么不动弹啊?”

    “这都打起来了还躺哪装晕…”

    “这演的过了吧?”

    “对啊!”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一旁的阿吉开口道:“这老赵平日里也不是那临危不乱的主啊?”

    “今次怎么这么镇定呢?”

    “我上去看看…”

    说着,阿吉来到了赵捕头的身旁。

    他压低了声音,开口道:“老赵,别他娘的装了…”

    “你当唱戏呢?装的像有银子拿?”

    “快挪挪地方,免得一会波及到你!”

    “要是死在这里可就真娶不到婆娘了!”

    阿吉的言语一出,赵捕头始终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仿佛没有听到阿吉的言语一般。

    “嘿,你还装上瘾了是吧…”

    看到赵捕头没有回应,阿吉上前推了赵捕头一把。

    结果这一推,赵捕头的身躯一歪,仿佛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阿吉不由的一愣。

    好家伙…

    怪说不得赵捕头方才的演技那么逼真呢…

    感情这孙子并不是装的…

    而是实打实的晕了过去。

    想到了这里,阿吉一阵无语。

    他转过头来看着王野摇了摇头,开口道:“老财迷,赵捕头他…”

    “真被迷魂香熏翻过去了…”???

    此言一出,王野不由的一愣。

    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提前给了迷魂香的解药还能被熏翻过去…

    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没谁了。

    念及此处,他幽幽的开口说道:“人才啊…”

    “赶紧把他拽回来!”

    “好歹也是个公门中人,这要是被波及死在店里,那事情可大条了!”

    此言一出,阿吉深吸一口气。

    他拽着赵捕头来到了柜台之中。

    砰!

    就在众人来到柜台同时,一声沉闷的声音瞬间响起。

    紧接着两股雄浑内力猛然间轰在一起。

    这两股内力一股阴寒无比,一股浩然正气。

    一经相撞恍如水入滚油,登时间炸裂开来!

    轰!

    刹那间,一股澎湃劲力四散而出。

    周遭的桌椅板凳顷刻间化作了木屑漫天飘洒!

    然而面对这一幕,王野却没有平日里那般心疼店里的陈设。

    他就这样看着眼前的一幕,显得十分的安静。

    “诶,老财迷,你今天不对劲啊…”

    看到王野这般反应,一旁的白露菡开口说道:“往日看着桌椅碎掉…”

    “你能心疼的哭出来…”

    “怎么到了今日怎么安静呢?”

    此言一出,阿吉和陈冲的目光也投了过来。

    王野这般反应,的确有点不正常。

    哼!

    听到了白露菡的言语,王野哼了一声。

    他缓缓开口说道:“碎了就碎了呗,大不了换新的…”

    言语间,王野的来你上风轻云淡。

    看上去根本不心疼这些桌椅。

    “不是…”

    看着王野这般反应,一旁的阿吉开口道:“老财迷,你没事吧?”

    “平日里碎一张桌子你都心疼的要死,今日怎么这么大方了?”

    “莫不是你发烧烧糊涂了吧?”

    说着,阿吉伸手朝着王野的脑门摸来。

    “滚蛋!”

    一巴掌拍开了阿吉的手掌,王野眉头一皱,开口道:“你他娘的才烧糊涂了…”

    “我早就料到这一点了…”

    “我已经和木匠商量好了,他看咱们店里桌椅换的勤快,价钱上便宜了五成…”

    “而且,萧门主已经提前给过银子了…”

    “碎了再换新的就行了,犯不着心疼…”???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众人不由的一愣。

    好家伙…

    怪说不得这老财迷能够云淡风轻笑对一切呢。

    感情弄了半天。

    这孙子居然提前就打点好了…

    “行,老财迷,你是干这个的…”

    想到了这里,阿吉对着王野竖起了大拇指:“就你这份鸡贼和不要脸…”

    “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听到了阿吉这一番言语,王野刚准备说些什么。

    砰!

    而就在此时,一声响动再次传来!

    寻声看去,只见萧云凡与通天鬼对拼一掌。

    其巨大的内力反冲开来。

    使得萧云凡的身躯朝着后方接连退出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而通天鬼则身躯倒飞出去,狠狠撞在了紧闭的大门之上!

    咔嚓!

    霎时间,醉仙楼的大门断成两截,朝着门外飞去。

    如此对拼之下,萧云凡已然占得了些许上风。

    “老财迷…”

    看到眼前的一幕,白露菡开口说道:“这大门,也便宜五成?”

    “便宜个屁,大门的银钱一不少!”

    听到了这句话,王野的脸色一变,号丧道:“我的大门啊,几十两银子又飞了!”

    其模样与方才云淡风轻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看到这一幕,阿吉等人一阵无语。

    尤其是李青莲。

    他看着眼前号丧的王野,扯了扯嘴角。

    开口幽幽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就在李青莲开口的时候,萧云凡动了。

    只见他上前一步,指着眼前的通天鬼开口道:“通天鬼,你不是我的对手!”

    “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我还能给你一个坐牢的机会!”

    “哼!”

    听到了萧云凡的言语,通天鬼冷笑一声:“不过占得些许上风罢了…”

    “当真以为爷爷不是你的对手!?”

    言出身动,通天鬼朝着萧云凡攻来。

    却见他膝不弯曲,足不跨步,恍如恶鬼挪移一般来在萧云凡面前。

    同时他手掌化爪,当头罩下。

    霎时间这手掌恍如鬼爪一般,撕风扯气,呼啸而下。

    直冲萧云凡当头而来。

    幽泉鬼步?

    黄泉鬼爪?

    看到这一招,王野的心头一动,停止了号丧。

    原因无他,只因为通天鬼这一连串招式,皆是出自魔教武学。

    为何这通天鬼会魔教武学?

    难不成魔教也牵扯其中?

    还有那圣王图录,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时间,王野的心头也是疑问重重。

    看着这黄泉鬼爪撕风而下,萧云凡面色一寒。

    却见他不敢大意,身躯一晃,闪过了了这当头罩下的一爪。

    但饶是如此,其衣衫的前襟还是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云凡!”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林韵寒惊呼一声:“我来助你!”

    此言一出,林韵寒长剑出鞘,朝着那通天鬼攻来。

    锵啷!

    只听一声长剑轻吟,一道凌厉剑气自林韵寒手中长剑暴起。

    此剑一出身形缥缈,百变千幻。

    手中长剑迅如疾电,势若奔雷,直冲通天鬼胸口而去。

    面对如此剑招,通天鬼兀自不慌。

    却见身形飘忽,状似鬼影。

    虽不见身躯有何动作,已然泛出道道残影。

    让林韵寒这一连串进攻尽数落空。

    看到这一幕,王野的眉头一皱。

    幽泉鬼步乃是魔教武学,他最为清楚。

    此等身法讲的就是一个以虚克实,专克迅捷功法。

    若是遇上阿吉这等推山赶海横推一气的莽夫。

    此时早已身形溃散,原形毕露了。

    但是面对这迅捷剑法,却是应付自如…

    “哎呀…”

    就在王野暗暗思索之际,一旁的白露菡眉头一皱,开口道:“这些剑招凌厉如此,居然全部落空了!”

    “这通天鬼使得什么邪门身法,恍如孤魂飘动,真假难辨!”

    话里话外,白露菡的脸上带着丝丝诧异。

    她的武功与林韵寒相近,所以才会有此一言。

    “这儒门武学都是什么啊?”

    听到了白露菡的言语,阿吉挠了挠头,开口道:“一招一式都这么斯文,这能打得着才怪呢!”

    “要我说管他真假虚实,运足了内力轰他娘的就是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萧云凡似有所悟。

    却见他周身一动,雄浑劲力透体而出。

    同时他并指为掌,接连拍出。

    霎时间那雄浑掌力恍如沧海波涛,以绵延不绝之势,朝着通天鬼轰去。

    “沧浪掌法!”

    看到这里,萧沐云显得颇为兴奋:“爹爹要认真了!”

    随着萧沐云的言语,萧云凡已然欺身上前。

    他掌力化为波涛,滚滚而来。

    顷刻间便荡尽了这通天鬼诸多鬼影。

    一时间那通天鬼身形倏然间显露出来,无所遁形!!!!

    见到这滚滚掌力袭来,通天鬼脸色一变。

    当即他不敢大意,却见他催动劲力,猛然一掌狠狠拍出!

    轰!

    骤然间,却听一声巨响。

    一股若大的掌印隔空而出,与这恍如波涛的掌力轰在一起!

    霎时间真气滚滚,四散而开。

    客栈的门窗在刹那间全部大大敞开!

    “大逆诛心掌!”

    看到这一掌之后,萧云凡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通天鬼,开口道:“你怎会魔教的绝学?!”

    “嘿嘿嘿…”

    听闻萧云凡的言语,通天鬼冷笑连连,开口道:“这功法自当是教主亲自传授于我的…”

    “不可能!”

    此言一出,一旁的林韵寒开口惊道:“圣君已然身死多年…”

    “他怎么可能亲自教你大逆诛心掌!?”

    哈哈哈哈!

    闻言,通天鬼放声狂笑。

    他看着林韵寒,开口道:“真是妇人见识!”

    “圣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如今圣教乃是厉沧南厉教主执掌!”

    “厉教主雄才大略,武功谋略远胜圣君,圣教在他的手中必然可以重新崛起!”

    “超越昔日圣君地位!”

    这一番言语,通天鬼说的慷慨激昂。

    听得王野的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自己才离开了多少年?

    这圣教的行事风格都已经这么浮夸了吗?

    接下来是不是就改喊厉沧南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云云了?

    然而,就在王野想到这里的时候,却听通天鬼的声音继续传来:

    “沧南教主,神文圣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我特么…

    听到这里,王野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诶,老财迷,你拳头怎么硬了?”

    就在王野握紧拳头的时候,一旁的阿吉开口道。

    “没事,就是有点恶心…”

    此时,王野咬着牙说道。

    若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现在就想冲出去弄死面前的通天鬼!

    “你看看你,平日里少让你逛窑子你不听…”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阿吉开口说道:“你看你身体虚成什么样了?”

    “人家萧沐云小小年纪都没有事,你再看看你…”

    “一点迷魂香就让你犯恶心…”

    “这得亏是让你提前吃了解药,如若不然你此番倒的比赵捕头还利索!”

    此时阿吉对着王野说道。

    大有一种长辈训晚辈的意思。

    我特么…

    听到了阿吉的言语,王野牙关一咬,

    他抬手一个暴栗敲在了阿吉的头上:“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

    “下次再用这样的言语和我说话,就直接扣你工钱!”

    王野此番言语一出,阿吉刚准备说些什么。

    而就在此时,萧云凡的声音陡然传来:“既然你已经投靠魔教,那就没有废话的必要了!”

    “此番现将你生擒在此,再慢慢的询问圣王图录与魔教的踪迹!”

    “韵寒,用萧剑齐鸣!”

    此言一出,萧云凡手掌自腰间一抹,取出一把玉箫。

    同时他将玉箫抵在唇边,鼓动内力吹奏开来。

    霎时间,一阵萧声回荡开来。

    这声音恍如大海浩淼,万里无波。

    初听如潮水缓缓推近,渐近渐快,其后洪涛汹涌,白浪连山。

    一股雄浑内力暗藏其中,朝着通天鬼笼罩而来。

    此萧声一出,林韵寒也不迟疑。

    她手中长剑翻飞,汹汹内力暗含其间。

    所散剑花青光激荡,银刃翻飞。

    如落英缤纷一般,当头而下,将通天鬼笼罩其中。

    萧声与剑招交相呼应,二人内力相辅相成,威力更增数倍。

    一时间,直逼得通天鬼左支右拙,难以招架!

    见到这一幕,萧云凡眼中寒芒乍现。

    却见他手化剑指,戮指疾出。

    霎时间一连串劲力破空而出,恍如强弓劲弩,猝不及防之间轰在了通天鬼的身上!

    砰砰砰!

    随着一连串闷响,通天鬼连中数指,其身上阵阵血雾猛然爆开。

    见到这一幕,萧云凡踏步上前,一记沧浪掌法轰出,正印在通天鬼的身上。

    噗!

    却见一阵血雾飘蓬而起。

    通天鬼的身躯恍如断线一般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了客栈之外。

    嘶!

    看到眼前的一幕,在场的众人不由的深吸一口气。

    萧云凡夫妇这一连配合真可谓是天衣无缝,精彩至极。

    直叫一旁看戏的众人大呼过瘾!

    一掌震飞了通天鬼,萧云凡夫妇也不敢大意。

    他二人身躯一晃追到客栈之外。

    二人出手如电封住了其运气经脉。

    同时一脚踏在其胸口,开口道:“通天鬼,事到如今你还不束手就擒!?”

    “哼!”

    听闻此言,通天鬼冷哼一声,他看着眼前的萧云凡夫妇,开口道:“我如今落败无话可说!”

    “你二人要杀便杀,何须多言!?”

    “杀了你,想得美!”

    看着眼前的通天鬼,萧云凡开口说道:“说,圣王图录在哪里!?”

    “魔教又有什么阴谋!?”

    哼哼哼哼哼…

    听到了此番言语,通天鬼发出一连串的冷笑,

    他暴突的双眼看着萧云凡夫妇,开口道:“多说无益,直接动手吧!”

    “我若多说一个字出来,便对不起厉教主栽培!”

    他的目光决然,整个猛然仰头。

    居然有一种欣然赴死的气势。

    “你!”

    看到通天鬼如此模样,萧云凡夫妇脸色一变。

    如今通天鬼知晓圣王图录下落。

    又知道魔教底细。

    杀了他自然容易,但是若是将其斩杀与此,这些消息也必然难以查探!

    萧沐云夫妇出身儒门,乃是正经的斯文人。

    对于这等局面一时间居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此时却见他萧云凡一把扯住了通天鬼的衣襟,开口道:“我再问一次…”

    “你说不说?!”

    “不说!”

    闻言,通天鬼头颅一仰,颇为硬气的说道:“有种,你杀了我啊?”

    话里话外,他的脸上带着丝丝挑衅。

    看到这一幕,萧云凡登时犯了难。

    通天鬼如今一心求死,他们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诶呦,萧门主…”

    就在萧云凡夫妇犯难之际,柜台旁的王野起身说道:“对于这等穷凶极恶、混不畏死之人,寻常的法子是没有用的…”

    “且得以特殊手段,才能够他们开口啊!”

    “哦?”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萧云凡双眼一亮,开口道:“王掌柜难道有办法?”

    “自然有办法!”

    王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距离金陵城外三十里处有一处寒山寺…”

    “寺中主持不破大师佛法精湛,德行深远…”

    “这周遭的强人歹徒都被他用佛法渡化,成为了寒山寺中的弟子,每日诵经念佛一心向善…”

    “此番不妨请不破大师下山,以拳拳佛法渡化于他,唤醒他内心的良知…”

    “如此,既不用杀他,也可以问出事情,岂不是一举两得?”

    说着,王野的脸上的带着真诚的笑容。

    听到了王野的言语,萧云凡夫妇相视一眼。

    反正他们对通天鬼也是束手无策。

    倒不如试上一试。

    ……

    次日上午,醉仙楼大厅。

    看着眼前的不破和尚,萧云凡一家三口一脸的懵逼的。

    眼前的不破和尚身材健壮,筋肉虬张。

    胸口纹有一条金龙。

    若不是身上的袈裟和溜光的头顶。

    他们都以为这是哪个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

    此时,就连萧沐云都扯了扯王野的衣角,低声道:“王掌柜…”

    “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得道高僧!?”

    其言语间,满是疑惑之意。

    “不错…”

    听到了萧沐云的发问,王野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别看大师模样粗犷了些…”

    “但他却是一个德行高深的高僧大德啊…”

    “一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此言一出,萧沐云懵懂的点了点头。

    他无论如何都从不破和尚壮如铁塔的身形之中,看不到半分高僧大德的模样。

    “阿弥陀佛!”

    就在萧沐云疑惑之际,不破和尚轻呼一声佛号。

    他单掌立在胸前,看着萧云凡夫妇,开口道:“想必这位就是浩气轩的萧门主了…”

    “贫僧不破,有礼了…”

    说着,不破和尚还躬身行了个礼。

    看到这一幕,萧云凡夫妇不由的一愣。

    面前的不破和尚虽然模样凶悍了些,但是其言行举止都谦和有礼。

    根本不像是凶恶之人。

    莫不是自己以貌取人了?

    想到这里,萧云凡上前一步。

    他双掌合十,欠身还礼,开口道:“此番叨扰大师清修,真是抱歉…”

    “不过此番我们着实有些困难,想请大师出手…”

    “诶,萧门主言重了…”

    此时不破和尚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出家人慈悲为怀…”

    “慈悲济世乃是我出家人之本…”

    “只是不知道萧门主有何事要贫僧帮忙啊?”

    “是这样的…”

    听到了不破发问,萧云凡开口道:“五鬼门之中的通天鬼抢夺我儒门圣王图录,又与魔教有所勾连…”

    “在下想要从其口中问些事情,但是此撩一心求死,拒不开口…”

    “束手无策之下,在下希望大师能以佛法渡化于他…”

    “阿弥陀佛!”

    此言一尺,不破和尚双掌合十,开口道:“众生皆是菩提果…”

    “萧门主遇到此事能够让贫僧来解决,贫僧很是感激…”

    “此番贫僧必将以拳拳佛法唤醒其心中良知,让其弃暗投明,改过自新!”

    说着,不破和尚的目光一转,落在了王野的身上:“王掌柜,这个通天鬼,现在何处啊?”

    “被点了穴道,在柴房关着呢…”

    “我带你过去!”

    闻言,不破和尚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着萧云凡夫妇,开口说道:“二位在此稍等,贫僧这就前去渡化此撩…”

    “大师…”

    听到了不破和尚的言语,萧云凡开口道:“我们不用过去吗?”

    言语间,萧云凡的脸上满是疑惑。

    自己若不到场,怎么知道结果?

    闻言,不破和尚摇了摇头。

    “阿弥陀佛”

    他轻呼一声佛号,开口道:“二位与他大战一番,此番过去必定会激起他心头无名业火…”

    “如此会大大影响渡化,故此,二位安心等待即可”

    说着,不破和尚微微一笑,便朝着后院走去。

    看到这一幕,王野也带着萧沐云尾随其后。

    “云儿!”

    看到萧沐云尾随其后,林韵寒开口道:“大师渡化贼人,你过去凑什么热闹…”

    “快过来!”

    “无妨…”

    还不等萧沐云开口道,不破和尚微微一笑:“这位小施主灵根聪慧,过来听贫僧渡化此人也是可以的…”

    “再者,若是问出了什么事情,这位小施主也可以帮贫僧转达给二位。”

    闻言,萧云凡和林韵寒相视一眼。

    也同意了萧沐云一同前往。

    片刻之后,柴房之中。

    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的通天鬼,不破和尚摇了摇头。

    他单掌立于胸前,对着王野问道:“王掌柜,此人便是通天鬼?”

    “不错,就是此人…”

    王野点了点头。

    同时他将萧沐云往前一推,继续道:“大师,这孩子天资聪颖…”

    “剑圣大人和张道长都已经对他有过教导…”

    “大师何不趁着如此机会,也指点他一二?”

    萧沐云倒也机灵。

    听到了王野这番言语之后,他上前一步,开口道:“小子久闻不破大师佛法精湛、德行深远,是高僧大德…”

    “所以此番渡化此撩,还想请大师指点一二…”

    “小子感激不尽…”

    此言一出,不破和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他看着萧沐云,开口道:“既然是牛鼻子和慕老头都指点过的人,那必定也差不了…”

    “既然如此,我便稍加指点好了…”

    说着,不破和尚拍了拍萧沐云的肩膀,开口道:“小施主…”

    “贫僧此番便要以拳拳佛法渡化此撩…”

    “你且站近些看好了,少时贫僧讲解起来,你也好懂…”

    “哦!”

    萧沐云懵懂的点了点头,直接走了上来。

    看到这里,不破和尚点了点头。

    他来到通天鬼面前,出手如电直接解开了其喉头的哑穴。

    同时,开口问道:“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何不放下…”

    呸!

    不等不破把话说完,通天鬼狠狠啐了一口。

    同时咒骂道:“找个秃驴就想从我口里问出东西来?”

    “你真是不把我通天鬼放在眼里!”

    对于此番言语,不破也不生气。

    他转头看着萧沐云,开口道:“现在贼人负隅顽抗,拼死不说…”

    “这个时候,我们费再多的口水都徒劳的…”

    “当务之急,便是要让他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

    此言一出,萧沐云微微一怔。

    同时,他开口道:“大师,那该如何让他冷静呢?”

    “简单!”

    闻言,不破和尚微微一笑,开口道:“腋下渊腋穴位薄弱无比…”

    “大力轰击,短时间内呼吸不畅,痛苦异常…”

    说着,不破和尚猛然一拳轰在了通天鬼的渊腋穴。

    嘶!

    这一拳轰上,通天鬼脸色巨变。

    他双眼上翻,呼吸不畅,看上去无比的痛苦。

    方才的情绪也一并烟消云散…

    “你看…”

    看到这一幕,不破和尚转头看着萧沐云,开口道:“这不就冷静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