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教主的退休日常 云山青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王野,金陵人士!

    ,教主的退休日常

    听到了白玉麟的言语,在场众人不由的一怔。

    他们都没有想到。

    圣君的威慑力居然如此之大!

    东海武林…

    域外异族…

    都在圣君的威慑之下不敢进犯中原半分。

    如此可见。

    圣君那一句压尽天下真不是说说而已。

    看着众人的反应,王野不由的扬起了嘴角。

    娘的…

    这下知道老子当年有多不容易了吧?

    不仅要震慑东海和域外异族。

    还得盯着手下的动作,防止他们变节生叛。

    其中的艰难只有他自己知道。

    更不必说。

    还他娘的要顶住武林正道经常性的围剿。

    当时的局面。

    换了任何一个人来都顶不住!

    “既然圣君的威慑这么大…”

    就在此时,萧沐云继续开口说道:“那当年白大侠为什么要围剿圣君啊?”

    “不能和平共处吗?”

    “你懂什么?”

    听到了萧沐云开口,白露菡开口道:“自古正邪不两立…”

    “正道魔道不共戴天!”

    “唉…”

    就在白露菡激动之余,白玉麟摇了摇头,开口道:“当初的圣君霸道无比…”

    “诛门灭派势不可挡,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整个武林都笼罩在魔教的阴云之下!”

    “甚至有了小儿止啼的作用…”

    说着,白玉麟的言语一顿:“尤其是当时他一个人独上少林…”

    “将少林打的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最后干脆退出了武林!”

    “如此前提之下武林人人自危,最后只得联手围剿了!”

    “不过说来也怪,圣君死后,江湖也没有平静几天…”

    “爹自从当上武林盟主之后,就一直没有闲下来过…”

    呵呵…

    听到了这里,王野心头暗笑一声。

    只要有人,就会有恩怨欲望。

    有了恩怨欲望,争斗就会无止无休。

    只要恩怨欲望仍在。

    江湖就永远不会真正平息。

    白明玉连这个都不知道。

    活该这孙子天南海北四处奔波的跑断腿!

    “诶,白公子你不能这么想…”

    心头暗笑之余,王野拍了拍白玉麟的肩膀,开口道:“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白大侠武功盖世,举世无双…”

    “就是有他在,武林才能向今天这般模样…”

    说着,王野举起了手旁的酒杯:“让我们来敬白大侠一杯!”

    “希望他今后继续活跃于武林之上,惩奸除恶,匡扶正道!”

    话到此处,众人纷纷举杯附和道。

    ……

    正当王野等人涮肉之际,北城兵马司。

    此乃五城兵马司分部之一。

    主掌京城城北一带。

    衙门大厅之中。

    周邦仁身着官袍,正坐在一旁喝着茶水。

    纵然是外面银装素裹、寒气逼人。

    此时的他仍旧是脸色通红,身上还冒着热气。

    就在方才。

    他手持记忆中绘出的王野的画卷。

    将东、西、南、中四方兵马司跑了一遍。

    最终都是未见过此人。

    眼下的他只能将希望放在北城兵马司身上了。

    也正因如此。

    此时的他有些坐立不安。

    若是北城兵马司也毫无所获,到了明天蛊虫发作。

    自己将会穿心而亡。

    “周大人…”

    就在他惴惴不安之际,一个声音传来。

    循声看去,一个身着铠甲的男子从后方走了出来。

    在他手里正拿着一张画像。

    上方所画不是旁人。

    正是王野的容貌无疑。

    “赵指挥使…”

    见到这男子迈步而来,周邦仁连忙起身:“结果如何了?”

    “我问了近五日当差的弟兄…”

    闻言,赵指挥使点了点头:“的确查到了…”

    “两日之前,此人正从北门入城,当时守门的兄弟曾找他要过名帖…”!!!

    此言一出,周邦仁双眼圆睁。

    他方下了手中的茶碗,开口道:“当真?”

    “确定不会有错!?”

    “不会的…”

    赵指挥使摇了摇头,笑道:“当时此人将自己围的密不透风…”

    “只露两个眼睛出来…”

    “守门的兄弟看他行迹可以便上前盘问,对他印象极深…”

    说着,赵指挥使将画像递给了周邦仁。

    同时开口说道:“此人唤做王野,乃是金陵人士…”

    “还是金陵当地的免税户,可是十足的良民…”

    找到了!

    听到了赵指挥使的言语,周邦仁心头一动。

    紧接着他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笑容:“诶呦…”

    “真是太谢谢你了,赵指挥使!”

    “若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向上面交差!”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直接塞了过去。

    同时眨了眨眼:“天寒地冻,区区五十两不成敬意…”

    “拿去和兄弟喝点小酒暖暖身子…”

    “算是兄弟一点心意了…”

    诶呦呦!

    见到这样子,赵指挥使开口道:“周大人,这可使不得…”

    “你官阶高于我,你这是…”

    “诶!”

    不等赵指挥使把话说完,周邦仁开口道:“什么官阶不官阶的,都是朝堂上的称呼…”

    “你能帮兄弟这个忙,我很是感激不尽…”

    “毕竟这是我的疏忽,却来叨扰于你…”

    “可是…”

    此时,赵指挥使还想拒绝。

    “诶…”

    不等他开口,周邦仁的言语已然出口:“你不收…”

    “莫不是嫌少?”

    说着,他就准备再掏些银子出来。

    “不不不…”

    见状赵指挥使连忙摆手。

    大抵是见实在推脱不了,却见他咬了咬牙,开口道:“罢了…”

    “既然周老哥如此盛情,兄弟却之不恭…”

    “如此便厚着脸皮收下了!”

    说着,他将这银票收入了怀中。

    “这就对了嘛!”

    看到赵指挥使收了银票,周邦仁笑了笑:“虽然你在兵部,我在刑部…”

    “但是大家同为圣上分忧,相互帮衬是应该的…”

    “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兄弟只管来刑部找我…”

    “只要是力所能及,我一定好不推辞!”

    说着,他微微一笑,直接朝着刑部走去。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

    他原本满是笑容的脸上瞬间阴沉了下来。

    只要知道了姓甚名谁。

    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届时将此事上报上去,今晚就能够将其解决!

    念及此处。

    他嘴角泛起一丝凛然。

    旋即,迈开步子朝着北城兵马司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