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惧盛宴 薄情书生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临夜

    鬼追来了吗?

    不知道,也没人敢回头。

    逃跑的时候不看路,万一跌一跤就基本完蛋了。

    没有人会去干这种经常发生在恐怖电影里的蠢事。

    更何况,前方的凶险程度,和后面那只臃肿的厉鬼相比,似乎也不遑多让……

    奔逃之余,秦文玉不仅要注意前方树木的异变情况,还要仔细听身后的动静,更要思考出脱离眼下几乎算是绝境的办法!

    生死之际,每个人的能力都被压榨到了极限。

    最困扰秦文玉的,还是那个问题,一共只有三具火男尸体,可是……为什么出现了四种厉鬼?

    那只臃肿庞大的厉鬼到底是什么来头?

    而且,和深潭之中伸出的那双手臂不同,秦文玉没有在那双手臂上感觉到恶意,但身后那只臃肿的厉鬼身上,满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恶意!

    它绝对是要杀人的!

    为什么……

    可恶……

    究竟是为什么?

    它凭什么出现?

    这时,一直关注着身后动静的秦文玉和玉木一,同时放缓脚步,扭头朝身后看去。

    天狗……竟然停下来了!

    “你在干什么?快走!”玉木一的语气不算友好,但天狗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和他对呛。

    秦文玉发觉不对,看向天狗的下半身时,终于看到了他的异常。

    一条皮肤皲裂的惨白手臂,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死死地捆住了他的腿。

    这时,几滴血滴在了秦文玉和玉木一的身前。

    这是……

    两人瞳孔一缩,立刻抬起头,看到了……就在身边的这棵树的树梢上,凭空长出来了一颗扭曲恐怖的头颅,那颗正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们,漆黑一片的眼眶内正往下滴着血!

    除了绑住天狗的那条手臂之外,又有一条手臂忽然从一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着秦文玉和玉木一袭来!

    两人都是一个翻滚,堪堪躲过了攻击。

    只不过,玉木一的动作要比秦文玉多上一个。

    他飞快地用仅存一条的手臂从衣服内掏出了一瓶水,猛力地朝着那条手臂挤去!

    “哧”

    “嘶吼”

    树梢上那颗狰狞的头颅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这条手臂迅速地缩了回去。

    就在玉木一想要冲过去,把剩下的寒潭之水浇到捆住了天狗的手臂上去时,已经……晚了。

    天狗被高高地举了起来。

    “咔咔咔咔”

    如同蟒蛇进食,无骨的手臂越捆越紧,飞快地从天狗的腿部缠上了他的腹部,胸部,然后是……头颅。

    恐怖的骨裂声在昏暗的森林中响起。

    天狗的脸上涌现出一股极不自然的红色。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开不了口了。

    “咔咔咔咔”

    先是腹腔,再是胸腔,天狗的躯干被彻底绞碎。

    最后是……头颅。

    “嘭”

    红白交织,体液飞溅,天狗的身躯像是一块破掉的抹布,掉在了地上。

    他就这样……死了?

    连话都没能留下一句……

    就这样轻易的死掉了?

    秦文玉的大脑里陡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随即又立刻自我否定掉了。

    祭宴中没有人是不可以死的……

    就算是绝顶聪慧,拥有强大面具能力的人,如果差了一点运气,也会忽然丧命。

    然而,天狗的死亡,似乎有所不同。

    他死亡之后,整片森林仿佛完全活了!

    晦暗的森林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恐怖声响,秦文玉和玉木一头皮发紧,四面八方都有东西在过来!

    发生了什么?

    这种情况,就算是逃都没办法再逃了!

    难道马上就要步天狗的后尘了吗……

    玉木一和秦文玉死死地盯着最近的那棵树,以及树梢上的那颗厉鬼头颅。

    玉木一本以为自己的寒潭之水激怒了它,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只鬼竟然不管不顾,整个细长的身子都附了下来,扭曲恐怖的脸上满是贪婪,靠在了天狗尸体的旁边。

    它在干什么?

    玉木一和秦文玉对视一眼。

    这时,秦文玉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

    天狗被挤爆的头颅的位置,正在涌现一阵血光!

    那是……即将出现面具的征兆!

    “它们都是冲着那副面具来的,快走!”

    秦文玉想通了其中的缘由,立刻告知了玉木一。

    玉木一也只比秦文玉慢了半步。

    两人丝毫不耽搁,尽管四面八方都涌来了高大的厉鬼,恐怖而扭曲的手臂在空中狂舞,它们伸向的方向,都是天狗的尸体!对秦文玉和玉木一两人根本就不管不顾!

    那副面具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对厉鬼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

    虽然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但秦文玉的脑子里还是忍不住冒出了这个想法。

    逃跑之余,秦文玉冒险回头看了一眼。

    天狗残破的尸体旁,已经纠缠满了密密麻麻的手臂。

    它们托起了他的尸体,像是在进行某种恐怖又诡异的仪式。

    血光……在天狗的面部浮现。

    最后的面具,要出现了……

    天狗已经死了。

    无论是那个名为鹿岛的高中生,还是那个言辞嚣张的天狗,都已经死了。

    他的尸体也将沉睡在这片森林中,亦或是被诅咒腐化,成为众多厉鬼中的一只?

    不管他过去发生过什么,他对将来有什么期待。

    天狗的时间,已经到此结束了。

    秦文玉回转过头,向来不会为他人哀伤的心,忽然有了一些唏嘘。

    也许是因为他们能逃离那样的绝境,是托了天狗尸体的福。也许是另一些秦文玉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两人沉默着往森林深处,狮子口昨晚逃去的方向冲去。

    迎面而来的,全是高大恐怖的厉鬼。

    它们带着令人恐怖绝望的气息从秦文玉和玉木一的身边掠过。

    但……此刻它们的眼中,根本没有他们。

    趁着这段时间,两人打开了手电筒,仔细地寻找着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

    一无所获。

    没有,根本没有。

    不仅是火男的尸体,就连狮子口的尸体也没找到。

    狮子口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如果死了,他死在了哪里?

    如果活着,他又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

    秦文玉和玉木一的体力也即将耗尽。

    拼命奔逃的一天,极为可怕的心理压力,给两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终于,他们放弃了。

    两人靠坐在一起,仰头看着不见星辰的夜空。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最后一天……

    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