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成了女生宿舍一只猫 野望的萝莉

第151章:你这小猫咪说话还蛮搞笑的!【保底更】

    咕噜咕噜。

    一口足以把人丢进去煮的大铁锅里泛着气泡,锅底的柴火燃烧的正旺盛。

    叶……不。

    是艾米莲女巫正在煮着一锅奇奇怪怪,呈现出灰黑色泽的粥。

    她把这个叫作招待客人的盛宴。

    一开始往里面倒米倒水的时候,秦凡还蛮欣慰的。

    看来小丫头长大了啊。

    是厨艺成长了。

    虽然是在梦里,但是如果这些理论知识没有亲身经历过,在梦里也是无法办到的。

    就好像是处男哪怕在做春梦的时候,即便快进到了跟美女在床上一丝不挂的坦诚相见。

    但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进行下一步。

    因为脑补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

    “皮蛋是从魔法大陆之外的地方来的吗?”艾米莲一边拿个大大的锅勺搅动着锅里的米,一边扭头好奇的望着他。

    “你不像是魔法城里的人诶,说话的口音以及语气,都不像是魔法城里的居民。”

    “算是吧。”秦凡含糊其辞,然后就看见她往锅里丢了一个靴子进去。

    等……靴子?

    秦凡目瞪口呆。

    这,这玩意还能吃吗……

    “不过没关系,你不用担心,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艾米莲又笑,“魔王的城堡建在魔法城的中央,就是那座塔。”

    顺着她芊芊玉指从窗外望去,秦凡看见了在远处有一座漆黑色的高塔,塔尖直冲云霄,仿佛成为了天地间最明显的地标。

    “这里的魔王很可怕吗?”秦凡又询问道。

    他需要了解这片梦境中所有的框架结构,才以便从中找出线索,完成任务。

    “很可怕,它会滥杀无辜……魔法城里的百姓们每天都民不聊生,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提及魔王,艾米莲藏在宽大法袍下的单薄娇躯轻轻抖了抖。

    俏丽的脸蛋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惶恐,旋即慌忙将目光从那座漆黑的高塔处抽离。

    仿佛只要再多看上一眼,就会被吸走魂魄般。

    “为什么这么说?或者换个说法,他为什么要滥杀无辜?”秦凡继续发声,引诱艾米莲开口交代故事框架。

    但很快,他又面无表情的看着艾米莲拿起一个小板凳丢进了锅中。

    这玩意真的已经不能吃了吧……看着锅里逐渐变色的水,秦凡脸色发青。

    “因为它害怕城里的百姓们拥有‘爱’这种情绪,这种情绪浓郁到一定的程度,对它而言是致命的……所以百姓们但凡有一丁点爱的情绪产生,就会被杀掉……”牙齿发出了‘喀喀喀’的打颤声。

    看起来,提及那位魔王的确让她感觉到非常害怕。

    秦凡认真将她话里的意思缕了一遍。

    因为拥有爱这种情绪,就可以把魔王杀掉,所以魔王才会滥杀城里产生了任何爱意情绪的百姓。

    在这片梦境世界中,这种充满了怪诞的设定谈不上合理,但勉强算的上有前因后果存在的逻辑。

    “那你呢?你在这片魔法大陆里是什么身份?”秦凡又问。

    “女巫。”

    “拥有魔力的那种?”

    “对。”

    “可以跟魔王抗衡吗?”秦凡话音落下,又观察到了艾米莲眼里的恐惧。

    看来,并不能。

    否则她也不会一提及到那个名字,就害怕到浑身发颤。

    没想到叶滢这臭妹妹在现实中每天乐嘻嘻的,在梦里居然会有这么害怕的事物。

    梦境是真实世界所见或所想之物的投影,没见过或没想象过的事情,在梦里是不会出现的。

    例如说处男困境。

    秦凡认为,那个所谓的魔王应该是有隐喻的,而且还是叶滢内心深处所恐惧的。

    小丫头到底会害怕什么呢?

    啧,完全没有头绪。

    就在秦凡思索时,眼角余光又看见艾米莲提过一个小篮子,把篮子里盛装着的鲜花丢进了大锅中。

    那是一种看起来如血色般妖艳的花朵。

    全部丢进去之后,锅内的泡泡翻滚的更加厉害了。

    且锅内的水已经变成了深紫色,蒸腾而出的热气在空中隐隐仿佛形成了一个骷髅头……

    最后,艾米莲一路小跑着打开庭院大门,在外面抓了把土。

    但秦凡注意到,她并没有走出庭院。

    一步都没有。

    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将大门打开了一条缝,蹲下身子朝着门外伸出了一只白嫩的小手。

    透过门缝,秦凡看见她在门外的土地上抓了一把。

    “啊……”她仿佛吃痛般的呼了一声,如触电般收回了手,手里还攥着一小把泥土。

    尽管宽大的袖袂很快就将她的小手遮住。

    但秦凡还是看见了。

    手背上布满了红色的伤痕,仿佛被无数藤蔓鞭抽打成的一般。

    虽没有破皮,但红成一片。

    原本是没有的,至少在她还未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她的小手都还白皙一片。

    这个屋外又有什么问题?秦凡的眉头紧紧蹙起。

    这个梦境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梦,他或许并不会太在意。

    事实上,每个人的梦都是如此,各种奇怪的想象与记忆中的片段交织在一起。

    不可能的人,便会出现在不可能的地方,去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个梦境他在进入的时候,还触发了系统所给的隐藏任务。

    说明这个梦境对于叶滢而言很重要。

    每一个细节,都并非她脑海里胡乱想象出来的。

    “那么……隐喻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庭院,女巫,杀人如麻的魔王,不允许存在任何爱意的城市……嘶。”秦凡轻轻揉着额头,视线落在一路小跑回来的艾米莲身上。

    似乎是注意到了秦凡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艾米莲将攥着土的手朝着后背藏了藏,又对着他歉意的吐了吐小舌头。

    很快,她将从门外抓来的一把土丢进了大锅中。

    还很细心的拍了拍手上的残余泥土,就像是拍掉面包屑一样。

    秦凡再观察的时候。

    她的手背上又恢复成了一片玉脂般的白皙。

    “艾米莲的灵魂烹饪,大功告成~!”她露出了清甜可爱的笑容。

    嗯……一眨眼就把魔王忘记了。

    某种意义上,这或许也是她令人羡慕的天赋吧。

    很多人极力的想要忘记一些挥之不去的阴影,却都很难办到。

    “请你品尝吧!皮蛋!”她取出一个雕刻着好看花纹的小盘子,舀了几勺黑暗料理,然后摆上了餐桌。

    热情招待着。

    “不要。”秦凡面无表情的拒绝了她。

    “诶!!!”她瞪大一双星眸,好似略有些生气的鼓着腮帮子,“明明那么用心熬出来的!”

    “放过我吧。”

    “哼,那就请小兔叽品尝吧!”

    哪里来的小兔……嗯?

    秦凡还在思忖间,就见她从宽大的袖袍里,以揪耳朵的姿势,拽出了一只小白兔。

    原来藏在袖子里吗……为什么刚才它没掉出来啊……

    艾米莲将小白兔放在餐桌前,只见它粉嫩的鼻尖轻轻翕动了两下,然后伸出舌头开始噗噜噗噜的享用起了黑暗料理。

    话说,这真的不要紧吗……秦凡回想着刚才她丢入锅中的食材。

    一阵头皮发麻。

    “叽叽!”忽然,小兔子痛苦的叽叫了两声,两腿一蹬,倒在餐桌上。

    死了。

    你看……我就说……

    “啊啊啊啊!!该死的!居然有人用魔法攻击我的庭院!把我可爱的小兔叽都给杀了!!”艾米莲攥紧小拳头。

    那特喵明明是你亲手把它给毒死的好吧!!

    “呜呜呜……呜呜呜……我不活了!!”她的眼眶红红,扁着小嘴,眼泪如玉珠般顺着柔美的脸颊扑簌滚落。

    她还是那么爱哭。

    “唉……”秦凡一时语塞,只能硬着头皮勉强出声宽慰,“节哀顺变,以后多多注意吧。”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复活它!”下一刻,少女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樱唇皓齿。???

    “咪咪吗吗卡窟窿!”她念咒,素白小手结印。

    桌上的兔子活了过来。

    秦凡:“……”

    那你刚才特么哭个鬼啊!!!

    “你能健康的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啊。”秦凡感慨。

    梦境里的叶小滢同学,比起现实中的还要再幼稚单纯一些。

    或许这才是她心中最真实的一面吧。

    不想长大的那一面。

    艾米莲轻吸了吸琼鼻,眨巴着眼睛复述着秦凡刚才的话:“我能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歪着脑袋想了想。

    旋即,又对秦凡展颜一笑。

    “你这小猫咪说话还蛮搞笑的。”

    “……”

    今天的我,不会再咕咕咕了!

    因为作者我啊,已经思如泉涌了啊!

    必四更,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