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游:睡龙之怒 紫芋冰淇淋

第六百章 审判当日

    审判的当日,君临红堡下方的广场上聚集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集会,数万人涌向了这里,一度阻塞了交通,人满为患。

    “后退!”

    “后退!”

    而金袍子在总司令黑鱼爵士布林登·徒利的指挥下不断地驱散着超出广场容量的民众,然而就算如此也无法阻挡人们看热闹的热情。

    毕竟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之一,人类本就是群居动物。

    历史上审判国王有几次?

    而且这还不是曾经的什么峡谷国王、河湾国王这种小国王,而是真真正正统一了七国的国王。

    拜拉席恩家族成功起义推翻了暴君的统治,虽然十年后仍然还有许多人蔑称劳勃·拜拉席恩为‘篡夺者’,但从历史的角度上来说对方夺取了王位,成立了一个寿命短暂的国家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韦赛里斯借此划分了两个坦格利安王朝,两者的政治、经济、体制、军事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除了坐在铁王座上的主人,剩下的根本没有相似的地方。

    而后来的王国也不单是统一了七国,而且还在海外发展出来了两块巨大的领地,每一块都足以媲美维斯特洛上的一境,王国的国土横跨了狭海两岸,并且正在朝着帝国的规模发展,相信这一天的到来并不会久远。

    如今君临为了劳勃的审判,公审大会足足停歇了三天的时间,都城守备队也全力准备,然而仍然还是有些准备不足,前来看热闹的民众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多。

    “后退!”

    “所有人停止前进!”

    都城守备队的士兵们排成了人墙手持着长矛盾牌阻止更多的人涌入到红堡下方的广场上,他们扯着嗓子呼喊把嗓子都喊哑了。

    看热闹的人们从主路上突破不过去,同样也另辟蹊径,他们爬到了树梢或是房顶上远远地眺望着公审大会的现场。

    而公审大会现场拥有座位的各位贵族们、夫人还有小姐则是早早的来到了现场。

    “狗屎!”

    “这些人太疯狂了。”

    他们有些庆幸自己来早了一步,早晨的君临堵车还没有那么严重,而他们居住下榻的旅馆又没有距离红堡很近。

    毕竟君临市中心如同潘托斯一样同样是寸土寸金,不是每一位贵族都有那么多钱支付高额的房钱,因此他们美其名曰‘体察民情’,居住在了君临核心城市圈的外围。

    他们清晨时分出发依靠着都城守备队的士兵帮助总算挤了进来,否则迟到了后果可是很麻烦的。

    因为国王陛下规定了任何人非必要情况不准缺席审判,而很明显‘堵车’不应算作迟到的理由,尤其是还当着全国贵族的面。

    这一丢人丢的是整个家族的脸面,他们不想被当成蠢货,年轻的爵士们害怕丢脸会让自己失去小姐们的青睐,而贵族小姐们自然不想和臭烘烘的贱民们挤在一起。

    当然,这些是七国最普通的贵族们,七国最顶尖的贵族们则是不用享受这么拥挤的‘服务’。

    他们家缠万贯早就已经在王宫的周遭置下了房产,比如谷地总督培提尔·贝里席就在君临城中经营着一家妓院。

    它的地理位置还算优越,距离红堡并不算远,算是君临城中最顶级的红灯区,许多往来君临的达官贵人好这一口的都会来光临培提尔的门店。

    而金玫瑰家族在君临同样也有着自己的产业,毕竟韦赛里斯抄掉了他们的仓库,但不至于连外地的资产也一并没收掉。

    星梭城的提利尔家族敞开了这些房间,允许一些贵族入住,顿时收获了一片好评的声音,甚至这些声音都已经传入到了韦赛里斯的耳中。

    这让这段时间有点忙碌的银发年轻人也不由得摇头笑了一下,提利尔家族还真的是从来都不知道安生。

    不过也对,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宫闱之中的政治手段,这才是高贵的玫瑰家族。

    “劳勃国王!”

    “嫖妓国王!”

    劳勃被押送上来,围观的人群中不知道谁先开了口,随后许多人跟着起哄,爆发出来了哄笑声。

    “嫖客国王!”

    甚至还有人距离很近,当面起哄开口嘲讽道。

    “听说你的下面很短?满足不了瑟曦王后?然后这才跑出去嫖妓,因为你知道给了铜板,她们都会说你‘好大’。”

    “其实胖子的下面都短”

    “‘勇猛的劳勃!’”

    “哈哈哈”

    好事的人群中再一次爆发出来了哄笑声。

    这些低级趣味的冷笑话听着那些坐在前排的贵夫人们直翻白眼,抱着箩筐看热闹的妇人们也自觉远离了他们,羞于与这些人站在一起。

    而劳勃的脸色涨的通红,不知道是愤怒还有羞耻,他从来都没有被这样羞辱过,哪怕是在成为国王之前。

    随后劳勃·拜拉席恩被押送到了台前,面对台上的诸多七国最新权贵,其中甚至还有一张他最为熟悉的面孔。

    “艾德?”

    艾德·史塔克虽然披上了黑衣,但如今毕竟还没有离开君临远赴北境,更何况有父亲在的时候儿子怎么可能坐在主位上,名义上作为北境总督的罗柏还端着酒壶侍奉在韦赛里斯的左右。

    艾德·史塔克坐在七国最顶级贵族序列之中,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而在他的身旁则是坐着新的风暴地总督,御前首相琼恩·克林顿。

    灰红色头发的男人左胸口佩戴着国王之手的勋章,右胸口则是一块风暴地形状的金色勋章,象征着他同时也兼任着风暴地总督。

    这是新朝建立后给各地总督配发的勋章,代表着他们的身份。

    而在他的身旁还有西境总督米斯·托因,黑心家族纹章还有西境的金色勋章。

    铁群岛总督攸伦·葛雷乔伊依然大大咧咧身上满是鱼腥味,谷地总督培提尔·贝里席也佩戴着金色的谷地勋章,新任孪河城之主杰弗里·布雷肯佩戴着黑龙旗帜纹章还有河间地总督的勋章。

    黑龙旗帜纹章是老伯爵新设立的家族纹章,用来区别原本的石篱城布雷肯家族。

    黑龙旗帜象征着曾经的龙石岛舰队旗舰黑死神号,然而那一艘老船在几年前的一场海战过后已经光荣退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