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权游:睡龙之怒 紫芋冰淇淋

第六百零一章 民怨沸腾

    这排七国最顶级的权贵们有的正襟危坐,有的神情玩味,有的翘着二郎腿,还有的神游天外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

    而最边缘之人则是多恩的昆廷·马泰尔王子,他的年龄最小本没有资格列席,但他代表他的父亲而来,因此坐在总督序列的最边缘,挨着他的姐姐亚莲恩·马泰尔王后。

    多恩王子有着一张稚嫩的脸庞,不停地左右转头乱看,他穿着充满多恩特色的沙黄色衣袍,没有佩戴勋章,只有肩膀上的烈日纹章。

    多恩的道朗亲王确实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来到君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了流水花园了。

    因此一直派他的长子昆廷留在君临,一来或许能够帮他姐姐一些忙,二来则是稳固多恩在新王朝确立后的地位。

    而面对劳勃不解的眼神,坐在台面上的艾德脸上的神情略微有些不适,北境人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然后低下头来没有直视自己好友的眼神。

    因为被关押在红堡的地牢中,劳勃对于外界的消息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前天他的儿子乔佛里女儿弥赛菈来探望他的时候也没有和他说这些事情。

    劳勃还以为艾德已经死了,或者披上了黑衣离开了君临。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艾德居然还有资格坐在审判席上观礼对于自己的审判?这岂不是**裸的背叛?

    当初说好了好兄弟一起去死,结果没想到你却偷偷认了怂。

    劳勃的目光有些愤怒同样也有些不解,但却没有指责,毕竟两个人的关系情同手足,不是亲兄弟但宛若亲兄弟。

    两个人都作为养子在谷地长大,少年时期一起吹牛打屁,长大之后又一起干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推翻了统治维斯特洛快三百年的伟大王国。

    因此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艾德能够得到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劳勃也会为他感到高兴,当然,为他感到高兴,不代表能够原谅背叛。

    劳勃的目光如同刀子,看的艾德低下头来沉默不言。

    他为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孩子们选择了屈膝认罪,然而劳勃却并不会如此。

    艾德的这一条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走,他的个人信誉算是一个保证,劳勃就算是屈膝认罪,他也不可能还有活路,就如同他的老丈人泰温·兰尼斯特一样,活路已经被堵死了在人生的最后关头还丢人现眼干什么?

    倒不如痛痛快快的下七层地狱。

    劳勃倒是对于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知道自己这辈子就是一个混蛋,活着享尽了荣华富贵,死了就该去七层地狱受罚。

    “跪下!”

    而押送劳勃的无垢者士兵声音冰冷,想要迫使前朝国王下跪,然而韦赛里斯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的行为。

    “算了。”

    “一个国王不应该受辱。”

    其实如果抛开了所谓的家族仇怨来说,韦赛里斯也不憎恨劳勃,哪怕对方很想杀死自己,或许是基于了前世对于这个性格豪爽,脾气直率的胖子好感,劳勃这个人的亲和力很强,非常善于化敌为友。

    坦格利安军队加入到人类联军和众多七国贵族联手对抗异鬼有一定原因是劳勃的诚意和韦赛里斯的信任。

    而事实上如果当初人类联军抵抗异鬼的战争结束之后,劳勃没有中箭落马陷入到昏迷当中,军队大权没有落入到泰温的手中,或许两军也不会那么快的翻脸,瞬间爆发了内战。

    劳勃那个时候很想要和韦赛里斯谈判,商议坦格利安军队不进攻维斯特洛,转而就在厄索斯大陆建立起来一个庞大帝国的某些可能。

    毕竟厄索斯大陆幅员辽阔,人口充沛,经济发达,没有必要死磕铁王座。

    然而劳勃被莱安娜·史塔克一箭射中胸膛,军权落入到了他的岳父泰温的手中,这一切谈判的基础和微弱的可能便荡然无存。

    泰温深知坦格利安家族一旦得势不可能饶恕自己,因此他必须拖更多的人下水才能够挽救兰尼斯特家族,如果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反抗的话,实在是独木难支。

    泰温操控了人类联军的大权悍然对坦格利安军队发动了攻击,甚至用巨弩偷袭射伤了贝勒里恩,成功激怒了韦赛里斯。

    随后人类的内战爆发,愤怒的黑龙烧毁了孪河城,摧毁了联军的抵抗,最终这一场内战席卷了七国每一寸土地,耗时接近两年的时间,完成了七国的统一。

    “哼”

    然而劳勃对于韦赛里斯的好意似乎并不是很领情,他的手脚依然带着锁链站在原地,冷哼了一声。

    其实对于劳勃的审判很简单,无需其他证人的指控,单只是他是叛军的首领,篡夺了铁王座这一条就足以置他的死地。

    但是法务大臣还是非常称职的给劳勃罗列了一大串的罪名,找来了许许多多的证人来指控劳勃国王。

    甚至有许多的罪名就连韦赛里斯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屠杀百姓,抢劫财务,强抢民女,迫害贵族等等,然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劳勃掏空国家的国库尽情挥霍。

    前劳勃的财政大臣培提尔·贝里席亲自出席作证,劳勃挥霍无度掏空了国库以满足自己的各种极致物欲的享受,以至于让国家难以运转,经济萎靡,民众的生活水平都相较于疯王伊里斯二世时期严重缩水。

    可笑的是七国贵族们人人痛恨的疯王并没有对民间造成极大的破坏,而站在‘正义’一方的义军首领则是对民众造成了最大的伤害。

    “蛀虫!”

    “吸血鬼!”

    “肥猪国王!”

    如果说刚刚的**国王还只是民众们起哄,伴随着审判到了现在,则是点燃了民众的愤怒。

    普通的君临百姓不懂所谓的‘经济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生活水平走了下坡路,但他们听得懂数字会算简单的加减法。

    数百万金龙是一个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数字,然而却全都被劳勃国王一己之力挥霍掉了。

    尤其是当培提尔·贝里席说正是国王的挥霍让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时,便更加的愤怒了,现场顿时人声鼎沸,民怨滔天。

    吓得获得出席资格坐在最前排的乔佛里和弥赛菈两个孩子面色苍白,神情惶恐。

    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竟然如此不受民众的爱戴。

    而他们的母亲瑟曦则是赶忙抱住了两个孩子,安抚他们的情绪,随后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