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圣人时代 绘墨倾城

第六百九十章 高圣也无法解析

    “许晟,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时间短南天志还不会太过在意,可是当时间超过百年后,他就立即注意到许晟已经不在他的视线中。

    第一反应自然是吃了一惊,但是很快他就看到了许晟留下的消息。

    可是让他头疼的是,眼前的暗影地带,无论如何他都进不去。

    就像是能够看到却是摸不到,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尝试,都没能够看到里面的景象。

    这个情况很快就被他上报,不过因为带队的高圣正在忙其它事,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赶回来,于是他就先通过腕环给许晟传输信息,询问里面的情况。

    暗影地带中正在观察整体情况的许晟得知消息后一愣,没想到自己进入的这处区域竟然是类似未知星域的地方。

    “也是,这类区域虽然不常见,但是在整个寰宇中并不算少,这里必定是神祇体系非常重视的地方,有这种布置非常正常。”

    许晟很快就想通了,至于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地方不派遣圣境把守,他猜测可能是不想太过明显,毕竟祂们的族群实力就这样,人族随便派一位真圣过来都无法在正面抵抗。

    所以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装作没有异样的地方,如此混杂在祂们的庞大规模中,反而是不容易被找到。

    这一次的被找上则完全是因为意外,如果不是因为许晟这样一位怪胎存在,那些潜伏了那么久的神祇怎么可能全部被找到,然后又从祂们的记忆深处组合出了这里的坐标?

    可以说这样的被找出的方式,哪怕是神祇体系最强大的那几个圣境都根本没有设想过。

    将手头上的信息整理了一下,他就通过腕环传输出去了。

    收到了许晟发送回来重要信息的南天志顿时就感觉到事情的不一般。

    “鹿圣,有重要情况发现,务必现在就回来。”

    带来的高圣姓鹿,其是普通大学出身,可以说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一个励志的典范,跟许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列子。

    许晟一直以来创造的记录会让后来者憧憬,但是他却是会激烈那些天赋还不够或者实力还不够的学生们,让他们知道哪怕是现在落后了,只要一直不放弃,也有能够走到高处的机会。

    不过关于他的消息网络上流传的并不多。

    关于圣境的信息其实都是需要保密的,毕竟敌人可能通过这些信息推断一些东西出来,这种是最基本的预防,如许晟这样,保密等级几乎已经是最高了,哪怕是寻常的圣人也根本不可能得知他全部的消息。

    当初高考时,那位极圣就告诉过他一直有数位极圣在关注着他,到现在这些极圣虽然都还没露面,但是许晟一直都有种感觉,就是自己能够这么顺利的走到现在,绝对跟着几位极圣的支持脱离不开。

    要知道哪怕是乾京大学和坤海大学这样的霸主级大学,背后也只有一位极圣在支持他,像是他这样一个人就给数位极圣注意的情况,光是听听都能让人感觉震撼。

    正在前方探查这片区域本质的鹿寻常收到南天志的信息后眉头微微一皱。

    “以南天志的性格,绝对不会贸然说这样的话”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又是一大段的信息传过来,是刚才联系上许晟之后,寻常给他传输的。

    “原来是这样”他眉头舒开,果然,将许晟带过来的决定是正确的,只有这样的天才才能够发现一些寻常人发现不到的事情,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所有人都留在此处继续搜寻,我有事情需要做,等过段时间回来。”

    他是带着其它几位初圣和一些准圣在这里的,此时他撂下这句话后,其他人都面色严肃的坚守在自己的位子上,他们对各种突发情况都早有心理准备。

    ……

    暗影地带中,许晟看着这边地球上正在现实中尝试成为半神的陈摩,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轻笑。

    以他的能力自然有的是办法帮助陈摩迅速跨过这一关,哪怕是不用自己的力量将其提升,光是提供一些法门也能够让他少了许多的弯路。

    可是他却没有帮助他的念头,陈摩的情况跟自己的子民不同,在将他的资质提升到顶级后,他逐渐展现出了一些自己的特质,这些特质在他资质平庸的状态下根本不会出现,所以许晟此时倒是有些看好这名为陈摩的年轻人的未来了。

    当然对方的资质其实还是很差,所谓的顶级不过是相对于这个地球上的人类,如果跟他的浑拓人族相比两者怎么可能放在一起比较!

    浑拓人族前前后后被他添加的天赋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九重战体第六重,这几乎是人族子民在这个境界上能够提升的天花板,浑拓人族不管是放在哪里,随便拎出去一个人都是绝对的可以越级而战。

    “圣境竟然无法进入这里,给我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

    许晟对这暗影区域的感应其实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在他的感应中,这里就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区域,在进来之前根本都没有什么异样的察觉,只不过是在进来后才看到眼前的这番场景。

    换做是另外的人路过,根本都不会在意,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忽略了。

    “可是这里的景象,如果不能亲身感应,可能会出现一些差错。”

    这边许晟也开始犯难。

    他自然拥有将这里复刻的能力,也就是出去的时候将自己的这一段记忆给分享出来,但是在寰宇中,哪怕是丝毫的差错,最后的影响也可能是翻天覆地的。

    只是一个细微参数的变化,都会造成结果的不准确。

    展示记忆这样的事情只能在事情不要求精度的时候才能使用,比如说某场大战战局的回放,如之前的惑心族大战一样。

    而一旦要求精度了,却是需要亲身体验,不如在困锁空间中,苏南也不用那么努力的去收集那些液体,直接将自己的记忆分享出来就行了。

    “试试至圣符篆能不能帮上忙吧。”

    至圣符篆功能繁杂,虽然是至圣为了应对未知星域而创造出来的东西,但是其本身并不仅仅只能用在未知星域中,它本身的用途就可以在各个场合下起作用。

    许晟现在想要尝试看能不能通过至圣符篆让外面的南天志能有一丝感应,如果能够因此而建立一些联系,面前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他自然也第一时间将这情况通知了外面,让南天志可以配合着他对这片空间进行感应。

    暗影地点,原先平静的原力之海忽然起了一些波澜,在许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些半位面的破碎速度忽然变得快了一些。

    这些半位面本能可能可以存在一千年的时间,但在这种变化下,可能只剩下九百九十年甚至更少。

    这样的变化无疑是细微的,以至于许晟在一开始都没有发现,但是很快他还是注意到了这情况。

    “运用至圣符篆会影响到这处区域!”

    他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停止了对至圣符篆的催动,如果这样的使用会对这里造成问题,那他肯定是要停止的。

    毕竟这里还牵涉到更多的秘密,另外原先在那些神灵识海中看到的那个圣境神上神也没有露脸,这是一条大鱼,他可不想放弃。

    所以在这样的考量下,许晟停止了对至圣符篆的操作,只能让南天志在外面尝试其它的想法了。

    ……

    “会影响到里面的平衡?”

    南天志在接收到信息后,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一般有这样情况出现的,需要满足几个条件,这对他的解析也有点帮助。

    “怎么样了?”

    也就是在他解析的这时,鹿圣的身影在他的身边浮现。

    南天志恭敬的行了礼后,对鹿圣说道:“许晟不久前催动了至圣符篆对我进行了协助,想让我能够进入到这里面,我也的确有了些进展,可刚才他又传信息出来,已经影响到里面的平衡了,至圣符篆不能再催动了。”

    鹿圣闻言后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点头道:“这样的区域大部分都是脆弱的,至圣符篆这样的宝物,虽然只是蕴有至圣的一缕气息,但是相较而言还是层次太高了,让这些区域有了崩塌的迹象也是正常的,就像是一个勉强维持了平衡的积木,这个时候随便的一个小动作都可能让这个积木崩塌。”

    南天志若有所思,他其实也有大概的想法,只不过高圣的语言中还蕴含着一些自己的感悟,是真正的口含天宪,这让他领悟到了一些东西,心中所动之下不由暗自感慨,果然更更高层次的圣人接触,突破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他本身到达了圣境,其实已经是足够风光了,但是人不能止步向前,只要前面还有道路可以行走,就需要一直走下去,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还在圣道这条路上前行着。

    正常情况下他也没有太多跟高圣一同做任务的机会,像是这样能够单独接触的更是不多,不得不说还是占了许晟的光。

    入股不是他之前正好负责那片区域,然后正好遇到了许晟,估计他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在那片区域里日复一日的执行着自己的指责。

    成为圣人后,世界的确是多彩的,哪怕是整个寰宇之大,也尽可去得,但有时候又非常的寂寞孤单,可能一个任务就需要镇守不知道多久的时间。

    或者说时间这个时候都变得有些微不足道了,比如还有时间生物这样的存在,圣境肯定是要超过这个层次的,所以时间有时候也不能影响到什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圣境完成一个任务都不知道要多久时间,光是南天志在那里镇守的时间就已经是数年了,需要等到时间到达后,才会被分去做另外的事。

    可哪怕是做另外的事,依旧是新一轮的重复罢了,所以他本身并不期待自己任务的变动,整个人的想法更多还是在圣道声耕耘跟深,走的更远。

    “你先继续保持跟许晟的联络,我仔细将这周围寻找一下。”

    鹿圣在到来后已经确定自己之前没有留意过这里,也不知道是自己运气不好没有遇到,还是被某些因素蒙蔽了视线。

    正面对敌可能一神祇体系的境界差远了,但是像这样蒙蔽的手段却是再熟悉不过了,不然祂们也不可能将那么多钉子埋在南天志这位圣人眼下这么多年。

    如果不是许晟顺藤摸瓜将这些钉子全部拔出来,可能再过几十年南天志也不会发现自己的辖区里其实都已经布满了别人的眼线。

    这么多年过去,人族已经泄露了大量的情报,通过对比已经可以得知,以前的几次事件失败可能都有这背后的影子。

    高层知道这情况后虽然没到震怒的程度,但也的确都不高兴,明言这样的情况绝对不能再出现。

    所以他这次过来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给予神祇体系重击!

    祂们竟然敢如此的针对人族,就必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说不定正是因为祂们的损失并不是非常大,所以才给了其它种族胆子,不然这些年来,袭击人族天才的事情怎么会屡禁不止?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在搜寻这周围的情况时自然是细致到了极点,根本没有一分一毫的错漏。

    “奇了怪了,竟然什么异常之处都没有”

    可是让他奇怪的是,哪怕是他手段尽出,在这里寻找了上百年,也依旧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发现。

    面前的这个暗影地带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面前,可是他就是只能看不能摸,更不用提找到能够进去的方法了。

    他在原地思考了片刻后,还是回到之前许晟进去的位置,向南天志询问这百年有没有什么收获。

    “回鹿圣,许晟那边各种方法都尝试了,暂时还没有想到行之有效的办法。”

    南天志摇头,带来的消息令鹿寻常更加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