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兵新警 卓牧闲

第一百九十三章 原来是个陈世美!

    刑警大队,反电诈专业队办公区。

    李亦军托着下巴,紧盯着电脑,研究起头墩派出所一小时前上报的一起警情。

    “反电信网络诈骗专业队”只是分局内部的一个叫法,写材料或宣传时叫“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犯罪专业队”。

    之所以这么咬文嚼字,是因为很长时间以来,违法犯罪分子利用短信、电话、互联网等信息手段针对群众实施诈骗的案件被统称为“电信诈骗”。

    电信行业认为给他们带来了负面影响,所以上级要求将这一类诈骗更名为“通讯信息诈骗”。

    李亦军在反电诈专业队干了半年,不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一提到通信网络诈骗这个术语就来气,觉得叫电信诈骗一点都不冤枉电信行业。

    比如那些犯罪分子用的VOIP技术,也就是常说的改号技术,在管理上就存在很大漏洞。

    明明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运营商,可以提供由境外打进的服务,可一些运营商竟在私下里开发VOIP项目,把线路卖给下线,到犯罪分子手里时,不知道已经被转包了多少次。

    他恨透了电信诈骗,对现在工作是越干越没信心,更别说什么成就感了。

    刚刚过去的半年,案子没少破,光团伙就打掉四个,各类涉嫌电诈的嫌疑人抓了六十多个。

    可没破的案件更多,而且在以几乎每天一起的速度递增!

    如果没有电脑,要是几个派出所把案件材料打印出来全送到这儿,估计再添置两排文件柜都装不下。

    感觉是在打一场根本打不赢,甚至看不到胜利希望的战斗。

    如果当时有选择,打死他也不会跟着杨千里来刑警大队,就算来刑警大队,也不会加入这个案子堆积如山的专业队!

    正暗叹什么时候是个头,范子瑜和周科洪斜背着包走了进来。

    “范哥,有没有找到设备藏在哪儿?”

    “暂时没有,我们已经请城东派出所安排人挨家挨户去摸了,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下午才能有消息。”

    经过十几天的侦查,专业队发现几个诈骗的电话是城东派出所辖区的一个通讯基站拨打的。

    离得太远,尤其那些躲在境外的犯罪团伙,拿他们没办法,凭专业队的力量打击不了,但眼皮底下的团伙必须打掉!

    李亦军放下鼠标,追问道:“范哥,老吴会不会搞错,他锁定的范围靠不靠谱?”

    “就算不靠谱,也比没头绪强。”

    范子瑜对从网安大队抽调来的吴吉清一样没什么信心,摘下包,俯身问:“又来活儿?”

    李亦军点点鼠标,调出今天刚发生的一起案件:“头墩小学一个姓杜的老师,今天一早接到自称是某宝客服人员的电话,说她之前网购的衣服存在质量问题,要对她进行三倍退款赔偿。杜老师信以为真,按照对方的要求一步步进行操作,结果被骗走了一万九千多。”

    范子瑜微皱起眉头:“这个杜老师怎么搞的,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

    周科洪也快被一起接着一起的电信诈骗案搞崩溃了,苦笑道:“被骗的都是有点文化的,没文化也不会在网上买东西。”

    李亦军扔下鼠标,回头道:“就算以前没防范意识,现在也该有。上上下下全在宣传,铺天盖地的宣传,连在奶茶上套反电诈宣传的招儿都想出来了,她们就是不看,不当回事!”

    “她们不当回事,我们不能不当回事,骗子的号码有没有发给老吴?”

    “发给他了,他说查不过来,要排队。”

    “银行账号呢,头墩派出所已经安排人申请查询了,估计下班前应该就会有消息。”

    “有消息,有钱早被转走了的消息吧。”

    范子瑜揉着太阳穴,唉声叹气。

    周科洪知道他也快崩溃了,立马换了个话题:“小李,韩坑有没有回来?”

    李亦军真怀念在禁毒中队的那几天,虽然一样累,但至少有成就感,拿起手机翻看了下老单位的小群:“回来了,昨天下午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的?”范子瑜立马来了精神。

    “城南派出所做饭的姜阿姨前天夜里中风,幸亏发现及时,她家离人民医院又近,总算抢救过来了。他老丈人担心城南派出所没人做饭,就让他丈母娘来帮着做。他丈母娘说他和姜悦一接到姜阿姨中风的消息,就从东海赶回来的,这会儿应该在医院。”

    “他家有人生病,看来这个时候收拾他不合适……”

    “范哥,听我一句劝,这事就算了吧,你们搞不过他的。”

    “我们祝他抱得美人归,狠宰他一顿还不行?”

    “这个可以有,不过他现在肯定顾不上。”

    “他又不是医生,去医院也只能探望探望,怎么就顾不上。”

    范子瑜想想又恨恨地道:“他不讲武德,说好的公平竞争,却瞒着我们偷偷追,太过分了。”

    周科洪点点头:“这也是杨教的意思,先把他骗过来,然后让他出血,让他请客!”

    “要骗你们打电话骗,我骗过他一次,他不会相信我的。”

    “你什么时候骗过他?”

    “陈国强被纪委监委留置调查的时候,杨教让我骗他去吃饭的,结果搬石头砸自个儿脚,饭被他吃了,我和杨教都被他坑了。”

    范子瑜笑问道:“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那一次?”

    李亦军苦笑着点点头:“嗯。”

    “老周,你跟他关系好,你给他打电话,就说好久没见,问他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出来聚聚。”

    “他家有事,现在打电话不合适,过几天再说吧。”

    “你怕他?”

    “我不是怕,我比你更想收拾他,你是不知道我那天在文化艺术中心门口有多尴尬……”

    “好吧,等过两天再宰他!”

    ……

    与此同时,城南派出所的李所,正在人民医院探望执掌所里食堂十几年的姜桂英。

    人是抢救过来了,可直到现在都神志不清,连谁是谁都不认识。

    李所不想影响她休息,只能放下慰问品走出病房,问姜妈愿不愿接替姜大姐去所里做饭,毕竟姜家政治可靠,比找外人放心。

    姜妈回头看了一眼从东海匆匆赶回来的女儿女婿,一脸歉意地说:“李所长,让我帮几天忙可以,长期肯定不行。”

    “为什么,你放心,工资好说。”

    “不是工不工资的事,是没时间。昕昕要上班,小悦要上班,小悦她爸也要上班,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如果也天天去上班,谁给给昕昕和小悦做饭?”

    姜妈挠挠头,接着道:“昕昕他妈经常去江城,她一走我就要帮着接送昕昕的妹妹,要帮着做饭。孩子今年上高三,明年就高考,正是最紧张的时候,你说我走得快吗?”

    李所将信将疑:“这么忙啊!”

    “是真忙,现在不是在创文嘛,洋港社区天天给我打电话,不是清理这儿,就打扫那儿,我现在都没时间去。”

    生怕派出所领导不相信,姜妈又强调道:“如果光为赚钱,我和我家老姜早去江城了。我亲家在江城有好几个工地,手下有几百个工人,他跟我们说了好几次,让我去做饭,让我家老姜去工地帮着照看,可孩子们都在这儿,我们走得快吗?”

    这是赤果果的炫耀!

    姜悦尴尬不已,连忙道:“李所,我妈是挺忙的,要不您再想想办法,看谁接替我二姑奶奶比较合适。”

    韩昕很想笑,可家里有长辈正在病房里输液,这个时候实在笑不出来,只能低声道:“李所,我正在休息,实在不行我去帮几天忙。”

    “让你帮忙,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真会做饭,在部队时我经常帮厨!”

    “我要是让你去食堂烧饭,局领导明天就要找我了。”李所拍拍他胳膊,回头道:“行,既然这么忙,我就不强人所难了。”

    姜妈歉意地说:“不好意思。”

    “没事。”

    “李所,我送送你。”

    “小韩,别送了。小悦,我们城南派出所也是你的娘家,有时间常回去看看。”

    ……

    送走李所,来探望的亲朋好友也纷纷散去,因为留在这儿只会给医生护士添乱。

    水果、牛奶等慰问品堆积如山,韩昕和姜悦帮着提了几箱送到二姑奶奶家,刚下楼正准备回自己家那栋楼,就见一个帅气的邻居正微笑着举手跟姜悦打招呼。

    姜悦惊诧地问:“韩秘书长,您也住这个小区!”

    “不但住一个小区,可能跟你们二位还一栋楼。”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风度翩翩。

    见他看向男友,姜悦下意识问:“你们认识?”

    “我们住一栋楼,以前经常遇到,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韩秘书长再见。”

    年轻男子很礼貌的跟韩昕笑了笑,戴上头盔,跨上电动车,往北门而去。

    韩昕没想到他竟认识女友,低声问:“老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姜悦很茫然:“你不认识他,可他认识你啊!”

    “我只是见过他几次,算不上认识。”

    “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什么叫怎么可能不认识?”

    “他是洋港社区的统战联络员,是海外留学归国人员联谊会秘书长,还是什么新阶层人士联谊会的副秘书长,兼什么党外高级知识分子联谊会的会员,反正很厉害,专门负责搞活动,跟你们大队联合搞过好几次活动。”

    韩昕没想到那个可疑的家伙居然有这么多社会兼职,甚至把关系走到了禁毒大队,不动声色问:“这么说他认识我师傅?”

    “也认识张大和刘队。”

    “你是在我们大队帮忙时认识他的?”

    “他跟我们大队一样有业务往来,前段时间我们分局联合统战部举办海外华人华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茶话会,就是他和统战部的储科帮着张罗的。”

    那家伙半年才来陵海的,短短半年就在陵海混得如鱼得水,搞到那么多头衔。

    再想到他跟那个小太妹不清不楚的关系,那个小太妹又跟来自毒品问题比较严重的少数民族同胞关系不一般,韩昕觉得那家伙更可疑。

    “这么说他走的是统战部的路子,跟统战部的关系比较好?”

    “什么叫走统战部的路子,人家既是统战部的团结对象,也从事统战工作团结海外华人华侨、少数民族同胞、高级知识分子和宗教人士。”

    姜悦以为他吃醋了,想想又笑道:“说走统战部的路子也没错,听豆豆姐说他好像在跟储科谈恋爱。”

    韩昕追问道:“哪个储科?”

    “统战部的储婵娟,豆豆姐说她很漂亮,开始我不太相信,上次开茶话会遇上了。真的很漂亮,气质也好,跟韩秘书长很般配,真是郎才女貌。”

    “千里共婵娟!”

    “对,就是千里共婵娟的那个婵娟,也不知道她爸她妈怎么会想到给她取这个名字的。”

    这个世界真特么小,确切地说陵海真小……

    看来那个同样姓韩的家伙不但可疑,而且是个见异思迁的陈世美,遇到“千里共婵娟”,就果断抛弃了小太妹,

    姜悦不知道以为他吃醋吃得发楞,拉拉他胳膊:“想什么呢,我只是认识他,只加了个微信。”

    “加他微信做什么?”

    “他跟义工联关系很好,义工联的志愿者也是你们禁毒协会的志愿者,我在你们大队帮忙时要跟他对接,不然怎么搞活动。”

    “老婆,等等,让我捋捋,他虽然是什么海外留学联合会的秘书长,但没有编制,事实上只是个在社区上班的,我没说错吧?”

    “没错,他是在社区上班。”

    韩昕笑问道:“千里共婵娟是公务员,是统战部的科长,她怎么会看上跟临时工差不多的那个秘书长?”

    姜悦没想到他也会问起这个,一把推开他:“你也太势利、太物质、太现实了,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爱!”

    “我只是觉得奇怪。”

    “其实我开始也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人家根本不缺钱,人家上班相当于体验生活,不是储科配不上人家,而是人家的条件比储科不知道好多少。”

    “不就是个小白脸嘛,他连小白脸都算不上,他都三十好几了!”

    “人家是工商管理硕士,以前是投行的保代。”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些,姜悦感觉货比货真得扔。禁不住瞪了他一眼,又一脸嫌弃地说:“你勉强算个富二代,人家是富一代,人家的钱全是自己赚的,不像你就知道啃老。”

    “什么保代?”

    “保荐人代表,就是专门帮大公司上司的。那些大公司只要想上市,先要请他辅导,然后请他签字,随便做个业务就是上百万!”

    “这么厉害!”韩昕倍感意外。

    姜悦嘟哝道:“别看人家骑电动车,可人家的资产就算没上亿,也有好几千万。不像你,开那么贵的车,典型的暴发户做派。”

    “车这段时间是你开的好不好。”

    韩昕笑了笑,又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告诉你的,还是我师傅告诉你的?”

    “琳琳姐告诉我的。”

    “琳琳怎么也搅和进来了!”

    “琳琳有个朋友跟他关系好,就是帮琳琳装修的那个小姐姐,人家说韩秘书长在东海有好几套房,连黄浦江边上都有一套。”

    情况基本搞清楚了。

    之前是有点疑神疑鬼,那家伙可能不是犯罪嫌疑人,但也不是什么好人,至少作风存在很大问题,简直是老韩家的败类!

    韩昕暗暗决定以后要想办法提醒提醒女友和表妹,必须离那个家伙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