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兵新警 卓牧闲

第四百九十七章 韩式养伤

    省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办公室。

    已挂任了两个多月宣传科副科长的蓝豆豆,向王总汇报完即将在禁毒宣教中心举行禁毒宣传活动的方案,接着汇报起孽徒的情况。

    韩昕是代表省厅出战的,在专项行动中因公负伤,省厅自然不会不闻不问。厅领导考虑到禁毒总队对韩昕的情况比较了解,就把这项工作交给了总队。总队这边则把具体工作交给了蓝豆豆。

    “他是昨天下午三点半转入陵海人民医院的,考虑到他身体那么虚弱,从那么远的地方转回来,到了老家人民医院又要做一系列检查,市局和陵海分局那边充分尊重程支的意见,没搞什么活动和仪式。”

    蓝豆豆深吸口气,接着道:“陵海分局那边是孙局负责的,我打电话问过孙局,孙局说人民医院的几位主任医师看完病历和从南云带回来的片子吓一跳,说心脏和肺静脉、肺组织中枪,心跳和呼吸都停止过两次,能抢救过来简直是个奇迹!”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几中枪了呢,好在抢救过来了。

    王总一样心有余悸,紧盯着蓝豆豆问:“陵海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刚出来,孙局刚给我打过电话,说心肺的伤恢复的不错,再进行半个月左右治疗,应该就能出院。但出院之后要休息一段时间,究竟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医生也不知道,只是说出院之后要定期检查,要随访。”

    蓝豆豆顿了顿,又苦着脸道:“脑损伤的问题比较大,不但经常头疼,而且许多事都想不起来。”

    受那么重的伤,能抢救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留下点后遗症很正常,总比抢救不过来或者变成植物人强。

    王总沉默了片刻,低声问:“那他现在能想起你,能认得出你吗?”

    这绝对是蓝豆豆唯一觉得欣慰的事,连忙道:“能,我们昨晚视过频,聊了五六分钟,聊得挺好。跟以前一样没心没肺,还心情跟我开玩笑呢。”

    王总追问道:“主要是哪些事想不起来?”

    “小时候和印象不太深刻的一些人和事想不起来,他女朋友不敢总让他想,因为一想他头就疼。”

    蓝豆豆回想了下早上跟孙局的通话,补充道:“我们分局的好多民警,尤其是之前只是打过几次照面,并没有真正打过交道的,他几乎都想不起来,几乎都认不出来了。”

    “那他记忆能不能恢复?”

    “医生说脑损伤跟别的伤不一样,这是不可逆转的,以前的记忆恢复的可能性不大,就像重活过一样,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至少还能想起一些,不幸中的万幸啊。”王总感慨了一句,又问道:“住院期间的护理是怎么安排的?”

    “还是让他女朋友护理,孙局说了,不管之前去南云还是接下来半个月,姜悦都不算请假。考勤照算,工资照发,补贴津贴照给。”

    “本来就不应该算请假,退一步讲,现在请护工也不便宜,护理小韩这样的重伤员,没三四百一天谁愿意干,而且护理的还没他女朋友好!”

    “王总,孙局也是这么说的。”

    王总满意的点点头,追问道:“那现在能不能探望?”

    蓝豆豆苦笑道:“现在探望不了,疫情防控跟其它工作一样是层层加码,小地方的防控措施比大城市都要严。医院领导怕出事,不管什么病人住院,只允许一个亲属进去护理,并且要先做核酸。”

    “这么说又给隔离了,吃喝拉撒睡都要呆在病区?”

    “差不多,不过亲属可以送饭送换洗衣服,只能送到病区入口,打电话让护理的人过去拿。”

    “这多麻烦!”

    “对他家来说不麻烦,因为他家就住人民医院斜对面的小区。离医院很近,过条马路就到了。他岳母,也就是姜悦的母亲又不用上班,有的是时间帮着搞后勤。”

    王总想想又问道:“那他出院之后的工作呢?”

    王燕无奈地说:“工作关系只能先留在留置支队,留置支队虽然民警少,但工作比较单一,工作强度不是很高,平时不是很忙。他在家休息康复期间,支队民警应该不会有什么想法。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可以上班,到了单位也不会很累。”

    王总沉默了片刻,轻叹道:“留置支队,还真是个安置他的好地方。”

    蓝豆豆能理解领导的心情,毕竟禁毒系统的专业缉毒民警太少了,好不容易发现个人才,竟然就这么”退居二线”,领导当然会惋惜,她急忙换了个话题:

    “王总,我们的民警不但因公负伤,而且差点牺牲,这事不能没下文!昨晚我打电话问过留置支队的王支,王支也打电话问过市局政治部,政治部说韩昕是参加专项行动时负的伤,只能由专项行动指挥部评功评奖。”

    生怕领导不重视,蓝豆豆又小心翼翼地说:“听王支说政治部倒是想帮着整理材料,想给韩昕评功评奖。可他究竟执行的什么任务,到底是怎么中的枪,连反电诈中心的贺主任和刑警支队的唐支都说不出个一二三四,这功不好评,这事不好办啊!”

    江南禁毒系统的民警,参加公安部的专项行动因公负伤,江南省厅当然帮着争取,事实上这也是禁毒总队现阶段唯一能为小伙子做的事。

    王总立马翻开笔记本,拿起笔一边记录,一边沉吟道:“这事交给我,下午正好不忙,我去找刑警总队,拉上他们一起去向厅领导汇报。”

    “谢谢王总。”

    “这有什么好谢的,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我等着他早日康复,好参加明年的红蓝对抗禁毒实战查缉大比武呢。”

    ……

    与此同时,韩昕正躺在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跟距人民医院仅一路之隔的表妹视频。

    随着频频参加区里和市里的重大文艺演出活动,琳琳舞蹈培训学校的名声算是打响了,这个暑假收了十几个艺考生。

    其中最远的来自兴东,学生家长跟陪读似的,长期住在对面中央广场的维也纳酒店,吃饭要么下馆子,要么点外卖。

    培养一个艺术生不容易,花销真的很大。

    不过相比去东海、江城那些大城市的培训班进行强化培训,来陵海的性价比又显得非常高。

    维也纳酒店是新开的,环境不错,平时只要两百多一晚。

    考虑到好几个外地学生和学生家长,过来之后一住就是一个多月,许琳琳专门跑过去跟酒店谈了个协议价,比人家自己去开房间更便宜。

    不过这些对韩昕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表妹新收的这十几个学员都很漂亮,看着都很养眼!

    换作平以前,姜悦打死也不会允许他看艺考班练舞的现场直播。

    但现在不是以前,他现在跟大熊猫一样是整个家族的“国宝”,只能让他看,甚至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刺激下他的脑细胞,看看能不能用这种方式助力他脑复苏。

    事实上许琳琳虽然没学员没年轻,但身材也是一级棒。

    只见她拿起一条毛巾,走到支在架子上的手机前,擦着汗问:“哥,早上来时你知道我遇到谁了?”

    又是变着法让想以前的事……

    韩昕实在想不起来,更不想搞得头痛欲裂,看着同样支在床上的手机问:“琳琳,蕊蕊的腿没事吧,你别光顾着跟我说话,你赶紧去看看!”

    许琳琳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哭笑不得地说:“哥,你到底在想什么,才视了一会儿频,你就记住我学生的名字了!”

    “那孩子的腿受伤了,你是老师,你要对人家负责。”

    “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功,学舞蹈哪有不受伤的?”许琳琳把毛巾扔到一边,气呼呼地说:“擦伤、碰撞、扭伤都很正常,我以前练到腿骨折,练到软组织断裂也没见你担心过。”

    “你是你,人家是人家,人家的伤要是很严重,家长肯定会找你!”

    “我看过,没大碍。”

    许琳琳早就跟姜悦结成了“统一战线”,不想让他再色眯眯地看人家小姑娘,立马将手机调整了下方向,紧盯着手机屏幕里正意犹未尽的表哥问:“哥,还记得你家楼下那个也姓韩,而且特别有钱有本事的那个邻居吗?”

    姜悦对许琳琳的应急举措很满意,笑看着他催促道:“想想,到底记不记得。”

    韩昕头大了,苦着脸道:“我又没失忆,怎么可能想不起来,不就是那个社区的老白脸嘛。”

    许琳琳嘟哝道:“什么老白脸,人家挺年轻的,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六岁。”

    姜悦则好奇地问:“琳琳,韩秘书长是统战部的红人,你是政协委员也经常跟统战部打交道,你跟他应该很熟,他今年到底多大?”

    “三十二,还是三十三的,反正三十出头。”

    “聊他做什么,二位,你们都是有男朋友,有未婚夫的人!”

    许琳琳瞪了他一眼:“你可以色眯眯地看人家小姑娘,我们就不能聊聊帅哥?”

    韩昕不禁笑道:“可以,聊吧,怎么聊都行,话说那位疫情期间曾去支援过汉武,曾在汉武做过志愿者的韩秘书长,是不是又换女朋友了?”

    “什么叫又换,早就跟你说过,以前给咱们送过水果的那个小太妹,真是他侄女。”许琳琳顿了顿,接着道:“他也确实跟统战部的储婵娟谈过一段时间,但最后没成。”

    出入境大队曾跟统战部一起搞过活动,姜悦对统战部的储婵娟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蓝豆豆也曾把陵海村小霸王介绍给过储婵娟,结果人家看不上他,连面都没见,连亲都没机会相。

    一想到储婵娟真的很漂亮,气质真的很好,堪称区委一支花,她忍不住问:“琳琳,韩秘书长没追上储婵娟?”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韩秘书长结婚了,他俩是在汉武领的证,这是真正的共患难,非常有意义。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新娘子一样漂亮,气质比储婵娟还好。”

    “你看见新娘子了?”

    “看见了,姓张,叫张枚,是东海人,跟韩秘书长以前是同事,现在是东海一个投行的高管。我们聊了五六分钟,她居然接了三四个电话,谈的都上亿的大生意。”

    “真的假的,她这么厉害?”

    姜悦将信将疑,对她而言这样的女强人只会出现在都市偶像剧里,现实中不太可能存在。

    事实上自认为混得不错的许琳琳也是备受打击,一脸羡慕地说:“人家是名校的博士,是投行的高管。就是帮公司上市发行股票,帮着大集团大公司发行债券的!”

    老爸一捐就是五百万,韩昕不但打心眼里为有这样的老爸骄傲,而且觉得自己真是个富二代,忍不住笑道:“高管怎么样,高管一样是给人打工的。他们两口子再有钱,也不见得比我爸有钱。”

    许琳琳最见不得他嘚瑟,似笑非笑地说:“哥,人家可能真比你爸有钱,听说他们在东海的房间就有好几套,其中有一套位于陆家嘴,并且能看见浦江。”

    韩昕平时很少关注房价,下意识问:“很贵很值钱?”

    “光房产,加起来就算没一亿,但也差不了多少。”

    许琳琳笑了笑,又意味深长地说:“更重要的是,人家的钱是自个儿凭本事赚的,不是父母给的,反正我觉得富一代跟富二代还是有区别的。”

    韩昕被打击到了,嘀咕道:“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再有钱也不会给我,不说他们了,说点别的。”

    许琳琳吃吃笑道:“不会给你,但人家会给我呀!”

    “人家凭什么给钱你?”

    “交学费啊。”

    一想到张总出手那么阔绰,许琳琳就眉飞色舞地说:“韩秘书长不住咱们小区了,他在对面公园印象买了套房。说起来巧了,居然也是以前帮我家装修的蔡琪帮着装修的。

    反正他们把家安在咱们陵海了,张总只要不出差都会呆在陵海,我带她上楼参观了下,她每天那么忙又缺好锻炼,就在韩秘书长建议下在我这儿报了名,而且报的是零基础高级班。”

    所谓的零基础高级班,就是专为有钱的成功女士开设的vIP班。

    学费和服装费加起来,一年三四万。

    韩昕反应过来,咧嘴笑道:“干得漂亮,有钱入账,中午可以加餐了。”

    “这才哪儿跟哪儿。”

    许琳琳嘻嘻一笑,又得意地说:“没想到蔡琪那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上了韩秘书长和张总的大腿,看着跟他们两口子关系挺好的。见张总报了高级班,她也报了一个。看来能把她把从我这儿装修赚走的钱,再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