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末日圆环 夜影恋姬

第385章 回家

    听着齐心竹的声音,吕落的表情有些凝固。

    其实齐心竹会醒来他并不是很意外。

    因为之前齐心竹的呼吸和身体状况虽然虚弱,但总体来说已经逐渐趋于平稳了。

    以她超凡者的生命阶位,还有150的体质来说。

    她肯定能够醒过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吕落真正感觉到奇怪的,不是齐心竹在这个时候醒来的问题。

    而是他没感觉到齐心竹醒来,他本人没有感觉到齐心竹的存在。

    甚至连观察者都没有任何提示。

    “心竹?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齐心竹看着吕落怪异的表情,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造成了观察者失效的情况。

    这个时候的她也是一脸的疑惑,吕落干嘛要这样看着我?

    她感觉自己的头里有什么东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微微皱眉。

    “这种感觉……嗯?”

    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齐心竹突然看到自己的父亲齐林,还有呆毛的父亲和罗学民议员还站在门口。

    “爸爸?罗议员?你们怎么在这?”

    齐林看到自己的女儿醒过来,心里已经松了口气。

    虽然他感觉齐心竹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可要让他具体说出来,是哪里不一样。

    齐林不是超凡者,他也说不上来。

    不管怎么说,齐心竹只要醒过来就好。

    为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平平安安的。

    只要齐心竹人没事,那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

    “心竹,你终于醒过来了,没事就好,你已经昏迷快4天了。”

    “额?昏迷4天?”

    齐心竹扭头看向吕落,见吕落点头之后,她才后知后觉。

    这时,齐心竹突然一个踉跄,再次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仔细的吕落立刻察觉到了齐心竹的不对劲。

    圣辉的力量,似乎已经快要从她的身体里爆发了。

    他立刻对齐心竹使了个眼色。

    还好,自己的老婆终究是足够默契的,齐心竹马上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该说太多话。

    因为昏迷,她还不够了解现在的环境情况。

    自己身体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爸爸我没事了,这几天就像是睡了一觉,我现在感觉还不错,你不用太担心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齐林反复确认了一下齐心竹的状况之后,脸上逐渐浮上了笑容。

    齐心竹没事了,齐林自然就放心了。

    可一旁的罗学民就比较焦虑了,因为白月瞳还没出现。

    “齐心竹已经醒了,那白月瞳呢?”

    吕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齐心竹醒了,他拒绝罗学民的理由就又少了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屋里面传来:

    “爸,我在里面呢。”

    这个声音,是白月瞳的。

    听到他的声音,吕落终于放松下来。

    【好了,都醒过来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罗学民也稍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瞳瞳,你不出来一下吗?爸爸很担心你!”

    房间里面的白月瞳的迟疑了一下之后才回答:

    “等一下爸爸,我待会吃饭的时候去找你,你现在先回去吧。”

    听到白月瞳这么说,罗学民有些无奈,不过他也不再强求。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这个时候多说无益。

    等吃饭的时候,再好好看看她吧。

    “那好,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

    “行了爸爸,我在这里能有什么事?别啰嗦了。”

    白月瞳的语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反正罗学民是没听出来什么不同的地方。

    “好,好好我不啰嗦了,你好好休息吧。”

    罗学明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法官齐林也跟在他的后面。

    在两个老丈人离开之后,吕落稍稍松了口气。

    “总算走了,不过观察者。你难道没有发现齐心竹身上的不对劲吗?

    刚才她出现的时候你甚至没有给出提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事情真的不能怪我,你也知道序列之上无法评价的情况。

    现在的齐心竹身上已经带有了黎明圆盘的信息。

    某种意义上,此时的她,已经具备了黎明圆盘的一些特性。

    所以我是无法感知到她的。】

    “黎明之星,还有黎明圆盘吗?”

    吕落扭头看向身旁的齐心竹,略微有些担心。

    “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是黎明之星的反应,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

    齐心竹微微皱眉。再一次的用自己的手掌捂住脑袋。

    “吕落我感觉现在我的脑子里有个东西。

    怎么说呢?就像是里面多了一个块状物一样,很突兀,异样感也很强烈。”

    “多了一个块状物?”

    齐心竹的形容让吕落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很明显不是正常的状态,可他又无法感觉到齐心竹身上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改变。

    “那圣辉呢,你现在能使用圣辉吗?”

    “圣辉……”

    齐心竹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指尖很快散发出了炙白色的光芒。

    毫无疑问,这就是属于圣辉的光芒。

    齐心竹又重新拥有了圣辉,而且,这大概就是整个废土联盟最后的圣辉了。

    “你果然可以制造圣辉了,根据我的一些信息检测能力,你现在已经具备了一些黎明圆盘的特性。

    怎么说呢,这是一件暂时没有办法确定危险性的事。

    心竹你要小心,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可能是好事,但也有可能是灾难。

    一旦让教会的人知道你身上有圣辉这件事情。

    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把你抓回去。”

    吕落说到这里的时候,眼里满是担心。

    他并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无故放失。

    他所说的情况都是有可能真实发生的情况。

    失去圣辉的教会已经歇斯底里,如果真的有恢复圣辉的方法,他们会不顾一切的行动。

    就算是现在的联盟,议会,也没有办法阻止暴走的教会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小心的,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目前的情况。

    我会乖乖的,以后都乖乖呆在你身边,好不好?”

    齐心竹此时心情不错,劫后余生的她,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担忧。

    现在她和吕落很明显已经没事了,所以这个时候她露出了一些俏皮。

    甚至主动拥抱了吕落一下。

    “乖乖的……”

    【有多乖啊?】

    其实吕落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应不应该说。

    那就是齐心竹的身上已经具备了一些很特殊的性质。

    就像是距离自己非常遥远的存在一样。

    这种感觉不可描述,但又确实存在,就像信仰,就像神明。

    吕落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黎明之星的缘故。

    他能够做的,就是保护好齐心竹。

    “算了,黎明之星的事情等会再说,先进去看看白月瞳吧。”

    “好。”

    吕落将门关上,游走在周围的幽灵种他并没有收回。

    现在的情况还不确定,还不能确定这个地方是安全的环境。

    ……

    当吕落返回房间,看到坐在床上的白月瞳时,突然抖了个机灵,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啊?这……什么情况?”

    不只是他,就连一起回来的齐心竹,整个表情也呆滞住了。

    “白月瞳,你的样子……”

    “我?我怎么了?”

    白月瞳这个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作为一个女人,醒来之后捋头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当白月瞳开始给自己捋头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头发长长了,而且长了非常多。

    从以前那种齐肩短发,变成了现在的白长直。

    就头发的长度而言,已经要比齐心竹还长了。

    “这头发怎么变得这么长?怎么回事?”

    【她问你怎么回事呢,你不回答她吗?】

    “我吊知道?”

    【额……你的吊,可真聪明。】

    滚!

    白月瞳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当她站起身之后,吕落才注意到她的改变已经不只是头发长长那么简单了。

    白月瞳除了头变长之外,整个人的身高也有了十分明显的提升。

    吕落走到她面前大概比划了一下,长高了大概有5公分的样子。

    这种改变更是让吕落感到惊奇。

    不过让吕落比较遗憾的是,对A还是对A,没有二次发育。

    而且因为身高提升的缘故,此时的白月瞳……已经快没有了。

    “你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

    白月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下意识的抠了一下,可她的头上明明什么都没有。

    “吕落,我的脑子里多了个东西,大概在这个位置,深度5厘米左右。”

    和齐心竹那种模糊的感觉不同,白月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情况。

    并且用手指指向了自己的脑门。

    吕落有些无解的看着她,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脑子里有东西,那还能怎么办呢?

    开刀做手术拿出来?

    以现在废土联盟的传统医疗水平,恐怕很难做到这样的手术。

    “你要干嘛?你该不会想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弄出来吧?会死人的。”

    吕落的表情有些夸张,呆毛愣了一下,然后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吧,现在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这东西放在我的脑子里,还真是不习惯。

    不过我会尽力适应这个东西的,这大概,也是她留给我的东西吧。”

    吕落知道呆毛说的她,是审判长。

    也许这些年来,审判长也偷偷的为白月瞳做了些什么。

    就像是黎明之星对齐心竹那样。

    真理之匙,应该就是审判长为呆毛留下的东西。

    在吕落和白月瞳对话的期间,齐心竹已经开始尝试恢复自己的圣辉了。

    此时她的圣辉稳定而纯净,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情绪,也失去了以往圣辉的那种腐蚀性。

    至少在吕落的感觉中,这种圣辉,已经可以被他所用了。

    呆毛和齐心竹的状态很好。

    看着两个女人没事,吕落也算是松了口气。

    “你们没事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这两块圆盘的碎片会给他们带来什么,至少目前来说,还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人没事的话,操作口克难攻坚就大了。

    只要他想办法回到四环,大部分的安全问题都能够解决。

    怎么说他现在名义上都是跟梦魇混的。

    如果真的有内环高手去东四环,那梦魇应该会出头吧?

    可要是梦魇不出头的话,那他们只能朝着墙外跑了。

    “吕落,那我们现在怎么说?”

    呆毛早就已经不想呆在内环了。

    现在的内环,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吕落也知道白月瞳此时的心态,所以也就跟着点点头。

    “既然都已经恢复了,那就回去吧,这块地方,终究不是我们的地方。

    四环,才是我们的地盘。”

    ……

    时间来到了晚上,罗学民请齐林夫妇留下。

    而吕落也在晚饭的时间,带着齐心竹和白月瞳来到了餐厅。

    在看到呆毛的样子时,罗学民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瞳瞳,你?”

    “爸,现在大概是你为数不多能看到我长头发样子的时候。

    赶紧看,过几天我就会把它剪掉。”

    “额,好吧。”

    确认了眼前人是白月瞳之后,罗学民也不多说什么。

    晚宴终于开始,罗家为他们提供了还算丰盛的晚餐。

    齐心竹和自己的父母聊了很多,很久。

    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走了,所以才想要尽可能的多和自己父母多说说话。

    另一边,白月瞳则是怔怔出神,端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整个晚餐气氛和谐,其乐融融,好像之前的那些烦心事,都已经不再重要。

    不管是教会还是议会,他们的事情都不再是吕落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这一顿晚餐,是吕落他们留在内环的最后一顿饭了。

    “齐伯父,罗伯父。”

    吕落端起自己手中的酒杯,给两位老丈人敬酒。

    他没有在这个地方喊爸爸,人太多,他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齐林也没有说破,他和罗学民停下手中的餐具,看向吕落。

    “怎么了?”齐林笑着道。

    “过了今晚,我们就要走了。”

    “走?”

    齐林疑惑,一旁的罗学民则是停了下来。

    看得出,他已经猜到了吕落的意思。

    “瞳瞳,你也想走吗?”

    “就是我让吕落这个时候离开的,内环,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再去留恋的东西了。

    爸,你不用再多说什么,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罗学民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吕落,最终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看来以后怎么做,你们都已经想好了。”

    “罗伯父放心吧,现在的四环,应该还算不错,至少饿不着。”

    吕落的话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不过罗学民却明白其中的意义。

    “我知道了,好好照顾瞳瞳,以你的能力……

    算了,吕落,你的能力很强,你的眼界比我还要开阔。

    所以你也不需要我来指点,老一辈的经验,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到了四环之后,好好生活吧。”

    罗学民看着白月瞳,长高了一些,头发变长一些的白月瞳,更是多了几分审判长白青霜的影子。

    他有很多回忆,但他没有抓住。

    白青霜的事情是他一生的遗憾,但好在,他还有白月瞳。

    “孩子大了,终归是要出去的。”

    一旁的齐林,突然安慰道。

    这突如其来的劝慰,更是让罗学民心头一酸。

    原本不怎么伤感的气氛,变得十分伤感起来。

    “你个老家伙,还是想想怎么制定新的贸易法律吧,接下来的内环,恐怕不会太平。”

    “这样吧,你们再聊一会,我出去抽根烟,休息一下。”

    吕落站起身,把空间留给了齐心竹,白月瞳,还有他们的家人们。

    呆毛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吕落对她摆摆手。

    “好好和你爸爸聊聊吧,如果我们真的是以回家为目标的话。

    也许以后,很长时间都不会再见面了。”

    呆毛的眼睛微微发亮。

    “回家?

    是的,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