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末日圆环 夜影恋姬

第498章 帝都

    当天晚上,武骊姬正在自己的宫所里休息,作为一名皇女,在外的时候自然会受到恭敬。

    但在皇都这样皇女皇子扎堆的地方,她这种没有实权的皇女,每天的日子其实挺无聊的。

    除了修炼之外,几乎就剩下玩乐了。

    可如果你真的选择玩乐,那你的未来,将会毫无机会,甚至晚年都一不定能够圆满。

    这种模式,其实也是一种对于皇子和皇女的筛选。

    如果连自制的能力都没有,那也谈不上什么能力了。

    “皇女殿下,这是您的晚饭。”

    侍女端来了晚饭,武骊姬随意地点点头:

    “放在那里吧,我过一会吃。”

    “好的。”

    等待侍女走后,武骊姬十分厌烦的将食物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样如同禁闭般的生活,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月了。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吕落。

    吕落回到内环的这一个月,就连武骊姬这个皇女,都受到了牵连。

    这是稽查部总部的意思,或者说,这本来就是皇帝的意思。

    武骊姬完全没有反抗的想法,她只是觉得厌烦,还有就是每天例行的食物实在太难吃了。

    “妹妹这样浪费,可不是一个皇女应该做的事情。”

    在武骊姬倒掉餐盘里的食物之后,一个十分优雅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十四皇女,武邑。

    她有着非常特殊的金色头发,和大部分的皇子皇女不同,武邑有着非常偏向西方人的面容。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非常立体的五官。

    很明显,她的母亲就是一位白人。

    她和武骊姬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是融洽,皇女之间的姐妹情,几乎可以用淡薄来形容。

    或许真的有,但至少没有存在于武骊姬这里。

    “姐姐又来了啊,这段时间经常过来陪我,真是劳烦姐姐了。

    今天姐姐过来,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武骊姬知道武邑找她是有目的的,因为以前的武邑和她根本没见过几次。

    除了皇室例行的皇家家族会议之外,她和武邑之间几乎没有交际。

    但最近这段时间,武邑来她这里可是格外的频繁。

    武骊姬猜到了一些原因,比如说吕落!

    但她始终不明白,现在吕落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武邑就这样来自己这里套近乎,到底有什么意义?

    “妹妹啊,今天姐姐可是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我都这个样子了,不知道什么样的消息才算好。”

    “你等的人,来了,算不算好消息呢?”

    “什么?”

    就算是武骊姬的定力非常好,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她也不禁心中一动。

    吕落的事情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他向皇室要了一个月的时间,皇室也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

    可等到了月底,他依然没有出现,甚至没有出现在自己家里。

    这样的情况,让大部分的人都判断,吕落应该是潜逃了。

    稽查部没有着急,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在帝国,没有任何人能逃过稽查部的掌心。

    你再厉害,再强大,在稽查部这里也不过是个大号的逃犯罢了。

    再说了,就算吕落潜逃,那他的事业,人脉,甚至老婆孩子都留在了帝国。

    如果他真的跑了,这些人都会成为帝国某些人的玩物。

    所以稽查部并不着急,甚至有人为吕落会不会逃跑开出了盘口。

    这就是醉生梦死的皇都。

    “很惊讶是吧?他的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不知道他这个一个月去了哪。

    现在他人正在管道上奔跑,用奔袭的方式赶路,挺可笑的,对吗?”

    一点都不可笑,武骊姬原本对吕落非常有信心。

    因为她和吕落的接触虽然少,但她能够明显感觉到吕落的那股自信和强大。

    这种人,是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逃脱的。

    但将近一个月没有消息,武骊姬的内心里其实也非常打鼓。

    她没有办法判断吕落到底会不会来。

    如果不来的话,那她这个皇女,怕是要永远被软禁在这里了。

    “不算很惊讶,那个家伙,和一般人不一样。”

    武骊姬的表情还算是镇定,她的样子,让一旁的武邑略微有些不舒服。

    “骊姬对吕落很有信心呢,你是喜欢他吗?听说他已经有了老婆孩子。

    你身为皇女,恐怕是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了。”

    “在一起?呵呵,小了。”武骊姬随意的笑了笑,对于武邑的说法,似乎有些不屑。

    “小了?什么小了?难道我猜错了?”

    “我的意思是,你的格局笑了。

    姐姐也是皇女,怎么总把自己的思维,固定在这些情情爱爱之类的事情上?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必要所谓的情情爱爱有意思的多。”

    “比如呢?”

    “一场有关于自由的……革命?”

    武邑的眼睛咪虚起来,处于警惕,她没有再去接这方面的话,只是在沉默了一会之后才说道: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个疯子,有些话是不适合说的。

    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都被软禁在这里了,说与不说,有什么区别么?”

    武骊姬的样子让武邑有些无奈,如果武骊姬软硬不吃,她恐怕很难从这里找到突破口。

    尤其是吕落的突破口!

    “其实妹妹不用这么悲观,上面很重视这件事情,你的情况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样啊,看来姐姐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消息呢。”

    “确实,有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和你细说的。

    这样,和我说说吕落吧,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武邑将话题转移到吕落的身上,毕竟吕落才是她的目标物。

    武骊姬这样一个被软禁的皇女,对于她来说其实没什么价值。

    如果是之前,武骊姬恐怕真会漫无目的地和武邑扯上几句。

    因为她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没有事情可以做的她,只能在武邑来的时候,消磨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时间。

    但现在事情已经出现了转机,眼前的这个武邑……

    不对啊,如果是吕落的话,他一定会废物利用的,那这个武邑,会不会有什么其他作用呢?

    “吕落啊,他是一个充满心防,并且为人十分警惕的家伙。”

    “心防?警惕?”武邑微微皱眉。

    这两个词语她能够理解,不过如果吕落性格是这样的话,那接触起来会有很大的麻烦啊!

    “可以具体说说吗?”

    “吕落啊,他这个人确实有很天赋,应该说是绝无仅有的天才吧。

    至少在我见过的人中,还没有人比他更加有天赋。

    但姐姐你也应该能够理解,有天赋的人,性格上总会有些缺陷。”

    “这很正常,独特的人,总会有些自己的性格。”武邑点点头,认可了武骊姬的说法。

    “吕落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放荡的外表下,实则对大部分的人和事物都保持了警惕。

    对待吕落,最好报以真诚。

    只有真诚才能打动他,毕竟,他是一个缺爱的家伙。”

    武骊姬的表情十分认真,在形容吕落性格的过程中,她就像是在形容什么美好的事物一样。

    这些表现,全部都被一旁的武邑看在眼里。

    她若有所思,心道:

    “放荡的外表,柔软的内心吗?这倒是很多流浪者共有的心态,很正常。

    不过恐怕这个吕落的实际情况,要比骊姬说的而更加复杂。

    接触的时候,得注意一些了。”

    武邑一边思索,嘴上还不忘继续询问: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很好地接触他呢,毕竟这样的一个人,谁都想要好好的结交一番。

    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人,事物,钱财什么的?

    额,骊姬,我这么说,你不会有什么情绪吧?”

    “结交?”武骊姬摇摇头。

    “怎么了?”

    “吕落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视女人如草芥的家伙,你所说的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是钱财如粪土?女人如草芥?真的假的?”

    武骊姬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睁着眼说瞎话了。

    “真的,比真金还真。

    吕落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人,在他的眼里,利益什么的都是狗屁。

    只有能够得到他认可的人,才能得到他的认可!”

    额?你跟我在这里绕口令呢?

    武邑很想吐槽一下武骊姬的话,可这个时候她能够获得情报的地方,只有武骊姬这一条线。

    如果想要很好的结识,甚至截胡吕落,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武骊姬。

    “这样啊,骊姬你的形容还真是够独特的。”

    “真的吗?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看着武骊姬的样子,武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呵呵,既然消息已经带到了,那我也就不多停留了。

    妹妹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毕竟吕落名义上是你的人。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属于你,接下来皇室和稽查部,应该都会以你的名义约见他一下。

    是示好招揽,还是内清理,都是需要你来协商周旋的。

    知道了吗?”

    “谢谢姐姐的提醒,妹妹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

    见武骊姬似乎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欲望,武邑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她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从武骊姬这里了解到了吕落的性格。

    不为利益所击倒,重感情,视金钱美色和权力如粪土的家伙。

    这样的人,听起来有点难对付。

    不过武邑不是很在乎,因为这样的人通常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理想主义。

    而且武邑也知道,武骊姬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只有理想主义者之间,才会达成这样奇怪的盟约吧!

    对付理想主义者,实在太容易了!

    “呵呵,明天的见面,还真是期待啊!”

    武邑迈着自己的高跟鞋,离开了武骊姬的住所。

    ……

    另一边,吕落正在快速奔袭,他距离皇都已经非常近了。

    按照他目前的速度,明天早上4点就可以达到皇都。

    也就是说,他甚至有时间洗个澡,换身衣服,吃个饭什么的。

    很轻松就可以做到。

    “我的速度好像有所进步啊!”

    【没错,内环之后,你的实力又有精进。】

    “这样么,倒是有点意思。”

    吕落对于自己目前的实力还是非常满意,属性值已经接近满值。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尘魔的状态完美掌握。

    这或许将会是他在接下来战斗中可以对抗8阶人类的底牌。

    “帝国皇都,还真是有点期待啊!”

    吕落的飞奔一直持续到皇都附近才停下,就像之前设想那样,他在皇都外围稍作休息,找了条河洗澡,换衣服。

    虽然他的体质非常强悍,强悍到可以完全不出汗。

    但路上的灰尘,他却没有全部屏蔽。

    不是不行,只是那样会隔绝掉大部分的感知。

    这么做有点危险。

    洗完澡后,吕落就地打了点野味。

    口腹之欲是他最原始的欲望了,即使到了如今的境界,他也没有戒除掉食欲这块。

    “吃饱喝足,该上路了!”

    【怎么说的像是赴死一样。】

    “其实差不多的!”

    吕落的眼神逐渐严厉起来,随后,他迈向了帝都的大门。

    他本以为自己的辉煌会从这里开始,却没想到,还没进城,就被人拦下了。

    “你,等下!”一名守城的士兵拦住了他。

    吕落看了看对方,3阶的超凡者,有点离谱了。

    帝都看大门的人,都这么强力了吗?

    这个强度,已经可以比肩守墙人了啊!

    可两者的数量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这里真是超凡不如狗,强者遍地走的地方吗?

    “额,这位长官,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是本地人吧?”

    “来帝都,还分本地人和外地人吗?”

    吕落有些奇怪,不过他感觉对方应该不是特意为难他的。

    3阶的守卫来为难他,实在没什么必要。

    但吕落也不准备惹事,毕竟这里是皇都,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外来人在这里需要报备一下身份,办理一下暂住证,这个证件就算你到了城里,也是需要办理的。

    这里是登记单,你先登记一下吧。

    帝都虽然不会阻碍外来人来到这里,但如果想要居住在帝都,暂住证是必须的。”

    听到这里,吕落恍然,然后开始老老实实的办理居住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