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半仙 跃千愁

第六二一章 斩凤

    盘旋追逐的“凤凰”体型巨大而恢宏,大大小小旋转甩动的漩涡宛若飘逸的羽翼。

    然小有小的优势,大有大的缺点,大大小小漩涡催发的升力并不能追上高飞向天的向真。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最终向真身影在高空化作一粒黑点,以修士眼力也几乎不可见。

    双手施法催动“凤凰”连连高升的钟若辰也不得不作罢了,驾驭“凤凰”在空中翱翔盘旋,她相信对方终究是要回来的,否则就等于放弃了比试。

    四周看台上惊哗声不断,打斗看到现在,这一场带给了他们最强的视觉震撼。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有眼尖的从钟若辰施展的功法异象中看出了点名堂,但又不敢肯定,也不敢乱说,怕引起骚动担不起责任。

    但也有胆大的,譬如贵宾席上的李澄虎就问燕衣,“皇嫂,这就是‘千手翻云诀’所制造出的异象吗?”

    燕衣略颔首,“当年我师尊手握三法,师姐选的便是这一法,飞禽走兽,千变万化,万象皆在她翻手之间。这丫头终究是境界太过浅薄了,否则对手身陷其中焉能轻易脱身。”

    旁坐的赵登紫一边侧耳倾听,一边举目看着空中,回头又示意门中弟子把上面的遮阳布往后再卷一卷,方便贵客观看。

    全场所有人几乎都昂头看着空中。

    庾庆有些牙疼,甚至暗暗有些尴尬,两个挑战者都是能飞上天的,他这个擂主怎么跟他们去打?

    昂头望着空中的夔馗也忍不住啧啧了两声,“这木头看不出来呀,飞得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突然,一名参赛者抬手指向了空中,喊了声,“快看,下来了。”

    众人凝目看去,穷极视力,果然,消失在高空的黑点又出现了,偶尔还伴随有闪光,大家都能猜到,是阳光在剑身上的折射。

    身在高空,踏剑俯冲的向真忽然蹲身一抓,一把抓住了剑柄,挥剑向下,整個人与剑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阻力一减,下降的速度骤然加快。

    目中坚定未减分毫,迎剑冲向大地上方那只翱翔的朦朦“凤凰”,一人一剑誓不回头。

    流光天降,且速度越来越快。

    这次,就连看台上的普通人都看到了,都知道那个飞上天的人又下来了。

    空中翱翔的“凤凰”却也是来得正好的样子,振翅冲上天,迎向那道流光。

    从旁观者的侧面角度来说,流光下坠之速比起“凤凰”迎空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万众瞩目,全场肃静,都知道比试的双方即将再次交手。

    一上一下,万众期待的气氛,宛若天与地的碰撞即将发生一般。

    贵宾席上,皇后燕衣忽皱眉,“终究是交手经验浅薄了些,这蓄势一击的威力,大多上玄修士也未必能挡住,这丫头若是躲避不及时,怕要被一剑毙命。”

    昂首盯着上空的李澄虎道:“这一剑威力虽大,却已经超出了这个向真自身修为能控制的极限,一旦硬碰上了,他的修为护不住他的肉体,他自己也得粉身碎骨,这是一往无前不要命的打法。”

    皇后燕衣的眉头忽又皱深了几分,“这丫头还真是没点眼力价,再不提前规避,凭她的修为不可能躲过这一击,那一剑的速度太快了。”

    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声,展翅迎空的“凤凰”头首中的钟若辰也忽然间变了脸色,随着双方的接近,她终于察觉到了对手这一击的恐怖威力,双手迅速施法操控。

    大大小小的气旋甩动,迎空而上的“凤凰”终于扭转了身姿,摇头摆尾横飞,意图避开上空急速冲击而来的流光。

    然终究是反应晚了点,双方已经很接近了,“凤凰”庞大的体躯,对比那俯冲而来的速度,想要完全避开已经不可能了,何况冲来的人也不会让其避开。

    耳边风声呼啸的向真目光一动,口中忽喃喃自语一句,“我剑有翼!”

    似在给自己打气。

    身边罡气有爆鸣声响,他脖子上的青筋也凸了起来,似拼尽全力在控剑。

    众人眼中,急速下坠的流光突然拐弯了,就如同之前要跌出场外时一般,突然划出了一道弧线。

    贵宾席上的皇后燕衣脸色变了,口中蹦出了两个字,“不好!”

    李澄虎则一动不动,罕有的凝重神色紧盯上空变化。

    虽都是参加朝阳大会的比试人员,但有些事情是没办法的,有些人的命就是贱一点,而有些人的命就是金贵许多,有些人死了就死了,有些人死则确实会有影响产生。

    凌空御法的钟若辰亦察觉到了不对,双手连动,巨大的“凤凰”体躯翻转,挥舞双翅合击向撞来的流光。

    拐弯的流光犹如在“凤凰”身体上溅起了一朵巨大的浪花,瞬间没入了“凤凰”体内。

    然后众人眼见的,“凤凰”体躯猛然膨胀了一下。

    凤首内的钟若辰大惊,察觉到了自己施法蓄势的“凤凰”阻力,几无阻效,竟无法有效遏制对手的冲击速度。

    来不及多想,她拼尽全力迅速闪身躲避。

    这一瞬间,她看到了突然从朦胧中出现的人影,还没看清,便已经是轰一闪而过,强大气劲刮人。

    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更有一道寒光差点将她一裁两半,好在以“凤凰”为阻力多多少少是迟滞了对手的速度。

    扭身翻躲的她,堪堪擦着锋芒避过,但还是那句话,速度太快,并未完全避开,胳膊上传来一阵剧痛。

    她下意识知道自己胳膊受伤了,但此时根本顾不上这个,还是之前念头,继续全力闪避。

    轰!

    空中的“凤凰”先是膨胀了一下,旋即崩溃,又像是炸了个粉身碎骨。

    落在下面观众的眼里,仅仅是一道小小的流光,轰然一击,将“凤凰”斩杀于空中。

    那一幕的恢宏,强大摧毁间的震撼,深深映入了许多人的心中。

    那巨大的震响动静,令所有人感觉呼吸的空气都在轰鸣,空气似乎都沸腾了。

    场内旁观的文若未惊的站起,吓得不轻,盯着空中的爆炸,失声惊呼,“姐姐!”

    飞向地面的钟若辰偏头,看到了自己胳膊上血淋淋的口子,迅速施法检查伤势。

    从爆开“凤凰”中冲出的向真也好不到哪去,身上衣衫像是一幅年久失修的古画,虽还是一件衣裳,却莫名变得斑驳,到处是不规则的窟窿,衣服上似乎有许多碎片飞走。

    护体罡气也未能在强大撞击力下保全衣裳。

    他瞥了眼自己未能击倒的对手,也未停止动作,人在一方看台观众的头顶再次划出一道弧线,再次踏剑升空而去。

    看到他还要再来的趋势,站在台下的庾庆再次感到牙疼,莫名想到了向真说要跟自己比试的场景,心中有万马乱七八糟瞎乱奔腾的感觉,那厮的攻击威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飘然落地的钟若辰仰天望,见到了再次升空的对手,也见到了爆开的尘土如巨大帷幕缓缓降下。

    见到姐姐无大恙,文若未双手捂住胸口重重松了口气。

    贵宾席上的李澄虎也有略松一口气的感觉,回头看向了眉头已经舒展开的皇后,“还好,反应还算快。”

    燕衣冷哼了一声,“好什么好,命都差点丢了,也被人给打伤了。”

    钟若辰盯着上空飞走的对手,手上也没停,竟不顾斯文,一把撕下了一条裙边,缠绑上了胳膊上的伤口,旋即双手对穿左右袖子,双手再抽出时,已镀上了一层幽暗的金属光泽。

    她戴上了一雙手套,一雙细密金屬链子构造的手套。

    她终于亮出了自己的武器。

    之前本就因她功法对她来历有所猜测的人,此时见到这双幽暗光泽的金属手套,越发断定了她的来历,暗暗心惊。

    钟若辰迅速扫了眼看台那边的人,眼神中闪过坚决,她绝不会让某人看不起,也绝不会让某人看她的笑話。

    空中爆开的尘土如帷幕掩盖了她,也搞的四周看台上捂嘴捂脸的动静一片。

    不过很快,众人又感觉到了熟悉的吸力,笼罩的尘土在迅速被流动的空气给抽走。

    视觉一清朗,众人立见飞扬尘土向比试场中集中,剧烈翻涌的情形也很眼熟,快速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漩涡风柱,很快又化作了那只“凤凰”。

    “凤凰”仰天,再次振翅飞翔而起,再次升空高飞,再次追着对手飞去的方向追去。

    尽管它飞翔升空的速度远不如御剑飞行的对手,但它这次却毫不犹豫,一直在昂首上飞。

    “这女人被打傻了吧,木头那一剑的威力,她能躲过一次已经是侥幸,还敢迎上去尝第二回滋味?”

    台下抱臂的夔馗盯着空中啧啧有声,也有叹为观止的意思,他也没想到向真竟有那么厉害,发现自己之前小看了那木头。

    龙行云闻声,目光从空中收回,看了他一眼,面露鄙夷,嗤了声,“傻粗。”

    骂完了又看向了空中。

    他是知道钟若辰身份的,按他的猜测,地母的弟子怎么可能输给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这让他情何以堪?尽管他也不知道钟若辰如何才能挡住那恐怖一击,他甚至怀疑上玄修士能不能挡住那一击都是个问题,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地母的弟子会赢。

    夔馗不用看也知道那个王八蛋在骂谁,这里又不好私下动手,只能盯着空中冷哼,“别急,回头就把你打成傻粗。”

    “又来了。”

    有人盯着空中亢奋喊了一声。

    众人目光细看,果然又隐隐约约看到了流光急速冲来。

    这次的“凤凰”不躲不避,直接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