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臊眉耷目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代为禀明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几日之后,袁谭终于离开了雒阳,向着他心心念念的邺城回返了。

    袁谭离开之后,士干和士颂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其实这两个兄弟一直以来,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周旋在袁谭,士徽等人的身边,完全是靠他们的父亲士燮以及从父士壹的提醒。

    而士燮和士壹之所以这么做,毫无疑问是得到了刘琦的直接授意。

    袁谭走了,士家暂时消停了,但有一个人心中却泛起了波澜。

    这个人就是孙策。

    孙策的秉性虽然固执激烈,但不能不承认的是,孙策确实有雄才。

    论及真是本领,除了名声之外,孙策其他的能耐都不在其父孙坚之下。

    这一次袁谭跟孙策说的话,倒也真是说到了孙策的心坎里。

    他开始认真地思量了起来,自己是不是有些骨头太硬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虽然刘琦当年将自己生擒过,但自己确实没有必要一直跟他对着干。

    勾践卧薪尝胆,终灭夫差,人有的时候还真就得学会忍辱负重。

    袁谭走了几日之后,孙策便去拜访周瑜。

    自打上一次周瑜代表刘琦,劝降孙策未果之后,两个人之间产生了一些隔阂,因而一直没有私下里再见过。

    在这段时间里,刘琦对于庐江周氏的人进行了一些调度和任命。

    周瑜的父亲是雒阳令周异,人已病逝,周瑜为周异嫡长子,其下还有三个弟弟。

    这三个弟弟有两个年幼,一个刚刚冠礼,刚刚冠礼的那个,被刘琦召入雒阳为羽林郎,而另外两个弟弟,在庐江进入刚刚承建的官学,安排读书参加乡、省科举。

    而周瑜的从父周忠,昔日官职大汉太尉,乃是实打实的三公,他的亲子周持和周伏,也被刘琦调往蜀中任郡吏,同时由刘琦亲自主持,将周忠的一个小女儿,指给了郎中王粲为妻。

    这来来回回的几番操作之下,基本上就将庐江周氏和大汉朝廷捆绑在了一起。

    而庐江周氏本就是两世三公之门,其成就来源于大汉朝,在这种背景之下,身为家族中流砥柱的周瑜,为了家族的前途,则愈发的忠于刘琦,忠于朝廷。

    宗法家族,理应如此。

    虽然他心中还是惦记着孙策的安危,但为了周家大局,周瑜不得不刻意与孙策保持距离。

    只因他知道,孙策与刘琦之间的矛盾是无法调停的。

    如今孙策找上门来,周瑜的心中实在是有些犹豫。

    不知道是该不该见孙策。

    但也只是稍作犹豫,周瑜立刻决定去见孙策。

    毕竟也是昔日的主从,更有兄弟之情,就算是如今因为志向不同,不得已而分道扬镳,但若是因此连面都不见了,那他周瑜也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

    若果真如此做事,还算什么大丈夫。

    ……

    正厅之内,周瑜和孙策见了面。

    “伯符,今日如何这么闲,有空来找我?”周瑜拉着孙策坐下,亲自为他倒茶。

    孙策似乎有些犹豫,他面露为难之情,道:“今日来此,是专门向公瑾道歉的。”

    周瑜给孙策倒茶的手一松,将一些茶水倒出了觞外。

    他惊诧地看向孙策,似有些不敢相信地道:“给我道歉?”

    孙策双手环抱,郑重的向着周瑜行礼道:“公瑾以金玉之言劝我,我却不能体会贤弟苦心,一味固执,险些伤了我们兄弟之情,我思来想去,终归是我太过执着,太过强势了,故特来向公瑾道歉。”

    周瑜半晌之后才缓过神来,他急忙放下水壶,冲着孙策还了一礼:“贤兄切莫如此,实在是折煞小弟了。”

    两人行礼完毕,各自起身,周瑜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一开始孙策入府时多了。

    “伯符,你能够想通此理,实在是让我高兴,以你的才华,陛下必然重用,日后南征北战,为大汉朝开疆拓土,留名青史的盖世名将必然有你的一个篇章,孙氏一族必将以你为荣!”

    孙策却摇了摇头,道:“我并不在意此事,况且陛下已经知晓我不愿出仕,我又何须再去多此一举?我今日来此,只是想博得公瑾的原谅,只要贤弟原谅我了,则为兄这心便踏实了。”

    周瑜闻言笑了笑,并没有多说话。

    他长吁口气,道:“且不说这些了,伯符,我命人准备酒肉,你我兄弟好久没共饮了,咱们今日同谋一醉如何?”

    “如此甚好!”

    ……

    周瑜与孙策见过面之后,两人喝了一夜,喝的是酩酊大醉,仿佛找到了昔日在舒县时的感觉。

    次日,周瑜起床之后,便去尚书台上卯。

    处理过公务之后,周瑜找到了尚书令诸葛亮,请他帮忙出面,去见刘琦,向刘琦举荐孙策。

    诸葛亮听了周瑜的请求之后,颇有些惊诧,道:“关于孙伯符的事情,亮也是略知一二,听闻当初陛下有意征召孙郎为将,但孙郎因为对陛下心中有怨念,故而不从,如今为何反让令去向陛下举荐?”

    周瑜忙道:“伯符当初气盛,一时拗不过劲来,理解不了陛下的苦心,也不晓得陛下的志向,如今他在雒阳待了一段时间,观陛下所作所为,对陛下也是愈发的佩服,如今他心中已经有了悔悟之情,悔不当初……在瑜看来,伯符毕竟是一名难得的良将,若能启用,必能成为陛下的一大助力。”

    诸葛亮闻言笑了:“公瑾既然觉得启用孙郎对大汉有益,那自去向陛下谏言便是?为何要委托于我?”

    周瑜苦笑道:“瑜在陛下面前的威望,自然是远不及令君的,令君若能去说,效果定然比周瑜去说要强上千百倍。”

    诸葛亮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随即道:“既然公瑾觉得亮合适,那我就前往陛下面前举荐一番试试,但却不保证陛下一定会听我的。”

    周瑜急忙道:“多谢令君。”

    ……

    晌午过后,诸葛亮便前往了雒阳南宫拜见刘琦。

    见了刘琦之后,诸葛亮先是大致向他诉说了一些尚书台近日处理公务的进度。

    不得不说,在诸葛亮的执掌下,尚书台已经变成了刘琦最得意秘书处,用起来极为顺手,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方案,运转效率着实是快的惊人。

    听完诸葛亮的汇报之后,刘琦满意地点了点头,夸赞道:“孔明真是良相之才也。”

    诸葛亮听了刘琦的夸赞,很是开心。

    这样的夸奖,可以说是一种最高的赞誉了。

    “陛下,臣还有一件事,想要向陛下禀明。”

    刘琦淡淡一笑:“你想说的,是周瑜和孙策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