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魔将军 老烟斗鬼故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地下长城

    蜘蛛洞穴隧道的深处,出现了砖石结构,而且地道的走势是朝上的,形成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斜坡,这实在是不符合常理。凶僧恶如来懵逼,小雨亦是无法理解。

    但他非常心细,蹲下身仔细观察隧道的细节,在一块突兀暴露的砖石的背面,发现了一行小字,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但见那砖石的背面儿,用正楷书写着:“天宝十四年八月初一,河东解县官立窑坊王司明造。”

    这他娘的“距今”有一百五十多年了!还是唐玄宗时期造的砖,不由得令小雨吃惊不小。他掏出宝剑,用剑柄磕了磕砖石,亦是传出了金属碰撞般的清脆声。

    见状如斯,小雨的大脑开始浮想联翩,各种猜测和推理也接踵涌现

    在古代,但凡是修筑城墙,宫殿,以及一些重要的工事的时候,那些砖石必须得用“金砖”!砖石的背面儿都要写上烧制窑坊的地点,人名,时间等相关信息,如果在使用的过程中,出现了质量不合格的情况,则可以溯源追查问罪。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从源头上把控,杜绝偷工减料的情况,以保证这些重要的工事建筑能够“固若金汤”,千年不坏。

    说这些砖是“金砖”,并非是讲这些砖石是拿金子做的,而是用以形容其贵重。据小雨所知,一块古代的好“金砖”烧制成功需要两年的时间,反复的加料添火,什么草木汁啊,鸡蛋清啊,糯米啊等等,还有一些秘制的“添加料”都要按照章法,分次序和用量仔细的添加烧制,丝毫马虎不得,不然也不会耗时那么久!

    待其烧制成功后,相互碰撞,可以放出金属般铿锵鸣脆的声音,是以为“金砖”!

    这“蜘蛛洞穴”的深处,能够发现背面刻着字儿的“金砖”的存在,说明这个地下工事非同小可,建造它时所用的材料都一等一的,极其昂贵!

    那朱全忠,宁可淹没十几个州县,让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原因只是怕洪水冲垮了城墙,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也能理解他,毕竟有些城池的造价太昂贵了,冲毁了确实可惜!

    不过,这“蜘蛛洞穴”的地下工事,虽然来历不简单,但绝对不可能是墓穴,因为墓穴中的砖石虽然同样需要用“好材料”,甚至是“金砖”,但绝对不让留字儿的。

    原因很简单,盗墓贼很可能就是根据你留下的字儿找到主墓穴的位置。

    比如,万历的定陵就是,当年挖掘定陵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入口,然而一块砖石上留着的“隧道口”三个字儿,提醒了考古工作者,终于找到了通向主墓穴地宫的甬道。

    除此以外,还在甬道里的一块石碑上发现了一行字:此石至金刚墙前皮十六丈深三长五尺。直接暴露出了金刚墙的位置,而金刚墙则是通往墓穴地宫最后一道防线。找见了它,捅穿后,墓主人也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所以,为了防止工匠们巧设“藏头诗”也好,还是篡改文字也罢,基本上墓穴中的砖石,不留任何字迹。

    至于说为啥万历皇帝的坟中留下了字迹,纯粹是他自己“作”的,这家伙怕自己陵墓内的秘密暴露,决意杀死所有的工匠,这些工匠也不是吃素的,临死也要给你留下点儿标记来,以方便以后的盗墓贼好找,数百年过去了,盗墓贼没有找到定陵的入口,倒是方便了解放后的考古工作者。

    另外再结合这块儿“金砖”烧制的年份,天宝十四年这个年份可不简单呀!

    虽然说,小雨并不是历史学家,对历史上每一件事都了如指掌,但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发生了安史之乱,这对于来到了眼下这个时期古代世界的人来说多少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这块砖,烧制于天宝十四年四月份,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正是因为安史之乱,这个工程也就搁置下来了,没有继续进行?

    “喂!小子!你想什么呢?”见小雨低头不语,那凶僧恶如来大声问道。

    小雨微微叹了口气,转脸冲他一笑:“我说,大师啊,你小声一点行不行?你这动静儿跟打雷一样,小心打草惊蛇。要是妖孽跑了,我可就不陪你玩了。”

    凶僧恶如来眼珠子瞪的溜圆,气呼呼的说:“那你倒是快点儿走啊,蹲在这里发什么呆?”

    小雨笑眯眯的站起身,径直沿着砖石隧道继续往里走,大和尚跟在后面,他的那个禅杖实在是太讨厌了,时不时的磕碰在地面上发出动静儿,心烦的小雨又说了他好几次。

    甬道很长,而且越往里面走坡度越陡,从一开始的30度的坡儿,渐渐的变成了45度的了。

    从字面上看,没啥感觉但是45度的坡儿,这在一个没有扶手的砖石甬道内,已经是很夸张的存在了,要是定力不好,脚下一滑,说不定就滚下去了。

    真搞不明白,这笔直陡峭向上,连个岔路口都没有的甬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难不成,是一处“地下长城”吗?小雨记得以前爬长城的时候,就一段儿这么陡峭的路,十分的危险。

    而且越往前走,空气流动越大,呼呼间明显有风在往下吹。

    这风并非是阴风,和外界的空气一样,还比较新鲜,其中还夹杂着潮湿草木腥味儿。

    说来也有意思,在刚下洞的时候,洞口处虫腥味儿还挺浓滞的,越往深处走,虫腥味儿越淡,待走到此处时,已经几乎闻不见什么虫腥味儿了。他分享了上官月的五感之能,对于气味的变化也是十分的敏感。

    前路漫漫,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儿?白猫自然无所谓坡度一说,别说45度,你纵然90度又能如何?可是渐渐的,小雨和凶僧恶如来,都感觉到严重不对劲儿了!

    因为按照“三角函数”的知识,他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其高度位置,应该早就超过地面了呀!

    凶僧恶如来虽然不懂“三角函数”,但也不是傻子,还是他先叫唤了出来:“我说小子,太奇怪了,咱们现在的高度,应该都超过刺史府的房顶了吧?”

    小雨沉吟道:“不错!这个地下工事很是诡异,不知是何阵局?大师能否看出一二?”

    凶僧恶如来咧嘴呲牙说:“我能看出个屁!估摸着这又是哪个牛鼻子老道搞的鬼,他们道家,就喜欢弄这些有的没的东西。”

    二人继续往前走,坡度渐渐的,变成了60度!

    到了这个程度,其险峻就不是长城斜坡儿那么简单了,简直可以跟华山台阶媲美了!而且四下里没有可以抓抠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行进的路途。

    白猫无所谓,小雨和凶僧就抓毛了,小雨凭借者阴扣拖拽,抠着沿壁的砖石缝隙小心向上,那凶僧本来就体大身沉,又背着个沉重的禅杖,真是举步维艰!

    就在他骂骂咧咧,问候这个隧道建造者爹娘的时候,突然小雨终于瞅见了这个隧道口的末端!

    此一刻的隧道出口,与其说是末端,不如说是井口,因为往前行进都是抬头看天,但见一个黑乎乎的出口悬在头顶,上面也是砖石堆砌的天花板,像是一个大厅的角落,但“脚下”的陆面,却像是到头了。

    小雨轻功极佳,又有阴扣协助,纵身一跃,跳将了上去,当他看清这砖石隧道的尽头,所谓的“空中大厅”的时候,眼珠子瞪的溜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