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封魔将军 老烟斗鬼故事

第八十章 明确的使命

    自从在宛城妖狱里,遭遇了那老玄狐之后,白猫就神秘的消失了,这都快小半年的时间了,它一直都没露面儿。

    本来小雨都觉得,它不会再出来然而就在自己准备进京面圣的前一晚,这家伙终于出现了。

    “喵!喵!”白猫跳进了小雨的怀里,用脸使劲的蹭着他的胳膊。

    它的喵叫并没有任何“语言”的实质内容,就是单纯的猫叫,搞的小雨有懵,然而片刻后,这白猫直接开口说人话了:“欲杀朱温,先杀李克用!”

    它的声音有些怪,虽然能听出来是个女人,但却并不是上官月的声音。

    就像黑猫虽然言之凿凿,说自己是为未来的朱小雨,但它的人话声,也和自己的说话声不一样。

    “杀李克用?月儿,你的意思?”小雨倒抽一口凉气。

    白猫说:“打铁还需自身硬,光想着靠在夹缝中迂回游走,不解决实际问题,光靠运气怎么能行呢?还是得拥有一定的实力,就先从干掉李克用开始!”

    “干掉李克用?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晋国?”小雨倒抽一口凉气。

    “不不不,”白猫摇了摇头:“不用你亲自去,很多事的妙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你都给安排好了?”小雨听得愈发有些懵了。

    白猫狡黠的笑着:“是啊,要不,我的作用体现在哪儿呢?”

    “月儿,我不明白,你和那黑猫,也就是未来的我,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差错,最终没能实现扭转乾坤的目的?”小雨好奇的问。

    白猫并没有直接回答小雨这个问题,而是笑着说:“为啥你就老想着上官月呢?你为啥就不觉得我是其他的女人呢?”

    一听这话,直接愣住了,眨眼道:“难道你不是月儿?难道黑猫说的都是假的?”

    “嗤嗤嗤!”白猫笑道:“现在谈论这个还比较早,以后你就知道了,晋国那边儿呢,很多事我都处理好了,只要李克用一死,整个晋国都是你的,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手里的这个盒子给了李存勖。”

    “这个盒子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把盒子给了李存勖以后,还能再驾驭黑水天子剑吗?”小雨好奇的问。

    白猫说:“此间的妙意,一句两句说不清,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掌控了晋国的政权后,先诛杀了李茂贞,然后再起兵攻打朱梁。”

    见小雨一脸懵逼的样子,白猫笑道:“是不是越听越糊涂啊,我都说了,时机未到,不宜泄露天机,泄露了你听了也是一脸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罢,它纵身一跃,跳出了屋外,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小雨坐在卧室里。

    白猫话里话外,透露出的“信息量”太大了,让自己一时间实在难以消化!

    还欲杀朱温,先杀李克用!自己好不容易才在梁国弄了点“产业”,混了个二半吊子的王爷当当,这又扯到晋国上了,还要先杀了李克用?

    李克用是好杀的吗?

    自己在晋国无亲无故无势力,难不成说这盒子实际上是个“炸弹”性质的存在,给了李存勖以后,直接就把他给炸死了,然后自己率领魏州的大军,直接重新夺回壶州,潞阳,再直捣黄龙,灭了晋国,杀了李克用?

    可是就算这一切都顺利的话,朱温会把晋国这么一大片土地都封赏给自己吗?

    按照白猫所说,李克用一死,晋国就是他朱小雨的了,这话怎么听,逻辑不是按照这条线儿走的啊!

    再退一万步讲,李存勖为啥那么厉害?还不是因为有人族气运加身么?

    虽然这话是小雨偷听来的,但可信度应该不低,按照真实历史的发展走向来看,后来也确实是李存勖当了皇帝,取代了朱梁,后唐是整个五代十国时期,最像回事的王朝了。

    可如果把李存勖给搞死了,整盘棋不就彻底没的玩了?

    白猫还说什么取得了晋国以后,先利用晋国攻打歧国,把李茂贞给搞死,这就更不可能是按照梁灭晋在前的套路了,小雨陷入了混乱的沉思中。

    白猫说,很多东西,不能提前透露,不然消化不了,这话看来一点也不假!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自己脑子想的再多也没用,全在白猫和黑猫的算计中!

    虽是一脑袋浆子,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小雨心里还是稍稍的踏实了些。因为白猫的出现,说的那些话,最起码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它和黑猫的“故事”还在延续,两个家伙不是折在目前的这个阶段。

    那要这样的话,自己还可以继续沿着它们划定出的路线走,而不用盲目的抓瞎!

    只是不知道它们现在心里有数没:弘帝和博王,对所谓阴间原班神祗们的计划了如指掌,自己的这股势力,完全沦为了“小丑”。

    刚才和白猫说话,也没来得及告诉它,这家伙来得快,走的也快,总共就没说两句,时间太短了!

    小雨思来想去,觉得也不用太过于在意,等一切发展到它们栽跟头的那个“坎儿”上的时候再说,也来得及。

    次日,均王朱友贞和伙伴们,只带了随从数百人从宛城返回汴梁。

    圣旨上交代的清楚,让小雨自己回来就行,不用带太多的人马,司马阳对这一点产生了怀疑。

    他提醒小雨,按照正常的逻辑,博王在魏州损兵折将,三十万人耗损过半,而宛城这边儿,他们经营有方,队伍已经拉起了十数万人的规模,正好可以补博王的减员亏空。

    可是皇上却不让小雨带兵回去,这是不是有些值得怀疑?这次回去,真的只是让去魏州打仗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会不会他们前脚一走,后脚的兵权就让其他的将军给取代了。忙活了半天,最后给别人做嫁衣裳,要知道那逆霄鹰赵锦可是博王的鹰犬!

    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司马阳最担心的是,朝中云诡波橘,现在的政治环境是否还像以前那样很难说,小雨现在回去会不会有可能是自投罗网?

    小雨则笑着安慰司马阳,不用考虑这么多!亲王带兵入京,本来就是大忌,又不是靖难勤王,大梁的兵员有的是,人家朱温根本看不上他们在宛城划拉的这点儿

    小雨他们马不停蹄的朝着汴梁这边儿赶来,然而前方的战事则是比之前想象的还要糟糕,晋国军队已经拿下了魏州,兵临相州城下。

    “废物!废物!这些人都干什么吃的!”

    汴梁城,焦兰大殿内,朱温大发雷霆,怒吼声直震得整个大殿都颤。

    “陛下且息怒,”刘大人上前进谏道:“博王既然已经请均王出面,抵挡李存勖,想来应该”

    “应该个屁!”朱温火大极了,连脏话都骂出来了:“友文都打不过的人,朱友贞就能打的过?这朱友贞是有两下子,但他的真气微弱,连友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杀死袁平彰估计也是靠运气,让他去,更是杯水车薪!哎!难不成,真的要朕御驾亲征?”

    “陛下!”刘光举吧嗒吧嗒嘴,说道:“均王虽然实力上不如博王,但是恕臣直言,博王不如均王狡猾,陛下你想均王所立重重功勋,无外乎都是刺杀,他胆大心细,能人所不能,于百万军中夺上将首级,这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

    他顿了顿继续说:“若论单打独斗,均王必定不是博王的对手,说起来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均王更是跟博王没法比,但若是说到行刺诡秘之术,博王则是照均王差的远,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李存勖能克制博王,博王能克制均王,而均王则又能克制李存勖,只要均王把李存勖刺杀了,那一切不就都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