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姐姐的新娘

第一百七十三章 闹天宫可以,谈恋爱不行!

    秋仁和大圣就这样在汽车旅馆里分析起了现在的情况。

    里瑟和瑟希也能静下心来听秋仁分析。

    因为大圣是军团想要拉拢的对象,只要大圣倒戈那军团后续的侵略计划就简单很多了。

    现在看大圣的架势就是要倒戈。

    然而…

    “把人格和记忆重置掉确实省时省力。”

    秋仁坐在了汽车旅馆的床铺上,看着大圣所给的卷宗记录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天庭众仙被构筑出的这四十年以来,有诸多仙人的人格和记忆都因为被噩梦污染过于严重而被重置过。

    就像是一直想过正常生活的二郎真君,他的记忆和人格就被重置过两次。

    一次重置的原因是与一位极强的界外魔交战而被重创,侵蚀过于严重而不得已被重置。

    第二次原因是其叔母被界外魔吞噬后,所受的影响侵蚀也让二郎真君接近崩溃。

    这两次的重置,产生了两枚A级噩梦种子,到现在也没被净化完全。

    二郎真君虽失去了这两次的记忆,但对过去被删除掉的人物和感情依然有些感知。

    所以负责构筑天庭的造梦师直接将最初版本的二郎真君身边的多数亲人角色都删掉了。

    变成了现在这位铁面无私法不容情的天庭上仙。

    这只是天庭众仙遭遇的一个例子,就连大圣也记不清自己是不是被重置过,但在他记忆中…

    身边天庭众仙的悲惨遭遇…自己结交的朋友与战友,失去记忆后重新认识的复杂感受。

    这些在大圣全都经历过。

    这要是换成其他的梦境意识,像是闪雷估计早就跟着超新星一起来反了。

    可大圣这位在民众认知中最桀骜不驯的梦境角色,却对这种会让他无时不刻怒上心头的规则保持着最大的克制。

    这为的也是所谓的‘大义’。

    之前造梦师们重置梦境意识的记忆人格,是因为毫无办法,可如今秋仁给出了个在大圣看来更好的解决方式。

    研究所方却联合另外两家出面试图阻止。

    这就连大圣都看不下去,决定出面帮秋仁一把,这一帮当然不是想反,而是要替秋仁吸引火力。

    “说来我有一件事很在意。”秋仁合上了手里的卷宗问“您没闹过天宫?”

    这是秋仁在看这个世界西游记相关作品最在意的一部份。

    那就是不管早年拍的正传西游记,还是后续的延伸作品和游戏…对闹天宫这部分的剧情刻画得都有些语焉不详。

    秋仁就是看着看着…天庭向这只猴子妥协给他封了个齐天大圣的职位,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拉去取西经了。

    这给了秋仁一种很强烈的违和感。

    “我初期虽与天庭有过矛盾,可未曾全面开战过。”大圣说。

    这番话让秋仁稍微呆了呆,难不成这个世界的西游记原版是真…被改编过的?

    “那大圣您的火眼金睛和不灭真身是从哪来的?”

    秋仁记得要是大圣不闹天宫的话,那应该就不会被抓到炼丹炉里炼了啊。

    “我与太上老君那老儿打过一架,是那时在炼丹炉里练出来的。”大圣说。

    没有和天庭全面开战过,这是…大圣的记忆被重置了还是这个世界的西游被人篡改过的原因?

    “那么大圣您想…怎么闹?”

    秋仁将问题归到了最关键的一部份。

    这位美猴王来求助自己最大的一个原因是…秋仁是一位造梦师,可以为他撰写故事的造梦师,也是一个敢给他写故事的造梦师。

    这要是换成其他造梦师,敢乱动天庭这枚梦境种子的话,可能早就被拖出去枪毙了。

    可能就只有秋仁这个有数位噩梦之主保护的造梦师敢这么做。

    “谋略在你,所行在我,虽都会被背负骂名,可你之罪我来扛。”

    大圣为天朝守国门守了四十年,今后他也会佑天朝众生平安,可这次研究所方的态度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

    这是他自诞生以来仅有的一次对研究所方的任性,也是仅有的一次符合他人设的叛逆,为的就是为天庭众仙中的旧友们。

    “我能想到的剧本有两个,其一是大闹天宫的剧本…另一个可能会有些颠覆性。”

    秋仁在噩梦副本中的身份已经暴露也不再隐瞒。

    在秋仁的手中构筑出了两本剧本的提纲。

    秋仁其实对这个爱情宇宙的掌控力并不高,相当于有部份的管理员权限,更多的权限还是在影兽的意识聚合体身上。

    这部分的管理员权限虽无法放秋仁自由,但可以在限定条件下给秋仁一定创造的能力。

    秋仁所构筑出的就是自己脑海中所存的剧本提纲。

    第一本是人尽皆知的大闹天宫部分的故事,这部分故事秋仁信手捏来,光是回忆都能回忆出好几个版本,想要现编的话秋仁也能编出不一样的。

    另一个就是秋仁之前打算写进爱情电影宇宙的故事。

    只是合适的扮演着大圣一直没被卷入这个爱情电影宇宙,所以秋仁没将这个故事给实装进其中。

    现在大圣有意要反,秋仁再给他提供一个度假村的服务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大圣拿过了秋仁手上的两份剧本提纲,第一份剧本提纲是中规中矩的大闹天宫的部份。

    秋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西游记是刻意删掉了这部分的详细描述,还是本身就没有,但秋仁的这份提纲补足了西游记前期的一些细节。

    “在我记忆中我曾想过做此事,只是天庭众仙与我相交不浅,如今也没什么顾忌了。”

    这个世界大圣和天宫闹不起来的原因,还是天庭众仙都是他的旧友,这不是造梦师给他的设定。

    在一个梦境副本中待得时间够长的话,在其中有自我意识的梦境角色或多或少都会成为朋友或者…仇人?

    另一个剧本就是可能会让原教旨主义者打爆秋仁狗头的爱情故事了。

    这个世界的原教旨主义者还挺多的,特别是北欧众神那一侧,被宗教管控之后原教旨主义者可怕到了建立起极为严密的审查机构的地步。

    审查机构的作用就是审查旗下与影视游戏公司所制作与众神相关的电影,游戏作品是否有损且会扭曲众神的形象。

    如果有那么一点端倪就会被直接打上异端的烙印胎死腹中。

    天朝在这方面还算宽容,可秋仁所给的这份剧本,可能依然会被打上‘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的帽子。

    “……”

    大圣看完了这份剧本陷入了略显尴尬的沉默当中。

    “如果实在演不出来的话也没关系,第二份剧本只是用于消除你的噩梦侵蚀。”秋仁说。

    “也非如此,只是此进展让我看得好生相识…总觉得要想起些什么。”大圣说。

    “你是指第二份剧本?”

    秋仁听大圣的话突然意识到了里面有些蹊跷,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在旁边围观的里瑟突然举起了手里的枪。

    他们举枪的原因不是又想挟持秋仁了。

    秋仁和大圣在密谋的事情正是他们想看见的,里瑟举枪的原因是他感知到了在门外又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放下枪不是入侵者!”瑟希是先一步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大声对里瑟喊着。

    “……”

    里瑟眼神一冷,他之前被大圣暴揍的怒火还没压下来,但出于大局考虑,他没找大圣去算账。

    现在又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人过来了,感知中还不是军团的成员,再加上出于对玛蒂尔达的安全考虑,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只是走到门口的是一位打扮与这里环境格格不入,看起来有点傻傻呆呆的女子高中生。

    正是西王母。

    “小希你一路跑这么远让我很难找诶。”西王母说。

    瑟希看见西王母的瞬间和里瑟一样举起了枪,对准了这个用让她浑身发麻语气和她说话的女人说。

    “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瑟希并不意外西王母能一路追到这里来。

    “我是来阻止你这孙猴子再胡闹的。”

    西王母也放下了自己作为女子高中生的卖萌做派,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盯着头也不回的大圣说。

    “你是指闹天宫?”

    秋仁感觉主母这一梦境意识的核心,对自身的梦境角色有监视的能力很正常,可她应该和阿莱还有瑟希一样是空有主母这个身份,却没主母的权力。

    就和里瑟在关键时候压根不听瑟希的话一样,大圣当然也将西王母的话当耳边风。

    “闹天宫没关系,现在的形式你把那天宫给拆了本宫都不介意,唯独是孙猴子不准再入凡尘,和女子有任何纠葛,用你好听懂的话就是…”西王母直接指着大圣手上拿着的第二份剧本说。

    “闹天宫可以,谈恋爱不行!”

    这…反了吧?

    秋仁听着西王母的劝解微微一懵,大圣却合上了手里秋仁给的第二份剧本转头看向了西王母…

    “何故?你可说过‘再’这字,这剧本我看着也有相识之感…难不成…”

    要说西游世界中最古老的角色是谁,必然就是西王母了,她作为梦境种子的核心,可是在造梦师没有用她构筑各个经典的角色之前,就保有自我意识在的。

    “你…在诞生的前几年就忘掉过一次七情六欲,在这之后就与这凡尘不再有半点沾染了,如不是造梦师们实在欺人太甚,这个秘密我要替天尊他守一辈子的。”

    西王母也知道自己根本瞒不住这只机敏的孙猴子。

    为什么不让天庭众仙去扮演其他角色?因为这是研究所用血换来的教训,在西游这个梦境副本中遭受的最大一次灾难,就是这位大圣的情债。

    “天尊?是…元始天尊?”

    “首位仙界的缔造者,是第一位创造出我们的造梦师,这是四十年前之事了,所以孙猴子听本宫一声劝,你想闹天宫可以,真正的天庭方,即那些造梦师们,恐怕会出大力来阻止,但这次本宫会站在你这边,唯独人世凡尘恋情,你…不可沾染半分!”

    西王母与首位构造出西游记这个梦境副本的造梦师,关系似乎非常之好。

    在秋仁的记忆中那位造梦师已经去世了,但她依然恪守着造梦师去世前的嘱托,就是不可让大圣再染人间情。

    “要是俺老孙说不呢?”

    大圣‘嘿嘿’的笑了一声,以他的性格要是真听得进天庭众仙的劝,那军团和天庭合作消灭人类的意愿早就达成了。

    “那本宫只能用非常之法了…”

    西王母还和瑟希不太一样,她不是单纯的花瓶角色,本身对天庭众仙也有一定的调度权。

    这就和瑟希能小幅度的控制影兽一样,西王母虽打不赢眼前这位天朝所有国民祈愿加身的齐天大圣,但还是能用一些其他的手段制约他。

    “你们打之前我先问清楚。”

    秋仁出声阻止了在这小小的汽车旅馆中,即将发生的仙界大战。

    “大圣真到凡尘谈恋爱会出什么问题?难不成这个延伸出的角色会分散走他的力量?”

    秋仁替大圣问出了他不太想问的问题。

    “如果真是这样还好…”西王母说。

    “那就是人?”秋仁在问到这里时瞅了大圣在脸谱下的表情。

    他的性格也是老傲娇了,之前在看秋仁写的第二份剧本时,脸谱下的表情秋仁能肯定一定是‘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大概的想法就是‘这都是啥玩意儿啊?’‘现在年轻人写的故事都这么可怕吗?’‘咦?有点刺激再看一眼’之类的想法。

    所以大圣就更不可能找西王母问之前发生了什么。

    秋仁照顾到这只孙猴子的面子,也直接把这位女子高中生打扮的西王母拉到了一旁小声问。

    “就是能透露一下初代大圣的心上人是谁呗?”

    “影兽。”

    西王母用着不带一丝感情机质的话说出了这两个字。

    “…”秋仁听着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在偷听的瑟希也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你们唤作影兽之物,对我们而言就是无自我意识,只剩残虐的天外魔,秋仁小子现在你可明白本宫的意思?”西王母觉得自己暗示得已经够明确了。

    初代大圣的心上人的结局就是变成影兽。

    “那就算会让大圣回忆起来往昔,也只是让他黯然神伤而已吧?”秋仁觉得大圣想拍的话问题就不大啊。

    “那孽…孽缘还没断!”西王母沉默了会说“那妖女化身天外魔后并未死,在外域蛰伏而起,外界是怎样的你可以问那两位外域之人。”

    西王母指的是瑟希和里瑟,意思是…之前大圣的心上人并不在这个现实世界。

    “军团之母有两位,洪荒之母同样也有两人,她已被逐出外域本无可能再回来,但秋仁小子你可知梦境种子之间可是有互相吸引的能力?”西王母说。

    “这个我已经在欧洲的降临电影节经历过了。”

    秋仁也知道梦境种子之间会互相吸引,当时秋仁就依靠着蝙蝠侠中小丑的混乱倾向,将黎明杀机的噩梦之主给引了过来。

    那这次…

    “你所构筑的这故事真要呈现在了众观众面前,对那妖女来说就是一盏明灯!她随时可以顺其光再次归来,这对天庭,凡间来说都不是好事!”

    西王母的话却迎来了瑟希的轻笑声。

    “是谁给你们的错觉…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能抵御影兽的侵蚀的?”瑟希问。

    在与噩梦侵蚀的斗争上,可能没有谁能比军团有发言权了。

    “该降临这个世界的噩梦总会降临,只是时间问题,我要是你就会先引那家伙到来,然后…用你的说话方式就是…”瑟希将自己的食指交错在了一起说“分而破之。”

    “所以你们能给我解释一下外域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到底有多少噩梦之主在盯着现实世界吗?”秋仁在她俩谈话期间插了一句。

    可西王母和瑟希都很默契的在这一问题上保持了缄默。

    所以秋仁只好将重点继续回到了大圣身上。

    “所以大圣你就算这样还要演吗?”秋仁问。

    “怎可不演?俺老孙本以为这辈子没人能骗到我,可想不曾…从我出世以来就被那老祖骗到现在。”

    大圣似乎想借着这部剧集找回自己最初的记忆,那怕这会让他遍体鳞伤。

    “那就先从大闹天宫开始构筑…”

    秋仁也只能希望西王母话中的那位妖女能稍微和善一点了,一个军团他就已经处理得够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