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姐姐的新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回家吧!

    战火平息得很快。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边倒的斗争。

    或者说这场起义从一开始就是民心所向。

    秋仁在将王朝世界最基地的黑暗撕扯出来,给这个世界的民众看那一刻开始。

    现在的王朝世界就是人心相背,再加上已经有人站了出来举起了旗帜,同时还粉碎掉了王朝一部份的有生力量。

    所以…

    “你打算怎么办?”

    秋仁坐在一块石块上看着被俘虏的齐茜,在秋仁的身后是刚结束战斗的能天使,还有满是疮痍的火凤燎原梦境副本。

    那位水镜先生已经被吕布手下的大将张辽给斩于马下。

    现在整个三国演义的梦境种子名义上已经是归秋仁所有了。

    这枚s级梦境种子和多枚a级梦境种子将会成为起义军的原点,领导者嘛…当然是已经准备了多年的秘教。

    只是秋仁正在通过齐茜试探秘教的态度,从之前的征兆来看,秘教是更倾向于完全消灭掉人类…建立起属于梦境意识的政权,只是…

    齐茜看着周围的废墟,目光盯着秋仁后轻声的说了一句。

    “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区别吗?”

    “这个倒是确实,在王朝世界的将人和梦境意识来回转换的技术下,我们也没什么区别了,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秋仁知道两者之间能够互相转换之后,造梦师和梦境意识的矛盾可能被缓解了很多。

    “什么?”

    “说到底你们…果然还是想要有肉身吧?”秋仁到这个地步已经认识到了齐茜的真实身份。

    她可能是侵占了这个叫‘齐茜’女性身体的梦境意识。

    这也是现在秘教仅剩的可能…和造梦师们走向对立面的问题根源,即梦境意识有可能侵占造梦师的肉身。

    “……我们没有这个能力。”齐茜突然说。

    “那你是…”

    齐茜在被秋仁追问下她面无表情的样子终于出现了一些波动,随后她游离了一下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一侧。

    “我的造梦师在十年前因噩梦侵蚀而死,所以我才能继承她的身体,而那次事故的幕后主使是王朝…”

    “等等又是噩梦侵蚀,我妹妹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秋仁记得自己原主的死因也是因为不明的噩梦侵蚀,但秋仁不管在自己的物质世界怎么调查都没有什么眉目。

    现在秋仁好像有了探知案件源头真相的渠道。

    “为了入侵另一个物质世界。”

    齐茜并没有向秋仁隐瞒这些内幕说。

    “平行世界这个理论我想你应该听过,两个世界相同的人之间是有一些联系的,而这个联系是突破世界壁垒的渠道,虽然…只能从梦境副本层面进行,但对入侵来说已经足够了。”

    “最后成功了吗?”

    秋仁听着齐茜的描述心里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在一年前的测试中成功了,王朝研究所方将一个尚处混沌,自我意识还未解析完全的噩梦种子,通过137号实验体突破了两个世界的壁垒,传送到了平行世界的137号实验体意识中,并且成功将其侵占,但在这之后王朝研究所方也与其断了联系。”

    “137号实验体是…”

    “记录在案的档案中的名字是秋仁,也就是在这个平行世界的你。”

    “原来是这样吗?”

    秋仁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后,用手轻搭住了自己的额头,关于自己前世的一些似乎遗忘掉的记忆开始陆陆续续涌入了脑海。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一直到一只手轻抵在了秋仁的额头上…止住了那些混乱的记忆涌入秋仁的脑海。

    “我们…在这个世界能做的都已经完成了。”貘的声音在秋仁耳畔响起“你也该…休息一段时间了。”

    “确实该休息一会了。”

    秋仁轻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看着身后一众等着自己回去的同伴们,将脑海中涌入的那些不好的记忆全部驱散掉后,直接牵起了貘冰凉的手说。

    貘也扶起了秋仁可以说是有些纤细的身体,能感觉到现在秋仁身上的疲倦逐渐被一种怪异的安心感给覆盖。

    “回家吧。”貘轻声的在秋仁耳边说。

    ………………

    在这之后秋仁所在的物质世界,成为了齐茜与秘教推翻王朝世界统治的坚实后方力量。

    研究所方提供给了秘教一切可能有的援助,秋仁也有了一段时间的假期,在这段假期时间秋仁要稍微处理一下自己的感情问题。

    “我还是想在毕业前都专注于梦境副本构造上,而且前线战事还有很多,暂时不能分心。”

    秋仁在梦境副本中构筑出了一家还算幽静的咖啡厅里将一杯咖啡推给了面前坐着的晚香。

    她从自己醒来开始就一直很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秋仁在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晚香谈起了关于未来的一些事。

    原本晚香是满怀欢喜的来到这间咖啡厅里的,但听见秋仁的前言就好像明白了…秋仁的一些想法。

    “梦境副本的构筑需要耗费很多精力去完成,前线战事…我也在参与。”

    晚香接过了秋仁递过来的咖啡用小勺子轻轻搅拌了一下后说。

    “可是…秋仁同学这么问可能有些直接,你…在感情的选择上已经有答案了吗?”

    晚香这一直球问题问得秋仁直接懵了,但秋仁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脸上浮现出的淡红色泽,明白这不是她一时冲动问出来的问题。

    而是经历过多次噩梦侵蚀事件的考验之后,她最终下定决心要将这个问题找秋仁问清楚。

    要不然下一次可能就没机会了。

    “就是因为没有答案,我才会这么说的。”

    秋仁也很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

    “我对晚香同学你还是有好感的,但我还很在意一直伴随着我的梦境之主们,就是那些…女性,这种在多方之间摇摆不定的男生,我想你应该不太会喜欢。”

    晚香听着秋仁的坦白,举起了手里的咖啡微微的轻抿了一口,感觉着嘴中苦涩的味道后,她突然以一个极具气势的方式将咖啡杯猛然放到了桌上。

    “那秋仁同学…”

    秋仁听着晚香的开口,早已做好了被晚香拒绝或者被晚香发朋友卡的准备,但这个女孩的下句话让秋仁又一次呆住了。

    “我能追你吗?”

    “诶?”秋仁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位表情极为认真的女孩。

    “就是…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赢下那些梦境之主,可我还是想试试…”

    “不是这个问题,女生追男生这个实在是有些。”秋仁在感情上的事还有些生疏,但看晚香那样子是认真的。

    “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妥,秋仁你这么优秀,会有一些对你心仪的女孩是很正常的,我不想再被动等着了…所以我可以追你吗?”

    秋仁在晚香眼中看出的是羞涩到想要…逃走的娇羞,但她还是忍住了心中想要逃走的本能,很努力的说出了埋藏在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可能…会有些难。”秋仁当然没办法拒绝这个女孩去追求自己喜欢人的权利。

    “没关系,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还是会想办法的!”晚香说。

    “怎么感觉我成大boss了。”

    秋仁的这句感叹刚说出来的时候,瑟希的身影出现在了秋仁的身边,她的登场方式完全是全系迷彩隐形褪去的特效。

    这小碧池从刚才开始就隐身蹲在这里偷听!

    “秋仁…有挑战者出现了怎么不告诉我?”

    “什么挑战者…我和你的关系只能算战友吧?”秋仁对瑟希之间还真的只有战友情,可以她那蛮横的性格和超强的占有欲,已经把秋仁当成是她的东西了。

    所以晚香做出要追秋仁的决定一刹那,瑟希就瞬间将其定义为了敌人。

    “战友?我可不这么认为!而且我和这女人还有一堆旧仇没算!”瑟希还记得之前被晚香暴揍的经历。

    “你…可以再试试。”

    晚香倒是很淡定的将杯中的咖啡全都喝光了。

    局面瞬间变得极为紧张了起来,秋仁再不出声劝的话有一种马上就会打起来的架势。

    “阿莱!快来劝劝你姐姐!”

    秋仁刚好看见了从咖啡厅外路过的阿莱于是对她大喊。

    阿莱也是寻着咖啡厅里的动静找过来的,所以她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

    “姐姐!加油!”

    “很好阿莱!看来今天要将旧账好好算一下了!”瑟希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斗志昂扬。

    等等…这是情敌之间斗争该做的事吗?

    秋仁想再次出声劝时,貘直接出现在了秋仁的身后,将手搭在了秋仁的肩膀上拦住了秋仁。

    “她能说出那样的话…应当是已经做好了面临这一情况的觉悟。”貘语重心长的说。

    什么觉悟!这像是情敌之间斗争的场面吗?

    但秋仁怎么感觉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和秋仁建立了契约的梦境之主都被吸引着围了过来看女人打架。

    可不管怎么说…秋仁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做着拉伸动作,准备和瑟希打上第二回合的晚香。

    自己的核心梦境也许久的从空无一人变得越来越热闹了起来。

    “今后…定居在这里的人会越来越多吧?”秋仁说。

    “肯定…只要你所构筑的梦境副本继续延续下去的话。”

    最后秋仁和貘注视着已经做好热身运动的晚香,直接结结实实的一拳挥在了瑟希的脸上…伴随着众人的欢呼叫好声永远的定格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