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签到仙武世界,打造气运神朝 白蘸糖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道至尊,取而代之

    元蒙活佛化虹而去,圆寂于皇宫。

    消息一经传出,外界不知内情,只当拔思巴与穆天子切磋落败。

    加上元蒙与大周之间的关系,本就微妙。

    并未有人怀疑什么,反正死于赵穆之手的先天大宗师,已经快要超过两掌之数。

    众人早已麻木了。

    从西山一战,再到皇城观礼。

    非宗师不斩。

    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说法,渐渐传了出去。

    为穆天子的鼎盛声势再添了一把火。

    至于灭圣盟的三大鬼仙,再也没有冒过头。

    赵穆几次进入那面周天神光宝镜,却发现勾连的几道气机,全部都被切断。

    很显然,这个用于沟通的天子聊天群。

    因为某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宣布作废了。

    赵穆本人,也没有花时间去揪出这帮苟活之人。

    他烙印到《过去弥陀经》,忙着参悟其中的奥妙。

    看能否把三篇无上经文合而一体,从而窥见横渡彼岸之道。

    就这样,一旬时光眨眼而过。

    大周王朝风调雨顺,一切暗流都被压下。

    只要那位穆天子在位一天,便无人敢于轻举妄动。

    天京城中,讲武堂门前的传法大碑。

    每日都是人潮汹涌,络绎不绝。

    赵穆所立下的法门,龙旗为神,日月为意。

    根基稳固,包罗万象。

    人人可学,皆能领悟。

    无论是江湖武夫,亦或者贩夫走卒。

    日夜观碑,各自都有所得。

    甚至于风行空,庞惊阳那等高手。

    连续枯坐了数日,参悟玄妙。

    世人都有从众、跟风的心理。

    看到先天大宗师如此,态度更是热切。

    这些时日下来,讲武堂门前。

    动不动就有人大喊着“我悟了,我悟了”,然后突破境界。

    这俨然成了一道经久不衰的风景线。

    那些突破的武夫,往往会面向皇宫。

    跪拜叩首,感激涕零,以示尊敬之意。

    凡境十重,攀登艰难。

    想要得到真传,要么自身根骨出众,领先一步;

    要么吃尽苦头,费尽心思。

    中土神洲自古以来,就没有过传法于天下之人。

    许多江湖武夫得了好处,自然也有感恩之心。

    端坐于皇宫的赵穆,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传天下法,就是要做万世师。

    好借众生之念,修自身之道。

    每当有人学成那道法门,从中领悟武功,都会烙印一缕心神于大碑当中。

    “总有一天,朕会创出一门天下苍生都适合修炼的武功。”

    赵穆如同发宏愿一般,正声说道。

    古往今来,有儒、有道、有佛。

    正统传承,深入人心。

    历经千秋万载,都不会被磨灭。

    他希望,自己能理解武的意志、武的真谛,从而传给天下苍生。

    假如,四十九州的亿兆黎民都选择练这道法门。

    久而久之,自然会形成一种教化和信仰。

    这也是为什么,左端云得知此事。

    会感到无比震惊,心生钦佩的原因。

    这是一桩真正的丰功伟业。

    比起历朝历代的天子,所立下的任何雄图壮志都要宏大。

    也只有像赵穆这样武学造诣极其惊人的先天大宗师,才可能做到。

    换做其他人,没有雄厚的积累和底蕴,根本做不成。

    这一日,赵穆结束闭关。

    来到养心殿,召集十一皇子赵原,左端云,闻太傅等人,一起举行小朝会。

    登基之后,他没有必要再去事事亲为。

    适当放权给下面,反而能把自己解脱出来。

    政事,有赵原和太傅、左相等人处理。

    江湖事,有黑龙台查办。

    “回禀陛下,臣对明年秋季的科举颇有信心。”

    闻太傅主持科举,他把几分奏章呈上,激动说道:

    “印刷之术福泽天下,使之书籍成本价格变得低廉,寒门、贫户也能买得起。”

    “圣贤道理,不必再被束之高阁,作为门阀的传家学问。”

    “而且陛下还让翰林院编撰……教材课本,把策论、经义、律法、算学、时务等统统囊括其中。”

    “这比起学生之前一昧苦读,要方便得多!”

    闻太傅说话中气十足,脸色也红润许多,丝毫不见老态。

    “太傅老当益壮啊,吐纳有力,远胜于年轻人。”

    坐于上首的赵穆,笑呵呵说道。

    他的眼力何其敏锐,自然能瞧出闻太傅的变化。

    显然是练了上乘的吐纳术,精神焕发,气血旺盛。

    “多亏了陛下的福,臣也去过讲武堂,本想着一生从不习武,是个不折不扣的门外人,不比风掌教、庞首座那样的高手。”

    “却没料到,竟然从中有所领悟,学到了一门吐纳术。”

    “这些天勤加练习,身子骨确实强健了许多。”

    闻太傅拱手说道。

    “云尚宫,稍后给太傅送上一瓶强血丸。”

    赵穆大手一挥道。

    他待在皇城,所得丹药不知凡几。

    那只从心大猫,都被喂得圆圆滚滚,愈发通了灵性。

    赏赐一些给臣子、属下,无非是九牛一毛。

    “谢过陛下恩典!”

    闻太傅面露感激。

    “左先生,学宫筹办得如何了?”

    聊完科举、国事,赵穆看向一袭青衫的左端云。

    这位上阴学宫的司业先生,被他用儒门心学钓了过来,当起了新学宫的祭酒。

    “选址敲定了。近日臣有著书的打算,这样才能立说,吸引学子,为心学开道。”

    左端云轻声答道。

    他时常进宫,与陛下探讨心学道理。

    结合文圣一脉的传承,越发觉得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路子。

    等到有朝一日,大周的稷下学宫,能够压过上阴学宫。

    甚至取而代之,成为天下士子的新圣地。

    做成这一步,左端云才算有了立道之本,有望追上古之圣贤的脚步。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看重稷下学宫,态度极为积极。

    “著书?这是好事。”

    赵穆抚掌笑道。

    眼下大周的工部掌握了印刷术,只要左端云的书成,立刻就能发售天下,将其送上海内文宗的位子。

    此前,这位上阴学宫的司业先生。

    只有声望,没有资历。

    士子敬畏的,是左端云背后的圣人城,而非他的学问。

    只有著书立说,形成文脉,收入门人弟子,将其发扬光大。

    这才能叫做“大儒”,“宗师”。

    “学宫完全建成,估计要到明年去了,正好赶上科举招收学生。”

    听到陛下的许诺,左端云微笑道。

    他很看好大周工部的印刷术,想要立文脉。

    就要让自己的书籍、学问遍及天下。

    “对了,元蒙那边有动静吗?”

    赵穆靠在座椅上,他想起长生天复苏之事。

    早些天,自己就让黑龙台调动谍子,密切关注燕云十六城的消息。

    如今,大周要面对的敌手众多。

    六大圣地,元蒙王朝,大楚、大虞,灭圣盟……

    虽然说,都不是什么厉害人物。

    但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赵穆战术上可以藐视敌人,战略上应该重视。

    “按照黑龙台递上来的密报,赤乌汗王调动铁浮屠,连续荡平了几个大部落,连南北两座大院都没有放过。”

    “完颜,耶律这两支大族,也遭了横祸。”

    “除此之外,密宗五派也受到打击,赫阑山以北,已经无有一座寺庙,全部都被改为信奉长生天的神庙。”

    “也不知道那赤乌汗王发了什么疯,竟然同时得罪摩诃无量宫与王庭贵族。”

    按照规矩,黑龙台的谍报通常都是呈递到云漱玉这边。

    各种情报被分为不同层次,甲、乙两等才会上报。

    然后,由她拣选转至御书房。

    “他这是想要攘内,再安外。”

    赵穆笑了一声,元蒙王朝看似政权动荡,内部不稳。

    实则在有长生天的支持下,赤乌汗王的地位无可动摇。

    “正好,朕过不久也要巡狩九边,往燕州、云州走一走。”

    赵穆手指敲打了几下,眸光淡漠。

    天子巡狩,自皇城而出,往九边军镇而去。

    这一趟,他是打算收掉州牧的军政大权,打掉几家门阀,灭掉几座圣地。

    要是那长生天不识好歹,撞到自己的手里,算他倒霉。

    “陛下能拿回拥雪关,举国上下,必然士气大振。”

    闻太傅激动地说道。

    拥雪关一战,五皇子薨了,恭顺伯连同数万大军覆没。

    事后,大周无奈议和,定下屈辱盟约。

    这是扎进众人心底的一根刺,不拔出来,始终憋闷着难受。

    “皇兄此去燕云,必然能夺回拥雪关!”

    赵原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

    摩诃无量宫群龙无首。

    元蒙王朝动荡不安。

    正是大周一雪前耻的好机会。

    “今天就到这里吧,左先生留下。”

    赵穆神色平静,没有放出什么豪言。

    真正的信心,是靠行动说话。

    他给大周王朝定下了一个期限,待到科举考试推行,军功授爵实施,稷下学宫建成,国力蒸蒸日上的时候。

    便是一鼓作气吞并大楚、大虞,一统神州的日子。

    “原本朕觉得要十年,现在减到五年。”

    赵穆并不讳言,坦诚说道:

    “如果此次巡狩九边顺利的话,一举拿下长生天,借密宗统治元蒙草原,解决万载以来从未根除过的蛮夷之祸。”

    “还可以再减去一些,只要三年!三年之内,大周的铁骑所向,再无对手!”

    左端云正襟危坐,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也被激起胸中豪情,沉声道:

    “陛下准备要炼化国运,把王朝气数全部纳于己身,好踏破人仙天关,冲击更高层次?”

    赵穆颔首,还是这位上阴学宫的司业先生够聪明。

    闻弦歌而知雅意,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不瞒左先生,朕的手里握有三枚元皇的九龙玺印,知道关于凡境之上的秘闻。”

    “这几日,朕也试过冲击人仙,并无什么难度。”

    “或者更直接一点说,朕自从踏上武道以来,并未遇到过什么牢不可破的坚固关隘。”

    赵穆用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最狂傲的言语。

    左端云忍不住嘴角抽动,努力按下那抹酸涩的情绪。

    他像是吃了一颗柠檬,干巴巴说道:

    “陛下之天资,万载难有,世人皆知。”

    翻译一下,麻烦说重点,不要再炫耀了。

    赵穆眸光幽深,继续道:

    “之所以提及这些,是因为朕在临近凡境十重,即将破关的时候,感受到了……压制。”

    “仿佛千万重枷锁套于身上,伸展不了手脚。”

    左端云面色一变,仔细思忖话中的含义。

    他是上阴学宫当代最优秀的士子,甚至有机会接过祭酒之位。

    自然明白,穆天子为何会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抬头看天。

    “自古以来,只有长生逍遥的神仙,没有不死不灭的圣皇。”

    左端云低头道。

    “陛下所受到的压制,来自于天道。”

    “众生之念,加于一人之身,其中牵扯到无穷无尽的因果气数,若不梳理清楚,恐怕寸步难行。”

    赵穆眸光闪烁,并不言语。

    他思忖着,元皇是如何抵抗天道威压?

    “这可能还涉及到道境十变的修行,臣听说过,所谓道,乃是规则,所谓变,乃是无常。”

    左端云回忆片刻,补充道:

    “到了那一层境界,就是去炼化规则,修炼神通,精神如纯阳之火,大放光明,肉身脱离凡俗,随意变化……”

    “想要入道,就要用己身镇压天地,从……天公手里夺走权柄。”

    “这必然不为之所喜,受到压制也是理所应当。”

    赵穆思考了一番,觉得很有道理。

    他想到上古时代的仙佛神圣,统统不见踪影。

    连天地四洲,都只剩下一方神州。

    这必定是经历过巨大的变化,才会如此。

    “多谢先生解惑。”

    “天道威压,深不可测。”

    “朕炼化国运,欲借众生与之抗衡。”

    赵穆说得很平淡,声音很平静。

    可落于左端云耳中,无异于平地起惊雷。

    他用骇然的眼神,望向端坐不动,神色自若的穆天子,涩声道:

    “陛下,入道是镇压天地,炼化规则,参悟更深的变化。”

    “而非……取而代之。”

    相传,上古圣皇,乃是人道至尊。

    一言既出,众生景从,仙神俯首,连天道亦要为之屈服。

    而后代代相传,不知何时起,从人皇、大帝的位格。

    跌落至人王、圣主,再到如今的天子。

    从赵穆的语气看,他明显是改易天下,革鼎神州,掀起一场浩浩汤汤的人道洪流。

    这份心思,已经不能用大逆不道,胆大包天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