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昭周 漫客1

第六百六十二章 皇位归属

    龙椅上坐的是谁,对于现在的林昭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个人可以是现在的皇帝李洵,也可以是大皇子李炎,甚至可以是那个现在还住在青州的六皇子李蓟。

    不管是谁做皇帝,对他来说区别都不会太大,因为现在的朝廷,已经没有能力把他怎么样了。

    但是他还是十分在乎林简一家人死活的。

    林简一家,现在只有幼子林湛一个人,被林昭安置在了青州,林简夫妇以及大儿子林默,都在青州,一旦李炎在洛阳登基,那么西川那边的形势将会无法预估。

    说不定,李洵就会对林简一家人不利。

    就算皇帝李洵不会这么做,说不定西川朝廷里的一些人,也会动歪心思。

    毕竟现在的林简,是西川朝廷实际上的“主持人”,不管局势有什么变故,林简都会首当其冲。

    面对林昭的要求,大皇子微微苦笑。

    “林国公,孤…我在西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职事,身边也没有什么人,现在我已经离开西川一两年了,更不可能影响西川。”

    “如果想要把林相接出西川,只能联系一个人。”

    林昭看了这位大皇子一眼,沉声道:“谁?”

    “剑南节度使,李鹤李玄裕。”

    这位剑南节度使姓李名鹤字玄裕,乃是宗室出身,虽然距离皇室的血脉已经很远了,但是是正儿八经的李家人,皇帝到了西川之后,李鹤也很痛快的献出了自己的节度使府邸,并且很快给皇帝李洵在成都府修建了一座“行宫”,很是忠心耿耿。

    李炎微微低头,开口道:“这位剑南节度使,论辈分乃是我的叔祖,对于朝廷也很是尽心,不过剑南节度使府的兵马,还是他带着,只要他愿意,在成都府保护一个人,或者是接出来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这位大殿下顿了顿,然后抬头看向林昭,继续说道:“再有就是……”

    “林国公的挚友,也是我的表叔齐宣,现在在成都府任成都尹,只要国公给他写一封信,他应该也能……”

    “也能保林相周全。”

    齐宣在西川任成都尹的事情,林昭是知道的,而那位齐大将军之所以打仗这么卖命,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的妻儿都在皇帝身边,而且他的大儿子还在朝廷“位高权重”。

    而事实上,现在皇帝在西川,虽然依旧地位崇高,但是实权远没有在长安时候那样重。

    兵事是剑南节度使李鹤在统领,从长安带来的那些禁军的残兵,也是原先的十二卫大将军在统领,朝廷上是林简说了算,就连成都府,也主要是齐宣在理事。

    也就是说,只要走通了剑南节度使李鹤与成都尹齐宣两个人,把林简成功带出西川,并不是什么难事。

    林昭闻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很清楚自己那个七叔的脾气。

    除非是皇帝李洵下旨将他罢官,然后发放回籍,赶出西川,否则他多半是不愿意不明不白离开西川朝廷的,这一点,在先前他写给林昭的书信里,已经说的十分明白。

    而现在,林简是李洵手中一张十分重要的牌皇帝只要没有蠢到一定的地步,就不会平白无故把林简送回老家。

    想到这里,林昭缓缓吐出一口气。

    “剑南节度使那里,我会给他写信,能到什么地步,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完,他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神情平静:“在局势未定,时机未成熟之前,林某不会同意你们胡来。”

    王甫微微思索了一会儿,伸手敲了敲桌子。

    “那公爷觉得,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

    “最少……要等到收复长安。”

    林三郎神色坚定,开口道:“等收复长安,大殿下回归皇廷之后,再来讨论这件事不迟。”

    王甫回头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婿,然后闷声道:“当今圣人丢失皇廷,以至于范阳叛贼在关中中原,肆意妄为两年有余,这是我大周有国以来未有的耻辱,无论如何,圣人都应当逊位以谢天下,齐师道是个死脑筋,想不通这个道理,林公爷是年轻人,应该不会想不明白罢?”

    政治上的对话,一般都会说的相对隐晦,不会说的这么直白,更不可能像王甫这样,把心中所思所想统统说出来,但是这位河东节度使毕竟是军伍出身,性格相对文官要豪爽许多,竟然就这么直接把自己的政治目的,统统说了出来!

    “我平卢军暂不表态。”

    林昭声音低沉:“大殿下如果能够克复皇廷,天下人都会看在眼里,到时候民心所向,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说完这句话,林昭看向王甫,沉声道:“大将军,所有的一切,都要建立在咱们收复长安之后,如今朔方军在关中独自面对范阳军主力,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够坚持多久,我建议咱们在洛阳休整三日,立刻发兵关中,支援朔方军。”

    “三日…”

    王甫微微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直接摇头道:“你们平卢军伤亡不重,但是我河东军这一次却是伤亡惨重,三天时间恐怕连伤员都安置不过来,这一次,我河东军至少要十日才能动弹。”

    “如果林公爷心急,便先带着平卢军入关中就是,王某一定带兵随后赶到。”

    林昭闻言,默默低头喝了口酒,没有说话。

    他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

    用不了多久,平卢节度使麾下的沧州将军赵甫平,就会带着一万五千平卢军支援洛阳,有了这一万多人,林昭还真的可以直接带兵进入关中,把王甫抛在身后。

    想到这里,他直接站了起来,声音低沉:“家国大事,不是计较得失的时候,还请大将军回去之后,好生考虑清楚。”

    “我平卢军…”

    “只在洛阳稍作休整,就会带兵支援关中,让朔方军不至于在关中独自面对叛军。”

    说罢,林某人便起身,迈步走出了这间小院子,把他的两个“客人”晾在了原地。

    走出这间院子之后,林昭很快在河南府衙里寻到了正在歇息的裴俭,见到裴俭之后,林昭直接开口问道:“伤亡统计出来了没有?”

    裴俭这一次带头冲阵,身上虽然没有大伤,但是伤随处可见,他这会儿已经换掉了那件被鲜血染红的战袍,换上了一身便服,闻言立刻对着林昭低头道:“小相公,时间太短,现在还没有具体数目,但是大概数目已经有了。”

    “撇去攻打寿安的伤亡不提,这一次攻打洛阳,咱们估计阵亡近两千人,重伤轻伤加在一起,也有差不多两千多…”

    “我知道了。”

    林昭微微低头,伸手拍了拍裴俭的肩膀:“裴叔这几天在洛阳好生休息,过了这几天,你恐怕就歇息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