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昭周 漫客1

第九百章 封狼居胥 燕然勒石!

    沈徽皱了皱眉头。

    他看向林昭,低声道:“王爷,这件事…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

    越王爷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打痛他们,我们就要一直分出大半乃至于六七成的兵力,去应付他们在背后捅刀子。”

    “一旦关中大乱了,我们需要做事情的时候,就会左支右绌,首尾难顾。”

    林昭从来都不是什么拖沓的人,他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沈徽,开口道:“我明日就去一趟幽州,与裴将军合计合计这件事,青州这边,昭明先生多多费心。”

    听到林昭这句话,沈徽摇头苦笑:“王爷还真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说做就要做。”

    “不是我风风火火。”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是时势迫我,不得不去做这件事。”

    “现在,关中只是有乱象的苗头,等到关中真正大乱的时候,咱们再想处理北边,就千难万难了。”

    沈徽默默起身,对着林昭深深作揖:“王爷既然有此大志,我等做属下的,绝不拖累王爷就是了。”

    “还是要麻烦昭明先生的。”

    林昭笑着说道:“幽州那边虽然不缺粮食,但是却没有太多存粮,需要先生多多费心。”

    沈徽叹了口气,开口道:“稍候,我请韩总管到节度使府,一起商量这件事。”

    他口中的韩总管,是指青州的后勤总管韩参。

    说完这句话,沈徽对着林昭拱了拱手,就要告辞。

    林昭站了起来,开口道:“先生,已经中午了,不如留下来吃一顿便饭?”

    沈徽摇头:“节度使府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属下去处理,再说王爷明日要离开,还是与王妃世子聚一聚罢。”

    说罢,这位“青州宰相”起身告辞。

    林昭把他送到了书房门口,然后抬头看了看时辰,走到自家饭厅吃饭。

    简单吃了顿饭之后,林昭先是来到了谢澹然的房间里,把还在襁褓之中的女儿林苏抱在了怀里,看着这个只会咿呀哭泣的女儿,林昭心里一阵不舍。

    他抱着女儿,转悠了好一会儿,才把女儿放回了谢澹然怀里,微微叹了口气:“夫人,我明天要出门一趟。”

    谢澹然抱着女儿,抬头看向自家的丈夫,轻声叹息:“看出来了,方才在饭厅里,你便有些不太正常,吃完饭之后又抱着苏儿不放。”

    谢王妃顿了顿,轻声问道:“要出远门么?”

    “不算远门,要去一趟幽州。”

    林昭轻声道:“正好大兄也要去幽州赴任,明日我同他一起去,顺便把青儿也带去幽州。”

    谢王妃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她看向林昭,开口道:“夫君,青儿还小,这几年都在青州,也没有怎么出过远门,你…多照顾他一些。”

    身为母亲,谢澹然自然是很不舍得自己儿子的。

    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因为自己出身低微的原因,林青将来想要顺顺当当的继承这份家业,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本事。

    拜师郑涯是第一步,而去幽州,也是必不可少的历练过程。

    舍不得也要舍得。

    “放心。”

    林昭伸手拍了拍谢澹然的肩膀,开口道:“我是他爹,自然会照顾他。”

    说完这句话,林昭看了看谢澹然怀里的林苏,轻轻叹了口气:“说来也怪,我竟然有些舍不得这个小家伙了。”

    谢澹然微微一笑:“那你就把她也带去幽州。”

    “那怎么能行。”

    林昭坐在谢澹然旁边,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开口道:“她才多大。”

    越王爷喃喃自语:“等她将来再大一些,我便带她去白山黑水打猎。”

    谢王妃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家夫君,轻声道:“还没有见过你这样宠女儿的,她才几个月,就开始琢磨这些事情了…”

    林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谢王妃用手肘碰了碰林昭的肩膀。开口道:“夫君,你去一趟崔妹妹那里罢。”

    林昭犹豫了一下,点头“嗯”了一声,开口道:“我去跟她说一声。”

    说罢,越王爷伸手摸了摸自家女儿的脸蛋,便来到了崔芷晴的院子里,跟崔芷晴告别。

    ………………

    第二天清晨,在赵成的指挥下,一百多个越王府卫队,悄然在越王府后门集合。

    一辆黑色的马车,从越王府后门缓缓驶出来。

    马车是双马拉车,车厢很是宽敞。

    越王府的正妃与侧妃,一起来到后门,目送这辆马车离开。

    马车里,坐了三个人。

    一身便服的郑涯,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林昭父子,满脸都是古怪之色。

    “三郎你…也去幽州?”

    林昭笑了笑:“怕大兄你教坏我儿子,因此跟去看一看。”

    “少来。”

    郑涯是青州为数不多敢跟林昭开玩笑的几个人之一,他白了林昭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多半是有什么事情赶去幽州。”

    说完这句话,郑涯上下打量了林昭一遍,小声说道:“还这么神神秘秘的,多半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越王爷看向郑涯,眯了眯眼睛:“我此去幽州,要封狼居胥,燕然勒石。”

    这个世界无有霍去病,也没有窦宪,自然也不存在这两个典故,甚至狼居胥山与燕然山都未必有,郑涯自然听着有些迷糊,这位也算饱学的郑大公子,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开口问道:“你…你说你要干什么?”

    “跟大兄说了,大兄也听不明白。”

    林三郎微笑道:“大兄在幽州,静等我办成这件大事就是。”

    听到这里,郑涯眼珠子转了转,他看向林昭,小声道:“三郎你……莫不是要去打契丹?”

    林昭笑而不语。

    “契丹现在,恐怕不太好打罢?”

    这位即将到任的幽州刺史,小声嘀咕道:“上一次那个契丹首领,在你手里吃了大亏,这会儿估计长记性了,你带人出关,他们还不是有多远躲多远?”

    林昭笑了笑:“是这个道理,所以我要亲自去一趟,不然让裴叔跟他们厮杀不就是了?”

    现在的裴俭,是朝廷钦封的幽州将军,也是林昭麾下的幽州大将。

    有他镇守幽州,幽州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我看悬。”

    郑涯摇了摇头,对林昭泼了一盆冷水,开口道:“那些异族,都精明的很,打不过你了,便龟缩在后面不肯露头,不是三郎你想打就能打的。”

    越王爷微微一笑:“耶律灼有把柄拿在我手里,到了特定的时候,恐怕他不得不跟我打。”

    说完这句话,林昭扭头看了看一旁老老实实的世子林青,然后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道:“青儿,此去幽州,跟在你师父身边,老实安分一些。”

    “多学一些东西。”

    世子殿下恭恭敬敬的低头道:“孩儿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