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昭周 漫客1

番外一 世子凯旋

    弘道十二年春。

    长安城崇仁坊越王府。

    此时是二月中旬,万物复苏,冷了好几个月的长安城,也开始渐渐变得暖和起来。

    越王府的后院里,传来一阵阵读书的声音。

    这是越王府的家学。

    越王府的家学,请了长安城里最有名的先生担任老师,教导这些越王府的后辈。

    当然了,这个家学里的学生们,并不都是越王爷的子女,更多的是越王府家将或者家臣的儿女们。

    与寻常家学不一样的是,越王府的家学不止有男学生,还有数量几乎与男学生一样多的女学生。

    在家学里教书的先生,曾经是国子监的太学博士,姓周,后来被越王爷请到了家里当先生,干脆就辞了国子监的差事,专门在越王府里教书。

    此时,这位周先生已经年过五十,头发胡子都白了不少,因为年纪大了,他的精神有些不太好,教了今日该教的学问之后,便躺在自己的摇摇椅上打盹。

    一个看起来八九岁的女童,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周先生旁边,意图越过这位打盹的先生,稍稍逃到家学外面去玩耍。

    她动作熟练,很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而整个家学之中,也只有这女童一个人敢逃学。

    毕竟,长安城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挤进越王府里,与越王府的公子郡主们一起读书,哪里还敢有逃学的念头?

    这个模样俊俏的小女孩动作轻柔,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打盹的周先生当然发现不了,被她悄无声息的逃出了家学的门口。

    终于,她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太学门口,一溜烟跑出了几十步,一直到看不到周先生的身影了,她才兴奋的高呼一声,准备到王府的后院玩耍。

    正当小女孩高兴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大妹,你又逃学,给大母知道了,定然不饶你。”

    “到时候,罚你抄十遍千字文。”

    小姑娘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模样俊秀,温文儒雅,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少年人。

    她娇呼一声,直接扑了上去,拉住了少年人宽大的袍服,撒娇道:“二哥,周先生只会睡觉,都没有认真教书,所以人家才跑出来的嘛…”

    “你行行好,不要告诉阿娘好不好?”

    这个小姑娘,正是越王府的大郡主林苏。

    而这个少年人,则是越王府的二公子林权。

    越王府的二公子林权,自小就能读书,三四岁就开始读诗书了,此时虽然还不到十三岁,但是学问已经很是深厚,据说已经有了考学的底蕴。

    长安城里的人都说,二公子有乃父之风。

    大郡主林苏,是最得越王爷宠爱的女儿,同时整个越王府也都十分宠她,不然她也不敢逃周先生的课。

    二公子故意绷着个脸,正色道:“周先生是父王的老师,父王见到他也要客客气气的,你逃他的课,父王知道了都要打你的屁股。”

    “哎呀,二哥…”

    大郡主抱着自家二哥的手臂,撒娇道:“你不要说出去嘛,大不了人家现在回家学去就是了……”

    林权伸手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将她的头发揉乱,然后微笑道:“好了,逗你玩的。”

    “赵大将军西征要回来了,父王跟两位母亲都要出城去迎接,让咱们也出城迎一迎与赵大将军一起出征的大兄,我就是来找你同去的。”

    “走。”

    林权拉着自己妹妹的手,微笑道:“我们去跟周先生打个招呼,为兄带你出城迎接大兄凯旋。”

    弘道十年,大周恢复了足够的元气之后,开始派兵西征,以大将军赵歇为主帅,率领十余万禁军,数十万民夫西进,讨伐西北的河西军叛军,以及驱赶频频扰边的吐蕃人。

    当时,年仅十五岁的越王世子林青,非要跟着赵大将军一起随军出征,到最后即便是越王爷也没有拗过他,便让他跟随赵歇赵大将军出征了。

    如今征西军西征两面,终于大获全胜,凯旋归来。

    大郡主林苏也不是什么文静的性格,并不怎么喜欢读书,闻言顿时欢呼雀跃,拉着林权的手,去找周先生了。

    这会儿,周先生已经醒了过来,见到林权走过来,他连忙站了起来,对着林权微微低头拱手:“见过二公子。”

    林权恭敬还礼:“先生太客气了。”

    “先生,我家兄长离家两年,今天终于要回来了,我准备带着大妹去迎一迎,特来向您告个假。”

    周先生看了看大郡主,然后笑道:“既然如此,二公子把大郡主带去就是。”

    说着,周先生看了看自己班里的另外几个孩子,对着林权低头道:“二公子,另外两位公子还有二郡主?”

    “他们都还小,父王不让他们离开王府。”

    林权礼貌一笑:“还是先生看着他们罢。”

    “是。”

    周先生起身,开口道:“我送二公子?”

    “不敢不敢。”

    林权连忙摇头:“先生您忙,不用理会我们兄妹。”

    说完这句话,林权向家学里的几个弟弟妹妹叮嘱了几句,然后便领着大郡主林苏,朝着越王府的前门走去。

    这个时候,越王府的大门口,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待了。

    兄妹俩刚刚走出越王府,就看到一顶淡紫色的轿子,出现在了王府门口,轿子停下,一个穿着淡青色长裙的少女,从轿子之中走了出来,她走下轿子之后,先是四下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林权兄妹,这个少女提着裙子,来到了林权面前,神情有些着急。

    “二郎,你…你兄长回来了未?”

    林权恭敬低头。

    “嫂子,大兄还在路上,不曾到家,我与大妹正准备出城去迎接大兄。”

    这个少女,乃是政事堂齐相家的长女齐湄,同时也是越王世子林青的未婚妻。

    两个人,在弘道五年就定下了亲事,至今已经定婚七年了,只是还不曾完婚而已。

    齐湄闻言,脸色一红,微微低头道:“是……我…我糊涂了。”

    她轻声道:“二郎,你兄长从哪个门回来…我…我也去迎一迎他。”

    他们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而且早早的定下了亲事,再加上两家人关系极好,因此她与林青的感情十分不错。

    两年前林青西征的时候,这位齐家大小姐,每日在闺房之中,以泪洗面,一直到好几个月之后,才慢慢缓过来。

    如今,情人就要再见,她心情当然激动。

    相比较来说,才十二三岁的二公子林权,反倒要沉稳许多,他看了看齐湄,微笑道:“在西城的金光门,我与大妹正要过去,嫂子不妨与我们同去?”

    齐湄低着头,轻轻咬了咬嘴唇。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