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追老婆开始走向巅峰 倚小楼听风雨

第四百一十五章 分手的故事(求月票)

    第419章 分手的故事(求月票)

    而此时的李灏早已经离开了酒楼。

    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因为提前吃了快速醒酒药,所以并没有什么醉酒的状态。

    其实一开始他赴宴的时候,并不知道董经理会整这一出。

    但他还是备了一两片醒酒药,毕竟喝酒误事。

    直到他看到那三个女生穿的衣服一个比一个少,一个比一个短时,他便知道这应该是一个套路了。

    特别是当那妖艳女人要和自己拍照,并且把两个白面团子使劲往自己胳膊上蹭时,他就明白,这一餐是鸿门宴。

    于是他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吃了两颗快速醒酒药,然后敞开了肚皮和他们玩。

    原本他还以为董经理会当场发现他乱签合同的事,结果没想到他们拿了合同就连忙跑了。

    “真是沉不住气啊!”

    李灏不由得调侃起来。

    经过这一次的试探,即便往后新禧音乐公司想要他们的艺人唱《往后余生》,李灏都不会同意了。

    这样的公司,用这样的下三滥手段。

    不合作也罢。

    至于《往后余生》,就让这首歌先在网上宣传一波。

    很快,他回到了家。

    正在看电视的洛小可听到门外有人拿出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便立刻放下西瓜,擦了下嘴后,便靠在沙发上,装睡着。

    李灏刚进来,他便看了眼书房的方向。

    他见到书房里空无一人,然后又看了看客厅的沙发。

    只见洛小可正躺在沙发上,似乎睡着了。

    李灏便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一开始,他还以为洛小可只是码字累了,出来休息会。

    但看着桌上狼藉一片,顿时有些疑惑。

    这.难道家里被洗劫过?

    好几块西瓜皮斜放着桌面,西瓜汁甚至都快要流到地上了。

    边上还放了一个垃圾袋,似乎是用来吐西瓜籽的。

    李灏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妮子,吃什么西瓜,要吃也多吃点木瓜啊!

    说着他便开始收拾了。

    洛小可眯着眼,借着光线偷看了下李灏,憋着笑意。

    李灏拿起一个垃圾袋,把西瓜皮都倒进去。

    结果一转头,却看到洛小可正偷偷舔着自己唇边的西瓜肉。

    好家伙!

    原来在装睡啊!

    随后,他便咬了一口西瓜。

    洛小可听着声音,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收拾得好好的,就开始吃起西瓜来了。

    于是她便打算眯开眼睛看看。

    结果眼皮还没打开,她的嘴边便感受到一阵冰凉。

    【呜呜呜!】

    六月将至,天气有点热,而李灏也喜欢在家里光着膀子。

    但每一次洛小可却假装嫌弃着:“穿起衣服啦,小心被人在窗台那看到了。”

    而李灏则是站起来,扭着腰甩着,说道:“怕什么,我在家里哎~”

    说着他便又朝着洛小可亲去。

    洛小可皱起眉头,吐槽着:“恶心死啦~一堆口水!”

    但她每一次还是等着李灏的亲亲。

    这女人啊,就是贱!

    转眼间,大一下学期便快进入考试周了。

    而这个学期,李灏一直在忙活创业的事,功课的知识点比较少看。

    所以这个时候,女朋友的重要性出来了。

    洛小可早早地便洗漱好,在周末的时候,拉着李灏去图书馆。

    李灏打着哈欠,在她的催促下,两人来到了图书馆。

    平时的图书馆就已经很多学生了,如今到了考试周,更是八点钟就有许多学生在门口等待着。

    图书馆的门一开,洛小可便拉着李灏的手,往三楼走去。

    据洛小可说,三楼的风水很好。

    每一次她在这里复习,每科都能考得很不错。

    李灏哭笑不得。

    这不是废话嘛。

    每节课都坐在第一排听课,就算是只猴都能考好吧?

    但李灏当然没有这么说,而是跟着洛小可来到了她的“风水宝地”。

    洛小可见靠窗的位置没有人坐,便立刻兴奋地坐了过去。

    坐下后,她还特别高兴地说着:“没想到啊,今天咱们这么幸运。”

    “怎么了?”李灏问着。

    “这个位子很好的,边上有空调,还有窗户,累了可以看看远方,看看花花草草,别提多好了,想不到给咱们抢到了。”洛小可开心着。

    李灏见她这么高兴,便揉揉她的脑袋,随即说道:“那行,你先拿出书来,我去给你打水。”

    通常,李灏都会在她学习前去打一瓶热水。

    这样就不用老是走来走去分心了。

    洛小可听后,便把粉红色保温瓶递给了李灏,随即嘻嘻的笑着:“谢谢~”

    随后她还瞄了眼周围,确定没人注意后,她便细声说道:“老公~”

    李灏一听,顿时感觉精神抖擞。

    热水都能多喝两口了。

    他拿着水瓶走了出去。

    三楼有专门的打水区域,不少同学都在那排着队。

    李灏自然也在那等候着。

    而在排队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女生有些激动地打着电话,最后还带了些哭腔。

    看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以及不解。

    因为这里是图书馆,尽管她想要骂电话里的人,但她还是克制住自己,挂了电话后,一个人蹲在墙角哭着。

    李灏见状,心想或许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或许是女生想要男生来图书馆,但男生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周末,所以想要多睡一会儿。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凄惨吧。

    算了,还是不多管闲事了。

    这是李灏的想法。

    打水是最重要的事。

    可就快轮到他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声音:“同,同学,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我先打一点热水,我,我有点冷。”

    李灏回头一看,发现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刚刚打电话吵架,挂满泪水的女生。

    “好。”李灏侧了侧身子,让她插队着。

    女生一边哭着,一边喊着谢谢。

    最后她拿着纸杯子,喝着杯里的热水,边哭边喝着。

    李灏打完水后,本想直接离开,但见她哭得实在狠,便只好把兜里的纸巾拿出来,递给了她,说道:“来,擦擦,不要哭了,没什么事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一顿解决不了,那就两顿。”

    说完,他便提着水瓶走了。

    回到图书馆,洛小可见他走过来,好奇道:“怎么去这么晚呀?”

    “很多人排队打水呢,而且”李灏坐下后解释着:“有个女生刚刚想要插我队,然后见她哭得很伤心,我便让她先打了。”

    “哭得很伤心?”洛小可不太明白。

    于是李灏便解释了刚刚发生的事。

    洛小可听完后,便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怎么了?”李灏问道。

    “去看看呀,不能让小姐姐一直在那哭,或许她需要帮助呢。”洛小可应道。

    李灏哭笑不得。

    没办法,自家的女朋友就是这么善良。

    也正是因为这样,家里的木子才能从公园的草丛里被拿回家里,快乐长大着。

    要怪就只能怪自家的女友太优秀了。

    于是他便带着洛小可走出了图书馆。

    但在离开前,洛小可把包里的书全都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而且还把笔记本摊开。

    李灏见状,便问着:“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你是不知道,图书馆有些人一看到空位,不管你是不是打水还是上洗手间,直接把你的位置占了。”洛小可皱着眉头解释着。

    李灏倒是有些意外,“不会吧,还有人这么做,太没素质了吧。”

    “是的,所以我们要防范于未然,我把笔记本摊开着,就代表着我人在图书馆,只是暂时离开一会而已。”洛小可着。

    李灏揉揉她的小脑袋:“果然聪明,真不愧是我家的女人。”

    “咦~”洛小可先是嫌弃,然后再说着:“我们快走吧,快看看那姐姐怎么样了。”

    “好。”李灏点着头。

    两人一同走了出去,来到打水处,发现那女生还在哭泣着。

    洛小可接过李灏递来的纸巾,走到女生的面前,蹲了下来,询问道:“同学~你没事吧。”

    女生抬起头,先是看到了洛小可,再看了看李灏,便似乎明白了。

    她接过了纸巾,哽咽道:“谢谢!~”

    “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和我们讲~这是纸巾。”洛小可把那一包纸巾递给了女生。

    女生似乎早就想要找人倾诉了。

    见洛小可这么问,她便问着他们:“我,我想知道,是不是男生都是喜新厌旧的。”

    “肯定不是呀~”洛小可解释道:“男生当然也有始终如一,也有始乱终弃,这是要分人的~”

    女生点点头,“今天早上,我男朋友和我分手了,他说我有时候太死板了,只会读书,他受不了我这样,觉得我就是读死书。”

    “我也觉得自己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女生说着说着,眼泪又再一次流了下来。

    这时,洛小可也着急起来,她用眼神暗示着李灏:【快,拿出你那安慰人的本事呀。】

    李灏用眼神回敬着:【什么?你让我安慰其他女生,我做不到。】

    洛小可继续用眼神瞪着:【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磨磨唧唧的烦死了。】

    没有办法,在老婆大人的命令下,李灏只好说道:“那个,同学,我给你讲个我朋友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点长,你慢慢听,我慢慢讲。”

    “有一次我朋友送女朋友去机场,下楼后在大街上突然就吵起来,而且吵得特别夸张,引起路人纷纷围观,问她为什么发火,她说我朋友明知道她要赶时间,我朋友还在后面慢悠悠的拖着箱子抽烟,也不叫个车什么的。

    我朋友还没来得及解释,她就夺过我朋友手里的东西,要我朋友不用去送她了,然后冷冷地说了句分手吧。

    我朋友很无语,之前她自己慢悠悠的试衣服就像模特似的,换完一套又一套,丝毫没看出她赶时间的样子,怎么一下楼就急起来了呢?

    其实所有的行为背后都有动机,而她和我朋友分手绝不会是因为我朋友送她时抽了一支烟,

    只是有了新欢,快刀斩乱麻把关系给断了,或许是看不到希望,或许是国外有人了。

    我朋友很快接受了这一个结果。

    不要试图换留一个一心想走的人,否则她会像一件旧衣服一样对待你。

    我朋友最后笑了笑,拦下一辆出租车,然后帮她把行李放好,然后转身就要走。

    她拉了拉我朋友的袖子装模作样地说:你真不去送我啊。

    我朋友说:你自己走吧,你不是赶时间嘛。

    等她的车开走后五分钟,我朋友又拦下另外一辆车,径直赶到了机场。

    随后所见的场景证实了我朋友的猜测。

    之前还跟我朋友冷嘲热讽的她,挽着一哥们去领登机牌,她们要双宿双飞去普吉岛。

    所以要尽快甩脱我朋友。

    简单来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算在途中我朋友不抽烟,玩会儿手机她也会和我朋友分手,或者上个厕所都会和我朋友分手。

    所以当分手成了一种目的,你连的连呼吸都是错的。”

    李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他看着女生,安慰道:“所以并不是你死板保守、爱读书出了问题,而是他本就不爱你了,你会重新遇到一个喜欢你安静,喜欢你读书的男生,在他的眼里,你这些都会是优点。”

    女生听完后,更是梨花带雨起来。

    洛小可见状,着急了。

    她低声地吐槽着:“我让你安慰,讲讲心灵鸡汤,你倒好,直接把人家又弄哭了。”

    李灏一脸无奈。

    我这就是在安慰呀!

    没想到就在两人用眼神争斗的时候,女生却站了起来,她看着李灏他们两人,感谢道:“谢谢,谢谢学弟学妹。”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学弟或者学妹呀?”洛小可倒是好奇起来。

    “看着你们这么朝气, ww应该是大一的学弟学妹了,而且我都大四了,肯定不会打过我了。”女生勉强挤出笑容:“放心吧,我没事了,我要好好复习,准备备研。”

    说完,她也拿起自己的包,准备离开。

    李灏见女生重新振作起来,便向洛小可邀功着:“你看我,多厉害,一下子就让她振作起来了。”

    “你个直男,就你这种安慰手法,迟早被你整坏。”洛小可笑着吐槽着。

    “好了,我们回去吧。”

    随后,两人便重新进了区图书馆。

    可是他们进去后,却发现原本自己的座位上被两个女生坐了,她们正把放在桌上的书全都挪在一边。

    其中还把洛小可的笔记本弄掉在地上。

    “你们等下!”李灏低声地喊着。

    这种声音的分贝还不至于影响其他正在的同学们,但从语气中能感觉出一件事。

    那就是李灏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