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级狩魔人 隐约点

第四十四章 决战斯提加堡

    “上古血脉之子!”

    昏暗的大厅。

    四名威戈佛特兹的话语掷地有声。

    躺在沙发上的莉迪亚神色一凛,震惊地看向面无表情的猎魔人,

    威戈佛特兹苦心布局了数十年,求之不得的宝物,居然在这么一个变种人体内流淌?

    “你拥有上古之血的莫测神力…”四个男人看着猎魔人,戳破了一段往事,“又跟希里、杰洛特关系匪浅,为了保护她选择与里恩斯作对…”

    “所以你曾经帮助过希里背后的辛特拉?通过洞见能力瞥见的未来,警告他们尼弗迦德的入侵。”

    “导致辛特拉大肆追捕城中间谍、向弗尔泰斯特请求支援,提前联络史凯利杰群岛的德鲁伊联手驱散海上风暴、并在玛那达山谷设下埋伏…”

    “是你,神出鬼没击杀尼弗迦德五名术士!”

    “是你,在辛特拉之战中,偷袭门诺·库霍恩元帅!”

    “你险些破坏我的计划!”

    术士目光炯炯。

    罗伊暗自深吸了一口气。

    后腰处的手指抖了抖。

    仅凭借莉迪亚传送的几个画面,就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翻个底朝天。

    不愧为威戈。

    他摇头轻笑,“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无法看穿你的内心、无法窥探你的命运,这种诡异的遮掩能力,正是上古之血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你否认也没用!”

    “这就是个奇迹…”威戈佛特兹再次赞叹,“根据我从古书和文献中查到的资料,上古之血只在辛特拉雌狮卡兰瑟这一系以及她祖上流淌。”

    “那么阁下,”罗伊忽而打断道,“你为什么不对卡兰瑟或者帕薇塔出手,而要选择希里。”

    这是他心底一直以来的疑问。

    既然卡兰瑟,帕薇塔、希里体内都有上古之血。

    为何这位术士一味地紧盯希里,而在最初,把帕薇塔拱手让给恩希尔为妻?

    ……

    “很简单,卡兰瑟和帕薇塔的血脉浓度都不如希里,这小家伙身上恐怕发生了返祖现象,上古之血浓度异常增加。”

    “而且她如今年纪最为合适,从未生育。”

    “她肚子里孕育的第一个胚胎,将继承最纯正的上古之血!这才是我的目标。”

    罗伊心头一寒。

    威戈话音一转,

    “而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猎魔人,游离于这三位血脉者之外,却获取到伟大的力量。”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表情狂热充满了渴望,沉溺在自己的节奏里。

    “只要你告诉我答案,你想要的东西,我统统给你!”

    “权利、金钱、美色、力量…”

    罗伊笑了笑,曾经有个男人也这么诱惑他。

    然后被驱逐,远离自己身边十年。

    “我说过,都是太阳之血的功劳。”

    “猎魔人,别太贪心。”

    “你想保希里平安。”威戈缓缓踱步,铁棍在手中杂耍般灵活旋转,仿佛在做着准备活动,“倘若你的方法帮我实现宏图,她就不会受到伤害!”

    “毕竟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有若天渊,一旦开战,你难免小命不保。”他的话自信到狂妄。

    “你帮我获得上古之血,我们联手合作,掌控这个世界如同探囊取物。”

    “不,不止是当前的世界,其他世界,咱们可以并肩开启这场异世之旅!”

    “最强法师搭配最强猎魔人。”

    “你感受到了吗?”威戈嘴角咧开一抹灿烂的弧度,激动地说。“这是何等光辉的前景!”

    ……

    “抱歉,我拒绝。”罗伊看向法师的眼神带着深深的忌惮、和一丝鄙夷。

    “你的眼神为什么怎么奇怪?难道你又窥探到了城堡里的秘密,我的实验室?”

    罗伊默认。

    威戈恍然大悟般绕着他转圈,语重心长地劝解,“罗伊,你该知道,人和人之间天生便分出了三六九等。”

    “拥有力量的人,不仅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还能主宰他人的生杀大权。”

    “这就是万千世界不变的真理。”

    “我实验室里的女人,固然孱弱可怜,死了为数不少,但她们的牺牲让我成功建立一套提取上古之血的方法。”

    “她们死得意义非凡!”

    威戈佛特兹的语气充满了理所应当。

    “你,作为上古血脉之子,别让泛滥的同情心影响野心和意志。”

    “这番论调听起来有些道理。”罗伊颔首,又摇头,“可惜,偏偏缺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四位术士挑了挑眉毛,身体略微前倾,露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人性。”罗伊目光直视左手那位法师,十指捏得咔嚓作响,“威戈佛特兹,你以为自己是神?你凭什么剥夺一个不相关者的生存权利?把无辜的女人们抓来,用强迫性的手段让她们孕育后代,伤害、折磨她们…只为了建立你那套残忍的理论!你已经走火入魔!”

    威戈也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嘲弄,“我没听错?你,一个流浪的变种人,跟我,一个魔法大师、巫师会成员、探讨人性。”

    “何其高尚的德行啊。”

    “诺维格瑞发生的事,还没让你认清楚现实?!”

    “你跟那群凡夫俗子讲人性。”

    “他们却把你视做洪水猛兽、用唾骂、偏见、来侮辱你!”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成全他们?”

    “去他妈的人性!”

    “这不过是为了自己的懦弱而寻找的借口!”

    “上古血脉之子,你不该受它束缚。人生就是一场棋局,既然你有资格成为棋手,那就全情投入,别被外物左右。”四名术士包围住罗伊,并且已经距离他很近,就差一点踏入警戒线。他一手撑着铁棍,另一手遥遥朝着猎魔人伸出。

    “加入我,放开手脚,跟我干一番震惊万界的伟大事业!”

    “别担心,你并非处女,甚至不是个女人,自然无法为我提供胚胎,我苦心钻研的理论对你毫无作用,我不会伤害你。”

    ……

    “威戈佛特兹,你的建议非常诱人。”罗伊捂着脸深吸一口气由衷地说、脸上心动和犹豫不加掩饰,

    如果他降临这个世界之初遇到人不是雷索,而是威戈。

    在这位强大傲慢,极端自我的法师教导下,他也许会踏上另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但眼下,不做他选。

    “但我拒绝。”

    “为什么?”

    “因为我有朋友、亲人、和我所爱的人。爱是人性的底线,你却让我丢掉它?”

    “我担心,一旦丢掉底线,就再也无法回头。”罗伊语气中隐隐有一丝挣扎。

    “啊哈?我现在明白了,你还太年轻、天真!认不清现实!”法师注视着沙发上的猎魔人,语气不容置疑,“你需要一个人生导师来指引方向。”

    “我来,如何?”

    四目相对。

    一双漆黑的眸子充满了野心和渴望。

    一双异色瞳孔中燃起了火苗,以充沛的战意为养料!

    昏黄的堡垒,狂风劲吹!

    壁炉的火星噼啪作响。

    墙面上投影下一团蠕动、跳跃,魔鬼般可怖的血色阴影!

    一头巨大无朋的章鱼从沙发附近六人的脚下跳出。

    呼啦啦—

    挥舞无穷无尽、充满弹性、吸盘收缩的血色腕足。

    围住罗伊的四名法师,脸上维持着自信的神情,猝不及防被裹成了血茧,

    “唰—”

    空气被撕碎。

    半空中掠到过一道猩红的剑光。

    血茧之下四道身影瞬间一分为二。

    但没有一滴鲜血飞溅。

    只有“啵啵啵”的破碎和幻灭。四个威戈佛特兹好似被戳破的气泡,被搅乱的水中倒影。

    化作虚无。

    四道身影全都是以假乱真的幻象。

    猎魔人心头一沉,五指连续勾勒,金黄和漆黑的法盾笼罩周身,脚下流转万花筒般的亚登光环,他握紧剑刃端立于大厅中央。穷极目力四下搜索。

    空荡荡的墙壁、炉火、烛台、沙发、餐桌。

    重伤无法动弹的莉迪亚。

    但就是没有他。

    “哈哈,罗伊,你为什么不听劝呢?”

    威戈佛特兹戏谑的声音,从大厅的四面八方传来,回响不绝。

    就仿佛他有无数分身,他无处不在。

    “你以为你能砍菜切瓜地杀死精灵术士,杀死里恩斯,你就能杀掉我?”

    “要知道,在此时此地,在我的斯提加城堡里,你的行为就是逆水行舟、迎风撒尿…现在,正朝龙卷风撒尿。”

    “我就大发慈悲地把你滋醒。”

    “让你认清楚差距,我也见识见识,你的上古之血,发展到哪一步。”

    雷鸣声炸裂,然后数道耀眼的闪光照亮整座大厅,好似雷蛇掠过半空!

    沙发好似被暴风雨掀翻的木舟重重撞上了墙壁,上下颠倒。

    女术士莉迪亚被埋在里面,痛哼一声没了动静。

    而罗伊身上的护体法盾牌刹那间分崩离析。

    电光火石,他被彻底麻痹前,扣动了扳机。

    嗖

    弓弦震动。

    弩矢划过半空,火星四溅,一条黝黑的合金铁棍疾风闪电般从空气中挥过,又隐没。

    却精准地将弩箭击飞。

    同时身体滋滋冒烟的猎魔人从雷爆中心消失,出现在楼梯口。

    姿态好似拉开的劲弓,双手握持的阿隆戴特被他举在脸侧,宛如离弦之箭!

    剑尖对准楼梯口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

    变幻不定的血色光圈萦绕他身后,有若猩红巨蟒,粗大的躯干顺着这一剑卷向身前。

    威戈佛特兹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右手提着铁棍,左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手中喷出咆哮的火焰。

    磅礴的魔力随之涌动。

    铺天盖地的烈焰,在罗伊身前炸裂。

    火焰恶龙,将他整个吞入腹中。

    “砰!”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大厅,天花板上的灰尘、碎片簌簌坠落。

    罗伊的身体好似被攻城锤撞中,狠狠地抛飞出去,撞上大厅的石壁,花岗岩上浮现一大片蛛网般的裂纹,“初次登陆”的油画哐当一声坠落在地!

    大厅里弥漫开刺鼻的烟味儿。

    他无力滑落在地,干裂的嘴唇里吐出一口血。

    四肢颤抖,浑身皮肤焦黑、发红,好似被烤熟一般冒出白烟。

    模板之中,生命值触目惊心地减少三分之二。

    但猎魔人终于找到巫师的真身。

    眸光转动。

    宝石标记瞬间挂上威戈的身体。

    “唉!”矗立在楼梯口的人影摇头,左手擒着一枚滋滋作响的闪电球,“罗伊,我之前怎么说来着,我已经分析过你。”

    “而你对我的实力一无所知…在整个北方,我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遇到过对手。”

    “所以我才说,这个世界无聊透顶。”

    “事实上,我掌握着三百五十五种法术,有上万种组合致你于死地。”

    “多得是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合作,偏偏要吃尽苦头?!”

    “唔…”

    猎魔人闷哼一声,的身体猛地往旁边一滚,躲开电球。

    电弧贴着墙壁溅上他后背皮甲,身形一颤。

    激活!

    一股温润的暖意顿时涌出四肢百骸。

    干涸的生命力瞬间拉满。

    被烧焦、发红的皮肤肉眼可见地恢复原状!

    “啧啧!”

    威戈赞叹。

    猎魔人五指勾勒。

    漆黑的柯兰普法印迅速凝形,一道外形酷似他的幻象跳出魔力洪流,挡在他面前。

    “砰!”

    然而分身压根来不及接过手弩。

    轰鸣声中,脚下地面震动。

    威戈手中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火球、闪电、强风,交织成一片首尾相连不停旋转的霓虹光圈,汹涌而至。

    淹没了幻象,玻璃般破碎!

    一道庞大的黑影紧随其后,硬扛着魔法、撕碎了光圈。

    披甲黑龙摇曳骨刺狰狞的颀长锥尾,支撑天花板的圆柱四分五裂。

    地面好似被锄头犁开的土壤、翻转、破损,满是凹坑。

    家具、装饰,灰尘,天花板的水晶灯、被龙翼搅动的狂风吹乱,颠覆、掉落。

    龙首怒张的额血盆大口之中。

    猎魔人持剑冲锋,黑发被火焰烧焦,脸上大片水泡和乌黑的血管交织,白骨般的剑刃发出战歌般高亢的鸣响,异色瞳孔死死锁定楼梯口傲然而立的法师。

    深呼吸

    “伏斯!”

    声波涤荡!

    横梁破裂、墙面颤抖,窗户玻璃破碎倾泻。

    法师似乎被龙吼命中。

    眼中笑意收敛。

    神态刹那间恍惚。

    这一恍惚。

    黑龙已然冲至身前。

    震慑!

    猎魔人瞳孔倒映无边血色,

    虚空中浮现一片浪涛汹涌的血色汪洋。

    连通天地般的触手撕碎海面,一头长满锯齿、吸盘、挥舞万千触手、形容可怖的章鱼跃出海面。

    滋滋。

    大厅之中的空气泛起粘稠的血光。

    章鱼将威戈佛特兹一把缠住。

    收缩、挤压!

    “砰!”

    楼道被漆黑龙形撞出一个大洞。

    利刃入肉。

    阿隆戴特连人带触手一同穿透,将他钉在身后石阶之上。

    而猎魔人左手擒出古威希尔。

    打横劈出一道半月形的血色剑气。

    血光照亮整个大厅。

    血茧一分为二。

    石阶被劈出一条恐怖的裂口。

    但浑身狼藉的猎魔人心头毫无喜色,如坠冰窟!

    没有经验提示!

    标记忽而消失!

    他一矮身。

    正准备贴地滚动。

    随即有一股巨大的魔法能量慑住他的身体。

    密集得令人头皮发麻的苍白、溃烂的手臂从他身周空气里钻出,宛如爬出地狱的死灵,带着瘆人的哀嚎缠住了猎魔人大腿。

    “砰!”

    紧接着脑后生风。

    罗伊竭力偏转身体,仍然没能躲过这迅疾绝伦的一棒。

    侧脸一阵剧痛。

    他迎面倒在石梯之上,

    鼻梁断裂,脑子嗡嗡作响。

    身体滑落了下来。

    而他身后鬼魅现身的法师,手中六尺铁棍以惊人的敏捷挥动。

    “砰砰砰!”

    棍棒旋风、蜻蜓点水般四下。

    大厅里回荡起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法师敲断了猎魔人的四肢,翻转手掌,无形的魔力将他翻了一圈。

    他躺在那儿,脸上好似开了一个染坊,红的、青的…凄惨至极。

    他喘气粗重,宛如一条离水太久,快要窒息的鱼儿。

    “罗伊,我的好朋友,”

    威戈佛特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欣赏这一幕,眼中带着一丝惋惜,

    “这就是你的所有底牌?可惜,差得太远。你战斗经验还是太过匮乏,连真假都分不清,虽然我独创的法术,比普通法术更擅长以假乱真。”

    他语气充满惋惜和关切,一副不忍心晚辈受苦的惋惜模样。

    “苦头吃够了吗?”

    “你在肉体之痛中大彻大悟了吗?”

    “我承认,我欣赏你,因为你在猎魔人里的远见卓识,你身怀的高贵血脉,你这个年纪的战斗力。都不逊色于我。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但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若你仍冥顽不灵!”

    “你将从平等的合作的名单上消失,变成毫无人身自由的实验对象。”

    “咕噜…”

    猎魔人异色瞳孔死死瞪着他。

    一枚遗忘之橡实,顺着空间传送到他口腔里。

    罗伊喉咙蠕动,做了个微不可察的吞咽动作。

    遗忘之橡实,滑落入肚。

    澎湃到极致生命力瞬间笼罩住他重伤残疾的身体!

    模板上疯狂闪烁绿光。

    你食用用了遗忘之橡实。

    体质达到25点,免疫了毒性,获得增强。

    体质:25→30

    生命值:100/330→380/380

    魔力值:200/310→310/310

    伤势全部治愈。

    ……

    手指紧握成拳。

    他看向威戈佛特兹。

    弥漫的杀机中,数道庞大阴影受到号召从天而降!